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204|回复: 100

[原创] 【和谐】 张三李四都是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23 07: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荠荠菜 于 2020-5-23 09:33 编辑


张三李四都是叔

文/荠荠菜




  老叔踹门进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我刚从地里回来,一碗饭还才吃了一半:“张文,这回你可得给你老叔做主,你要是再不给你老叔做主,你老叔就真被别人欺负死了!”
  
  “老叔,你坐,喝口水消消气,这事我都知道了,你看老樊叔也不容易……”
  
  “那个老樊又来恶人先告状了是吧?我说你小子怎么胳膊肘总是往外拐呀,怪不得外面的人都说我侄女嫁了个白眼狼!我告诉你,这回他老樊要是不赔给我一万块钱,我跟他没完。还有你,能给我秉公办理就麻溜地给我办了,要是办不了,帮我写张起诉书总不难为你吧,好歹你墨水也没少喝,你总不至于这点忙也不帮你老叔吧?”
  
  “帮,帮,老叔,你先坐下听我说。”我忙不迭地又搬凳子又递烟。
  
  “得了,我可不想听你跟我唠扯老樊家那些霉芝麻烂谷子的破事,我给你两天时候,要么你拿着一万块钱来见我,要么你拿着起诉书来见我。”老叔扔下这句硬梆梆的话,转身摔门走了。
  
  “艳梅,你看这事咋整,老樊叔他真不是故意的,况且他家的情况你也知道……”老叔这态度我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向媳妇求救。
  
  “咋整,还能咋整,公事公办呗。别人家男人当领导,都能给家里人捞点好处,你这村长当的可好,天天不是惦记老樊叔就是惦记老刘叔,张三李四都是你叔,唯独我老叔不是你叔。”媳妇摔了筷子进屋躺着去了。
  
  这饭是没法吃了。点了一根烟,我开始犯愁。
  
  下午的时候,老樊叔急急忙忙来地里找我,告诉我他儿子又惹祸了。
  
  说起老樊叔,也真是命苦,很小的时候就没了爹,刚到二十的时候又没了妈。娶个媳妇是本村的姑娘,少言寡语,挺能干活的。本来一家四口,一个儿子一个闺女挺美满的小日子。可是三十多岁的时候,媳妇就得了精神病,不过还好,不出门也不闹事,就是天天躺在炕上不起来,吃饭都得老樊叔三请三让的。
  
  好不容易熬到儿子十七八岁了,能帮上他一把了,他都乐颠颠地开始寻摸哪家的闺女适合当他家的儿媳妇了,一天,儿子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差点把他气死,儿子居然看中了自己三舅家的大闺女,那可是他亲表妹呀。他说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他问过表妹要跟她处对象,她当时答应了,这种事情,答应了就是一辈子。老樊叔真是被气得冒烟了,他问儿子,你上五年级的时候还答应我将来考大学呢,怎么初一都没念完就打死都不肯去了,这样的事答应了怎么就不是一辈子了?他把儿子狠狠地揍了一顿,关在家里不许他出门。
  
  也不知道这事被谁听见了,当成了笑话传遍了全村。两家一家村东一家村西,本来很好的亲属,这下子一瞬间成了敌对的仇人。出事的时候是在秋天,那天老樊叔的儿子去地里割苞米,正好遇见去割黄豆的三舅母和表弟。两个小伙子公鸡叨架似的你瞪我我瞪你,然后一句话都没讲直接就动了手,手里的镰刀就成了最方便的工具。三舅母一看这架式,生怕儿子吃亏,于是也来帮忙,结果双方都伤得不轻,但是到底是二对一,老樊叔的儿子肝上被捅了一刀,差点丢了性命。那时候我还小,这些事听起来就像传奇。不过老樊叔这儿子命虽然捡了回来,可是他的精神状况却越来越不好,精神病院去过好多次,药也不知道用了多少,可还是没有恢复正常。他的症状就表现为对村里的牲畜和老樊叔比较暴力。
  
  我掐灭了烟,倒了一杯水端到屋里,要想让老叔消气,还得指望我媳妇:“艳梅,来喝点水,消消气。”
  
  “别光让我喝水,说吧,这事你咋打算的?我老叔和我老婶一直对我像亲闺女似的,这回,你总得给他们一个交待。”
  
  “交待总得给,这不是在跟你商量嘛。”
  
  “不用商量,你能公事公办就行了,这回你要是再偏袒老樊家。我也跟你没完。”媳妇说完,翻了个身,只留给我一个后背。看来她是真生气了,她平时从来不跟我发脾气的。我讨好地帮她掖了掖被角。唉,这樊叔的儿子也真是,就是一头牛路过你家大门口拉了一掊屎呗,还是一头马上就要生产的母牛,你至于对它发那么大脾气,下那么重的手吗?那么粗的大棒子抡下去,牛崽都没来得及睁开眼睛瞅瞅这世界,就是狠命地打催产针,硬生生地从它娘肚子里给拽出来的。大牛虽然死不了,可是兽医说,以后再也不能下崽了。也难怪老叔气得胡子都跟炸了毛的公鸡似的。
  
