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655|回复: 3

[原创] 自由和爱的“吹哨人”——金鸳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19 23: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芦汀宿雁 于 2020-6-20 05:59 编辑
                                                     鸳鸯2.jpg

    古诗有云“鸳鸯本是,本是飞禽性”。传统文学中,鸳鸯是一种勇往无前的水鸟,象征美好的爱和姻缘。

  红楼中,被曹公赐名的“鸳鸯”,一个自呈个性的忠仆和以身殉洁的烈女,担了自由和爱的“吹哨人”。


  一、忠主,贾母的金拐杖


  宁荣府的丫鬟主要有两个来源,一是外头买来的,比如袭人,一是家生的,比如小红、鸳鸯。


  哥哥任买办,嫂子管浆洗,双亲在南京看房子,一家人都在贾府为奴。


  鸳鸯侍奉贾母,月例与平儿、袭人一样,一两银子。


  鸳鸯之眼明心灵,鸳鸯之行事磊落,是数以百计的贾府仆众中的翘楚。


  老太太屋里,没有鸳鸯怎么使得,从太太起,哪一个敢驳老太太的回,现在他敢驳回,偏老太太只听她一个人的话,老太太那些穿的戴的,要不是她经管着,不知叫人诓骗了多少去呢。(第三十九回)


  偌大贾府,一个敢驳回、会经管老太太体己、忠心不二的首席丫鬟,借明达且公正的大奶奶李纨之口道出,殊为可信。


  老太太离了鸳鸯,连饭都吃不下的。


  凤姐的话有夸饰成分,但也确证,贾母之倚重鸳鸯到了须臾不可离的程度。


  我这屋里有的没的,剩了他一个,年纪也大些,我凡百的脾气性格儿他还知道些。(第四十七回)


  鸳鸯想主子之所想、急主子之所急,心细入微,明察“老小孩”心意,阖府上下,谁人不知?也难怪贾母逢人必夸。


  有鸳鸯,那孩子还心细些,我的事情他还想着一点子,该要去的,他就要来了,该添什么,他就度空儿告诉他们添了。


  小到伺候梳洗,大到私产账目,凡经鸳鸯之手,事无巨细,无不妥妥帖帖。


  打纸牌,递点子;过生日,凑份子;行酒令,提词相助;打圆场,化解纷争;携刘姥姥逛大观园,玩乐逗趣……


  午饭时,贾母倡议行酒令。凤姐儿拉了鸳鸯过来。王夫人笑命端一张椅子。鸳鸯也半推半就坐下,也吃了一钟酒,笑道:酒令大如军令……


  并坐,共饮,当令官,三宣牙牌令,鸳鸯以才华赢得“平等”的殊荣。


  谦和待下,常替人说好话。就是打秋风的刘姥姥,她也一视同仁。


  刘姥姥初见贾母,相谈甚欢。


  鸳鸯忙令婆子带了刘姥姥去洗澡,自己挑了两件随常的衣服令给刘姥姥换上。


  又是洗澡,又是换衣服,鸳鸯有眼色,周全大度。


  是把刘姥姥先叫出来,先跟她说好了。


  饭前念一段话,用四楞象牙镶金的筷子夹鹌鹑蛋,鲜花插满头……


  尊重人格。先挑明,再捣鬼,鸳鸯联手凤姐、刘姥姥合演几出喜剧。


  撤席休息,凤姐、李纨对坐吃饭,刘姥姥也在。


  刘姥姥叹道:别的罢了,我只爱你家这行事。怪道说礼出大家。


  刘姥姥伤怀一叹,鸳鸯忙进来主动致歉:“姥姥别恼,我给你老人家赔个不是。”还借机骂丫头:为什么不倒茶来给姥姥吃。


  笑赔不是,喝令倒茶,不摆架子的致歉,走了心,瞬间化解了刘姥姥那一丢丢气恼。


  饭局刚撤,鸳鸯就发令,派送小菜,平儿、素云、袭人一个也不落下。


  他不吃了,喂你们的猫。


  面子里子兼顾,顺水人情,一网打尽。


  鸳鸯又催装吃酒的攒盒,爽言爽行,展开后续工作。


  善待客人,恩赏闺蜜,送主子人情……两宴大观园,鸳鸯统筹全局,滴水不漏,贾母畅快,一众太太小姐也开心。


  和平儿一起打点赠物时,鸳鸯索性把自己不常穿的衣物也打包了。


  果子、药、荷包、裸子……荷包拿去,这个留下给我吧。


  (鸳鸯)打开荷包拿出锞子,开了玩笑,稀释了离别情绪,也拉近了关系。


  刘姥姥去大观园辞行,鸳鸯出面“拦截”。


  以主子的喜好为方向标,性高清,志行洁,控局高手,不越礼,不膨胀,会顺水人情,她是撑起家和万事兴的满堂欢、带动气场的总“导演”。


  贾母责备宝钗素净,说要送几样摆件。鸳鸯答应着,笑道:“这些东西都搁在东楼上不知那个箱子里,还得慢慢找去,明儿再拿去也罢了。”(第二十四回)


