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397|回复: 49

[原创] 【灾难话题】流光容易把人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1-22 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枕石问天 于 2021-11-22 12:21 编辑

        寒夜孤窗催人老,流光容易把人抛。桨声灯影流连处,伊人回眸金步摇。
   
        鸟儿猛的打了个哈欠,才发现自己哈喇涕子泗流的偎在柴火旁睡着了。那忽闪忽闪的火苗,好像梦中荣和堂的那一对红烛。


        三生烛短,两世情长。重回老网,只为姨娘。五年前,子哑巴上位,挥起那大刀长茅,砍的鸟儿七零八落。小姨娘一向和鸟儿眉来眼去,也去上海参加过网友聚会,唆使网友把自己的男人赶出去睡。一个人孤独久了,闻着别人的男人味,很容易的想入非非。至于和鸟儿,有没有见面,有没有劈腿,有待考证。


        无数次在自己的红房子外,在那一片红树林中,小姨娘对着鸟儿的方向,向风长吟:前尘往事随风飘,白夜霜华空寂寥。烟雨长亭短歌行,清风茧缕共此生。归来吧,鸟儿,你别怪我当年恨心,在灾难面前,我只能舍了你去抱子哑巴的粗腿。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上到达官显爵,下到贩夫走卒,我把老网常委,完完全全的变成了床委。不踩着你,我又怎么上位?


        许是小姨娘叫得多了,鸟儿有了心灵感应。想着梦中荣和堂前的那一根红带,把自己和小姨娘牢牢的栓在了一起,一拜二拜再对拜。


        在灾难面前,庄子鼓盆而歌。在灾难面前,鸟儿嘴角能挂上几个猪盆的说再也不回老网。可逝水流年终究敌不过如花美眷,秦淮河边的莺莺雁雁又促使鸟儿舔干了五年前的唾沫,屁颠屁颠的跑回了小姨娘的怀抱。


        我无从指责鸟儿什么,尤其是在他重回老网,重拾蹲点的辛酸后,有小姨娘的投怀送抱,可以一补当年遗憾。可我终究把人心想得过简单,小姨娘借着一干网友的捐助,羽翼渐丰,多鸟儿一个面首不多,少鸟儿一个面首不少,前提是必须和一干面首一样,把老娘伺候舒服。可鸟儿还以为是当年,说小姨娘头发长见识短,一肚子黑炭的麻糜不分。


        不是劈过腿,不是念及当年你侬我侬的情分,鸟儿怎么会安然无恙?小姨娘当年无休止的往我家跑,我骂她贴货。小姨娘一嫁再嫁无人敢娶,如斯夫骂她二货。如斯夫不会发嗲,也永远学不来鸟儿,在当年的那场灾难中,成了鸟儿和我的陪葬品。重回老网,网名改成了年龄不是问题,喻指小姨娘老少通吃,我是这样子想的,是不是有点坏坏滴。至刚易折,如斯夫也学鸟儿大声吆喝“我又回来了”,结果被姨娘干净利落的咔嚓掉了。


        我当年狠狠的骂过小姨娘两次,自然是怎么难听怎么骂,两次都安然无事。可安然无事中孕育着灾难,我被原创文学的版主红霜叶一口一声亲弟弟的蒙蔽了双眼,从而淡忘了自己刚发不久的《神啊,救救原创文学》一事。在红霜叶管理的版块,一次回喷了小姨娘的一个面首,好像是池州黑心,一次是听二丫说我的那个铁粉野鹤是她在婚姻介绍所认识的,因为年龄可以做她的父亲,因为简历上贴的相片和本人风马牛不相及而未相中,心怀愧疚的把他带上了老网,同时被她带上老网的还有另外一个未相中的人,两人年龄都适合做自己的父亲,这婚姻介绍所赚的是哪门子钱哟,介绍的都是短期内能扶上墙的,都是小姨娘在老网的嗜好。二丫还不怕事大的告诉我说野鹤说小姨娘很喜欢他,希望两人能牵手余生。想着野鹤说是我的铁粉,说我是他一生中唯一的知音,于是在他贴中公开给他和小姨娘保媒了。未想到他知音也不要了的把我上告了,红霜叶直接让自己的儿子子哑巴把我拉上了菜市口,那些姐姐弟弟啊,无疑是灾难的化身。


        鸟儿重回老网,也是重拾灾难,我就等着小姨娘一脚把他踹下床脚的那一天。当然,这些灾难不是不可避免的,只要鸟儿愿意低头去申请老网床委。

        寒夜孤窗催人老,流光容易把人抛。鸟儿啊,既然重回老网,就莫负白首韶华。


        在灾难中砥砺徐行。






评分

8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1-11-22 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往事如霜,隐隐寒光。
石兄在文中每每作为高大全化身,柳下惠在世,睥睨一切污浊不堪。为人高山仰止,为文古文观止。
局外人一处求教,“唆使网友把自己的男人赶出去睡”,想来是有伴侣的,何以下一句是“一个人孤独久了”?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2 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枕石问天 于 2021-11-22 15:14 编辑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21-11-22 13:46
往事如霜,隐隐寒光。
石兄在文中每每作为高大全化身,柳下惠在世,睥睨一切污浊不堪。为人高山仰止,为文 ...

