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71|回复: 11

[原创] 读书日记:局外人及其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17 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夜莺 于 2020-3-18 07:37 编辑

  读书日记:局外人及其它

  文/夜莺

  3月15日

  手上这本《局外人》定价22.00元,实付13.9元。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知友推荐的柳鸣九翻译。浅绿硬面,薄薄的书,只有128页,拿在手里,轻便又有质感。但不喜,也不看20多页的译者序。

  网看了《鼠疫》的第一部,喜欢加缪的语言,可读得有点恼火,不入心,只有手捧笔划,才踏实安稳,有读书的样子。所以先拍下这本局外人。估计后拍的鼠疫明后天也会拢了吧。

  书封加缪的肖像,我个人特别喜欢。眼神,犀利;鼻梁,挺直;抿着双唇,看上去又严肃又英气,帅得叫人心疼。有人说他长了一张记者脸,不好看,但耐看。其实,在我看来,耐看,就是好看的代名词。

  加缪全才。小说,散文,评论,戏剧,哲学。后面都要缀一个家字。最年轻的诺奖得主,44岁,好年轻。47岁死于非命,出了车祸,好可惜!

  人们把他和萨特归为一类,存在主义哲学的重要代表,说是荒诞派,但是不是鼻祖我就不知道了,也不在乎他的派,觉得合我心意的就是个好。

  看他的《鼠疫》,在当时那个时代看,似乎是荒诞的,但鼠疫灾害确实在欧洲和中国发生过,好像黑热病吧。小说中人们面对鼠疫的恐惧,惊慌,窃喜,各种社会现象,行为,大到政府的防控管控措施,小到老百姓个人的衣食住行,无不真实具像。看它,好像又把我们的生活从春节前到现在放映了一遍。

  其实,流传千古的经典作品,内容大多是写实的,这样那样的手法、主义,只是身体外的一件罩衣而已。

  局外人,究竟如何?

  灯影人闲,远有狗吠,近有钟声,这样的时刻,读它,与局外人三个字氤氲的气氛很相宜。

  3月16日

  脸不洗,碗不洗,急慌慌地扫完《局外人》这个短篇。

  小说采用了第一人称来叙述。故事的主人公叫默尔索,也就是文中的这个“我”。

  我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我的熟人朋友们,比如开饭馆的塞莱斯特,仓库管理员雷蒙,雷蒙的朋友马松,楼上养狗的老人,以及女友玛丽等,都认为我是一个少废话的,老实的,聪明的,听话的,一个普通公司的小职员。

  这些寻常的个人优点在五声枪响之后,都成了我这个杀人犯十恶不赦的罪证。

  杀人越货,理当遭到法律的制裁,道德的审判,对这一切,我没有理由不服从,不心悦诚服。可是,他们把我从当事人的位置一脚踢开,把我的命运牢牢拽在他们手中,我是无比的厌恶,无比的烦透了。

  我不想去希望什么。唯有在走上断头台那天,看到许多人来看热闹,并朝我发出仇恨的叫喊声。

  这是我第一次向这个冷漠而未温情尽失的世界敞开心扉,发出的最后邀请,这个愿望能否实现呢?我相信,一定会实现。因为这个荒诞的世界一定会圆我这个荒诞的“圣请”。

  现实是荒诞的,我没有污蔑她。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我”就是一个多余的人。我的名字叫“默尔索”。默默地被你索取,而不敢有所要求,有所改变。哪怕我有改变的可能,但我不愿去尝试,因为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都与我无关痛痒,好与坏,对我都无所谓。

  我想有所谓,但没有提供我有所谓的机会。

  妈妈的葬礼,所有一切院长早已安排妥当,我只需要被知会。

  我想要流露一丝难过悲伤,好像会破坏打扰他们已有的惬意与喜悦。我不能。我只能安静地承受既定的规则,走一个一个的程序。炽热的阳光,席卷了我的理智,头晕脑胀,杀了人。本来很简单的杀人动机,被检察官拉到了精神分析法上。说我杀人是有预谋。因为我把母亲送养老院,母亲的葬礼上,我没有流泪,没有说话,只有疲惫困乏。喝别人的咖啡,抽一根根的烟。不仅如此,还没人性,竟然在母亲安葬后的第二天就和女友鬼混:游泳,上床,看电影大笑等。

