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63|回复: 9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原创] 【节】落花时节又逢君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20-10-16 10:13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落花时节又逢君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出自《江南逢李龟年》,这是杜甫写给唐朝著名音乐家李龟年的诗句。全诗为:“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后人评价曰:此诗以多少盛衰之感,千万语无从说起,皆于“又逢君”三字之中,蕴无穷酸泪。
  
  或许是因为相同的际遇,或许同为天涯沦落之人,或许是因为你唱歌,我赋诗,同属落魄之文人。落花时节,再次见到李龟年的时候,无限的辛酸往事,涌上心头。即便是见惯了颠沛流离,看遍了世态炎凉,杜甫也忍不住在李龟年面前,一诉衷肠了。
  
  然而,杜甫毕竟是杜甫。虽然是落花时节又逢君,虽然也是几十年的时代沧桑,几十年的人生的追忆感喟;虽然执手相看泪眼,相互唏嘘,感叹世运之盛衰,年华之迟暮,两人之流落,也只是将满腹辛酸,写进了一首短短的七绝之中。
  
  于是,我们读到了这首备受世人瞩目的《江南逢李龟年》,感受到了杜诗冷峻之外的情韵与含蕴,平易之中的深远,感受到了诗情的深沉与凝重。也从中感受到诗人那种无以言表的人世凋零丧乱与人生凄凉飘零之感。
  
  杜甫,在唐代诗坛以题材写实著称,以风格冷峻示人。然而,他的《江南逢李龟年》却是一咏三叹柔肠百转。何者?相顾无言惟泣血,不是更加令人肝肠寸断么?
  
  李龟年是唐玄宗初年的著名歌手,常在贵族豪门歌唱。杜甫少年时才华卓著,常出入于岐王李隆范和中书监崔涤的门庭,得以欣赏李龟年的歌唱艺术。两个人那个时候可谓风流倜傥而又风光无限,大有“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之神采。
  
  我们或许可以猜想得出那个时候杜甫风姿。
  
  那个时候,正值唐朝的开元盛世,物质文化的极大丰富,人们的生活优渥而悠闲。盛世定会催生各种文化娱乐生活的繁荣,所以,作为著名歌手的李龟年,常年游走于皇宫豪门之间,周旋于王公大臣、公子贵胄之中,可谓声名显赫,炙手可热。这是时代的必然。就像我们如今的社会。生活无忧了,有了闲暇时光,有了可供休闲娱乐的消费。那些以娱乐为业,游戏人间的艺人们,就有了施展艺术才华的空间。于是,就会有许多的明星、名流受人追捧,名利双收。唐代开元盛世的李龟年似乎就是那个年代的明星,受人追捧,风光无限。而杜甫,作为才华横溢的青年诗人,自然也是受人瞩目的一个。一个著名歌手,一个青年诗人,彼此欣赏,惺惺相惜,一定会有一段非同一般的交际。
  
  “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不知道追忆过去,杜甫的心情如何。是满怀无限的向往,还是一脸的叹惋。我们却从中看见了李龟年与杜甫早期的行踪。出入王宫楼阁,只是寻常之事,听歌赏曲,也不过是生活常态。
  
  繁华梦,醉生梦死,不过是过眼烟云。
  
  安逸的生活似乎总是过得很快。过去了,再回首,就会让人倍感凄凉。
  
  生逢多事之秋的杜甫、李龟年,那种优哉游哉的生活,很快被时代的车轮碾得粉碎。梦碎了,人还在江湖飘泊。回首过往,曾经的种种,又怎能不让人满怀苍凉,欲说还休呢?
  
  就像那个一手执戈,一手填词的辛弃疾在他的《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所写的那样:“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当各种忧愁,各种心酸,各种悲凉都尝遍的时候,想说,却无从说起了。
  
  无语凝噎,或许是最让人心痛的情景。
  
  个人的际遇,往往与这个时代密不可分。就像宋代的李清照,南渡之前,尚可以借酒遣情,委婉而隽永,表现出一种闲情逸致,一种慵懒百无聊赖的生活。《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南渡以后,时过境迁,同样一个人,就再没有过去的闲情逸致了。有的,则是满身的伤痕满腹的哀伤,满眼凄凉。“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声声慢•寻寻觅觅》)”靖康之变后,李清照经历了国破,家亡,夫死,等人生巨变。这时期她的作品再没有当年那种清新可人,浅斟低唱,而转为沉郁凄婉,更多是抒写国破家亡哀伤。杜甫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早年的风流早已经被雨打风吹去,留下的,是满身疲惫满眼的烽火,满腹愁绪。他的笔下,也只有“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愤懑。“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哀叹。
  
  造化弄人,谁都无法脱离时代而置身事外。
  
  开元盛世的骄子们,成为了风中柳絮水中的飘萍,颠沛流离,惶惶如丧家之犬,恓恓如漏网之鱼。再次相见,已在江南,已是尘满面鬓如霜。已是落拓江南四十秋,一事无成雪盈头的落魄人。两个飘泊的人,又何止是雪盈头呢?应该是风雪满怀,泪痕满衣襟了罢。
  
