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957|回复: 9

[原创] 林则徐充军新疆走过安定的足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6-28 16: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林则徐充军新疆走过安定的足迹
         定西  刘居荣


   林则徐,福建侯官(今福建闽候)人,被人们誉为“近代中国开眼看世界第一人”。他和甘肃安定的结缘完全是历史的一种偶然。


   如果没有中英鸦片战争爆发,如果没有清政府腐败无能,林则徐也就不会被发配去新疆伊犁充军,也就不会有到安定的行程了。或许可以这样说,有了林则徐的西行,我们今天才多了又一回自豪。


    大家知道,1838年,担任湖广总督的林则徐,直陈鸦片成了中国严重的弊害,率先在湖广实行禁烟主张。同年,他被任命为钦差大臣,前往广东查禁鸦片。18393月,他到广州后,提出了一系列禁烟措施,并在虎门海滩销毁鸦片233万多斤,同时铸造大炮,多次打败英国人的挑衅。1842年受投降派的陷害,被发配到新疆伊犁充军。


    虎门销烟后的1840年,林则徐就被革职贬到镇海。第二年7月,又再被“从重发往伊犁效力赎罪”。就在林则徐带罪充军的路上,黄河泛滥,他被派赴黄河戴罪治水。治水完毕,官员和百姓大都以为他能够论功行赏,没有料到的是,他得到的却是“仍往伊犁”的谕旨。


        1842年农历的七月初六,心力交困的林则徐,从西安出发,开始踏上了漫漫的充军之路。他已经没有了前呼后拥的带刀护卫,走出兵营后,他只有两个儿子(次子聪彝三子拱枢)和一些随从同行,七辆吱吱作响的大轱辘马车,在陕甘古道上缓缓前行。他们沿着古丝绸之路一路向西。据林则徐的《竹简十日话》记述:“大车七辆,载书二十箧,并且说:东壁图书府,西园翰墨林,颂诗闻国政,讲易见天心”。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宣纸。这就是林则徐西行生活的一斑。他是一个封建大臣忠贞的缩影,他遂遭排挤戴罪流放,却他难以释怀的是一个失落知识分子的空想和愿望。尽管他行在充军新疆的路上,沿途却受到了地方官员的热情接待,一路上迎来送往,诗酒往来,并且每到一地,总要纵谈局势,他在流亡途中,这个哀哀罪臣,想到的不是个人的身心痛苦,而是民族蒙受耻辱的痛苦。他有一肚子苦水无处倾诉,“沙砾当途不太平,劳薪顽铁日交争,车箱簸似箕中粟,愁听隆隆乱石声”。


    林则徐怀着忧国忧民、枕戈待旦报效国家的心情,由西安踏上漫长而艰辛的西行之路,他涉泾水,翻六盘,经静宁,于七月二十四日,从会宁的鸡儿嘴进入安定县境内。午时到达西巩驿,在驿站吃了一碗清水面条后继续登程上路,途经王公桥,贾家湾,日暮时分抵达安定县城。据林则徐的行程日记《荷戈纪程》记载:


   (七月)二十四日,庚午,晴。晨行。十里杨家岔,中间涉过涧河六七道,而王家河尤为汹涌。其上为桃花山,崎岖殊甚,车马皆殆。又十里鸡儿嘴……交安定县界……又十里西巩驿,计六十里到此。沿途无可尖处。


    二十五日辛未,晴。昧爽行。十里王公桥,坡路高峻,在昔有桥,今已废矣。又十里周家窝。又十里青岚山(亦作青凉山),山麓有旅店数家,行旅多住此。是日无可尖处,在此吃面。复上高坡,虽亦陡曲,而较六盘山差为迤递。十五里贾家湾。又十五里安定县城,宿。


    安定知县胡荐夔备晚餐在大城县衙迎候,席间谈笑风生,十分融洽,交谈中还涉及到在县城修建许公铁堂祠一事。林则徐加上和许铁堂同乡同里,一个现在为国家政治遭诬陷发配充军,一个过去清廉正直,为民请命反遭白简,因而林则徐对胡荐夔知县之举表示十分赞同。席间还问及许铁堂墓址所在之处,这一过程有安定知县胡荐夔,于道光二十七年(1848年)在安定许公祠竣工之后,由他撰写的《建许铁堂先生祠碑记》为证:“蔓草夕阳,幽魂奚妥?既慕其才,兼悲其遇,思建祠堂,用表希仰。适林节使少穆过境,以同里故,询及墓所,余对以意,甚喜,且趣(趣,催促)鸠工(鸠,聚集。鸠工,聚集工匠开工)”。林则徐在安定休息了一天。二十六日登程上路,继续西行,中午到巉口,夜宿称钩驿。在其《林则徐日记》称称钩驿为“此驿所以得名,以路湾曲也”。翌日,离开称钩驿上车道岭路过景家泉,经过数日的旅途跋涉,于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农历七月二十七日进入兰州地界。他下车道岭,过甘草店,住宿在清水驿。二十八,林一行继续往西进发,这一天他们只走了六十里路,过三角城,晚上在定远驿住宿。二十九,过柳沟桥,下东岗坡,林则徐一行被等候在兰州东稍门(兰州城东稍门有名迎恩门,是专门迎接圣旨、钦差等的地方)的文武官员迎入城内行馆住宿。