  她是心眼活、善周旋、与人为善、历圆滑而留真心的“甜点”。


  资产管理,总账和细目清晰,打理贾母体己,她是一位精明的财务管家。


  贾府亏空,贾琏盯上了老太太的金银器典。又是沏好茶,又是夸鸳鸯明白有胆量……面对管家丫头,贾琏奉承恳求。


  你倒会变法,亏你怎么想来。(第四十六回)


  一句转语,谨慎中有变通,全了面子又不留把柄。一场偷拿贾母东西贴补贾琏夫妇的公案,彰显的是鸳鸯讲忠心又顾大局的行事风格。


  守之有度,用之有节,不诓骗、不徇私、不私占肥己、不损害主子利益,她是一个不慕荣利、忠心护主的清正之仆。


  代主行令,一言九鼎,秉公处事,她是胆大心实的传令官。


  见到鸳鸯,主子琏二爷、凤姐会立马站起,问候,让座,礼遇有加。


  做事灵活机变,为人知情识趣,她是协调贾府各色人等关系的亲善天使。


  是鸳鸯,用欢笑陪伴贾母的寂寞;是鸳鸯,用青春染彩了贾母的风烛残年。


  贾母的金拐杖,鸳鸯是也。


  二、抗婚,自由与爱的“吹哨人”


  侯门公府里,长了脸的丫头,不是被擢升为理家管事,就是给老爷主子们做小的,抑或是跟随小姐做陪嫁、陪房。虽免了发出去配小子的“贱”运,但却始终蹦不出奴才的结界。


  《唐律疏议》有云:妾通买卖,妾乃贱流。


  封建社会,妾,形同商品,可以自由买卖,地位极其低下。


  我(鸳鸯)若得脸呢,你们外头横行霸道,自己就封了自己是舅爷;我要不得脸,败了时,你们把王八脖子一缩,生死由我去!(第四十六回)


  一通“小妾论”,痛诉亲人的俗气与势利,鸳鸯的认知与阅历,比之那些有头脸的正室、姨娘、大丫鬟、秋桐、袭人、晴雯、彩云等俗辈,胜出一筹。


  宁国府,继室邢夫人以贾赦马首是瞻。无子无女的她,任由丈夫左一个右一个的小老婆收在屋里,曲意奉承,活成一个唯唯诺诺的“尴尬人”。


  荣国府,赵姨娘有儿有女,小眼薄皮地争地位,捉襟见肘地过日子,活成人见人嫌的“瘟神”。


  不愿赎出,使暗招,打小报告,诱试云雨情……腹黑的袭人,博得王夫人信任而提前上位。同一屋檐下,忠心惑主的花袭人是“狐媚子”,是“西洋花点子哈巴儿”……怡红院里,为了做上半个主子,几个大丫鬟争风吃醋,明争暗斗。


  鸳鸯说:“家生女儿怎么样?牛不吃水强按头?我不愿意,难道还杀我的老子娘不成?”(第七十一回)


  一枚不攀附、不屈就、不为威逼所动、誓不做妾的家生女儿。


  放着主子奶奶不做,做丫头,可真是傻到了家。邢夫人说得天花乱坠,鸳鸯只是红了脸,夺开手,就是不回话。


  为丈夫的淫欲奔走,找凤姐,找金嫂子,劝鸳鸯,邢夫人亲自出马,沾沾自喜地把“喜事”,预报了出去。不以为是误人,却认为是一种赐福,这是邢夫人的愚犟之见。


  邢夫人主动撮合,鸳鸯沉默以对;兄嫂软磨硬泡,鸳鸯严词相拒——


  你快夹着嘴离了这里,好多着呢!什么“好话”!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是好画儿!什么“喜事”!状元痘儿灌的浆儿又满是喜事。


  以宋徽宗会画鹰、赵孟頫善画马的典故,戏拟金嫂子的“报喜”和状元痘的“双喜”,谐音和歇后语混搭的文艺腔,满满的都是一嘴辣味。


  立身,啐人,怼骂,鸳鸯且戏且怒的神招,一个毫不留情的愤青范儿。


  为几把扇子逼死石呆子、连亲生女儿都会卖的官场败类,强娶的贾赦呢?


