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3467|回复: 25

[原创] 风起,我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9 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我听不见你的呼唤,风一闪身穿过叶间。那叶,黄了红了金了,又落了。
    有时会突然落寞,哪哪都不好,整个人被击败了。心下以为,都是这个秋,到处叶落满目苍凉,便有了可以怨怼的了。原来我在悲秋。这样的情绪很快就会结束,不留痕迹地散了去。转而像个孩子似的跃跃欲试,而秋也忽然变得不一样了。很有玉杵余丹金刀剩彩的浓烈,好一个千林摇落好一个西风老色。原来我在秋光里也能如同冷枝上留醉的叶,独自舞起来。事物还是那个事物,不过是心态的转呈。秋,既不凋敝破败也不热烈灿烂,不过是自然而然的呈现罢了。都是那个秋,自古以来文人雅士都乐此不疲地描绘,也只是在描绘自己的心意。秋至寒露,若要描绘我想更多的是平静安宁。有花安静的开她自己的,那么旁若无人。有蝶三五,或飞或落,碰到了纤细的花枝子,晃悠几下也就罢了。此处秋彼处秋无非大同小异,你有丹桂飘香我有蟹子流黄,也不必羡慕得眼睛冒光。
    只是我知道,我羡慕着。
    我娘在我小时候说过:你怎么这么爱走,下雨天顶锅盖也得出去。我也无法解释这连起来的雨天往外跑啥,打伞背包装钥匙手机,让自己置身于淅淅沥沥的雨中,呼吸都顺畅了。雨不急迫,风也不大,敲击伞面的声音密密匝匝的。我也不急着往家赶,甬道上的银杏叶黄透了,白果压低了枝干。要是倒退几十年,管它能不能进嘴儿,这些果子早就被我们霍霍光了了。连着一排柿子树,吧嗒吧嗒地掉雨点子,亮黄的柿子也是满枝头,革质的叶挂不住雨水,噼里啪啦地滚落。多好的柿子叶,我站下来呆呆地看一会儿。又想起许多关于柿子的记忆,一个人笑了。一个六十多岁的男人在轮椅上坐着,也打着一把雨伞,不知是谁把他推过来,也不知他为啥偏偏要秋雨绵绵出来闲坐。唉,人这辈子不清不明的事情太多了,刨根问底也没有什么意思。早年间在乡下,雨天就是上天安排下的休息日。披一块塑料布也要出去玩儿,大人们也是三五成群地聚集起来,说一些张家长李家短的咸淡话。那时在乡下,人们能把一件有趣的事情翻来覆去地说上一年半载。乡下也是实在没什么事可做,村里要是有哪个女人勾搭了谁家爷们,那可擎等着给人家垫舌头板子吧。但是这样的女人像娇艳的花朵一样,常开不败。我家里外屋相连,过堂风穿过公用的灶间,不论雨天还是晴日,过路的人都喜欢停留下说会话。我从小就喜欢听大人们唠嗑儿,说节气说闲话抱怨婆媳。雨天常有,秋雨常有,老家却不再有。又是阴历八月冷雨连连,要是母亲她们要好的婶子大娘们还在,我到情愿让她们用咸淡嗑儿编排我。那该有多好啊。我做过太多的好事,值得炫耀啊。我也做过不少的坏事,该当咸啊淡啊的嚼嚼舌根。此刻我显得格外孤单,竟然没有任何途径回到乡邻们的话题里。
    我是离开得太久了,也太远了。

    二:

    我面前的是今年最后一盘小柿子。清晨的阳光打在上面,饱满而光亮,有几个都裂开了表皮,入口有晚秋的清凉气息。要寒露了,这个时节就是滋味浓郁。前几天摘了几根一拃长的嫩黄瓜,香气在口舌之间化不开。欢喜连着吃三根,还喊着给她留几根。气温低了,夜里才十几度,菜蔬再努力也没多大能力了。韭菜也是,割了这一茬就歇了,这蓬勃生长的一畦一畦,每回都让人感觉一种压制不住的力量。我在早春为一捆羊角葱感动过,我在晚秋又面对一盘小柿子发感慨。一颗心依旧柔软,触角细腻而敏锐。历尽沧桑仍然保持温润纯良,也没什么不好。

