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553|回复: 15

[原创] 新冠札记(九)糟心事儿啥时都有之大嘴开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17 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一孔 于 2020-5-17 12:46 编辑

    中国最有钱的老师是谁?只能是俞敏洪!

    俞敏洪,新东方教育的创始人,手握数百亿的财富,而途径就是教育,一个搞教育的人不是老师是什么呢?

    当然,你也可以说他不是老师,他似乎也更乐得于别人称呼他为老板。老板多有派儿,老师?哼哼!拎着这么个身份还怎么能开疆拓土,振臂一呼吗?

    陈寅恪被称为“教授中的教授”,人家是真有货儿,俞敏洪大约可以成为“老师中的老板”,他也是真有钱的。而且他手里攒着无数的老师,就是这些老师给他挣下了的巨额财富。他很满足,也很自恋。有一个视频就叫做“老板有话说”,他就常在上面嘚瑟个没停,一副颐指气使的架势,今天怼这个明天怼那个,存在感是刷到了极限,语不惊人死不休,倒是成了事实,不过事与愿违的是他招来的都是骂声。

    前一阵,他说女人的堕落导致了国家的堕落,落得人人讨伐,灰头土脸地去道歉。其实,他的本意自然不是与全体女性为敌,他也敌不起,这只是一个表达方法和技巧的问题。这样毫无技术含量地表达一个大而化之的概念基本上就是愚蠢的作为,因为女人同样可以说是男人的堕落导致国家的堕落,似乎理由还更充分。你数数,中国老爷们做了几件惊天动地的事情?自己宠自己罢了,比如只听见男人找小三包“二奶,没见过几个女人养二爷的,到底是谁堕落?而且真到节骨眼上,中国爷们当缩头乌龟的多,银样镴枪头呗!还有男排和女排,男足和女足……不说足球了,没劲!

    即便是俞老板,话都说了,那就继续捍卫自己的观点,死磕一阵,这个话题是可以展开的,倒也不失豪强风范。可他不,似乎只是乘人不备在后面挠痒痒,一旦有所反应,撤得比兔子都快!

    那就消停呗!思过呗!不行,嘴巴一旦开光,总得闪耀下去!干不过女明星和女强人,我得找一个怂的欺负欺负扳回一局。老板想啊想,灵机一动,我找老师啊!中小学老师,最好是乡村中小学老师!反正他们的弱势是共识,也不在于我俞老板再踩上一脚,于是他“愤怒声讨”:现在的老师一年读不到三四本书,就教那么点固定的知识,不能满足教育发展的需要。原话估计说得还没有我这么委婉,中心内容就这个意思。

    他的如意算盘可能是这样的,现在教育的问题多,是社会以及家长的痛点之一,我这一申讨,既能给人以仗义执言针砭时弊的英雄气概,又能把学生更多的引到自己的门下,最好老师学生一道打包过来——别忘了,他就是搞教育的,一举数得,何乐不为?最最主要的是还没有风险,老师尤其是乡村中小学老师能有个什么反弹力?北大毕业的就是不一样,这小算盘打得细水长流,稳赚不赔,哪怕是复读三年的北大学生!

   他说得是不是符合事实?客观地说,是事实!至少作为千万个被他挤兑的乡村中小学老师之一,我就不怎么读书,而我和身边的人加在一起平均之后,也不过三五本的样子,他还是有生活基础的。

   可是,他忽略了两个问题,乡村中小学教师要不要读很多书,教更多的内容?为什么会出现只读三五本书的大面积事件?

    我的看法恰恰相反,每年读三五本书是个中性的问题,并不影响现在的教育成败,而且理由充分。不能成为乡村老师被讥讽嘲笑的切口。

    老师究竟需要教多少内容,这不是老师决定的,更不是俞老板决定的。是国家规定的,字词句段篇是个概述,认多少字背多少书,算到什么程度,会解决什么样的应用题,那是个循序渐渐的过程,你只有扎扎实实地从最基本的教起,稳打稳扎,逐步提升才会巩固,并内化为学生所有,形成知识和能力,急不得,也塞不得。教早了不该,教多了也没用,他们更需要的是健康的心智,快乐的童年以及青少年,和大自然的水乳交融。生活永远比读书学习重要。恰恰是现在的很多“能”人,有话语权的人,对于教育横挑鼻子竖挑眼,说要“多读书啊,读好书啊”这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大道理,再推荐一些诸如有毒鸡汤的东西给老师和孩子们填充了太多,搞得教师无所适从,学生没有止境。

    《伤仲永》的例子就不说了,人家孩子不是不聪明,最终还是废了,所以说王安石了不起啊!就是当官他都说得实习啊,不实习靠一张试卷怎么能做好官呢?一三年的时候,网络上火了一个外号为“五道杠”的少年,照片也传了,气度不错,说这绝对是个政治家的苗子。我当时就说,这帮人又在害一个孩子了,可能他的确在操作层面展示了一些长处,但是这跟搞政治有什么关系?政治靠长相?靠气质?靠在班级上多扫一次地,多扶一次老太太过马路?靠的是生活的反复摔打之后对于社会问题的洞察能力,靠的是天下为公的抱负和悲天悯人的大爱和情怀!是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冷静和决断。一个小屁孩知道个什么?这只会培养他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为他成长的过程中多了几个绊子而已。孩子大了,倒是有好学校想招他——毕竟现在这大学也需要网红点缀,增加招生的砝码。可他一本线都没达上,上了个普通的学校。当然,我不认为他就定型了,可能还会很好的,我也不认为当个普通人有什么不好,我的意思是说我们过度干预了他的成长,真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针对俞老板说我们因为读书少,教不了孩子什么,那么我就想问问,除了国家规定的内容之外,我们还应该多教些什么呢?有必要吗?