  于是我的仅有的几个熟人朋友被逼出庭作证。

  我不需要辩护。但有人主动给我当辩护律师。他要求我听他的,他和检察官辩护,检察官义正言辞推理,所有这一切,都与我这个当事人无关。即使我想说两句,也被拒绝。

  我完全是个木偶,只是他们法庭上的一个道具。只是配合走一个既定的流程。我是个多余的人。

  终于宣判了死刑。

  我想可以安静下来,不那么累了。然而还有指导神父要我向上帝祈祷,要我叫他父亲。

  临死都不得自由,不管我同意与否,神父就在我身边叨扰。

  连死这件事本身,我好像也成了一个多余人。我只是他们工作的一个理由,他们职业的一个需要物件而已。

  我不是个局外人又是什么呢。

  我想参与我的生活,是不可能的。这是一个荒诞的世界,这是一个以假当真的,无中生有的荒谬绝伦的奇怪社会。

  加缪他写这个小说,就是要告诉我们这个吗?

  不。在荒谬的背后,有些东西,我们应当珍惜。包括过去那些习以为常的平庸的生活。

  时间是无意义的一个名字。

  它只有昨天和明天。那么链接二者之间的今天呢,我们该怎么办?也许是作家最困惑,正需要解释的一个哲学问题吧!

  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干涉别人的生活,存在即合理?!

  司法,人伦,宗教,秩序,这些都是小说要揭露批判的。

  匆匆扫一遍,只得这个大概印象。不准确,也不透彻。还是看看序言,看看名家怎么说吧。

  不过,我觉得还是鲁迅那句话说得好: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息息相关。

  反过来看局外人,他的荒诞无稽,也正好可以用这句话注解。

  三

  3月17日

  粗读了一遍《局外人》,内容知晓一些,细节及好句记不住,可见人老了,但感觉不错。有空,我还会读二遍,好好写个读后感。《鼠疫》快邮到家门口了吧,或许中午就可到手。还想读加缪的散文,也想买。拼多多上有加缪全集,分12册,大概两百多,这个价格适中。现在一些不入流的作家诗人书,动不动就定价五六十了,摆在书店里,不知有多少人买。如是看到蓬头垢面,无人问津,摆在哪儿卖不出去,很丢人的。

  我买书,都是先网读了觉得好,才买纸质的。想到图书馆那么多书,没有我想要的,就有些难过。有那么多书,不能借出让人读,更难过。因为有了对加缪小说的好印象。就想看看他的散文随笔,更何况知友们极力推荐。

  昨日在“微信读书”上一搜,果然有几本,但都还等待上架。不甘心啊,就百度搜寻。几翻几翻,就翻到一个网站,有免费阅读,心喜不已。一口气指读了七八篇,后面的就要钱了。智慧哲理的句子,光芒闪烁,几乎每篇都有那么两三句。不过也和《局外人》里的金句内容差不多。看加缪的散文,你会觉得他这个人很好,很有温度,很平民,很热爱阳光,热爱生活,享受生命。散文句子不及小说的古典,清澈,简净。鉴赏家不屑的形容叠词、成语频频出现。译者之故,可以原谅。比较起来,还是喜欢他的小说。

  有朋友问他的《局外人》,哪个译本好些。我只看了柳鸣九,说不好。但看了郭宏安版,觉得更符合我对文字的要求。比如局外人的第一段,柳是这样的—

  今天,妈妈死了。也许是在昨天,我搞不清。我收到养老院的一封电报:“令堂去世。明日葬礼。特致慰唁。”它说得不清楚。也许是昨天死的。

  郭文是这样的—

  今天,妈妈死了。也许是昨天,我不知道。我收到养老院一封电报,说:“母死。明日葬。特此通知。这说明不了什么。可能是昨天死的。”

  作为年轻人读柳的好。但他这个“搞”字,让我对他译文产生了不好的印象。哎……

  有人说,加缪是“一个不光彩时代的最高贵的见证人”。这让我想起了我们现在疫情期那些说真话的作家们。

  “不演戏不做假。”这是默尔索的处世信仰。但愿我们都是这样的人,我想这也是《局外人》在我眼中成为经典的一个小小理由吧!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3-17 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草舍煮字 于 2020-3-17 11:41 编辑

莺莺写得(读的)非常入戏,读这日记会有读原作的愿望。
令我又想起了小隐的话:因为每个人都只活一次,但读小说,你就等于跟着小说里的人活了一遍他的人生,有千千万万种人生等着你去体会,这多好玩多有趣。
 楼主| 发表于 2020-3-17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20-3-17 11:33
莺莺写得(读的)非常入戏,读这日记会有多原作的愿望。
令我又想起了小隐的话:因为每个人都只活一次,但 ...