    林则徐在兰州停留期间,也少不了与兰州的地方官员诗酒往来。而绝不只是人们想象中的充军发配,更不能和林冲发配沧州的悲惨情形相较。七月三十,骄阳似火,陕甘总督富呢杨阿在总督府设宴款待这位远道而来的民族英雄,并携林则徐畅游署后花园——节园(今兰州市委大院)。酒宴间隙,陕甘总督还陪同林则徐游览了兰州的一些景点,登上总督衙门内的拂云楼,眺望黄河,纵目黄河北岸,重峦叠嶂,黄河浊浪翻滚,心潮起伏。又进入城墙碑洞子,欣赏壁间所嵌《怀素自叙帖》《米芾虹县诗帖》《董其昌临颜鲁公赠裴将军诗帖》。八月初一,林则徐应邀再赴富呢杨阿午宴,后出西门,到汇园回访兰州道云麟,游览。接着甘肃布政使程德润也设宴邀请林则徐。八月四日,他在若已有园(今甘肃省群众艺术馆址)为林则徐饯行时,林则徐回赠他一首:“我无长策靖蛮氛,愧说楼船练水军。问道狼贪今渐戢;须防蚕食念忧纷。白头合对天山雪,赤手谁摩岭海云?多谢新诗赠珠玉,难禁伤别杜司勋”,诗中饱含忧国忧民之情,一颗为国忧患之心表露无遗。


    林则徐在兰州还见到了来甘肃七年的一位朋友,也就是时任安定县主薄的陈德培,字子茂。多年不见,兰州一遇,真是他乡见故人,分外亲切,说不完的心里话,诉不尽的心中苦,真是喜出望外。八月初七,在兰州官员的欢送下,林则徐和安定县主薄陈子茂离开兰州,过黄河铁桥,沿古丝绸之路,经沙井驿,西行,当晚住宿在永登苦水驿。初九,宿南大通。初十,过平番(今永登)县城,宿武胜驿。十一日,走出兰州地界,继续西行。


    一路上,林则徐和陈子茂高谈痛饮,述怀旧情,翻山越岭,继续西行。八月十二,他们一行抵达古浪。这时担任古浪县令的陈世镕在离城三十里外的地方欢迎。陈世镕是安徽怀宁人,工诗文,对林则徐仰慕已久,他陪同林则徐一行在古浪县城休息了一天。陈世镕专意写了《题林少穆制军关陇访碑图》《题林少穆制军伴月图》。八月十四,林则徐抵达凉州(今武威),这时,林则徐的同乡晚辈郭柏荫担任甘凉道,于是,他在凉州住了八天,进行休整,换雇大车,为进入河西走廊的大漠戈壁作了准备。


    八月二十二,林则徐离开凉州继续西去,安定县知县主薄陈子茂又送到凉州四十里堡方挥手道别。并有诗互相互赠。林则徐写了《子茂君自兰泉送余到凉州且赋七律四章赠行次韵奉答》赠与陈子茂,诗曰:“弃璞何须惜卞和,门庭转喜雀堪罗。频搔白发惭衰病,犹剩丹心耐折磨。忆昔逢君怜宦薄,而今依旧患才多。鸾凰枳棘无栖处,七载蹉跎奈尔何。”“送我西凉浃日程,自驱薄笨短辕轻。高谈痛饮同西笑,切愤沈吟似《北征》。小丑跳梁谁殄灭,中原揽辔望澄清。关山万里残宵梦,犹听江东战鼓声。第一首诗借用卞和哭玉的典故,用以明志,极写自己年老体弱,政治主张难以实现,常常陷于苦楚的境地,但气节犹如卞和捧出的玉璞一样美洁,朋友陈子茂来甘七载,一位有用之才,做了一个小小县主薄虚度光阴,对他的处境非常同情,却也只能发出无可奈何的叹息,抒发了对自己所受到的不公正对待的忧愤;第二首诗里反映出作者对国家政治的担忧,投降派得道独揽大权蒙蔽朝廷国人,使得英国侵略者更为猖狂,在西行的路上作者对当道的投降派极为愤恨,希望澄清政治,罢黜投降派奸人,赶走外国侵略者的迫切心情。特别是“犹听江东战鼓声”一句,将作者时刻不忘帝国主义入侵中国、中国人民奋起抗击外来掠强的战鼓之声和作者心系民族安危、社稷兴亡的心情奋笔疾出,读来让人对作者的伟大人格和忧国忧民的高尚品德的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艰难的时局,漫长的古道,让林则徐备受艰辛。漫漫黄沙,跋涉在流放之路的林则徐,咀嚼着寂寞,咀嚼着黄连一样的苦。玉门关外,只有流沙在听,只有冰雪在呼唤,“雪月天山皎夜光,边声惯听唱伊凉。孤村白酒愁无奈,隔院红裙乐未央”《中秋感怀》,这个哀哀罪臣,想到的不是个人身心的悲苦,而是民族蒙受耻辱的痛苦。年老体弱的林则徐在酒泉听到清政府签订《南京条约》的消息时,令他痛心疾首。在酒泉的一个小店里,秉笔疾书:“自念一身休咎死生,皆可置之度外,惟中原顿遭蹂躏,如火燎原……侧身回望,寝馈皆不能安。”


