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946|回复: 3

[原创] 深藏诗词书籍中的蟋蟀之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24 05: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高迎春 于 2020-12-30 04:23 编辑

                                          深藏诗词书籍中的蟋蟀之二          高迎春

        蟋蟀的别名特别多,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中国人自古对它有很高的关注。蟋蟀的别称有促织、蛐蛐、夜鸣虫、将军虫、斗鸡、趋织、地喇叭、灶鸡子、土蛰、草蛰、寒蛰、秋蛰、吟蛰、斗蛰、蜻蛚等等,在蟋蟀没有长出翅膀之前,它还有个形象的别名叫“和尚”。蟋蟀从幼虫到成虫,需要脱七次外皮。到了立秋时节,蟋蟀脱掉第七次外衣,才可以长出翅膀。而有了这一层绸缎般的翅翼,才标志着蟋蟀性成熟了。从此,它结束了居无定所的游民生活,开始修筑自己的洞穴,可以凭借自己得天独厚的翅翼,宣示自己的领地,高唱爱情之歌了。蟋蟀独特的魅力,还在于它的身体色彩纷呈,变化万端,可分为青、黄、紫、红、白、黑六大类。而每一种颜色,又能分出若干细类。例如青色,可分为黑青、白青、血青、蟹壳青、红沙青、葡萄青、芦花青、草色青、井泥青、铁砂青、乌青、赤头青、鸦青、河虾青等;例如黄色,又可分为白黄、淡黄、紫黄、麦黄、油黄、蟹黄、狗蝇黄、金钱黄、沙黄、红黄等。例如紫色,又可分为纯紫、白紫、藤花紫、银背紫、栗色紫、葡萄紫、茄皮紫、乌酱紫、熟藕紫、黑紫、淡紫等。蟋蟀的形体,更是有个性,细细观察,绝无雷同。有芦蜂形状,有橄榄形状,有蝼蛄形状,有琵琶形状,有龟鹤形状等等。人们根据蟋蟀的颜色和形状,又可以起个帅气的名称。你可能不知道,早在春秋时期,有人写蟋蟀诗歌,竟然与励志有关。

        在《诗经  唐风》中,有一首诗歌,篇名就叫《蟋蟀》:“蟋蟀在堂,岁聿其莫。今我不乐,日月其除。无已大康,职思其居。好乐无荒,良士瞿瞿。蟋蟀在堂,岁聿其逝。今我不乐,日月其迈。无已大康,职思其外。好乐无荒,良士蹶蹶。蟋蟀在堂,役车其休。今我不乐,日月其慆。无以大康,职思其忧。好乐无荒,良士休休。”将这首诗歌,翻译成白话就是:蟋蟀在堂屋,一年快要完了。今天我不寻乐,时光一去不返。不可太享福,本职得以承担。好乐事不误,贤士当防范。蟋蟀在堂屋,一年将到头。今天我不寻乐,时光一去不留。不可太享福,其他得以兼求。好乐事不误,贤士该奋斗。蟋蟀在堂屋,役车将收藏。今天我不寻乐,时光追不上。不可太享福,多将忧患想。好乐事不误,贤士应善良。可以看出,这是一首劝诫人们勤勉的诗歌。诗人从蟋蟀由田园迁徙到屋内,天气已经寒凉,想到时光流逝,这一年已经到了岁暮。他宣称抓紧时机,好好行乐,不然就浪费了光阴。作者虚晃一枪,紧接着说但不要过分追求快乐,应该想好自己承当的工作,对分外的事情,也不能漠不关心。不可只顾眼前,要想到今后的忧患。喜欢玩乐,可不要荒废事业,要像贤士那样,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做到勤奋向上。全诗岁末抒怀,有感而发,奉劝人们勤勉,坦率真挚,直露心曲。据《毛诗序》解释,《蟋蟀》是讽刺晋僖公俭不中礼,故而作诗以悯之。读罢此诗,令我感慨。古代作者以蟋蟀迁居堂屋起兴,写了一首至今仍有励志意义的好诗。