  春天的夜就是短,我这刚眨了眨眼睛,天就亮了。我穿好衣服,得先去地里把封闭药打上,再不打就来不及了,苗马上就拱土了。老叔家的事嘛,先暂缓一天吧。
  
  这一天缓的,晚上回来我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房门关着,屋里冷锅冷灶的,屋里黑着灯,媳妇不在家。我打开灯,桌子上留了一张纸条:我去老叔家了,别来找我。
  
  完了完了,这是对我不满,宣战的节奏啊。能不去找吗?我硬着头皮往老叔家走去。没想到刚进大门,媳妇正好从屋里出来,一眼看见我,马上翻脸道:“你来干啥?不是告诉你别来找我了,嫁了你这么个窝囊废,这日子是没法过了,你赶紧走吧,我看你气就不打一处来。”
  
  “艳梅,你听我说……”
  
  媳妇把我推到大门外,关上门,“啪”的一下,大门上了锁:“说什么说,啥也别说了,你赶紧走吧,明天咱俩就去离婚。”说完,她一转身进屋去了。
  
  “这叫什么事,别人家的儿子惹了事,反倒成了我的不是,弄得我的媳妇要跟我离婚,这都哪跟哪呀?”
  
  “去你妈的。”我伸出脚,狠狠地踢了一脚道中间的一块小石头,想把它踢得远远的,却忘记了我的脚趾头是肉长的,根本磕不过那个又臭又硬的绊脚石,结果就是我的脚趾盖儿被踢得直冒血,我一瘸一拐的回了家,一头扎在炕上,饭也懒得吃了。我又想起老樊叔慌慌张张地跑进地里时候的样子,脑门灰涂涂的,脸上的皱纹就像淌水的地垄沟,进了地脚跟都没来得及站稳,就上气不接下气地跟我说:“文子,你快在你老叔那帮我说说情吧,你老叔这回是真急眼了,我去给他赔理,他直接把我轰了出来,这事是我不对,没看住我儿子,可是我真没有那么多钱给他呀。”
  
  我翻身起来点了根烟,当然,起诉书是不能写的。明天看看老樊叔能借到多少钱吧,唉,媳妇这回真翻脸了,不然倒是可以商量她先给老樊叔救个急。我也没想到媳妇这回能发这么大脾气,本来还指望她帮忙呢,前两回得罪了老叔,都是她从中间给我说好话老叔才原谅我的,这回只剩下我一个人孤军作战了。
  
  第一回得罪老叔是去年,我刚当上村长的时候,村里评低保,我把名额给了老樊叔。不知道是哪个爱挑事的在老叔跟前嚼舌头,说这名额我本来应该给老叔,一个是他们家地也不多,再就是别的村里“皇亲国戚”都被评上了低保,享受特殊待遇,我在这村里唯一的亲属就是老叔,结果别说肥肉,老叔连油汤也没捞着一勺,说明我这个侄女女婿根本就没拿他们老两口当盘菜,就没摆他们,纯粹的白眼狼。
  
  老叔是个直心眼的人,沾火就着,听了这话,他觉得自己特别没面子,就来找我闹脾气,还是我媳妇哄好的。第二回就是老樊叔家的儿子惹的祸,他硬是把老叔家的山羊给一斧子劈了。没办法,两家东西院,那羊又淘气,顺后园子进了老樊家院,脸伸到台阶上往屋里望,结果就把自己的命给望没了。老叔想让老樊叔赔,结果是我媳妇左哄右哄,然后我们大家热热闹闹地喝了一顿羊汤了事。
  
  这回没辙了,这回我得使出吃奶力气哄他们爷俩了。
  
  我正在炕上翻来覆去的盘算呢,听见外面大门咣当响了一声,然后就是老叔的动静:“回家给我好好的,不许再瞎胡闹了,为这么点事就要离婚,你缺心眼呀?”
  
  我赶紧一骨碌爬起来开灯。只见老叔站在门口,瞪了一眼:“还不赶紧让你媳妇进去,你这个混帐小子,天天就知道吃里爬外,要不是看在你对我侄女还挺好的份上,我早就把侄女领回去了。行了,都别闹了,这事就到此为止吧,我吃亏就吃点亏吧,谁让我侄女嫁了个白眼狼。”
  
  “快进屋吧,老叔。”我招呼道。老叔白了我一眼,转身走了。
  
  媳妇进了屋,抱了一下肩膀,打了个冷颤。我才想起来我晚上没点火。我急急忙忙去拿柴火往灶炕里填。
  
  “你晚上没吃饭?”媳妇瞄了我一眼。
  
  “嗯,没吃。”我急忙点头。
  
  “笨蛋。”她白了我一眼,开始麻利地点火,打鸡蛋,一会儿工夫,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就摆上了桌子。
  
  “你怎么这么笨,我要是不在家,你能不能饿死?”她嗔道。
  
  “怕我饿死你还要跟我离婚。”我委屈道。
  
  “你还有理了?我帮你摆平了老叔,你怎么不谢谢我?”
  
