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337|回复: 17

[原创] 你像一只蜜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2 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幅初秋图景,带着初凉的秋风,从你的脑海里逡巡一遭。你感到你被那一缕秋光融化了,就像传说中的灵魂,你自己从此无影无踪;世界变成无阻无拦的,你同秋风一起,畅行在那个流光溢彩的秋天。
  
  好像繁疴尽去,你在秋天里朝气蓬勃,像一只真实而强健的蜜蜂。你就假定,你保留了蜜蜂的身份,你终于挣脱原来的一切桎梏,比如房子,道路,车辆,船,桥,疾病,药物,广场舞,以及无处不有的抖音小视频——太吵了,你只想找一个很安静的地方,怀念你的初恋,也空想你新近暗恋上的人——而现在,你感觉自己太像一只精致俊俏的蜜蜂。
  
  你超脱了,你很惊讶!原来,生命竟然有如此神奇的可能!
  
  到达那个秋天的时候你很年轻。一个被阳光照得透亮的黄昏,你送走了第一个恋人。那时候你就发现,爱,就是用来折磨人的,整个过程就像为了清火解毒而吃苦瓜,就像为了驱寒除湿而吃辣椒。你无法用语言文字给自己的恋爱定一个基调,你总觉得那东西给人带来的快乐不是很多,而带给人的悲伤又不是很少。那是真的,你真的说不清,热恋的人,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你也有爱到痴狂的时候,那时候你总想哭。送走你的第一个恋人之后,那个秋天很快就苍老了。你更想哭。但你找不到痛哭一场的更清晰的理由。
  
  那个秋日的黄昏很明亮,而太阳落山的行脚,好像也在那时候停住了。你所有的轻松和快乐都源于你凭自己的想象获得了自由,从前让你寸步难行的无数阻障,也在你的狂想之中,像河边的沙雕一样,被阳光长时间炙烤,严重脱水,终于被风吹散了。
  
  你很乐意你终于变成一只曾经逡巡过你大脑的神异的蜜蜂。你就像一个艰难的生命终于得到了神灵的眷顾。阳光透射你俊俏的翅膀,你就像穿上了一身美丽的衣裳。原来,你跟着你的访问者远走高飞了,这让你自己都觉得太难解释。快乐的你,越来越弄不明白,你那么容易就把那个一直闷闷不乐的自己给弄丢了。丢到了哪里,你真的想不起来。那时候你方年少,但你已经懂得,人的生死其实不过如此,不过是从一个地方到达另一个地方,从一种样子变成另一种样子。你想通了,在你羸弱的肉体生命与你执着的生命执念之间,总有一种东西要留在着沉重的世间,而另一样,一定会飞向远方。
  
  你在飞翔。
  
  你看到的,不再是霉腐气很重,并且常年散发着牲畜粪便臭气的村庄,也不再是衣衫鄙陋神情僵硬的人。你看到了高耸的飞檐翘角,看到了梦见过许多回的商铺与厅堂,看到了凝重安详但不失端庄的老字号。当然,你也看到了最想看到的,那是一些如葱的玉手和如云的乌发。你觉得你又跟昔日的恋人重归于好了,原来她是大家闺秀,以前与你在一起的日子,她从未表现出来的,都是大家闺秀们才有的。她们像水仙花一样纯净,像牡丹一样尊贵,像竹子一样高不可及,像云朵一样高邈而安详。
  
  现在轮到你羞愧了。你想起了以前你表现出来的种种粗俗。你终于明白了当初你们为什么必须分开,而你现在又认为,你和她分开才是对的。诗书传家,大家闺秀,是你这个粗鄙的乡下穷小子无法般配的,而你以前嫉恨有钱人,实在太粗野了。是贫穷让你失去了许多也错过了许多,你最大的损失,是那个很有教养的女孩子。
  
  分开多年,并且是不欢而散,重逢就是一件很伤心的事。你既无法面对那个原来相当高贵的恋人,也无法面对你曾经的粗俗。你就从那个漂亮的小镇离开,让所有高贵且美好的,全都留在小镇。你想,要想改变自己,你还要走更远的路,你更要弄清楚,爱一个人,到底爱她的什么。
  