    一位满头白发,一个落魄罪臣,他是以何等的毅力走过冰天雪地、狂风呼啸的河西走廊的。但是悲愤在,豪情也在,一首《出嘉峪关感赋》:“天山翘削摩肩立,瀚海苍茫入望迷。谁道崤函千古险?会看只见一丸泥”,让我们看到了这个苍老者的脊梁,那种悲国忧民情怀洋洋而起。他在《塞外杂咏》中记述了沿途的感受:“天山万笏耸琼瑶,导我西行伴寂寥。我与天灵相对笑,满头晴雪共难消”。


    林则徐默默的站在玉门关城下,那些青灰色的砖石,无言的遮住了他的视线。西去,西去,他的心里,此刻装着的,只有一心的悲凉。这个清瘦的老人就要出关了,他跋涉在敦煌灰蒙蒙的荒漠里,彻骨的寒风,深入到了他的脊髓,他的咳嗽和哮喘,不时地发作起来,可是,这个在虎门燃起民族大火的老人,表现得异常的刚毅和坚韧,从他的身影里,我们读到了中华民族斗士的民族气节。


         18429月中下旬,林则徐走出甘肃,进入新疆。又经过跋涉,终于到达他的充军地——伊犁。他在伊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百姓造福,兴修水利,开荒屯田,兴办教育,使得至今人们仍对他念念不忘。


    随着时局的变化,林则徐在伊犁的所作所为再次引起朝廷的关注,这年二月,同样被发配充军的邓廷桢被任命为陕甘总督。九月二十八日,伊犁将军布彦泰,奏请朝廷林则徐开垦有功,任命为四五品京堂候补。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十一月初四,布彦泰被任命为陕甘总督,未到任前由林则徐以三品顶戴署任陕甘总督。次年三月,林则徐抵达兰州。三月二十日,他被授陕西巡抚,仍留在兰州与陕甘总督布彦泰会同办理“番务”。


    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四月二十五日,林则徐游览金天观(今兰州市工人文化宫),在华佗庙流连忘返,手书楹联“灵素阐真诠,断胃湔肠徵异术;歧黄宜炒蕴,解头理脑媲神功”,此时,行年62岁的林则徐,倍遭流放生活的煎熬,以致“鼻衄、脾泄、疝气诸症送起丛生”,触景生情,不禁对神医华佗大加赞赏,流露出一种渴望药到病除、恢复健康、报效国家的强烈愿望,并为山字不灭神庙题匾“佑康锡福”,意为保佑地方安康幸福,也希望自己身体健康,为国效力。


    六月二十四日,离兰州赴陕西到巡抚任职,兰州画家朱克敏深情相送,直到东岗坡依依分别,并告林则徐25日起程赴西安乡试。七月二十九日,林则徐抵西安,听到朱克敏母亲去世的消息即致唁函,并在西安乡试时,林则徐对朱母对朱克敏姐弟四人的抚育之恩大加赞赏,还对朱克敏洁身自好,以笔墨养家糊口的清贫生涯给予同情。


    这时,充军四年的林则徐有了重返政坛的机会,起用陕西巡抚,擢云贵总督,1850年在潮州病卒。他的坎坷经历,也再次映证了“金子放到那里都闪光”的那句话,从他西行充军新疆伊犁之行所留下的故事和诗文里,也看到了一位爱国志士在动荡贫困的旧中国所经历的不幸遭遇和艰难路程。


通联:甘肃省定西市安定区解放路37
      杏花文学院
     《杏花》编辑部
信箱:dxliugaoxing@163.com
电话:13993298296  15349321176







[ 本帖最后由 刘居荣 于 2010-6-28 16:37 编辑 ]
发表于 2010-6-28 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太需要林则徐这样大义凛然、心忧天下的忠臣良将了。
发表于 2010-6-28 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啊。老刘不愧为史家!好文,精华支持!
发表于 2010-6-28 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老刘!
发表于 2010-7-1 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考证翔实,但总感觉内容和主题之间的联系不甚紧密。对于刘兄的这篇文章来说或是一憾。刘兄赞同否?

[ 本帖最后由 刘玉红 于 2010-7-1 11:48 编辑 ]
发表于 2010-7-7 08:25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精华作品!
发表于 2010-7-15 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沉重。一位顶天立地的民族英雄,如此坎坷的仕途,清政府能不灭亡吗!
发表于 2011-8-30 0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新人报道啊,多多支持!
发表于 2011-12-16 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来学习一下这样的作品。
发表于 2015-7-6 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大人值得所有人尊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7-10-22 05:08 , Processed in 0.065635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