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947|回复: 24

[分享] 榆钱串串情悠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4-25 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高迎春 于 2020-4-26 21:27 编辑

榆钱串串情悠悠
       杨瑞

       前几天,父亲打电话说给我捎来一小箱特产,我没太在意是什么。因为父亲总是,时不时地捎些自家腌制咸鸡蛋咸鸭蛋、自制炸酱面、家里香椿树上的嫩芽、地里自产的地瓜、花生等等,我数也数不清。父亲还神秘的告诉我,“这次你肯定猜不到是什么”。能有什么啊,我是农村出来的孩子,家里自产的那些如数家珍心知肚明。

        打开小箱子的一刹那,我惊呆了,竟然是榆钱!一箱子满满的,带着香甜嫩酥味的榆钱。父亲还特意在箱子最上面放了一整串的榆钱枝,黒褐色的枝条,挤得密密麻麻的榆钱果竞相开放,嫩绿嫩绿的,边缘圆圆的薄薄的,中间鼓出一个个的圆疙瘩,像少女头上的冠冕。我拿起榆枝举在眼前,静静地看着,一幕幕场景在不停地切换。

       那是七十年代的农村,吃喝是个大问题,没有白面馒头,没有鸡鸭鱼肉,没有饼干面包,总之没有今天的一切享受。每逢春季榆钱满树,小伙伴们便爬上高高的榆钱树,一整枝一整枝的折下来,洗都不洗直接入口,那即化的感觉,丝丝甜蜜入心。有时突发奇想,点着柴火在火上一烤,不能烤太久,太久了容易糊。只是在火上走一遍,那榆钱的香糯味就争先恐后送进鼻端,引得你抢我夺,谁都不让谁。笑声、闹声,前仰后合,大人们看见了也不管,他们好像也没有闲工夫管,任孩子们自由自在地玩耍。

      最好吃的是祖母贴的榆钱饼子。把榆钱洗干净,加点花椒面和盐,再用玉米面和成圆饼,糊在大铁锅周围一大圈,锅底往往是白菜炖粉皮。白菜是很深很深的地窖储存的去年秋季的白菜,粉皮是自家自产的地瓜面做成,有时也吃得上绿豆做的粉皮。每当这时我总是在灶台旁边,急急地等啊等啊,“奶奶,什么时候熟啊?”祖母总是笑意盈盈的说“你看着锅盖,等到上来热气,从1数到100就熟了。”为了快点让榆钱饼子熟,我在旁边赶紧捣鼓着数数,数的速度越来越快。“到100啦,奶奶”,祖母悠悠的拿起火棍往灶膛里再填一把柴,“再数一遍,刚才太快,我没听清楚,那榆钱饼子也没听清楚啊”。哎,像泄气的皮球,但为了那将要入嘴的享受,重新鼓起勇气,“1、2、3、4、5、6…”的再数起来。祖母微笑的看着我,我盯着那冒着热气的大铁锅,灶膛里的火苗一窜一窜,现在想来那是多么美好的一幅画啊!待到掀锅揭盖时,菜香、气香、榆钱香,香香入心。那一圈黄黄的泛着绿色榆钱的饼子,在大锅周围牢牢地粘着呢,就像我和弟弟粘在祖母的身上。祖母弓着身子,用铲子一个个小心翼翼地把饼子铲下来,放在船盘上。“燕子,你数一数有多少个?奶奶不识数啊。”其实祖母算盘打得极好,80多岁时仍能算的很准确。想必那时怕我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终于能吃上了,我总是先把饼子靠锅的那面,红红的锅巴吃掉!那脆香的味道,现在一想起来就流口水!祖母总是叨叨着“榆钱贴饼子,吃了长脑子,多吃大白菜,肚里有文采,来块粉皮入了口,长大什么全都有。”声声入耳,谆谆入心,看见这箱鲜嫩的榆钱,祖母的微笑历历在目!

    对于“榆钱贴饼子,吃了长脑子”,我始终认为吃榆钱可以越来越聪明。现下问问度娘,哪是那么回事啊!度娘道:榆钱能促进儿童的生长发育,里面含有很丰富的铁元素钙元素,并且不含草酸,它里面含有的各种元素能很好的被小孩吸收。从这个回答看,幼时吃榆钱对于促进身体发育好处多多。虽然没有祖母说的那种神奇的功效,但在我的认知里培养了一份对榆钱的热爱。祖母有很多很多关于榆钱的说词,“榆钱串串像铜钱,越吃越能有余钱”“年年春天,耕地种田,埋下种子,榆钱余钱”这通俗易懂的歌谣式词句,写满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对子女的期盼!

