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807|回复: 2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原创] 【新】一语 “呵呵” 贯古今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20-7-16 11:02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然野 于 2020-7-16 11:08 编辑

         
                                         

    公元二零一九年七月三十一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

    有记者就中美经贸磋商最新进展,以及美国总统特朗普声称“如果中方希望等他连任成功之后再来谈,那美方开出的条件将会更为严苛”进行提问。对此,华春莹表示,我只想“呵呵”两声。因为你知道中美经贸磋商一年多来,是谁在出尔反尔、言而无信、反复无常,大家都有目共睹,而中方对经贸磋商的立场是始终如一的。

    央视网消息更是简单的一句话:针对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日在推特上发表言论试图对华极限施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31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我只想‘呵呵’两声。”

    这两声“呵呵”,真是其“呵”无比啊!外交场合大国风范,响彻寰宇字字千钧,这里面含括的意思“海了去了”,令你去发挥想象好了。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成语词汇更是灿若繁星。这“呵呵”之声,不禁让人联想到东坡先生,他在与朋友交往的书信里几十次用到“呵呵”,这也是大文豪在抒发情感时的用语,这其中的蕴含或令人浮想翩翩或让人忍俊不住。

    人们都知道史上的苏门四学士、六君子与先生的关系,(先生的学生)但先生与米芾(字元章)的交往也是青史留名。尤其是在书法方面,米芾的书法成就与先生不分伯仲,这其中离不开先生的点拨指导。说起来先生比米芾大十四岁,先生在当朝声名远播的时候米芾还在默默无闻。

    米芾与先生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元丰五年,(1082)当时先生被贬黄州正是人生走下坡路的时候。此时的米芾前去拜访求教于东坡雪堂,客观上讲,先生从高官被贬为只发生活费的编外人员,众人唯恐躲避不及,可米芾却上赶着看望先生,说明他人品正不势利。正是这次见面,奠定了先生与其交往长达二十年的历史,也正是这次见面先生与其交流了书法方面的技巧心得,对其提出了“始专学晋人,其书大进”的期望。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米芾从此走上了书法大家的专修之路。

    米芾在诗词上也多有求教,先生的《与米元章十九首》信札往来就是例证。其中:“某启。示及數詩,皆超然奇逸,筆跡稱是,置之懷袖,不能釋手。異日為寶,今未爾者,特以公在爾。呵呵。”
    “呵呵”出现了。先生对这位小老弟发出了这样的声音:老弟,你的诗写得好,书法也很不错,虽说现在还没有被人看中,但将来一定是件宝贝。为什么呢,只因为你现在还活着啊,呵呵。这玩笑开的是不是很让米芾觉得自己与先生特亲近呢,这呵呵融入了先生的期望值与亲和性,谁料想史上书法界的映日荷花是从“呵呵”声中从密过甚的呢。

    先生与文同(字与可)是表兄弟,文与可年长先生十九岁,是北宋著名画家诗人。尤其是画竹出神入化颇得世人青睐,为了画好竹他经常淋雨冒暑深入竹林仔细观察竹之动态,“胸有成竹”这个成语就源于他作画前的自白。

    看看先生写给他的一封书信是怎么“腻歪”这位表兄的吧。

    “近屡于相识处见与可近作墨竹,惟劣弟只得一竿,未说《字说》润笔,只到处作记作赞,备员火下,亦合剩得几纸。专令此人去请,幸毋久秘。不尔,不惟到处乱画,题云与可笔,亦当执所惠绝句过状索二百五十疋也。呵呵。”
    表兄啊,最近在几个朋友那里看到了你画的墨竹,而我只拿到了一幅,而且上面只画了一根竹竿。先不说给你写的《字说》这件事吧,我凭着自己的脸面到处给你作记点赞,看在我忙活的份儿上,怎么也得给我留几张你的大作吧。我现在就派人到你家去拿,并且不能等的太久。不然,我就胡写乱画,然后冠上你的大名。拿着这等作品告你作画毁约,索赔二百五十匹绢布。呵呵。

    好家伙,要东西理直气壮蛮不讲理还威胁别人打官司,一句呵呵戛然而止。这样随性调皮的东坡先生,也只有在呵呵声中走出,这样纯情童真的东坡先生也只有在呵呵声中显现,人熟亲情不讲理在呵呵声中表现的淋漓尽致。

    熙宁八年(1075年)先生任密州知州。离开了风景如画的杭州心中着实有些不舍,一方初定后的第二年修建了超然台。先生渐渐融入北国的粗犷,那首著名的《江城子.密州出猎》就作于此时。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 ……”
    鲜于子骏,曾担任京中转运使,与先生胞弟苏辙的关系很铁,苏辙著有《和鲜于子骏益昌官舍八咏》,想来苏辙是其结识先生的近水楼台了。这不,鲜于子骏来信附诗文请先生斧正,还另求先生新作。

