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657|回复: 2

[原创] 农民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21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夕阳1 于 2020-6-21 11:19 编辑

   在山东省邹平市城西的西关村入口,有一座二层小楼,白色的瓷砖装饰的墙皮早已发黑发黄,楼顶的宣传牌早已褪色,显得极为沧桑与落寞。可是这里却每天聚集着最勤劳的人们。在这个群体中大多是五六十岁左右的人,他们为了生活,来到这里。看看他们的脸,是一张张黝黑、苍老的脸;再看看他们的双手,是一双双布满老茧、伤痕的手。他们大都穿着破旧的衣服,偶尔有县城早起晨练的“白领”从他们身旁经过,眼神里充满藐视,而且绕着他们走,好像他们是过街老鼠一般。奥!对了,忘了交代,这个地方称为“西关劳务市场”。
  我是农民的女儿,深知农民工是怎样用粗糙的大手,来构筑一年的丰衣足食,理解他们是怎样用血泪来迎接一生的朝气幕落。每当我看到像父辈一样的农民们时,总会在心底里下意识的定义着他们的辛酸与沉重,和煦暖春、炙热夏日、丰硕金秋、肃杀冬寒的那份残阳,都是最原始的注脚。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邹平市内一座座高楼平地崛起,处处绿树红花,环境优美。可是,我们是否想到过,是谁用那长满老茧的双手构建起一座又一座高楼,又是谁让昔日脏乱的市容变得如此整洁怡人,是谁为县城疏通好每一节下水道,是谁让臭气熏天的生活垃圾及时运走,又是谁,一个电话,就能快速的把我们购置的新家具扛到家。对啊,是这样的农民工啊!他们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工资低、待遇低。没有养老保险,没有医疗保险,没有工伤保险。他们没有华丽的衣服,只有破旧的能遮蔽躯体的旧衣;他们吃的不是山珍海味、美味佳肴,只有冷馒头、咸菜;他们建造大厦,但住的却是冬冷夏热,仅能容身的工棚房;他们铺盖的不是柔软的棉丝被,而是散发着汗臭味的破被褥。然而他们却是笑着从容的面对生活,靠着自己勤劳的双手去创造财富。他们卑微吗?他们渺小吗?他们值得我们取笑吗?
  农民工通常被定义为:穷、低俗、愚昧、无知,是社会最底层的劳动者。在喧嚣、繁华的城市里时常遭到歧视、冷漠或是排斥。农村土地流转,大规模的工业开发占据了他们的家园,他们选择了为工业发展和城市发展做贡献,是他们新的谋生的选择,他们有什么错呢?
  每每看到这样的农民工师傅,我就会情不自禁的想到我的父亲。在那个家境几度窘困的年代,为了这个家,为了我们兄妹三个能有书读。父亲在那火云如烧,暑气熏蒸的盛夏,奔波于大小工地间,头顶烈日挥汗如雨,血与泥搅拌,汉与泪交加。而在那肃杀的寒冬,父亲则又脚踏皑皑白雪,穿梭于冰冷的工地间,雪与汗相融,手冻脚裂的那份痛苦,又有谁能知道其中的酸楚啊!但我们却丝毫没有听到父亲对生活、对命运抱怨过一次。
  老人离开我们已经十五年了。今天是父亲节,当看到这些衣衫破旧,满脸沧桑,一身灰尘的农民工时,内心不觉升腾起一种异样的酸楚。十五年来,我不敢掰开尘封了的对老人的刻骨的想念,但今天不已......
爹,尽管今日不能到您坟前一祭,但愿您在天有知,感受到我们对您的思念。
  愿天下所有的儿女都能在父母的有生之年给与他们更多的爱。尤其是这些吃苦受累一辈子的农民工父母,他们为子女奉献青春直至老去。
  此刻,我惟愿,他们劳作一天回到家,能有人分享他们的欢喜与惆怅,能有人懂得他们的甜蜜与忧伤......家,能成为他们幸福的出发和归宿的支点。

发表于 2020-6-21 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愿天下所有的儿女都能在父母的有生之年给与他们更多的爱。尤其是这些吃苦受累一辈子的农民工父母,他们为子女奉献青春直至老去。
发表于 2020-6-22 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个县城,都有劳务市场,这些人都是打短工或临时工的。有时候风吹日晒等一天,也不见得有人顾他们,但太阳出来,他们还要在此等待。这一篇描述生活在最底层的农民工,由此想到故去15年的父亲,生前也是这般不顾身体劳累着,打拼着,用坚硬的脊梁,艰难地撑起一个家。当有一个父亲节来临的时候,祝福各位父亲生活越来越好,平安健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20-7-9 08:45 , Processed in 0.021932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