        在古诗十九首中,有一首诗歌标题是《东城高且长》。在这首诗里,作者也将蟋蟀写入其中:“东城高且长,逶迤自相属。回风动地起,秋草萋已绿。四时更变化,岁暮一何速!晨风怀苦心,蟋蟀伤局促。荡涤放情志,何为自结束!燕赵多佳人,美者颜如玉。被服罗裳衣,当户理清曲。音响一何悲!弦急知柱促。驰情整中带,沉吟聊踯躅。思为双燕飞,衔泥巢君屋。”翻译成白话,大意是这样的:站在洛阳东城门外,可以看到高而巍峨的城墙。沿着曲折绵长鳞次栉比的楼宇和房屋绕一圈,又走回到原处。环顾茫茫四野,转眼又是秋风激荡,吹拂着大地。空旷的远处,有一个强劲的旋风,自上而下旋转,吹的山摇地动。尚有绿色的秋草,一霎时变得凄凄苍苍。时间过得真快啊,仿佛转眼之间,一年又过去了。在怅然失意的心态下,就是听那天地间的鸟鸣婉转,虫叫如铃,也会令人苦闷不已。鸷鸟在凄风中悲凉啼叫,蟋蟀也因为寒秋降临而伤心哀鸣。不但是人生过得飞快,大自然中的一切生命,也都感受到了时光流逝。与其处处自我约束,等到迟暮之年再叹息老得快,还不如早一些消除烦恼,放开情怀,去寻找生活的乐趣!燕赵宛洛之地,有很多美女佳人,容颜如玉一般洁白美丽。她们身着羽翼罗裳,随风飘拂摆动,仪态雍容华贵,端坐着练习古筝雅调。或许是琴瑟调的太紧促,弹奏起来,竟如疾风骤雨,听着格外悲怨。听着琴音不由神思遐想,不觉整理衣带,无法排解惆怅的心怀。双足立地踯躅不前,深深被忧郁的曲调感动着。心想,若是能够与佳人劳燕双飞,一起衔泥筑巢,该有多么和和美美啊。


        写这首诗歌的人,可以看出是一位出门在外的游子。是日,他独自一人,徜徉在洛阳城的东门外。他的目光看到高而弯曲的城墙,蜿蜒着向远处延伸,绕着房屋街道又回到原处,绕了一个大圈。这景象就如周而复始的苦闷生活一样,单调而乏味。环顾茫茫四野,悲凉的旋风刮过大地,将以往碧绿的野草,践踏的衰败凄苍。诗人这般描写景物,透露出其内心的痛苦与骚动。单调乏味的日子,日复一日,人的生命也如草芥一般,繁茂的春夏一过,就步入了悲凉的秋天。于是,诗人惊呼一年四季变化何其快,不知不觉一年就到头了。在这怅然失意的思绪中,即便是鸟声婉转,虫声悠扬,也犹如苦闷的韵调。即便是吹拂的晨风,蟋蟀的奏鸣,也显得哀伤苦涩。面对时光流逝,诗人思索,诗人顿悟,与其处处自我约束,等老了再哀叹,不如早早解除烦恼,去寻找生活的乐趣。诗人将内心的苦闷,移情外物,借外物烘托和强化情绪,使得诗歌有了具象和感染力。接下来,我们看到诗人做了一个与佳人劳燕双飞的白日梦,传达出诗人盼望成家,盼望不再四处流浪的情结。可是,这不过是一个虚幻的愿望,难以实现。当诗人回到现实,依然会面对无法解脱的愁苦,于是倍加感到凄怅和痛苦。回过头来看,蟋蟀在这首诗中,只是起到了衬托的作用。但是,我们还是应该感谢这位不知名的作者。