    看来先生的心情不错,回复道:“所惠诗文,皆萧然有远古风味。然此风之亡也久矣!欲以求合世俗之耳目,则疏矣。但时独于闲处开看,未尝以示人,盖知爱之者绝少也。”
    你的诗和文章,有远古文人的飘然之韵,可这样的文章渐渐脱离世俗,与现在的作品有距离。我闲静下来独自欣赏未曾示人,这样的文体爱好的人很少了。

    写到此话锋一转:“所索拙诗,岂敢措手!然不可不作,特未暇耳。近却颇作小词,虽无柳七郎风味,亦自是一家。 呵呵。数日前猎于郊外,所荻颇多,作得一阕,令东州壮士抵掌顿足而歌之,吹笛击鼓以为节,颇壮观也。写呈取笑。”
    你要我写的诗,我哪里敢轻易动手呢,但不能不写,只是没得空闲就是了。近来却很喜欢作小词,所作虽然没有柳七郎那种婉约风味,也自是一家风格。呵呵!
    几天以前我在郊外打猎,猎获的东西不少,趁兴作了一首小词,让密州的壮士们击掌顿足随兴而唱,同时吹笛敲鼓应合节拍,场面很有些壮观。现在我把这词写下来送给你看,姑且博得一笑。

    这封信不仅谈了对鲜于子骏所写诗文的看法,还推介了自己近来所作的新词。意思说的很明白,创作诗文不要随波逐流要敢于创新。瞧我,虽无柳七郎风味,亦自是一家。结尾的呵呵,谦逊中略显自得,事实证明先生已经开始探索词开豪放的走向了。

    “一枕无碍睡,辄亦得之耳。公无多奈我何呵呵。”《与陈季常》这是先生写给好友陈季常信中的一句话。意思是两人同睡一张枕头也不妨碍睡眠,在床上只要一翻身就能碰到对方的耳朵。只要晚上睡得好,写词只是小意思。 

    元丰三年(1080)先生被贬黄州。天可怜见,先生巧遇到了最初在陕西凤翔为官时的上司陈希亮之子陈季常。(号龙丘居士)他们同是四川眉山人,可谓“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与先生不同的是,作为官二代的陈季常来黄州是闲居是禅佛修道。他对先生不仅不嫌弃而且十分尊敬,初次见面就邀先生到家中宴酌而且一住好几天。以后双方更是在其家或在先生的东坡之地切磋诗词怡情小酌,按先生自己的话:“凡余在黄四年,三往见季常,而季常七来见余,盖相従百余日也。”《岐亭五首(并叙)》瞧瞧,数次往来百余日相聚,关系该是何等的亲密。

    先生离开黄州时,陈季常亲送先生跨省上任,“送君四十里,只使一帆风。江边千树柳,落我酒杯中。此行非远别,此乐固无穷。但愿长如此,来往一生同。”《陈季常见过三首.之二》七年四月,余量移汝州,自江淮徂洛,送者皆止慈湖,而季常独至九江。”《岐亭五首(并叙)》重复一遍,是跨省相送!其它亲朋已回,而陈季常独至送到九江。请注意“独至”的分量。后来先生再次得志,陈季常到开封与先生叙旧,再后来先生再贬惠州,陈季常表示要千里探望,被先生在信中坚词阻止这是后话。

    人们熟知的“河东狮吼”就是先生与陈季常交往中留下的趣事。

    陈季常家境殷实府邸大宅,他十分好客,喜欢"蓄纳声妓"。在当时,文人士大夫及大户人家养歌姬是身份地位的象征,是很正常的事情,每有客人来了,就以歌舞宴客。不过,他的妻子柳氏十分凶妒,每当陈季常宴客并以歌女陪酒时就醋意大发,但因礼教不便抛头露面就用木棍敲打墙壁,客人尴尬只好知趣散去。柳氏动辄抹脖子上吊相逼,弄得陈季常好生为难。

    陈季常喜欢谈论佛事,先生就借用佛教用语狮子吼比喻其悍妻的怒骂声。为此作了一首题为《寄吴德仁兼简陈季常》的诗,其中“龙丘居士亦可怜,谈空说有夜不眠。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至此‘河东狮吼’就成了悍妇的代名词,以后演变成成语。