    你试试输入全拼孤岛,最先出现的是孤单。也对,在孤岛上怎么会不孤单。换一种说法就是孤单的时候,在哪里都是孤岛。有个闺蜜,在不适宜的时间里喜欢上一个人,为此付出了傻傻的真心。她想强迫自己放下,于是删除了对方所有联系方式,以为路径的消失便不会让思念再蔓延。我说即使你身处孤岛,也一样会发觉周遭遍生着思念的藤蔓,且越来越让人窒息,这样的窒息久了,死亡也就近了。她没说话,我知道她哭了。孤岛,风雨依旧不断地侵袭,那些蕨类那些攀爬的匍匐的,都以各种形式全方位地进行围困吞噬。阳光虽然明媚,却再也不是你念着的与那个人息息相关的气息。我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改不了愣充大尾巴狼的毛病。温度土壤只要合适就会滋生出给人讲道理的恶习,事实上我被生活屡次打败而无招架之功。更可怕的是,我说教了夸夸其谈了,对方往往信以为真。以为对于爱情我是手到擒来,以为我各路大神都拜过,得了真经似的。前些日子回老家,遇见老刘家三丫头,她说活来活去都活成白尾巴尖儿了。再老又有何用,白尾巴尖儿红尾巴尖儿,动了心也没辙。细想来,人到最后不外乎守着一座孤岛,任凭潮汐进退任凭光阴流转而全然没有任何阻止的迹象。
    许是秋光寥落,而我偏爱独自走走,夜晚最好。想一想或者捋一捋新近的人和事。
    遮掩和欺骗是人性的本真。但我们随着年龄的增长,觉察到了遮掩是徒劳无功,而欺骗更是难上加难。于是我们转过头来自欺欺人,诶呀,一旦目标改变了则目的也减轻了难度。你看你看芸芸众生十有八九选择了这条路径。关键是自欺欺人很容易带来快乐,并且迅速的沉浸其中不能自拔。在爱情广阔又狭隘的空间里,自欺欺人这套把戏尤其适用。分明相看两生厌,却偏偏要表现出温情来,而那旁观的人则送上言不由衷的赞美。在写字这件事上,也时常自欺欺人地自我描绘出一幅画,然后用笔尖扎破钻进去,不厌其烦地使用细节,自我感动,仿佛是真。然后写到自己青衫湿了,写到别人当了真。我喜欢月下独步,我分明看见许多,我在那许多里安静地自言自语。
    世间的,大多是自我营造出的幻境,而我当真而你不当真。

    三:

    小时候我的头顶飘满母亲赞美的云。家贫而母亲对我的好却是闪着光芒的,我心里充盈着为未来的信心。许多年来母亲留在心里的自信的种子从未离开,一回回破土发芽一回回开花结果。月满过了五天也亏了一半了,昨夜竟然是推窗寻它,它不再贴紧我的窗不再像昏黄的纸。人生长路经历过太多的盈亏,也有很多浑圆的大月亮留在心里。当下的月很快就会越升越高,一弯一痕然后连一痕也不见了。那时我就拿出我的月,十年前的月,二十年前的月,三十年前的月,各具不同却又清凉舒适。我也想拿出一年后的月,五年后的月甚是十年后的。对于之前是虚无的对于之后是胆怯的,现在时间的岔口,我们所能触摸到的极少。那过去的月色那未知的月色,那高悬于头顶的月色,踮起脚蹬梯子也依旧遥遥相望。而我确信无数个此刻,我与月相看不厌,至少月之美妙成了我的敬亭山。穿过花开的林子,穿过落叶的小路,年复一年的月就那么挂在树梢。太实在的事物总难免棱角分明的,磕磕碰碰跌跌撞撞一路伤。流水是顺势的,风也是。世间万物皆有顺势而为的道理。比如“喜欢”这种感觉则有着流水和风一样的顺应形势。我们所说的流水和风都是自然状态里不突破常规的,飞流直下或者千尺浪万杆斜那种属于质变之后的另一种情形。我喜欢类聚,猫狗鸡鸭牛羊成群,都是气息扑面而来的结果。喜欢是并列式组成,有着半斤八两的不偏不倚。所喜之物必值得,必有回应才是真的喜欢。反之便成为不对等的某种旁逸斜出,与喜欢有了背道而驰的结局。我喜欢自言自语,说给自己的话偶尔也能被气息相近的三五个同类感受了共鸣,至少我有多出了欢愉。
    睡前,我对着镜子拔了四根白头发。不过,我还带下来一根黑头发。我有一点心疼。用木梳子梳理一会儿头皮,洗漱完毕对镜看了看。还那样吗?比昨天老了吗?显得年轻了吗?不过是拔了四根白头发,却情不自禁地想多了。人更多的是活在自欺欺人中。这几天月亮分外的圆,也比平日亮很多。有些事物就那样,关注的多了就改变了原来的样子。我窗外有一轮明月,像一张昏黄的纸贴在玻璃上。不动不摇不升不落,好像我不写几句话给它,它就一直在那儿了。事实上月小了一个边儿,那贴在窗玻璃上的昏黄的纸被锋快的剪刀捎了一下子。

