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971|回复: 21

[原创] 空椅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21 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常想起曾经坐在我左边那把椅子上的人,就像想起让我最信任的左手。我的左手一直安好依然灵巧,可是,曾经坐在我左边的人,把一把空空的椅子,留给我,也留给那个雍容华贵的春天,坐过椅子的人,已在天涯。
  
  又一个春天像柳絮一样隐匿到我眼前的世界里。没有生病,我只是被许多人的病情和许多人的因病亡故惊吓得不轻。一场不小的虚惊,也随春天悄然消失,但馥郁的夏风中,依然带着无法磨灭的隐痛。我的左边,那把空椅子暂时换了主人。又暂时换了主人。我却以为,那些暂时坐过那把椅子的人,都像落在椅子上的浮尘。那些尘埃自来自去,只有我才知道,没有一个人能够填充那把深含隐忧的椅子的空。
  
  我已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了城市里的鸡鸣声。我一直觉得,城市鸡鸣声像一杯杯甘冽的酒,每当我忧思如潮的时候,那些把远古情调带进城市里的生灵,它们那样引吭一唱,总能以其浓烈与甘醇,为我压惊。鸡鸣声一响,我就退回到安静的田园,我就置身于桑麻稻菽与鸡犬牛羊之中,在那里,我从不知道此外还有遥远的远方,遥远的远方还有许多可爱的人。但这白日梦总做不长久,当市井之声的阵阵巨浪把柔弱而孤单的鸡鸣声淹没,我会更加感到失落,我会再次确证,我这一生所有的遗憾,都像那把空椅子,再也不会迎纳能够将它完全填充的人。
  
  有时候,小城真的像空椅子一样空,人来人去,生生死死,都像长风吹尘。无穷无尽的尘,埋没了世间所有的悲欢离合与爱恨情仇;耽于人间情爱的人们,没有一个能把他们的灵魂变成佛骨舍利子一样神圣而永恒的东西,也没有人的灵魂在这城市里自燃,并引发一堆荧荧的夜火,照亮自己的来路。但若真能回望一眼,夜火照到的最远处,是不是有过五百次的回眸!
  
  这还是梦,留下那把空椅子的人,已在天涯一样遥远的远方。
  
  曾经坐在我左边的人,我想她了。我盼望她回来,我想为她拭去空椅子上真正的落尘。我想对她说,自她离开之后,许多人在那把椅子上坐过,但他们都太轻太轻,轻得无法磨去她留在椅子上的印痕——她知道吗?她留下的印痕,已经深入椅子的木纹,在我心中,那块木头将会还原曾经的一棵大树,那棵大树矗立于一大片茂密的林子,那片林子在氤氲的高山,那些高山蹲踞在我最留恋的世间,这个世间,有我无法释怀的人!就是这样一把空椅子,它大过一座城市,任何人坐在上面都很安稳,都很平安,都很惬意。但只有最早坐在我左边的人,才能唤醒那把椅子的木纹里面藏着的灵魂!
  
  人来人去,没有人能够填充那把椅子的空,我也不能责怪任何一个临时落座其上的人。有什么关系呢,反正都是尘埃一样的飘忽无定,不曾用心,就不留痕。那把椅子,只会保留让我用心用意者的体温。
  
  时光像旋转的磨盘一样甩散了朝夕相处的人们,大家朝着不同的方向各自飞行,落在何处,都身不由己,这才是世间最大的无情!我曾构想过无数种令人如醉春风的相逢,但那些虚幻的重逢总是被又一个春天分隔到更远处——一念相逢,左顾却空,空空的我与空空的椅子,比逃去如飞的春天更加迷蒙。
  
  当鸡鸣声像所有人灵魂中的原始记忆一样呈现于嘈杂的城市,我总是心惊。那把空椅子,好像在时光和风尘中发出破裂的声音,我仿佛看到它在风中变成粉末,而我的等候与期待,根本无法阻止那个流散事件的发生,感觉自己就像一棵大树,被自己的执念一点点蛀空。我要消散了,我要倾倒了,我将消失在山林野旷,而曾经坐在我左边的人,早就在上一个春天变成一只新生的小鸟,她正从空椅子一样的城市里,飞向她向往的一大片青葱森林。
  
  我用手机,习惯用左手握持,习惯用左手拇指触屏。今天我才发现,或许,当初那些日子,我竟没有想到我们不会永远那样相伴下去,我连对方的电话号码都没有留下,唯一的联系通道仅仅是微信。三个春天过去了,我们只联系过两次。我感觉得出来,我们之间隔着一种很厚很坚实的东西,我承认我在等待对方将这种东西打破,因为对方享有无数种选择和决定的权利,我只享有被选择被决定的唯一权利。我必须保持静默,我必须在想像中等待,即便我也知道,这种静默和等待杳无绝期。
  
  我越来越信任自己的左手,我的左手拇指触动手机屏幕的时候,一定是我的灵魂开始狂欢的时候,那种时候,一种莫名的激动常让我返老还童!但我总是安慰自己,不要激动,不要空想,当初,她只是坐在我的左边,不过靠得更近一点,不过说话从来没有掩饰与遮拦,并且,我们都接受对方有些疯狂的性情——我说过,假如我有你这样一个情人,该有多好!左边的人莞尔一笑,说:“做朋友更好,朋友之间可走的路有千条万条,但一旦做了情人,那就只有一条路可走了,那就是婚姻!”这话真让我脑洞大开,原来,我从未想过,世间尚有如许不可小觑的青春与性灵!
  