  在杜甫心目中,李龟年正是和鼎盛的开元时代,也和他自己充满浪漫情调的青少年时期的生活,紧紧联结在一起的。几十年之后,他们又在江南重逢。这时,遭受了八年动乱的唐王朝已经从繁荣昌盛的顶峰跌落下来,陷入重重矛盾之中。杜甫辗转漂泊到潭州,“疏布缠枯骨,奔走苦不暖”。晚境极为凄凉,李龟年也流落江南,“每逢良辰胜景,为人歌数阕,座中闻之,莫不掩泣罢酒。”伤心人对伤心人,盈盈的泪对盈盈的泪,此情此景,自然很容易触发杜甫胸中原本就郁积着的无限沧桑之感。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再次相逢,又能怎样?
  
  后人有语云:含意未伸,有案无断;而世运之治乱、年华之盛衰、彼此之凄凉流落,俱在其中。
  
  诗人不去叙说相别后的离愁,不说生逢乱世的辛酸,却只是说正是江南好风景。这不是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的另一种诉说吗?后面,应该就是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了罢?然而,诗人却独独写到了落花时节。在这样一个落花如雨,缤纷如泪的时候,与老友再一次相遇了。不是在洛阳,不是在岐王宅里,不是在崔九堂前。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可是,他们却是旧时相识。这又是多么的令人感慨万端啊!落花时节,飘落的是什么花呢?该不是李清照笔下的黄花吧。“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花憔悴了,人也憔悴了;天凉了,心也冷了。两个满眼沧桑的人,纵使满怀烟云,也是无从说起了。确如南唐后主李煜《浪淘沙令•帘外雨潺潺》里所言“流水落花春去也”,今夕已非昨夕了。
  
  是梦吗?从前的一切恍然如梦。
  
  《长生殿•弹词》中李龟年曾唱道:“当时天上清歌,今日沿街鼓板”,“唱不尽兴亡梦幻,弹不尽悲伤感叹,凄凉满眼对江山”。物是人非事事休。然而,又有几人可以将那曾经的繁华曾经的风流忘却?
  
  两个满身苍桑的老人,成了一个时代的缩影。
  
  曾经的鼎盛繁华,如今的落寞哀伤,都写在两个人脸上。
  
  两个经历了无数悲欢的骚人墨客身上,也落满了后人无限的唏嘘。
  
  时下,塞外已是深秋时节。
  
  街道两旁的槐树,落花缤纷,飘零如雨。细碎的花朵落满了我的肩头、衣襟,还有那条悠长蜿蜒的小径。四下空寂无人,唯有落花,流水,隐隐约约的蝉鸣,还有站在花雨中的我。相隔了几千年,我却去猜想落花时节那两个落魄的老人,是如何心境。
  
  我能猜得出吗?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2#
发表于 2020-10-16 12:22 | 只看该作者
两个经历了沧桑落魄的的老人,恰逢世事之乱,触情生情,家国之事,欲说还休,真是伤心人对伤心人了。

赏读学习何版佳作,问候!
3#
发表于 2020-10-17 17:57 | 只看该作者
“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后人评价曰:此诗以多少盛衰之感,千万语无从说起,皆于“又逢君”三字之中,蕴无穷酸泪。
4#
发表于 2020-10-17 17:57 | 只看该作者
欣赏学习~~提读支持~~!
5#
 楼主| 发表于 2020-10-18 08:45 | 只看该作者
云馨 发表于 2020-10-16 12:22
两个经历了沧桑落魄的的老人,恰逢世事之乱,触情生情,家国之事,欲说还休,真是伤心人对伤心人了。

赏 ...

谢谢云馨来读,问好。
6#
 楼主| 发表于 2020-10-18 08:45 | 只看该作者
童心是 发表于 2020-10-17 17:57
“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后人评价曰:此诗以多少盛衰之感, ...

谢谢老友,谢谢来读。
7#
发表于 2020-10-19 19:32 | 只看该作者
提读支持,等下细品!
8#
发表于 2020-10-19 21:23 | 只看该作者
落花时节,看落花流水,令人无限伤悲。本文从杜甫的眼角看李龟年,以当时的历史背景写杜甫,写出了两个曾经的墨客骚人的落迫之境。想知道落花时节那两个落魄的老人,是如何心境?唯有落没苍伤啊!
  
9#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0 09:20 | 只看该作者
艾桃 发表于 2020-10-19 21:23
落花时节,看落花流水,令人无限伤悲。本文从杜甫的眼角看李龟年,以当时的历史背景写杜甫,写出了两个曾经 ...

是啊,原来只知道“落花时节又逢君”意境很美,却没有深究其中的背景,其中的悲凉。
10#
发表于 2020-10-20 20:01 | 只看该作者
街道两旁的槐树,落花缤纷,飘零如雨。欣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20-10-20 23:10 , Processed in 0.022494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