  你没有忘记自己是一只虚拟的蜜蜂,但你同样你无法抗拒微弱的晚风,因为晚风中流散着花的香味,你的使命就是朝着花香飞翔,为了最甜蜜的事情,让自己的生命不断转场——你有去处,总会有的。年少的你,一直相信这些。
  
  晚风把你从一个地方吹向另一个地方,而你最想忘记的,是你的初恋情人重现的小镇。一路辗转回还,你需要遇上更多的陌生,以便让那些陌生,把你的粗鄙从你的记忆或灵魂里挤出去。
  
  秋天的那个黄昏,太阳也像你一样不想很快回家。太阳照亮了漫长的路,也照亮你沿途遇到的许多陌生。离开小镇以后,有些日子了,但没有天黑,阳光一直照亮你的行足。或许是你想起来的,或许是你又遇上了,你的眼前出现了一大片杨树林。林间的小路,连接着一座小石桥,石桥的尽头,有一个罩在灿黄树叶之中的村庄。你和同路而行的那个陌生女孩,离得远远的,在杨树林里坐下。从河面吹来的风吹拂着女孩子的头发,也吹拂着你的窘迫。女孩子在看风景。你,太想跟女孩子说话。
  
  那才是你遇上的最艰难的时刻,你心里充满焦灼与重压,就像赤身裸体暴晒于滚烫的阳光之下。你觉得那个女孩子太适合你了,她的身上,好像散发着与你完全相同的气息。但你终于没有找到一个最恰当的话题。女孩子起身了,走向小路深处,走过小石桥,最后消失在灿黄如金的树叶里。女孩子消失的地方,后来,有一只小狗在那里来回踱步。
  
  留给你的,是蝉声,风声,水声,还有你单调的脚步声。你的耳朵里,眼里,流淌着可爱的陌生,脑子里流淌着无尽的疑问。
  
  对,你又上路了。
  
  你的心里真有许多疑问。但所有的疑问都没有解答的可能。失落与孤独,让你觉得世界上只剩下一你个人,而其他所有的人,都到快乐的地方去相聚了。你觉得你的前行再无意义,虽然你依然感到有一种使命催促着你继续前行,但那种使命没有体温,也没有表情。你再次感到,你又被命运逼迫去做某种你并不喜欢的事情,而活着,真的是一个身不由己的过程。最想做的,必须最先放弃,最喜爱的,都必须让位于冰冷且坚硬的东西,你就不能不变着法儿,把自己装扮成更加不合群的样子。唯在闲暇时候,身无所挂,心无所虑,你才是一个自由得赤条条的人。
  
  其实,人世间并没有什么过错,不过是一个人的作为,让另一些人受到了抗拒或嘲弄,过错就被他们定义了。一只蜜蜂,它采花所用的时间,远远少于它在陆上飞行的时间,但它的飞行却不多余,亦不徒劳;新的愉悦,总会在下一段路途上,像春草取悦大地一样萌发于心。
  
  醒过神来。女孩子已经无影无踪。
  
  再醒过神来,你的青春已经无影无踪。
  
  乡村愈加衰老,而城市,愈加年轻。
  
  啤酒广场,跳舞广场,永远围聚着不但毫无长进,还在掉入无底深渊的人们。都不是你可心的去处,你宁可顺着那条和你一样落寞的大街行走,从东到西,再从西到东。你也不到喧嚷的滨河路和人山人海的廊桥上去承受种种莫名的重压,忍受丢失自己的痛苦。你在人生山人海中,努力把自己变成绝无仅有的一个人。
  
  你无数次遇上过那个顾盼生姿的女孩子。当你后来发现她是一家时尚甜品店主的时候,你好像头一回来到这个温暖的城市。女孩子的眼神让你改变了主意,你不再想做一只虚拟的蜜蜂,而要做一个真正的男人。但你心里清楚,城市生活的所有形式,都要带着浪漫的成分才行,而这一点又引起你无尽的担忧。
  
