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52|回复: 10

[原创] 新冠札记(八)糟心事儿啥时都有之从许可馨到胡红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7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一孔 于 2020-5-8 09:58 编辑

    新冠之际,国人科学调度,应对有力,国民始终服从管理,自觉宅家,期盼疫情结束,体现了空前的凝聚力和战斗力,我们的防控工作得到公认的高度评价,我们把有可能的的生命财产降到了几乎是最低的程度。

    这是从和别国的对比中看出来的。事情有时就这样,我们觉得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好,可回头一看,原来我们做的比别人好多了。判定事物有时需要一个第三方,当然,无论是我们自身还是世界上其他的国家,我们还是希望彻底战胜新冠病毒,这是全人类的挑战,新冠是全人类共同的敌人,为此我们始终积极努力。

    病毒是没有国界的,但是就在这个当下,杂音却越来越多,西方政客的污蔑性说辞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是狼就得吃人,改不掉的,问题是从我们自家走出去的人却时常大放厥词,跟着后面起哄,发出一些匪夷所思的声音,而这些人竟然都是我们认定的精英人士。

    比如那个跑步的女人,不戴口罩在小区跑步,工作人员劝阻,她嚣张无比,以为工作人员没有资格阻止她,她要让领导出来对话,工作人员是敬业的,她就直接来了个被“骚扰”,还真以为自己国色天香,丑态百出。公众自然上义愤填膺,直接给人肉搜索了,现在也失了业,悔不当初。如果这是一个普通的泼妇或者悍妇的话,倒也正常,问题上她是海龟,是高管,年薪百万,她师出名门,毕业于九十年代初期的985高校“华工”,是多少人心向往之的标配精英。在中国,亿万个家庭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就是上这样的,可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岂不人人打脸?

    有人说,她只是个别现象不值得大惊小怪,林子大什么鸟都飞。这还真不是个别现象,某个丫头在美国高校的毕业典礼上高呼:美国的空气都是甜的,至今还回旋在耳际;更遑论更多的高材生滞留海外不归,中国顶尖的工科学校基本上就是在为外国培养高级技术工,硅谷里是什么人?IC!啥意思?印度和中国的高级打工仔!连个小有名气的文体明星都悄无声息地更换国籍或者上赶着跑到国外生孩子图个美国国籍的——要知道有人连中国话都讲不利索的,跑去能干什么?与经济大发展毗连的是对于国家的认同感和归属感不断下滑,且并没有得到什么遏制。

    其实,人才流动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而且放在国际化的大背景里,我们的外流人才并不是最为突出的,这是有数据可查的。地球村就应该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问题是人家到我们这儿我们视为上宾,而我们到人家却未必受到多少待见,而他们自己却引以为豪。就像大街上遇见一美女,人家没正眼瞧你甚至还吐口吐沫,你却逢人便说,我今天看到一美女哎!真漂亮!然后呢?然后人家吐一口吐沫,但我乐意。咋滴?没咋滴!不厚道地讲,就是有点贱!可不是那么简单。

     真要是搁在三十年前,似乎也能理解,因为经济上的差别太大了,在人家那地儿,洗个碗筷比在咱们这儿当个教授收入都高,仓禀实,知荣辱,也就算了。可现在咱们的日子过得也还行哈!一个真正有才能的人在国内挣得不见得比国外少,尤其是那些个戏子球星,活儿不怎么样,谱儿到是不小,是中国人,挣得也是中国的钱,却举着拳头誓死效忠毛子,仅仅说智商有问题,显然站不住脚,因为他们可都是有相当影响力的人,他们还将影响和带动更多的人去效忠别国——尤其美国的。

    最近一段时间,网络上对于方方顺带把莫言也拖出来了声讨。我是保留意见的,别的不说,他们至少至今都还是中国人不是?其实,我一直觉得中国的知识分子还是很有气节的,无论是孟子“富贵不淫、贫贱不移”,还是范文正公“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些都是进入中国人的血液里的,这是中国特有的“士”的精神,“士”的风骨。民国纷乱,大师频出,掌故轶闻不少,有些人私德也有瑕疵,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崇洋媚外的几乎没有。他们怼北洋政府,怼蒋介石,当战士,当烈士,前仆后继,至死无悔。

    怎么着,到了我们发展的最好时刻,就出现了这样一些异类?