        祖母是上个世纪的一位小脚女人,对襟的蓝粗布衣衫,盘扣整齐,抓髻在脑后用黑色的网框固定住,小巧的身子,整个人从上到下没有一处不整洁。每到春季榆钱满树,她拿起长杆,杆头栓好铁钩,钩下一枝枝榆钱,抱在怀里,放进屋,摘好洗净。除了贴榆钱饼子,还放点蒜末和盐、醋凉拌。榆钱豆腐、榆钱糠谷、榆钱炒小米粥等等花样频出,丰富着我的味蕾和胃。有时为了让我多吃些时日,祖母把新鲜的榆钱枝放进地窖,来延长吃用的时间。现在想来,绿莹莹如花般的枝条,摇曳多姿,一个深青的身影在树下,和那黒褐色的树干融为一体,融进了大地的怀抱!是多么幸福和美好的时光。

      我忘了是哪一年,榆钱树遭遇了灭顶之灾,一种黄色的虫爬满树身。树干到处是微小的洞,树身流泻着长长的“泪”,而人们却只能心痛却无能拯救。我和小伙伴还给榆树“刮骨疗毒”过,也未能管用。从那之后,榆树没了,村口路边荷塘周围,再也见不到春季的榆钱。那烤榆钱的经历也就留在了梦中。而祖母也在榆树走后离世。祖母走得那年,是个寒冷的深冬,我赶回去时,她老人家还叨叨着说,“要是榆树都活着,我的燕子到春天,又能吃到奶奶做得榆钱饼子了。”我泪流满面,“奶奶,你放心我会在村头重新种起榆树,到时我们在榆树下说话。”祖母合上眼,安详的离去。

      稍大些,我踏上了外出求学的漫漫长路,在心里逐渐地把榆钱淡忘了。前些年村里搞绿化,清洁街道,在我的提议下,在村南的沟边又重新种了两排榆树。我回老家也常去看看,浇浇水,松松土这类农活,也还干得了。今年春天由于新冠肺炎病毒的入侵,许久没有回老家,也不知道榆树长得如何了。父亲的这串榆钱让我归心似箭。

     当我站在村头的沟旁,望着已经高大挺拔的榆树,那刚刚崭露头角的片片嫩叶在阳光下泛着金光。哦,榆树已经长大!遒劲有力的树干虽新但健壮,满树的榆钱似花非花,如祖母的微笑在眼前发芽!

     榆钱串串情悠悠
     代代落满子心头
     余生难得汝成伴
     最忆年少福祉留




mmexport1587855261860.jpg
 楼主| 发表于 2020-4-25 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高老师,刚开始粘到春夜喜雨板块去了,发布了才知道,那不是你的版面。也不能消除了。只好又粘在你这里一份,不违规吧?
发表于 2020-4-25 19:1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朋友小时候的榆树钱饼子,看到你的祖母铁饼子时的情景,写的很形象生动。甜甜的饼子,浓浓的亲情溢于言表,我没吃过这种榆树钱饼子,但是尝过绿色嫩嫩的榆树钱,粘粘糯糯的,挺好吃!小时候也捡过榆树钱呢!好文字,欣赏了!
 楼主| 发表于 2020-4-25 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无双 发表于 2020-4-25 19:19
看到朋友小时候的榆树钱饼子,看到你的祖母铁饼子时的情景,写的很形象生动。甜甜的饼子,浓浓的亲情溢于言 ...

谢谢老师,是哒,幸福时刻,永远记着
发表于 2020-4-26 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杨瑞 发表于 2020-4-25 19:31
谢谢老师,是哒,幸福时刻,永远记着

好哇,小时候的事记忆深刻!周日好!
发表于 2020-4-26 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祖母是上个世纪的一位小脚女人,对襟的蓝粗布衣衫,盘扣整齐,抓髻在脑后用黑色的网框固定住,小巧的身子,整个人从上到下没有一处不整洁。每到春季榆钱满树,她拿起长杆,杆头栓好铁钩,钩下一枝枝榆钱,抱在怀里,放进屋,摘好洗净。除了贴榆钱饼子,还放点蒜末和盐、醋凉拌。榆钱豆腐、榆钱糠谷、榆钱炒小米粥等等花样频出,丰富着我的味蕾和胃。有时为了让我多吃些时日,祖母把新鲜的榆钱枝放进地窖,来延长吃用的时间。现在想来,绿莹莹如花般的枝条,摇曳多姿,一个深青的身影在树下,和那黒褐色的树干融为一体,融进了大地的怀抱!是多么幸福和美好的时光。
——

时代的光阴,有厚度。
 楼主| 发表于 2020-4-26 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喻芷楚 发表于 2020-4-26 17:40
祖母是上个世纪的一位小脚女人,对襟的蓝粗布衣衫,盘扣整齐,抓髻在脑后用黑色的网框固定住,小巧的身子 ...