  全心欣赏那种眼神对你的每一次顾盼,现在是你日日必做的功课,但要想破解那种眼神,你必须从城市生活里学会某种新的本领。
  
  你发现,年轻时候你努力挣脱的种种桎梏,现在又逐一悄然复加于身,它们分别是怯懦,自卑,顾虑重重。就像你把人生常态假定为一种特殊的阅读,你把生命的豪情再次凝聚了,你把关于人生的阅读,缩减为反复阅读某些震撼心灵的非凡篇章。
  
  对视,点头微笑,你们彼此都欣然接受。你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十九岁,你的身边出现了第一个恋人。你又想起从前犯过的种种错误,虽然你已经感觉到一切都在退行,时间成了让你最感恐惧的东西,但你决意痛改前非,善待走进你生命的每一个女人。你已不是从前那样的一文不名,你有信心继续欣赏这个青果一样的女孩子,欣赏她清泉泛光一样的眼神。
  
  你常去她的甜品店购物,以至于当你进门的时候,她就会说“今天有”或者“今天没有了”!你不喜欢使用微信支付,你觉得那简直就像隔空调情那样无聊。你弄不清他是因为忙碌而误抓了你的手指,还是故意拿样做,从她的指尖,你能感觉得到她内心的微笑,而她的主动告白和热情言笑,只是商业的需要,并没有带着体温。这个差距太大了,简直超过整个城市的体量丰度!
  
  你恍然大悟,微笑和超常亲昵话语,是现代营销理念的重要构成元素!
  
  你还是天天都去光顾那个店铺,女孩子依然甜蜜微笑,殷勤招呼。但你心里清楚,你需要的并不是服务品质和商业信用,女孩子需要的也不是别的什么——
  
  还有别的什么呢?从前,只在情人之间才有的甜蜜微笑和殷勤话语,现在都成了大众自由消费的东西,你千万不要想入非非!
  
  而你喜欢她,却是真的。
  
  你又想把自己设计成一个柏拉图式的恋人,前提是那个女孩子也应该具有柏拉图式的气质。但是,这怎么可能!
  
  你与又一个恋人的告别式,正在进行中。
  
  在别处偶然相遇,女孩子一样的热情满满,你的发现,就这样被证实了。
  
  你依然属于充满各种禁忌的庸常生活,你依然无法完全逃脱那些禁忌把你压迫得喘不过气来的命运。你不得不重新找回你为自己纾困的方式:到空旷的地方去,望望天空,看看天的尽头。你就从那样的天空或天际,翻检出某个秋天或冬天,找回你爱过的人,你还像一只蜜蜂,还把最甜美的东西呈现给她。
  
  应该为生存尽职尽责了,你没忘记很虔敬地正常关闭你心中的那一幅图景。那幅图景是你的良药,也是你的神灵。哪怕世界终不可靠,你还能凭借一颗童真之心生发的幻想,让你无畏,让你安静,让你像一只蜜蜂,为甜蜜的执念去奋争,也为甜蜜的执念去焦虑,一切都已足够。
  
  这一切都是你愿意做的,这会让你成为一个随时可得快乐的人。


       2020-6-30


  


  

发表于 2020-7-2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来首读,待后细品,问好!
发表于 2020-7-2 11:2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发现,年轻时候你努力挣脱的种种桎梏,现在又逐一悄然复加于身,它们分别是怯懦,自卑,顾虑重重。就像你把人生常态假定为一种特殊的阅读,你把生命的豪情再次凝聚了,你把关于人生的阅读,缩减为反复阅读某些震撼心灵的非凡篇章。

平庸的生活杂感如同尘土,一旦用文字拂去,它的纯净和愿望就像金子一样闪光。欣赏学习。
发表于 2020-7-2 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另一种形式体验生命的方式
  你超脱了,你很惊讶!原来,生命竟然有如此神奇的可能!