  “摆平了,这事就算完了?”我惊讶地问道。
  
  “当然。”她得意道:“我给了老叔三千块钱,说是你从老樊家要的,我说你太笨,就要出来这么点,所以我不跟你过了,打算离婚。老叔老婶一听我这么说,也就算了,这事不再追究了。反正我本来也打算给老叔一千块钱让老婶镶牙,还担心他们不收这钱呢,这回倒是省得费口舌了,你明天告诉老樊叔,还给咱家两千块钱得了,出了这么大的事,让他赔两千不多吧?况且还是让他啥时候宽裕了啥时候再还给咱们。”
  
  “媳妇,你真好。”这句话,我是打心眼里说的实话。
  
  “没办法,谁让我当初就看中你心眼实诚了呢,我不帮你谁帮你。”
  
  本以为这事就算完了,可是没过几天,这两个老爷子居然一起找上门来,老叔翘着胡子嚷嚷:“傻小子,老樊头明明给了两千块钱,你为啥说是三千?”
  
  老樊头也瞪着眼睛问我:“文子,你明明跟我说是两千,你咋掏出去了三千?”
  
  “你们两个怎么一起来了?”我奇怪地问道。他们两个一听我问,又抢着回答。我都叫他们两个的大嗓门轰的头晕目眩,半天才弄明白,原来老叔开四轮车从地里回来的时候,车没油了,老樊叔遇见了,把自己车里的油放出来帮老叔加上了,两个老头在地头唠着唠着,我的事情就被他们唠露馅了。
  
  “那一千块钱,我请你们喝酒。”我笑道。


  第二天早上,我的台阶上用石子压了一千块钱,两个老头,都不承认是自己放的。




评分

7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5-23 08:31 | 显示全部楼层

用村长这一特定角度,切入村子里的一场纠纷,人情与同情之间村长夫妇费尽了心思,用自己的各种付出终于换来了和谐。正能量!

用笔节省,描摹生动,结尾亮了。加分!
发表于 2020-5-23 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荠荠菜原来是个多面手,这个整得不赖,整出了和谐。
大舅二舅都是他舅,三叔四叔皆是我叔。
发表于 2020-5-23 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按下葫芦浮起瓢,两个叔也真不好摆平,但都好在是实诚人,所以事情绕来绕去,看似不和谐反倒映衬着和谐。很温暖的作品。问候老师。
发表于 2020-5-23 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好,其乐融融的和谐。看完了就想起一句话来,乡里乡亲的。老师很厉害,这样有温度的文章上纸媒也是没问题的!
发表于 2020-5-23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待读。。。。。。。。。。
发表于 2020-5-23 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烧砖。。。。。。。。。。

点评

我也写了一个,等你给我也烧个砖  发表于 2020-5-23 17:32
发表于 2020-5-23 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不错,点赞加分。个人觉得反转得有点急,属于强行反转类型。另外,村长私下发牢骚口吐脏话,和剧中人设不符。
 楼主| 发表于 2020-5-23 18:52 | 显示全部楼层
孙姜 发表于 2020-5-23 08:31
用村长这一特定角度,切入村子里的一场纠纷,人情与同情之间村长夫妇费尽了心思,用自己的各种付出终于换 ...

谢谢版主鼓励,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20-5-23 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鴳雀 发表于 2020-5-23 09:13
荠荠菜原来是个多面手,这个整得不赖,整出了和谐。
大舅二舅都是他舅,三叔四叔皆是我叔。

叔叔舅舅都是自家人,和谐相处,哈哈。谢谢鼓励。问好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20-5-23 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莹莹子期 发表于 2020-5-23 09:43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按下葫芦浮起瓢,两个叔也真不好摆平,但都好在是实诚人,所以事情绕来绕去,看似不 ...

清官难断家务事,村子虽小,杂事可一样都不少。谢谢版主鼓励,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20-5-23 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素离歌 发表于 2020-5-23 10:15
写得真好,其乐融融的和谐。看完了就想起一句话来,乡里乡亲的。老师很厉害,这样有温度的文章上纸媒也是 ...

乡里乡亲的,这句话每听一次,心里都暖融融的。谢谢鼓励,问好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20-5-23 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潭边老桑 发表于 2020-5-23 15:57
待读。。。。。。。。。。

给版主沏茶。问好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20-5-23 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遗忘之城 发表于 2020-5-23 17:07
烧砖。。。。。。。。。。

给老师沏茶,问好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20-5-23 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遗忘之城 发表于 2020-5-23 17:39
小说不错,点赞加分。个人觉得反转得有点急,属于强行反转类型。另外,村长私下发牢骚口吐脏话,和剧中人设 ...

谢谢老师悉心评读,村长私下发牢骚口吐脏话不稀奇的,他是心里堵的慌,趁着没人偷着发泄一下问好老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20-6-7 11:38 , Processed in 0.032041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