我还在编辑叻,这网太卡了。
发表于 2020-3-17 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几年前手机上读了它第一部分,也没看到是谁的译本,但感觉很好。向来不喜欢柳鸣九,还有李玉民、李渊冲流,也许是市面上一下拥出的他们翻译的作品太多了的缘故。像以前的老翻译家,他们一生致力翻译出一部或几部作品,再多了就烂了,不像这几位。

金祎,没读过,读读他的吧,看第一节还行。


从网上搜到如下信息:
译者叫金祎,名不见经传。但是相比于读客出版的其他名著,我不得不给此次译者打满分。全文顺畅,读起来一气呵成。越过纸张,能感受到主人公默尔索和这个世界和周围的一切那种淡淡的疏离感,陌生感。全书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荒诞”。我不知道是因为加繆文字功底实在太强,还是因为译者翻译的好,我只想说,读客这次终于没有因为译者毁了一本名著。
发表于 2020-3-17 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祎译开头:

今天,妈妈死了。也可能是昨天,我不知道。我收到养老院的一封电报,说:“母死。明日葬。深致哀悼。”这说明不了什么。可能是昨天死的。
发表于 2020-3-17 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喜见夜莺同志回归中财!

加缪是我很喜欢的小说家。虽然有人说他是哲学家,但个人以为他在小说上的成就远高于其哲学。或者说他是学哲学专业出身的,但后来以文学见长。这就好比学医的后来写小说一样。

加缪《局外人》严格上讲是个中篇,也可以说是小长篇,但不是短篇。

《局外人》个人爱极。主要是它的语言、语感和语调,非常漂亮,深入我心。以前读的时候,是真正的读,即朗读,大声朗读。感谢翻译家,翻译家一定是个文字功底非常强的同志。

《鼠疫》的开头,写得也非常非常好,到了中间部分,开始枯燥无味,说实话,《鼠疫》没读完,原因就是中间部分写得过于严谨而无情趣,所以后来放弃了。同样放弃的还有他的剧本什么的。

对一个多面手作家,个人感觉只读他最擅长的东西就好了,别的,应该逊色不少,没必要全部读。早前借过加缪全集,终于放弃,没有读的动力了。这就好比我喜欢卡佛,但我恐怕不喜欢卡佛的诗一样。

梅边说得对,读名著,版本的选择很重要,去图书馆借名著前,我总会先查查哪个版本哪个译者的最好,去了图书馆,先翻各个版本的头两页,感觉哪个好就借哪个。翻译非常非常重要。二流小说遇到一流翻译家是幸运。一流小说遇到三流翻译家,简直是受罪。
 楼主| 发表于 2020-3-17 12:37 | 显示全部楼层
潭边老桑 发表于 2020-3-17 12:33
喜见夜莺同志回归中财!

加缪是我很喜欢的小说家。虽然有人说他是哲学家,但个人以为他在小说上的成就远 ...

桑姐补充得非常漂亮。这儿有老朋友,还是舍不得!
发表于 2020-3-17 13:13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见莺儿,喜不自胜。加缪的局外人我也看过,不过网上好像叫异乡人,很简单的开头,也比较容易代入,唯一一点是有很多错别字,不过我看书如吃饭不挑的莺儿的语言也是干净利索,且颇有感悟,而我大都看完就忘了,这态度是需要向莺儿学习的。
 楼主| 发表于 2020-3-17 1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梅边 发表于 2020-3-17 12:12
金祎译开头:

今天,妈妈死了。也可能是昨天,我不知道。我收到养老院的一封电报,说:“母死。明日葬。 ...

回头,就读金的译文。谢谢推荐!
 楼主| 发表于 2020-3-17 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20-3-17 11:33
莺莺写得(读的)非常入戏,读这日记会有读原作的愿望。
令我又想起了小隐的话:因为每个人都只活一次,但 ...

如果,有读原著的愿望,我就高兴了!谢鼓励!

发表于 2020-3-17 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华推荐:重温经典,每个人的“局外人”都有不同的“局”,就此角度,作者呈现了她的“局”,亦有入“局”、拆“局”之雅思。
发表于 2020-3-23 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前几天刚读完《局外人》,第一次看加缪的作品、存在主义的作品。震动很大,还没回过味儿来~~谢谢夜莺带领我回顾了那本奇书~~我读的郑克鲁译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20-4-7 18:03 , Processed in 0.031203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