发表于 2020-7-2 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独特的想像力,深邃的思考,脱俗的愿望,绵远的寓意,在品读之后,更感到思想的力量,底蕴的厚重。欣赏,学习,问好!
发表于 2020-7-2 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现实之外,虚拟一只蜜蜂。在飞行中,与过去的自己相遇。在对甜蜜爱情的回味之中,剥离出生活的真相。
梦幻式的手法,赋予文字以一种奇异的色彩。学习问好,拜读欣赏。
 楼主| 发表于 2020-7-2 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川媚 发表于 2020-7-2 11:20
你发现,年轻时候你努力挣脱的种种桎梏,现在又逐一悄然复加于身,它们分别是怯懦,自卑,顾虑重重。就像你 ...

现实太无趣,所以有必要让其变个样子。这可以通过艺术和宗教。我选择艺术,因为它在我,有很强的可控性和随意性,也就蕴藏着无限的可能性。
谢谢川媚!
 楼主| 发表于 2020-7-2 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xam720 发表于 2020-7-2 16:00
独特的想像力,深邃的思考,脱俗的愿望,绵远的寓意,在品读之后,更感到思想的力量,底蕴的厚重。欣赏,学 ...

我很讨厌平面叙述,但也有人对我的多维视角有异议。散文没有什么想法,我是这样认为的,用自己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心灵经历,是有无限空间的。
谢谢版主留情!
 楼主| 发表于 2020-7-2 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珺 发表于 2020-7-2 18:34
在现实之外,虚拟一只蜜蜂。在飞行中,与过去的自己相遇。在对甜蜜爱情的回味之中,剥离出生活的真相。
梦 ...

人生本应有更多附丽,但庸常的生活遮蔽了它们。写作的任务是淘洗无趣的杂质,发现超脱的美丽!
发表于 2020-7-3 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幅初秋图景,带着初凉的秋风,从你的脑海里逡巡一遭。你感到你被那一缕秋光融化了,就像传说中的灵魂,你自己从此无影无踪;世界变成无阻无拦的,你同秋风一起,畅行在那个流光溢彩的秋。
————————————————————————————
很有意味的语言, 意蕴丰盈,不错
 楼主| 发表于 2020-7-4 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云南张礼 发表于 2020-7-3 08:28
一幅初秋图景,带着初凉的秋风,从你的脑海里逡巡一遭。你感到你被那一缕秋光融化了,就像传说中的灵魂,你 ...

谢谢张礼版主,并祝夏日安康!
发表于 2020-7-4 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兴文兄,我们打算成立一个散文流派,希望得到你的支持,请参考主张并提出建议。
                     春雨流派发起与征集
      为团结散文写作者,扩大交流,倡导一种朴实清新的文风,我们决定成立散文“春雨”流派,发起人六人,核心成员20至30人。发起人:川媚、张礼、文珺、薛雪飞、刘彦林、李兴文六人。核心成员由本人申请或发起人提名,由三名以上发起人附议,即成为“春雨”核心成员,成员进退自由,组合自由,我们以“春夜听雨”为平台,展示你的文学风采展示你的才华,如果你喜欢了,请加入我们。
      春雨流派,文风不拘一格,有悲悯的情怀,有一颗细致质感的心,注重细节描述,用笔简洁,内蕴厚实。
      春雨流派主张语言温软自然最好,妙笔生花,叙述畅达,不拖泥带水。
春雨流派,注重你写得畅快,我读着舒服。提倡文章温婉柔美,叙述舒缓,意象新颖,有激情有思考。

 楼主| 发表于 2020-7-4 23:18 | 显示全部楼层
云南张礼 发表于 2020-7-4 18:46
兴文兄,我们打算成立一个散文流派,希望得到你的支持,请参考主张并提出建议。
              ...

我同意!谢谢张礼版主厚爱!
发表于 2020-7-5 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兴文 发表于 2020-7-4 23:18
我同意!谢谢张礼版主厚爱!

谢谢支持,我们打算流派与征文活动一起来搞。
发表于 2020-7-8 0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读精品文章,精彩继续,早上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20-8-11 17:15 , Processed in 0.027428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