    许可馨,多大的一个孩子,干什么呢?“恨国党”这是哪个门子的组织?哪个国家也没有啊!公然在自媒体上咋咋呼呼,说什么医生该撤出来,说谁谁是猪,谁见不得有钱人,怎么就那么自我感觉良好呢?钱理群说培养了一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我看她连这个都够不着,人家利己至少不损人,可她倒好,不利己,却损的全体中国人。

     我们没有必要针对某一个人,应该去考量深层次的原因:土壤还是这片土壤,怎么长出来的庄稼就变异了?

    社会环境的滋扰是抹不开的。我们的大环境有问题,改革开放我们推开了大门,外面的东西一股脑儿全进来,经济上我们取得了近乎是奇迹的成就,同步的问题是我们在精神上建设不够或者说不匹配,经济大发展顺带的可能就是物质至上的思潮,所谓拜金主义占据了大面积的舆论市场。我们当然不能说西方的一切都是坏的,但是“批判地吸收”这一原则没有坚守,只吸收少批判或者没有批判。金钱、权力、地位成为衡量一个人的全部指标,其他的都不重要。男孩子相亲个儿不够,他说我脚下踩个一百万的密码箱够不?够了!《非诚勿扰》上公认宣传,“宁可在宝马里哭,不愿在自行车后笑”。二十岁的丫头嫁了个五十岁的老板被成为“钓到金龟婿”——也不嫌恶心?婚姻考量房产,仕途要看人脉,读个书还得看看以后哪个行业挣钱多。文科没人学,老师没人当,被尊为智慧的学问哲学近乎和傻子画上了等号。

    俞敏洪大嘴说,女人的选择决定了社会的风气,女人的堕落导致国家的堕落,招来阵阵恶骂。其实他真没什么坏心,也不是一点道理没有,因为女人的选择决定了男人的轨迹,你能说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没有挖掘的问题是为什么女人会那么选择,他更忽略的问题是她自己如果是女人也可能做出类似的选择,因为大家基本上都在这么选。

    小孩子上学要拼命,然后考大学,考名校,进外企,当海归,挣大钱;要么考个公务员,拉关系找门子,当大官;女孩子涂脂抹粉,整容变形,图的就是嫁个好老公,锦衣玉食;做生意的,含诟忍辱不择手段只是为了将生意拿下,然后人前光鲜,背后膨胀。

    这是简单且赤裸的成功学,我们不能绝对说这是主流文化,但是市场份额的确很大。

    如果仅仅以简单的成功学来衡量这个社会的话,这个社会终将失衡,失态,失却人心。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阶层”、“贵族”这样之前半遮半掩的词汇堂而皇之地走向前台。我估计,假以时日,什么“上等人”、“下等人”、“老妈子”“厨子”之类词汇也会扯去遮羞布重新界定社会的各色人等。

    也就因为这种意识的推波助澜,“笑贫不笑娼”重新占据了一定的市场,所以我钱多了,官大了,出名了,自认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生活。过程不重要,结果才重要。我赢了,那就是我的菜儿!所有针对我的不利言行都是羡慕嫉妒恨,是寒门心态,当鄙视。
什么人性的初心,悲悯的心态,包容的胸襟,家国的情怀,和合的蓝图,统统不重要。

    澳洲的女人开始鄙视劝阻她的工作人员;许家的姑娘开始骂别人是猪;一大批演戏的更改国籍;一堆堆喷子在网络上意淫江湖;一茬又一茬的不争气的官员坐在台上道貌岸然,来到台下男盗女娼而不知羞耻。连顶着教书育人光环的老师们也按耐不住急吼吼地奔向功利的洪流分红,自损形象以至自毁前程。

    聊聊胡红梅吧!