  先指派邢夫人说合,再指使鸳鸯的兄嫂去逼,煞费苦心,甚至狂言“也难逃出我的手心”。这是贾赦的淫而败德。


  与其说,他垂诞的是鸳鸯其人,不如说他觊觎的是鸳鸯总管的身份与财权。这是贾赦的利欲熏心。


  如此人品,如此难局,情非得已的鸳鸯,又该如何机变行事?


  我便愿意去,也须得你们带了我回声老太太去。他(鸳鸯)哥嫂喜之不尽,嫂子即刻带了他上来见贾母。


  当看见“王夫人、薛姨妈、李纨、凤姐儿、宝钗等姊妹并外头的几个执事有头脸的媳妇”都在场时,她(鸳鸯)竟“喜之不尽”,和盘托出。


  鸳鸯说着,用左手打开头发,右手拿出剪子就铰。


  大庭广众之下,铰发誓心,决绝拒婚,披揭贾赦等假卫道之流的情淫丑态,历历如绘。


  仆忠,主也有情。鸳鸯的悲苦与未来,虽不在探春的视线内,不在邢夫人的理解中,却在贾母有意无意的筹谋中。


  贾母见无人,方说道:"我听见你替你老爷说媒来了。只是这贤惠也太过了!……你还怕他,劝两句都使不得,还由着他胡闹?"


  责备长媳,虽在理,却不关情。邢夫人只得干忍着。她是续弦,且无所出。为丈夫纳妾的“贤惠”,自保的内瓤里汪着一海苦水。
  “你们原来都是哄我的……”怪责二媳,夹枪带棒。王夫人有福,有探春解围。


  “他要什么人,我这里有钱,叫他只管一万八千的买,就只这个丫头不能。”


  贾母宁可破财,也力保鸳鸯,痛斥淫乱的不孝子。


  弄开了她,好摆弄我!


  算计,盘算,摆弄,上纲上线……在强娶鸳鸯一事上,贾母眼明心亮,直击要害,数落媳妇,连带孙子、孙媳妇,一群替罪羊,一个也不饶过。


  你带了去,给琏儿放屋里,看你那个没脸的公公还要不要?


  把鸳鸯给风流成性的贾琏,是通达的贾母体恤鸳鸯的许诺,或是信口一说?


  贾母雷霆万钧的反应越是激烈,恼羞成怒的贾赦强娶鸳鸯的居心就越是叵测。鸳鸯的地位越是不可替代,而终局就越是悲催。
  “就是老太太逼著我,一刀子抹死了,也不能从命!”


  就是死也要力拼,宁做独挡一面的自由之仆,也不愿上位半奴半主的姨娘。


  贞刚的宣言,以破釜沉舟之力,吹响了追求自由与爱的哨音,穿心透肺。


  三、以死保洁,青春的宿命


  侯门深似海,有几个忠主的丫头有善终?


  碎了杯子,茜雪被撵出了府;顺了虾须镯,坠儿丢了工作。厨役“柳家的”女儿五儿,才貌双全,未进怡红院,就因屈冤成贼、关押受辱,郁郁而死。


  小丫头的日常,已是步步惊心,遑论大丫头。金釧跳井,晴雯被逐,彩霞迫嫁旺儿小子……


  青春女儿各谋其求,不较高低。袭人、紫鹃、司棋,都是鸳鸯的好姐妹。


  袭人与宝玉有了肌肤之亲,还攀附上王夫人,享用二两月钱的准姨娘份例。鸳鸯不嫉羡,也不鄙薄。


  司棋追求自由恋爱,与表弟潘又安心契情合,鸳鸯是理解的;


  先是碰见幽会,听说无故跑掉了一个小厮,又传来说司棋病重,要她搬出去……(第四十回)


  鸳鸯守口如瓶,还探病安抚,肝胆相照,共担一份风险,鸳鸯是信诺的。


  东窗事发,箱子里抄检出一个同心如意、男子锦带袜等物,被撵出府,情郎跑路,司棋撞壁而亡的惨剧,鸳鸯是悲悯的,人性之美。


  红楼女儿,各有各的青春姿态,不怀春者几何?