    一张床上睡,擦耳相伴眠!一声呵呵,包含几多情感,细品呵呵,可是泪眼蒙蒙。恍如影视剧的“蒙太奇”,渐渐地推出了先生的这个置腹朋友。

    “儿子比抄得《唐书》一部,又借得《前汉》欲抄,若了此二书,便是穷儿暴富也,呵呵。”《与程全父书》黄州之后近二十年,先生被再贬海南,此时他已经六十多岁,以不能继续抄书为憾。人生将尽,先生把抄书的经验传给了儿子,视抄书为“穷儿暴富”之径。这个呵呵,又代表着怎样的意味深长望子成龙,怎样的殷殷期望子承父业呀。

    先生有关“呵呵”的文字很多,有人说先生是现代网络语言“呵呵”的鼻祖,有的人还挖出了唐朝名人带“呵呵”的句子纠偏。其实,这大可不必较真儿,只要细细品味先生带“呵呵”的句子,只要认真揣摩先生带“呵呵”的文章,就会发现,作为宋词的领军人物,作为散文唐宋八大家的核心人物,先生创新的妙语绝句数不胜数,怎一个妙笔生花了得!

    “呵呵”自有它的妙用,自有它的想象空间,自有它文词不足矣达意时的补憾,自有它对应的文字载体,自有它华夏文字的广袤深邃空间。亦如文字开头,“呵呵”之声今又是,中国外交部一姐华春莹女士答记者问时发出地“呵呵”之声……


     



评分

6

查看全部评分

2#
发表于 2020-7-16 15:10 | 只看该作者
“呵呵”,是苏轼的创新。紧扣【新】来行文。
有人考证,据说最早是从苏轼起的,他文中常见。
本文古今贯通,引经据典,言之成理,阅读受益。
3#
发表于 2020-7-16 15:48 | 只看该作者
拜读老师佳作。

文章行如流水,贯古今,一气呵成,赞!
4#
发表于 2020-7-16 15:48 | 只看该作者
拜读老师佳作。

文章行如流水,贯古今,一气呵成,赞!
5#
发表于 2020-7-16 17:22 | 只看该作者
今天论坛又有点反应不过来的样子,我点开了,没有发现原文了。这是和我躲猫猫哦,我等一下再来!
6#
发表于 2020-7-16 17:22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艾桃 于 2020-7-16 17:25 编辑

今天论坛又有点反应不过来的样子,重复发点评帖的情况就出现了!
7#
发表于 2020-7-16 17:31 | 只看该作者
好了,文章已出来了。文中巧用李春华 呵呵 一词答记者,品着呵呵,读着苏轼 ,不由得要赞美呵呵起来了。感谢然野精美文章,了解了呵呵之精妙,苏轼之有趣 ,春华之霸气,以后看来还要常用 呵呵哦。
8#
发表于 2020-7-16 17:32 | 只看该作者
好了,文章已出来了。文中巧用李春华 呵呵 一词答记者,品着呵呵,读着苏轼 ,不由得要赞美呵呵起来了。感谢然野精美文章,了解了呵呵之精妙,苏轼之有趣 ,春华之霸气,以后看来还要常用 呵呵哦。
9#
发表于 2020-7-16 18:24 | 只看该作者
此篇引经据典,如行云流水般顺畅,很有新意,拜读学习了。
10#
发表于 2020-7-16 21:00 | 只看该作者
有新意,有特色,点赞,问好!
11#
发表于 2020-7-16 21:01 | 只看该作者
有新意,有特色,点赞,问好!
12#
 楼主| 发表于 2020-7-16 22:11 | 只看该作者
月牙 发表于 2020-7-16 15:10
“呵呵”,是苏轼的创新。紧扣【新】来行文。
有人考证,据说最早是从苏轼起的,他文中常见。
本文古今贯 ...

     谢谢月牙版主的雅评,问好,致意!
13#
 楼主| 发表于 2020-7-16 22:12 | 只看该作者
千幻烟 发表于 2020-7-16 15:48
拜读老师佳作。

文章行如流水,贯古今,一气呵成,赞!

      誠谢您的阅评,问好,致意!
14#
 楼主| 发表于 2020-7-16 22:16 | 只看该作者
艾桃 发表于 2020-7-16 17:31
好了,文章已出来了。文中巧用李春华 呵呵 一词答记者,品着呵呵,读着苏轼 ,不由得要赞美呵呵起来了。感 ...

     谢谢艾桃版主的阅读,问好,致意!
     
15#
 楼主| 发表于 2020-7-16 22:18 | 只看该作者
云馨 发表于 2020-7-16 18:24
此篇引经据典,如行云流水般顺畅,很有新意,拜读学习了。

      誠谢您的阅评,问好,致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20-8-10 00:29 , Processed in 0.045186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