    一个太过明显的闹剧。一个年轻轻的姑娘,成果惊人,惊人到了超出正常的人的认知。那么多的荣誉,那么多的成果,读了那么多书,写了那么多著作,还捐了那么多书,可能吗?可信吗?一个老师,如果认真对待本质工作,闲暇时间是很少的,特别勤勉的有,但人的能量是有限的。就像有人胡子还没长齐,说自己熟读《二十四史》,我真去他大爷的!他算过读完《二十四史》是个什么概念吗?一天一万字且是文言文,至少得十一年。真有人试过,四川的一个教授整整花了二十年。可咱们就真有人信。小胡老师如此年轻,著作等身,不抄行吗?她果断地抄袭了,连标点符号都没改。她的悲剧在于她被人盯上了,私下的工作没做好。

    而且从她事后的反应来讲,她书读的不应该很多,一个长期读书的不会在事发之后反应那样的拙劣,说自己不懂《版权法》,说要写遗书,就是在火上浇油。这就是一个撒泼的节奏,不是一个读书人的基本反应,还不如许姑娘,她都知道冷处理几天也就过去了。

    我落井下石吗?错!我同情她,抄文章又不是她一个人的事情,大家都抄。哥从来不抄,可没人认账哈,这就是不抄的后果。我是只要不饿死就能知足的人,人家不带我玩我还不带你玩呢!她们不行啊!得上进,得在祖国的教育事业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翟演员都能混北大的博士,她抄几篇论文算多大的事情。再说,不管怎么讲,凭她当一个小学副校长是绰绰有余的,对付一帮小屁孩哪里需有那样的学富五车撒!她只是手臂稍稍长了一点,而且她绝对不是一步就到现在这样的,是有一帮人在后面哟呵着把她抬到了今天,当然,如今事情出了,也都全部撇开了关系。

    胡的事情一出来,我和别人聊天,我的随口一说,竟然引来别人的讳莫如深。我说,她错就错在一张好看的脸上,真有点气质如兰的风采。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颜值现在真是稀缺资源,接待啊,汇报啊,研讨啊,交流啊,聚会啊,吃饭啊,跳舞啊!这得多光鲜,这张名片不好好包装岂不浪费?于是一路绿灯,胡老师心领神会,瞬间成就名师,也成就明星。真是飞得越快,摔得越惨。
深圳有一个孙姓老师抄论文露馅了。我觉得这拨人真是闲得慌,你没事找这个干什么呢?你抓老师抄论文比到棋牌室抓麻将都容易,可怜可怜这些老师吧!

    没人生来下作的,是牵引的问题。咱一个小学老师做的就是匠人的活儿,你非要用国学大师加上心理学大师外加教育学大师最好还是艺术大师的标准来约束她们,不就是活生生地往火坑里推吗?我偏偏还就推,因为我价码高,诱惑大。按照我意愿来的,职称上去了,工资上去了,名师的称号来了,工作室以及经费来了,没准还能改行,当个什么教育行政的官员。诱惑啊!一般人是把持不住的,当然更多的人是没那个机会,谁叫更多人只是长着一张苦瓜脸,再加上蹩脚的普通话,是如此地不讨喜呢?