    其次,关于读书的问题。老师有老师的工作方法和节奏,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工作,他们该读什么书也应该和专业联系在一起。事实上这样的量并不少,你只要看看老师们相当忙碌的身影和过早的白发你就能感触到这并不是什么轻松的活儿。我们很多人就不愿意承认教书就是一个匠人的活儿,好像“匠人”一词降低了身份。国粹当中的虚荣心永远很有市场,就拿足球说吧!明明是人家乙级、丙级队的水平,非说是中国超级联赛,图的就是面子。教书就是老师教,学生学,然后一道把知识和能力转移到学生身上,你非要说这是一门艺术,按照艺术的做派来对付教育,好端端的老师整的像戏子似的,唱念做打,抓耳捞腮,色香味俱全,才觉得合胃口,已经严重地偏离了出发点。教育轻浮了,教育的产品自然也会轻浮起来,然后,还以欲加之词“读书少”来怪教师,老师冤不冤?

    做匠人很好的,只要做到极致,依然是大国工匠,同样善莫大焉!中国历史上的教育和科举制度是全人类的文化财富,中国传统的教育讲究“温良恭俭让,仁义礼智信”,培养了多少谦谦君子和仁人志士。孟夫子“贫贱不移,富贵不淫,威武不屈”,范文正公:“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张横渠:为天地立心,为生命请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些最动人的信念岂是挤眉弄眼所能滋生而来?

     即便是读书,那也得看什么书,黄季刚八本书铸就学术泰斗,赵普半步《论语》治天下。不在多的,要看怎么读,从有字中读,也得从无字句中读。漫天飞舞的成功学无非是叫人怎样投机取巧,拙劣的心灵鸡汤不外是叫人自我麻醉,在以视觉盛宴为追求的时代,书被娱乐化了,写书的被绑架了。我们不能说全然是垃圾,但是我们不能否认很多就是人的确是在被慢性服毒而浸淫不觉,类同于被人卖了同时给人数钱。

    一个不大恰当的例子,俞老板既然有此言论,那一定是饱读诗书了。可是如果读书读出了这么一个狂悖的做派,哪像一个读书人的风范,还不如不读,别给孔老夫子给气活了。

     我当然不是读书无用论的拥护者,而且相反还觉得读书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只不过不赞成唯读书论,更不能以读书的本数来衡量人评价人。读书和散步、打球、喝酒、打麻将一样都是一种生命的呈现状态。教师要多读点书,就和全社会都要多读点书的道理是一样的。都得做好分内的事情,本专业的事情,用一个无身份芥蒂的状态去读书,会惠及社会的。如果以读书为手段(学生除外),那么反倒是助长了利益至上的歪风习气,好好的书能给念歪了。怯生生地说,我也看过一点书,无目的性,逮谁是谁,半生已过,白发丛生。既无建树,也不觉荒废,就是一个生活方式。读书的直接感受就是,自己越读越觉得自己实在没什么玩意,谦卑得像个伏地的小草。其次养成了一个坏习惯,真不觉得这些老板啊大官啊有个什么了不起的,咱见过人多了(传记是我的一个主要阅读板块),真是没有理由咋咋呼呼的。在历史的洪流里,在巨人的群像下,大家实在是差不多。

     俞老板可能还没想到另外一个问题,即便是按照他的思维方式,老师一年读个一百本有功利上的意义吗?没有,反倒会被淘汰!因为这会冲淡了他的工作时间,还会无意中养成传统读书人的一些坏习惯:实实在在写的论文干不过人家抄袭的士气受挫;说些真话会让人刺耳不受大家待见而没有群众基础;课堂上不屑于摇头摆尾不受专家喜欢;骨子里长了一些清风傲骨又会让领导敬而远之。结果呢?结果就是你被边缘化,名师当不成,职称评不了,工资上不去,最初的锐气消耗殆尽,终恍然大悟,我傻啊!在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时代,我逞什么强呢?

    你可能觉得我有些怨气,真没有!我还就一根筋到底,只要饿不死,还就按照性子来,你们想的我不想,我也就直飞自由王国了——可能也是拜读书所赐吧!