        时间是一条河,是一条流淌在人们记忆里的河,一条生命的 生命的河。中国文化上下七千年,对生命的讴歌与悲叹,是文学自古以来的主题,永恒的主题。为此,中国诗歌创造了一系列的意向来表现生活,表现生命,感叹生命。蟋蟀意象,便是其中之一。《诗经》,可谓中国第一部诗歌总集。上述的《蟋蟀》篇,就是以蟋蟀起兴,感叹岁月飞逝,表达更好生活意愿为主题的作品。姚际恒在《诗经通论》里,这样评价《蟋蟀》:“感时惜物诗,肇端于此。”将它排在感叹时光,珍惜生命的开篇位置,足见这首诗歌地位之高。蟋蟀意象,常常与对生命的悲叹联系在一起。一个人生命的长度,就是时间的长度。生命意识,总是与时间意识相互感应。时间无情,时间有情,它让该死的死,该生的生;让该诅咒的归于毁灭,让该赞美的郁郁葱葱。时光流逝,拍打着生命的堤岸,留下美好或丑陋的记忆。到头来,生命终归画一个圆,来之虚无,归于尘土。于是,许许多多的诗人,把对生命和时间的感叹,化为诗词,化为歌赋,留在人间,留给后人。陆机曾在《文赋》中归结道:“尊四时以叹逝,瞻万物而思纷,悲落叶于秋天,喜柔条于芳春。”蟋蟀意象的主调,便是感叹四时的飞逝,悲叹秋天的落叶,感慨生命的短暂。中国人,自古便尊崇“天人合一”,往往将自然界的阴阳消息,枯荣盛衰,与人的悲欢离合联系在一起。刘勰所以在《文心雕龙》里说:“一叶或迎意,虫声有足引心。”中国文人创造的蟋蟀意象,对后世的文学和文化,产生着深远的影响。历代文人,在继承和发展的过程中,这种意象越来越定型,越来越丰富。


        宋玉在《九辨》里,有这样一句诗:“独申旦而不寐兮,衰蟋蟀之宵征。”可以说,是宋玉开创了蟋蟀悲秋的先河。上古时期,交通不便,文人们常常奔波在上任或被贬的旅途中,独在异乡为异客,借助深秋时刻蟋蟀哀鸣,来表情达意,便更显得寂寞与悲凉。西晋文学家潘兴,写过一篇《秋兴赋》,亦有“熠耀于阶闼兮,蟋蟀鸣乎于屏。”闪闪发光的萤火虫,婉转低吟的蟋蟀,共同构成一幅悲凉秋夜画面。草木没有感情知觉,生长衰败是自然现象;蟋蟀飞虫不懂喜怒哀乐,飞舞鸣叫,也是自然现象。文人借助草木枯荣,借助蟋蟀哀鸣,表达出的却是自己的思乡之苦,自己的悲秋之痛,自己的相思之苦,自己的生命之忧。古代诗歌,偏重于写情,而蟋蟀爱在萧索寂寞的寒秋鸣叫,特别能撩动诗人的情感,激发出诗兴,写出动人的诗篇。文学乃是人学,凡是与人类情感有关的事物,往往会成为诗人作家关注的重心。蟋蟀这种鸣叫的秋虫,最擅长用歌声触动人们的思绪。诗人创造出多愁善感的意象,也就毫不奇怪了。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小小的蟋蟀,也能反映出重大的社会面貌。透过蟋蟀爬入居室床下,我们可以想象古人居住房屋的破败简陋。宋代的姜夔,曾在一首蟋蟀诗歌引言里云:“丙辰岁与张功父会饮张达可之堂,闻屋壁间蟋蟀有声,功父约予同赋,以授歌者。功父先成,辞甚美。予裴回茉莉花间,仰见秋月,顿起幽思,寻亦得此。蟋蟀,中都呼为促织,善斗。好事者或以三二十万致一枚,镂象齿为楼观以贮之。”为了斗蟋蟀,宋代竟然有人花重金购买蟋蟀,且用象牙为蟋蟀雕刻居室。其奢靡程度,令人叹为观止。






             2020年12月24日写于迎春堂










发表于 2021-1-24 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开眼界哇~~~~~~拜读学习
发表于 2021-1-24 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独申旦而不寐兮,衰蟋蟀之宵征。
名句欣赏了~
 楼主| 发表于 2021-1-25 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袖芬芳 发表于 2021-1-24 17:43
大开眼界哇~~~~~~拜读学习

谢谢光临阅读和鼓励,祝福冬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21-1-26 16:24 , Processed in 0.023944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