不是我装高大上,而是去的晚,哄抢男人女人的宫斗剧已经谢幕,只是余音尚存,波及到我。那时候和鸟儿不熟,只看到他在调戏小姨娘说一把鸟屎掉在小姨娘脸上化作千年的面霜。
小姨娘一直单着,上网只为猎郎,否则也不会一次次和人争得头破血流。躺在人家夫妻的大床上,考虑的自然是要不要鸠占鹊巢的取而代之。
鸟儿在那网呆得久,谁和谁勾搭上了,谁和谁在哪开房的破事知道一箩筐。
我知道的只有小姨娘去天津聚会,指定了专人接送,指定了专一酒店。回来后发帖说那哥哥在酒店想要强暴她,还利用手中的权力置顶放在线上征文。然后那网友把小姨娘一手拉着一个哥哥笑得老欢的图片传了上来为自己洗清罪名。同时说我单着有追求你的权利。左边的哥哥为了维护右边的哥哥对小姨娘说你不要再缠着我了我看不上你。啊,文字并没有化作那一串音符,小姨娘是欲器无泪,只能期待那一砣鸟屎不偏不倚的掉在自己眼角。
发表于 2021-11-22 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往事如烟,流年不堪回首啊。石头老师这一通调侃又让人开怀啦
发表于 2021-11-22 1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枕石问天 发表于 2021-11-22 15:10
不是我装高大上,而是去的晚,哄抢男人女人的宫斗剧已经谢幕,只是余音尚存,波及到我。那时候和鸟儿不熟 ...

哈哈哈哈……现实比小说有趣得多。
发表于 2021-11-22 16:35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提起这些,石头就不怕别人嫌弃。看晕许多不明就里的读者。
发表于 2021-11-22 16:4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诗词多有意境,可惜让你用到这里。
死者如欺夫,或许前面这两字就是暗语他的吧。
你两冤家,如月牙说的,“ 石头文除了贬雀就是蹓鸟。”真是这样。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2 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云馨 发表于 2021-11-22 16:20
往事如烟,流年不堪回首啊。石头老师这一通调侃又让人开怀啦

我是偷偷的潜回老网看鸟儿发浪。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2 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小草 发表于 2021-11-22 16:35
又提起这些,石头就不怕别人嫌弃。看晕许多不明就里的读者。

鸟儿去了,一师憋残了也没憋住的跟着露面了,鸟儿又把她俩绑在一起了。只是这回不是唱颂歌,很多人屈于小姨娘的淫威不敢跟帖。
不能怨我,只能怪鸟儿重拾前缘。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2 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小草 发表于 2021-11-22 16:42
这些诗词多有意境,可惜让你用到这里。
死者如欺夫,或许前面这两字就是暗语他的吧。
你两冤家,如月牙说 ...

可怜的如斯夫,80年代的万元户,又被小姨娘灭口了,还说老网现在是一团祥和。
全网关了,天涯关了,乐龄网也关了,全一窝蜂的涌进了老网,不热闹都不行。
上网就只剩下这点乐子了。
发表于 2021-11-22 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枕石问天 发表于 2021-11-22 17:37
可怜的如斯夫,80年代的万元户,又被小姨娘灭口了,还说老网现在是一团祥和。
全网关了,天涯关了,乐龄 ...

再闹腾,那个地方也离“关门大吉”不远了。
某些老年人可能就喜欢追求这些感官刺激,所以才把余生过成了别人眼里的“笑料”。
不值得的。
他太偏执了点,爱较真的毛病好像去哪里都改不了。看着都是明白人,嘴里也说是玩,可就是跟人处不来,玩不长远,去哪里都是被砍杀的命运,也挺悲催。
发表于 2021-11-22 19:0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通洋洋洒洒的调侃,雀哥得见,该当如何
早前月牙说“ 石头文除了贬雀就是蹓鸟“实在是通透得不行,了然于胸。俩人惺惺相惜偏又喜欢斗嘴、逗趣,各种招术,活跃气氛笑煞旁人
发表于 2021-11-22 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潇洒文字如摔杯决去。呵呵,感觉还有未尽之言,只差捧觞浇块垒!
发表于 2021-11-22 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姨娘的前世今生在这里总算见识了这么个老太太(是老太太吧,老网是不是都是老年人?)鸟儿也俏皮,拉坨鸟屎到人家脸上做面霜笑死我了。
发表于 2021-11-23 08:03 | 显示全部楼层
百姓的论坛都是相似的,走走逛逛图个新鲜。你感寂寞你上老网,叫上蚊虫,蚊虫还是蛮有激情的,大丫大概已成居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22-7-5 06:13 , Processed in 0.084084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