    临了,到是发现读书的另外一个好处,吵架。比如因为看过《了不起的盖茨比》,这时,我就会想到那上面的一句话,转送给俞老板吧:

     每逢你想要批评任何人的时候, 你就记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并不是个个都有过你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


       当然俞老板肯定读过,但是他的运用能力不大强,有些书还是白读了。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5-17 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到一半已经忍不住点赞了——只有扎扎实实地从最基本的教起,稳打稳扎,逐步提升才会巩固,并内化为学生所有,形成知识和能力,急不得,也塞不得。教早了不该,教多了也没用,他们更需要的是健康的心智,快乐的童年以及青少年,和大自然的水乳交融。生活永远比读书学习重要。
发表于 2020-5-17 13:06 | 显示全部楼层
政治靠长相?靠气质?靠在班级上多扫一次地,多扶一次老太太过马路?靠的是生活的反复摔打之后对于社会问题的洞察能力,靠的是天下为公的抱负和悲天悯人的大爱和情怀!是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冷静和决断。——继续拍手
发表于 2020-5-17 13:07 | 显示全部楼层
漫天飞舞的成功学无非是叫人怎样投机取巧,拙劣的心灵鸡汤不外是叫人自我麻醉,在以视觉盛宴为追求的时代,书被娱乐化了,写书的被绑架了。——一针见血!
发表于 2020-5-17 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孔老师这一篇炸了,观点的饱满度、事件的集中度、见地的深刻度、态度的清晰度都出类拔萃——不是因为太激动我是不敢用这样的形容词的——这才是杂文应该有的样子。学习,并问周末好!
发表于 2020-5-17 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佩服一孔老师的至理分析和锐意批驳。
遗憾的是,决定话语权的不是掌握的道理,而是别的。
发表于 2020-5-18 08: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教育其实一直有很多问题,但细细追究起来,又不是哪一方面的问题。
教育是一个系统工程,系统出问题了,哪里都不顺畅了。
发表于 2020-5-18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书太多了,选择性也就多了,成功学,心理学,鸡汤,各种文字乱了人的心智,学来学去,最后就像邯郸学步,忘记该怎样走了。到底那些书适合自己我觉得随性就好,喜欢就去看,不喜欢就不看。另外俞敏洪在快手上也炒得挺热的。毕竟名人么,说话自然就有了权威性。
发表于 2020-5-19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早几年,翻过俞敏洪的书,呵,一大锅鸡汤
现在,这么堕落了么?

本篇有理有据,痛快,赞
 楼主| 发表于 2020-5-25 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孙姜 发表于 2020-5-17 13:11
一孔老师这一篇炸了,观点的饱满度、事件的集中度、见地的深刻度、态度的清晰度都出类拔萃——不是因为太激 ...

感谢孙姜的抬爱,过誉了
 楼主| 发表于 2020-5-25 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20-5-17 22:45
一直佩服一孔老师的至理分析和锐意批驳。
遗憾的是,决定话语权的不是掌握的道理,而是别的。

算不算话是一回事,说不说又是一回事儿,闲着也是闲着,怼一下至少落个畅快
 楼主| 发表于 2020-5-25 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何足道哉 发表于 2020-5-18 08:25
中国教育其实一直有很多问题,但细细追究起来,又不是哪一方面的问题。
教育是一个系统工程,系统出问题了 ...

这是一个病人,病因不详,开方子的很多,结果病没看好,油水倒是漏了不少
 楼主| 发表于 2020-5-25 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莹莹子期 发表于 2020-5-18 10:36
书太多了,选择性也就多了,成功学,心理学,鸡汤,各种文字乱了人的心智,学来学去,最后就像邯郸学步,忘 ...

名人不是说话有权威性,而是占据的份额太大,就像楼道里经常出现禁小广告,不是小广告做得好,而是你躲不了
 楼主| 发表于 2020-5-25 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月牙 发表于 2020-5-19 09:40
早几年,翻过俞敏洪的书,呵,一大锅鸡汤
现在,这么堕落了么?

他当然没有堕落,堕落这个词语是上纲上线的,没有人那么直接的

点评

“堕落”加引号吧。  发表于 2020-5-25 13:33
发表于 2020-5-30 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教师首先得是一个君子,所以孔子动不动就训斥弟子们:汝为君子师,毋为小人师!当一个道德师,不做北鼻师!老师就是那种集合了清高与清贫,仁爱与孤傲,软心肠与硬脊梁的长须敝袍黝黑黎瘦的儒者。
    俞敏洪早就不是老师了,富可敌国的人怎么会是老师?!他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商人,从教育的腐败与漏洞里发现了商机,奴役和驱使数万老师为他打工,榨取老师们的每一滴血汗的吸血鬼。
      马云也好不到哪里去,湖畔大学老百姓谁上得起?为什么不建造阿里巴巴小学、 中学?倒是人家海尔小学、海尔中学扶危济困,实实在在造福当地的小孩子。吹牛耍酷博眼球跟低调实在默默无闻滴行善办学是两码事儿。由此看来还是山东人实在啊,点赞张瑞敏——海尔老总。鄙视江苏鬼子——俞敏洪,杭州疯子——外星人牛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20-10-28 11:46 , Processed in 0.028866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