  高鼻子,鸭蛋脸,几点雀斑,蜂腰削背……借邢夫人之眼,昳丽可人的鸳鸯,正是窈窕之时。


  凤姐儿笑道:你和我少作怪。你知道你琏二爷爱上了你,要和老太太讨了你作小老婆呢。


  啐,这也是作奶奶说出来的话!我不拿腥手抹你一脸算不得。鸳鸯(红了脸,咂着嘴,点着头)回应。


  螃蟹宴上,凤姐戏提贾琏,鸳鸯一串佯怒而动粗的微表情,倒出了闺中女儿的小心思?鸳鸯暗恋贾琏,似乎凿凿有据,然,确非曹公本意。


  别说大老爷要我做小老婆,就是太太这会子死了,他三媒六聘的娶我去做大老婆,我也不能去。


  在闺蜜面前,鸳鸯口吐心声——连正室都不屑,遑论做妾!


  鸳鸯心有素志,只是常年守着老太太,一腔青春之血,无以托寄。


  鸳鸯穿着水红绫子袄儿,青缎子背心,束着白绉绸汗巾儿,脸向那边低着头看针线,脖子上戴着花领子。(第二十四回)


  宝玉眼中,鸳鸯是一个花领丽人。他且嗅且摩挲,一面猴上身去涎皮笑着要吃胭脂,一面扭股糖似的粘在身上……鸳鸯正气盈身,不为所动。


  见周边没人,平儿就打趣说:新娘子来了!


  鸳鸯珍情重谊。当众被闺蜜笑话时,她也会气急而嚷:


  “你们自以为都有了结果了,将来都是做姨娘的。据我看,天下的事未必都遂心如意。你们且收着些儿,别忒乐过了头”。


  做姨娘的算盘,打得再精,也未必都能遂心如意。一声吼,字字千钧,可能叫醒梦中之人?


  鸳鸯情窦未开,不妄论他人是非,却也有自己的真性与天良。


  鸳鸯总不和宝玉说话,即使宝玉搭讪,她也只将手一摔,便进贾母房中去了。(第五十二回)


  鸳鸯言出必行,回避宝玉,自清其清。


  她出角门去了,脸上犹红,心内突突的乱跳。(第七十二回)


  撞破野鸳鸯幽会,青春的纯净中,几分尴尬,几分羞怯。


  从此凡晚间便不大往园中来。因思园中尚有这样奇事,何况别处,因此连别处也不大轻走动了。


  谨慎,自重,晓事,这是鸳鸯别于司棋的颖慧之处,神似黛玉初入贾府——时时注意,处处小心,话不敢多说一句,路不敢多走一步。


  长年陪侍贾母左右,鸳鸯看惯了封建家族的明争暗斗和女眷的悲苦生活……然,居高位的她,任我行地活在一种虚荣的光环中,却少了一份人生的未雨绸缪。


  殊不知,只有一对石狮子是干净的宁府,有一双饿狼一样的淫眼时时冷瞅着……


  司棋触壁而亡,自由与爱幻灭了。宣之于众的抗婚,贾母的离世,让青春的鸳鸯,猝不及防地陷入了死局——要么一辈子不嫁人,要么出家,或者一死。


  等我死了,任由你们闹去。


  一言成谶。贾母死了,傍身之主不在,鸳鸯再无自救之路。


  自己跟着老太太一辈子,身子也没有着落……作人小妾,配小子的生活,倔强自爱的鸳鸯哪能忍受?把那年绞的一缕发揣在怀里,悬梁自决。她以清白之身,随贾母荣归贾氏之祠。


  不枉老太太疼她一场!邢夫人的惑,贾政的叹,家仆们的哀,红迷读者的痛,谁又真正领悟了鸳鸯自寻短见所伏隐的生活真意?


  质本洁来还洁去。一个为自由之“爱”的自祭,劈不开封建婚姻的“枷锁”。一个血染的“义”,在孝幔上绽出了一朵道德之花,清净莲华。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6-20 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质本洁来还洁去,鸳鸯眼明心灵,能得到老太太的赏识,自然人人喜欢了。

拜读学习雏燕佳作,问候!
发表于 2020-6-22 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质本洁来还洁去,好一个鸳鸯,只可惜生错了时代,生错了家庭。身上这么多可贵的品质,未必现在的女孩子能拥有和坚守。
发表于 2020-6-23 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活生生的鸳鸯,再争强抗命,也抗不过封建社会的绞索,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20-7-6 14:20 , Processed in 0.030851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