    四:

    活着,就是走过了山岭又有沟坎,走过了风雨又有泥浆。要过好每一天,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闺女说要吃酱牛肉,昨晚睡觉前用电饭煲酱好,半夜醒来用保鲜膜包裹放冰箱冷藏。早上醒来感觉没那么热,骑自行车去菜地给闺女踅摸新鲜蔬菜。摘小柿子,给花生拔草给地瓜翻秧子,又清理干净了一畦韭菜。给闺女带回几块地瓜几把花生,赶上雨,雨点子来得急迫,三两分钟地上就溪流纵横。到家先把地瓜放烤箱,上层是地瓜下层是花生。接着煮小米藜麦粥,炒豇豆角,小柿子炒鸡蛋,切酱牛肉。一切都拾掇好了,烤地瓜的香气弥漫开来。人只有只有到了饥饿状态才会对一餐饭食发生美妙的反应。摆桌子盛粥,敲门声响起,闺女和欢喜到了。烤好的花生剥开,放在一个小碟子里,一点生抽一点香醋,配粥特别好。我素来主张慢嚼细咽,体会食物的滋味。这一块烤地瓜我也是馋了小半月了,欲望只有经历了足够的熬忍才更有滋味。因为没有施加任何农药,用不着担心,我没有扒地瓜的皮。吃起来柔韧甘甜,从潮湿的泥土里到唇齿间,算起来也就两个小时。花生是生熟两吃,欢喜说生花生粒像去掉莲心的胖莲子。烤熟的花生像刺猬洞里的美味坚果。人需要在不断的赞美中得到滋养和完善,所以我以为愿意赞美是一种能力,也是个人修为的重要组成部分。
    人间多寂寥,也多歧路。寂寥的时候,需要明亮温暖的事物陪伴。倘使没有可陪伴之物,在幻觉里倚靠一种感觉也未尝不是好法子。沉醉的醉可以与酒精无关。但醉,是歧义的能分离出很多岔路口,而酒,并非唯一的元凶。比如昨夜我醉了半块儿月,那没有香气的冰冷的所在在我看来复合了明亮温暖的暗示。昨夜的风无处不在,说晚安你说晚安你说晚安啊,有时候世界是吝啬的,而晚安是奢侈的。因为晚安是一把钥匙,将风的坏脾气压抑起来,夜就开始深沉,仿佛人间还有许多好。我想起自己心心念念的桂花,算得上在千里之外一句丝丝入扣的晚安。活着就好,活成孩子或者未老先衰。只有某一天醉了,才肯于爬行或者飞行,失于常态却又顺从心意。我时常对自己说一声晚安,然后左手握住右手,与自己和解。世界对我而言不过方寸,又有什么值得兵刃相见的呢?
    风起江湖天地远,悠悠我念岁月长。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11-9 08:55 | 显示全部楼层
简啊,是否“念”着我们大家了?
发表于 2020-11-9 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这里立冬那天晚上就飘了一指头厚的雪,看着气温还不低,可走大街上,给人的感觉已经是我家乡严冬的寒冷了。真的好冷,头上戴的毛线帽子都让风刮投了呢。
一目十行过了简发的感慨,看见你的小柿子,黄瓜,烤地瓜花生,咋就比我种的香呢?关键我没吃出啥与众不同来。可能缺少哪个啥的过
等待闲了跟简来对话。
发表于 2020-11-9 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简枫的文字总是透着烟火气息,于平凡琐事中,给人以生活的滋味与畅想。
生活应该就是这样,不那么完美,也没有诗意,却是有滋有味。

点评

多谢何兄鼓励。我会努力的。  发表于 2020-11-9 13:55
发表于 2020-11-9 11:04 | 显示全部楼层
简简的文字充满人间烟火气,赏读学习了。问候!