谢谢老师,问候下午好
发表于 2020-4-26 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榆钱树上的榆钱清蒸很有趣味。
发表于 2020-4-26 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朋友美文,周末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20-4-26 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童心是 发表于 2020-4-26 19:23
欣赏学习朋友美文,周末快乐

谢谢版主元老的光顾!问好
发表于 2020-4-26 2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榆钱,在吃喝困难时期,那是最佳口粮。
欣赏点赞、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20-4-26 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春归来 发表于 2020-4-26 20:27
榆钱,在吃喝困难时期,那是最佳口粮。
欣赏点赞、问好。

谢谢,谢谢,老师问好!晚上好
发表于 2020-4-26 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高迎春 于 2020-4-26 21:29 编辑
杨瑞 发表于 2020-4-25 11:29
高老师,刚开始粘到春夜喜雨板块去了,发布了才知道,那不是你的版面。也不能消除了。只好又粘在你这里一份 ...

一篇文章同时发两个板块是不可以的,我给你去掉了原创和版权声明,改成了分享。
发表于 2020-4-26 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来榆树生绿钱       高迎春

  自从雪梅开春,站在广袤原野上的榆树,就期待着春风化柔,期待着脱掉冬日素装。别看榆树伫立不动,其实它年年都在穿越四季,迈过24节气台阶,遥对着蓝天梳妆,悄悄改变着容颜。原本柔弱的躯体,就渐渐退去稚气,渐渐站直胸膛,长成伟岸的栋梁。别看榆树无言,其实它也有自己的乐趣。当清风为它梳头;当雨水为它洗澡;当喜鹊为它唱歌;当雾凇为它妆扮,它都会高兴得鞠躬致谢。当它看到小狗衔着自己的尾巴,心急火燎的转圈;当它看到公鸡为夺妻妾,伸脖炸毛互啄得头破血流;当它看到求爱的猫儿,变声失调地叫春;当它看到赤足的汉子,被蒺藜扎的呲牙咧嘴,榆树都会笑得柔枝乱颤。

  榆树,应该是它的大号,其实它还有众多别名。榆树根须,亲吻过夏泥商土;榆树枝条,抚摸过秦砖汉瓦,在远古先人的灵光闪念下,榆树便由无名植物,变作了有名植物。而名字的来由。就是缘于榆树的表象,缘于榆树的木质。请看,《字说》是这样为后人解疑:“榆沈俞柔,故谓之榆。其荚飘零,故曰零榆。”因为木质俞柔,因而得名榆树;因为圆荚飘零;因而得名零榆,我真是服了古人的观察力与想象力。而《说文》中,则解说了枌榆名称的起因:“榆皮色赤,其白者为枌也。”原来古人为区分红榆树和白榆树,所以又取了个枌榆之名称。于是,再读诗经“东门之枌,宛丘之栩”,我便知晓说的是,东门之外长有白榆,洼地高处长着柞木。于是,再读张协《七命》之“赪素炳焕,枌拱嵯峨”,我就知晓是榆木在支撑这高峻的阁楼了。难怪鲁北人至今修房盖屋仍推崇”松木檩榆木梁“,原来早在远古,人们便懂得榆木品质之坚韧了

  榆树家族,不算很大,余名皆因变异得之:春榆、青榆、黄榆、垂榆、山榆、钱榆、榔榆、裂叶榆、红鸡榆、阔叶榆、金叶榆。其中,垂榆、榔榆、千金榆,姿容殊不同。垂榆,因枝条柔软,婆娑垂地而得名。早在宋代,济州巨野诗人王禹称,就在《谢除右拾遗直史馆启》诗中提到了垂榆。可见垂榆,早在唐宋时期就已经被人们栽种在园林、庭院,用来美化环境了。垂榆枝条纷披若伞,入夏时节,阔叶脉深,青翠油亮;入秋时节,金叶满树,摇曳生辉,蹁跹妩媚,清雅可人,得到人们青睐,自是情有可缘。榔榆,与春榆不同之处,是它的榆花扬在秋天,它的叶色经霜火红,因而极具观赏价值。特别适宜栽植亭台楼榭边,更适宜做盆景,给人带来自然古朴、形态典雅之美的享受。 千金榆,属于榆树中的珍品,叶脉深凹,叶色墨绿;花序柔荑,雌雄纷披,与榆钱形状,大不相同。入秋之后,树叶染金,与赭红色的树干,相映成趣。