    魏书生曾经是教育界的神话,和胡老师不同,这个人是真能侃,精力旺盛之极。这个神话很有代表性,因为神话最后跑去当教育局长去了,还带领着工作人员每天跑操。不过跑操没有帮他续写神话,他也不考虑那样做是不是干扰了别人的生活与正当权力。

    教育终于深深地融化在功利的熔炉里,已经错位很久了,错在一切从结果来界定,错在急躁、功利、虚荣、浮夸,错在背离常识,漠视常人。

    不要指望着某一个孩子有一天会告诉你皇帝身上没有穿上新衣,因为那个孩子以后就想当那个没穿衣服的皇帝。

    其实,胡老师不但冤枉,而且很累;许姑娘也觉得自己委屈,她的父母更是背着沉重的大锅;澳洲的女人还得重新找工作。作为看客的我们也不会辛灾乐祸,相反觉得一切都不该是这样的。

    我们是不是做得多,走得远,想的却太少了?以一段没有什么关联的话作为这段文字的结束吧!他说的可能是关于人文社科方面的内容,目前这块早已遭受冷遇,因为学这个据说以后能不能吃饱饭都难说,还有人中国的人文学科学历老外不承认,当不了大海龟!

    那段话是这样的:

    “我必须研究政治和战争,那么我的儿子们也许才会拥有研究数学和哲学、地理学、自然史、军舰建造、航海术、商业和农业的自由,以便给他们的孩子们研究绘画、诗歌、音乐、建筑、雕塑、织艺和陶瓷的权利”——约翰.亚当斯.


发表于 2020-5-7 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糟心事儿啥都有,一孔老师一划拉就是一箩筐。不止是从许到胡,被点名的,都是近段时间网络的热点,“风云人物”。在时代的浪潮里,跳得越欢,丑得越狠。不过,从辱国到抄论文,离得有点远。

“如果仅仅以简单的成功学来衡量这个社会的话,这个社会终将失衡,失态,失却人心。”这句话真有分量。

问好一孔老师。
发表于 2020-5-7 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魏书生的课外阅读教材看不到了,当初确实是不错的。
发表于 2020-5-7 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社会上老胡、小许这样的人多了,不过峰口浪尖上,大家需要找几个来发泄抑郁的时候,她们凑巧碰上了吧。

假如灭了她俩,不一样还有的是吗?
发表于 2020-5-7 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从许写到胡,和题目的顺序反的吧

读到“俞敏洪大嘴说”的时候,忍不住笑了,这哪是女人的选择。。不也是男人的选择吗?;P
每天十条热点里差不多有两三条吧,看标题就知,可以给你做论据。

教师的无知,可怕;无知+虚荣,完了,迟早的事。

笔误有点小多哦:落进下石——井,辛灾乐祸——幸。。。
可见忙成啥样了
发表于 2020-5-7 2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洋洋洒洒,读来畅快淋漓。
佩服一孔老师,往往看到更深一层。
 楼主| 发表于 2020-5-8 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淡淡不如风 发表于 2020-5-7 14:06
魏书生的课外阅读教材看不到了,当初确实是不错的。

他的确非常出彩,个人能力确属翘楚之列,他几乎改变了中国教育,当然未必是全部好的。教育的神话是从他开始的,后期造的神和他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
 楼主| 发表于 2020-5-8 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孙姜 发表于 2020-5-7 12:11
糟心事儿啥都有,一孔老师一划拉就是一箩筐。不止是从许到胡,被点名的,都是近段时间网络的热点,“风云人 ...

既然是扯,那就撒开脚丫子呗,兴之所至,不计较套路
 楼主| 发表于 2020-5-8 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月牙 发表于 2020-5-7 20:21
从许写到胡,和题目的顺序反的吧

读到“俞敏洪大嘴说”的时候,忍不住笑了,这哪是女人的选择。。不也 ...

已更改,谢谢提出,现在已经好许多了,我就是背着箩筐写文章的,虫子一捉一箩筐
 楼主| 发表于 2020-5-8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淡淡不如风 发表于 2020-5-7 14:07
其实社会上老胡、小许这样的人多了,不过峰口浪尖上,大家需要找几个来发泄抑郁的时候,她们凑巧碰上了吧。 ...

不可能灭的,也没有必要灭,遵纪守法就行了,又不是认亲戚,细节的东西没必要纠缠太多。
发表于 2020-5-13 07:27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读。再次品赏一孔老师笔下的染疫世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20-10-28 10:22 , Processed in 0.029295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