点评

我们为光阴写下绵长的流水,而不去在意流水的方向。我们在流水一样的日子里鲜活就好。  发表于 2020-11-9 13:55
发表于 2020-11-9 12:54 | 显示全部楼层
爱走,出行是一种自由,而且是越来越奢侈的自由了。花钱不算奢侈,花时间才是。
“这些果子早就被我们霍霍光了了”,“霍霍”,方言,用“祸祸”贴切。西汉霍光,好事坏事都做了不少,呵呵。
读到“小柿子”,同事恰好送来一只大柿子,软透了,一罐蜜。
孤独也是奢侈的一种,尤其相伴久了之后,所谓“围城论”。心中有思想,身外有风景,不孤也不独。
白发人谢顶得晚,拔掉是喜欢谢顶?染一染,你的敬亭山。
地瓜、花生、小米藜麦粥、炒豇豆角、小柿子炒鸡蛋,土地的出产那么诱人。米饭和各种豆子蒸熟不就任何菜,一直爱这口,可惜家人不吃。

点评

过来吃。  发表于 2020-11-9 13:54
发表于 2020-11-9 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20-11-9 12:54
爱走,出行是一种自由,而且是越来越奢侈的自由了。花钱不算奢侈,花时间才是。
“这些果子早就被我们霍霍 ...

草舍版,要不就去简那里蹭口这饭吃吧。容许我偷笑一会。

点评

来来来,不来是小狗。  发表于 2020-11-9 13:54
发表于 2020-11-9 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事好像听你唠叨过的,显得特别熟悉啊。
浓浓的烟火味道,让人眷恋哟。
发表于 2020-11-9 13:56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小草 发表于 2020-11-9 13:47
草舍版,要不就去简那里蹭口这饭吃吧。容许我偷笑一会。

读到便是吃到,原汁原味。

点评

这话有意思。隔空给一个大柿子,咣当,接着。  发表于 2020-11-9 14:00
发表于 2020-11-9 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闺女说要吃酱牛肉,昨晚睡觉前用电饭煲酱好,半夜醒来用保鲜膜包裹放冰箱冷藏。早上醒来感觉没那么热,骑自行车去菜地给闺女踅摸新鲜蔬菜。摘小柿子,给花生拔草给地瓜翻秧子,又清理干净了一畦韭菜。给闺女带回几块地瓜几把花生,赶上雨,雨点子来得急迫,三两分钟地上就溪流纵横。到家先把地瓜放烤箱,上层是地瓜下层是花生。接着煮小米藜麦粥,炒豇豆角,小柿子炒鸡蛋,切酱牛肉。一切都拾掇好了,烤地瓜的香气弥漫开来。人只有只有到了饥饿状态才会对一餐饭食发生美妙的反应。摆桌子盛粥,敲门声响起,闺女和欢喜到了。烤好的花生剥开,放在一个小碟子里,一点生抽一点香醋,配粥特别好。我素来主张慢嚼细咽,体会食物的滋味。这一块烤地瓜我也是馋了小半月了,欲望只有经历了足够的熬忍才更有滋味。因为没有施加任何农药,用不着担心,我没有扒地瓜的皮。吃起来柔韧甘甜,从潮湿的泥土里到唇齿间,算起来也就两个小时。花生是生熟两吃,欢喜说生花生粒像去掉莲心的胖莲子。烤熟的花生像刺猬洞里的美味坚果。人需要在不断的赞美中得到滋养和完善,所以我以为愿意赞美是一种能力,也是个人修为的重要组成部分。“”

——爱使生活变得活色生香

点评

珍惜当下,每一个当下,都会迅即离去,成为永远无法重来的过去。  发表于 2020-11-11 08:33
发表于 2020-11-10 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简的文字里行走实在是一种享受,就是些瓜啊,果啊还有蔬菜,与恬淡中品味出朴实的烟火气和人生的况味。静静地溢满心田。这样的文字是从心里流出来的不是写出来的。我今生是达不到了。祝福简。
发表于 2020-11-11 08:21 | 显示全部楼层
新作提读,写作愉快。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1 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莹莹子期 发表于 2020-11-10 15:35
在简的文字里行走实在是一种享受,就是些瓜啊,果啊还有蔬菜,与恬淡中品味出朴实的烟火气和人生的况味。静 ...

莹莹的鼓励对我很重要。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1 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何足道哉 发表于 2020-11-11 08:21
新作提读,写作愉快。

何兄好。新周快乐。冬安。
发表于 2020-11-12 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华作品点赞欣赏学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21-9-23 03:51 , Processed in 0.058600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