  刚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曾在道口工商所就职。所管辖的坊子市场,有一处宁津县独一无二的榆皮市。既有整捆的干榆皮i,也有粉碎细筛好的榆面。黏滑度极高的榆面,胜过胶漆,与石灰调和,就是粘结瓦石的浆料。其味甘,性平,滑利,无毒,常食可以通便,轻身不饥,是穷人饥荒年景里,不可或缺的粗粮细作黏合剂。用高粱面、地瓜面压河漏吃,抓一把榆面和在其中,压出的河漏顺滑不断,别看黑乎乎,红呼呼的样子,吃起来就比不放榆面顺口多了。小时候,生产队搞多种经营,曾一度办过香坊。锯末里放入榆面,放入在大木盆中加水,赤了双足在其中践踏,等锯末和榆面如面团一般,就可以压制燃香了。加入松香、檀香、麝香的精细燃香,可以祛除室内异味;略粗一些的燃香,是为敬佛上供预备的;小拇指般粗细,一尺长的粗香,是特意为过年节燃放鞭炮预备的。点数燃香,青烟袅袅,可净化空气,可敬神敬佛,可放鞭放炮,与人们的精神生活息息相关。而榆面的黏结作用,功不可没。

  旷野里,多籽多粒的树木,当属桑榆。深春时,榆落洒钱;麦黄时,桑条染紫,随着桑榆繁实入土,细雨催芽,众多的桑树榆树苗儿,便层出不穷,列阵成林了。日暮西落,夕阳斜照桑榆树端,古人看惯此情此景,便将日落之处呼作桑榆间。曹植在《赠白马王彪》诗中云:“人生处一世,去若朝露晞。年在桑榆间,影响不能追。”意思是说,人生如露水易失,倏忽苦短,不该因一时之事,耽搁前行的脚步。人应该惜时如金,勤奋上进。南朝梁代的萧统,在诗中也有“愿垂薄暮景,照妾桑榆时”的描述,可见远在那个时期,人们就用桑榆暮影、桑榆末景来比喻晚年时光了。在中医药典中,历来认为用榆钱调羹,酿酒,做榆仁酱,食用之后有催眠作用。所以嵇康在《养生论》中云:“且豆令人重,榆令人瞑,合欢蠲忿,萱草忘忧,愚智所共知也。”由此可知,自古重视中草药的华夏祖先,对药用植物的性能的了解,是何等详尽,以至于无论愚人还是智人,都明白皆知矣。或许,这一句话,就是“榆瞑豆重”成语的出处,借以比喻世间俗人之积习成性,不易更改。

  阳春三月,微风意和,细雨润土,嫩草含珠。此时的榆树枝条,便鼓起繁繁点点紫褐色的“豆粒儿”,这就是萌动的榆钱花苞。别看榆树的花朵有些丑陋,可榆树圆形翅果却非常美丽。它们簇生膨胀,让原本细瘦的榆树枝条,仿佛穿上了肥肥厚厚的绿棉袄。古往今来,密集青翠的榆钱,吸引过太多人的目光。于是,嫩嫩甜甜的翅果中,就储存着无数顽童青涩的乳名,就储存着无数诗人聪慧的辞句。榆实初生,便引得诗人兴致大发:你说榆荚钱生树;我说雨翻榆荚阵;他说青榆钱小,碧苔钱古,难买东君住。榆果熟落,更引得诗人吟咏感叹:你说风榆落小钱,我说舞困榆钱自落,他说榆英抛钱,桃英胎子,杨花送春归。一个个面对榆钱,抒发胸臆,巧褒轻贬,抑扬顿挫,由此让人记住了绿钱生树,零榆飘摇,万般春消息。

  远在东汉时期,巴蜀之地便用“摇钱树”来做陪葬了。皇室贵族,初始用青铜制作;延续之后,有用玉石制作的,有用铜钱制作的,更有用金银制作的。而民间百姓的“摇钱树”,就只有使用纸张来制作了。而“摇钱树”的原型,就是年年抛洒榆钱的榆树。古人见惯榆钱零落之物象,神奇的“摇钱树”,从此引申发明,渐渐流行人间了。数千年文化积淀,至今许多地方还保留着春节插“摇钱树”的习俗。而做冥事用纸做“摇钱树”,更是必不可少。

  又是暖春临阡陌,又是榆生绿钱时。漫野站立的榆树,干坚根固,枝曲绵柔,榆钱甘美,人们在采食的同时,或许也会记得把榆树以柔克刚的品性,慧藏于心吧?

 楼主| 发表于 2020-4-27 07:13 | 显示全部楼层
高迎春 发表于 2020-4-26 21:30
春来榆树生绿钱       高迎春

  自从雪梅开春,站在广袤原野上的榆树,就期 ...

谢谢高老师哈!拜谢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20-5-29 04:52 , Processed in 0.032210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