  朋友之间的路有千条万条,那么,也可以反过来说,千条万条路上,也会有千万个朋友——这样,我倒是应该祝福她!
  
  可爱吗?太可爱了,可爱得就像自己的前世!
  
  时光越走越远。那把空椅子,依然空着——我是说,不论谁在哪上面坐过,但因为我的朋友没有回来,那把椅子就是空的。空到什么时候才会结束?这个问题一出现,我的心就阵阵生疼。我就摇摇头,让自己重新振奋,站起来,望窗外,希望空椅子一样空洞的城市里,恰逢其时,传来一声鸡鸣。
  
  我这个愿望常常不会落空。
  
  鸡鸣声时时响起,仿佛这个城市一直都在矢志不移地怀旧。鸡鸣声提醒我,过去的,都是遥远的,我必须像一片羽毛那样,在风的抬举中很有自知之明地降落下来,回到工作与生活中,回到朝夕相处的人们中间,记得按时上下班,记得按时吃饭睡觉,记得以爱我左首那个人的方式爱我身边的每一个人。
  
  尤其要记得,每次离开那把空椅子的时候,要把它摆放端正,并轻轻拭去上面的尘,就像用温存的语言,安抚当初坐在那把椅子上面的人。

  2020-5-19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5-21 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来来坐坐,待后来读,问好!
发表于 2020-5-21 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空椅子这个意象寄托了多少世事与心的历程,借此激发想象,不错的写法。
发表于 2020-5-21 13: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时一个人会活在我们的记忆里,就像曾经在我们身边活跃过的人,他们的文字仍旧在那里,我们翻翻旧帖子,会时时念叨起他们的好。

有时我们会活在自己的记忆里,毫不吝惜自己的情感,去抛开昔日岁月里的金砖来,感到有莫大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发表于 2020-5-21 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时光像旋转的磨盘一样甩散了朝夕相处的人们,大家朝着不同的方向各自飞行,落在何处,都身不由己,这才是世间最大的无情!我曾构想过无数种令人如醉春风的相逢,但那些虚幻的重逢总是被又一个春天分隔到更远处——一念相逢,左顾却空,空空的我与空空的椅子,比逃去如飞的春天更加迷蒙。
  
——相逢是缘,离别也是缘。
发表于 2020-5-21 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意情深,令人动容。拜读欣赏
 楼主| 发表于 2020-5-21 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相思红 发表于 2020-5-21 11:43
空椅子这个意象寄托了多少世事与心的历程,借此激发想象,不错的写法。

欢迎朋友,请常联系!
 楼主| 发表于 2020-5-21 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红秋叶 发表于 2020-5-21 13:18
有时一个人会活在我们的记忆里,就像曾经在我们身边活跃过的人,他们的文字仍旧在那里,我们翻翻旧帖子,会 ...

一直爱着一些人,这才是我们坚持活下去,并活得更好的最好理由。
 楼主| 发表于 2020-5-21 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红秋叶 发表于 2020-5-21 13:21
 时光像旋转的磨盘一样甩散了朝夕相处的人们,大家朝着不同的方向各自飞行,落在何处,都身不由己,这才是 ...

我从前也迷信缘,但后来我对此感到害怕,因为它实际上在确认人的宿命。我更注重现实生活的生动性,以及理想化情感的完美性。
谢谢秋叶!
发表于 2020-5-21 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空椅子只是一个道具,一个意象,由此展开怀想,连绵而出的思绪,丰沛了所有的空,也填补了所有的空。
发表于 2020-5-21 16:25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老师的文字厚重,读来不免令人怅然。人来人去,空留一片回忆......
发表于 2020-5-21 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厚实的文字,欣赏学习。。。。。。。。。。。
发表于 2020-5-21 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爱,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能力。但爱失去,既是身边的椅子上坐满了人,心也是空的,若还深爱着,空空的椅子上,镌刻着爱的痕迹。
~~~意向纷呈,文笔老练,个性化的书写,可为学习的榜样。欣赏,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20-5-22 09:0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珺 发表于 2020-5-21 16:31
爱,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能力。但爱失去,既是身边的椅子上坐满了人,心也是空的,若还深爱着,空空的椅子 ...

我同意爱是一种能力,尤其是精神层面的。
谢谢文珺!
发表于 2020-5-22 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空椅子,要上升到情感世界,哲学世界,确实需要非同寻常的热情啊。欣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20-7-6 13:24 , Processed in 0.026272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