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11|回复: 4

[原创] 厂卫:魏、骆二奸保太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5-22 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个邱乘云还可以和这李进忠扯上关系。
李进忠一开始的岗位,是在御马监,由御马监太监刘吉祥照管。名义上,他是是刘吉祥大总管名下的人,干却的是扫马圈的低级工作。一开始他还能夹起尾巴,小心谨慎,时间长了,本性就尽露。人家别的宦官,业余时间都能看看书、写写字,聊以消遣;他一个文盲,连《三国》都品不了,晚上真不知道怎么打发好。喝酒、赌钱,这两项爱好又让他拣起来了。
偏巧物以类聚,宫中也有三两个不成器的,李进忠渐渐地与同属刘吉祥名下的邱乘云成了酒肉朋友。
邱乘云和魏忠贤很有缘分,两人同年,又是同时进的宫。邱是北直隶保定府雄县人,也是文盲一个,吃喝赌样样精。他相貌奇丑,性格怪异,高兴时口若悬河,不高兴时张口就骂人。坐没坐相,站没站相,也是个典型的垮掉一代。
他们一有空,就去饮、赌、玩。上瘾了以后连工作都不顾了,上班只是去点个卯,瞅空子就溜号去逍遥。如此肆无忌惮地胡来,群众的意见大了,他们个人这么放肆,心里也是不踏实的。
宦官本来就是奴才,小者更是猪狗不如,连娘娘养的一只猫都比他们尊贵。宦官就是不犯错,皇上都还要拿他们撒气。比方,走路快了、慢了,表情太高兴了或者太丧气了,都得挨一顿毒打。
万历年间,皇帝喜怒无常,把对外臣的廷杖之法也拿到内廷来责罚宦官。凡是宦官工作的地方,都常备有打人的板、杖。皇上一发话,立刻就得开打,即使冤枉了也不能辩解。
东厂为了惩罚犯错误的宦官,发明了一种寿字杖,头粗尾细,打在冬瓜上,瓤烂而皮完好,打人也是一样。后来又有革新,杖里灌了铅,打上十几下就能致人死。曾有好几百宦官就死于这种杖下。
此时当朝的万历皇帝,是明末最贪财的一个皇帝,他向各地派出了大批太监,充任“矿监“和“税监“,目的就是从老百姓身上榨钱。这些太监口含天宪,是皇帝老子的代表,地方官不仅不能干预,而且只有乖乖配合的份儿。
太监们若是正正经经地开矿、合法地征税,倒也罢了,老百姓谁都明白,皇家不靠这些办法搂钱,平常还怎么摆谱。但是这帮“没下边“的爷,出了京城,就没人能管束了,几乎个个都在胡来。矿监看好了哪个富户有油水,就硬说人家宅基地下面有矿,你要是不想破家,就拿钱来。
税监也不含糊,在长江上商船密集的地方,隔三五里就设一个税卡。你走一趟货,一天里就要扒你几层皮。若有行贿和交税不痛快的,一声吆喝就绑了你,押在船上的水牢里泡着,一天暴打几遍,让你求死不得,只能乖乖送上银子。
要是他们为国家征税到了这么疯狂的程度,也算是为国尽忠了。其实大不然,国家利益哪能激发出这么大的疯狂劲儿来。万历年间的矿税收入,十之七八是入了这些太监爷爷们的腰包。万历皇帝可能也知道一些情况,但不会想到有这么严重。他不相信奴才敢把个人利益放在皇家的利益之上,有地方官员向他告状,他也不信。
有皇帝罩着,能公开勒索民财,这机会真是千载难逢啊!魏忠贤看好的就是这个路子。他当然没有资格去做一个方面的矿税大员,但即便是在矿税太监手底下跑腿儿,也强过扫马圈吧!
这个邱乘云早先觑准机会,外放四川做矿监,己成一方土皇帝,这个李进忠千里迢迢,去投兄弟,准备共富贵,只不过邱乘云这货,早已忘记当初的山盟海誓,只是用了三十两,便将李进忠打发回京,这李进忠引为奇耻大辱,即使现在同为李妃效力,他对这个邱乘云是绝不理会的。
现在李进忠是李选侍手下的大红人,品级不高,论地位却是在邱乘云之上。
米柱看准机会,来找上了李进忠,说道:“姥爷!现在皇上的病怎么样?”
这个李进忠道:“不好说!”其实脑子清楚,明白事理的人都会这么想,这药石无效,问计于仙丹,这确是不好说。
米柱道:“若天上有变,这太子才是唯一的依靠,这太子才是最靠谱的。”
米柱之所以这么说,这是因为原版的移宫案中,这货一开始是站在李选侍那边的,后来看见风声不对,这才转投朱由校,也不知他是用什么甜言蜜语,将这朱由校哄得如此信任。
现在双方身边的力量有所加强,这个李进忠的力量远不如原版受双方重视。
李进忠道:“当然!”通过郑贵妃的倒台,他看得明白,这个李选侍的权势,来自泰昌帝,她可以站在泰昌帝身边,狐假虎威,这泰昌帝若不在了,她什么都不是。
米柱道:“所以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我们都必须无条件的支持太子。”
这个李进忠道:“你什么意思?有点大逆不道呀!”
米柱道:“什么大逆不道,我们只是效忠皇上,效忠太子,有什么问题?”
他的话真正的意思是,皇帝在,一切不变,皇帝不在,改由效忠于太子了,这才是忠君之道。
李进忠道:“咱家当然知道怎么做?”
米柱道:“御马监的高则仁和邱乘云可以拉拢吗?”
第26章游说_明末之伟大舵手_穿越小说
皇宫的保卫力量,由锦衣卫和御马监负责,加上神机营这机动部队,组成皇城守卫部队,这锦衣卫的大汉将军算是侍卫,这个御马监则是卫兵,双方各有任务和职责,互不干涉,各行其事。
而神机营则是机动部队,有时还要随大军出征。
李进忠道:“见利忘义,首鼠两端的墙头草,这等人见小利而忘义,见大利而惜身,真个竖子不足与谋。”
米柱道:“姥爷出口成章,学问长进不少。”
李进忠道:“最近在请人教读《三国》,相当有感。”
米柱道:“一旦有变,太子手上没有什么可用之人,姥爷有什么指点吗?”
李进忠道:“锦衣卫指挥使骆思恭是关键,他的锦衣卫随时可入宫,有他的支持,必定事倍功半。”
米柱道:“是事半功倍吧?”
李进忠脸上一红,说道:“大概是这个意思。”
这个米柱忙从这詹事府取来一幅字画,前去这个锦衣卫镇抚衙门,求见这指挥使骆思恭。
骆思恭这位锦衣卫上堂掌官在当值室接见了米柱,米柱道:“下官米柱,见过上堂大人。”
米柱有锦衣卫千户官衔,虽然是勋官,只领钱不干活那种,但也算是骆思恭的手下,见面行礼和自称下官,没有什么不妥。
骆思恭点了点头,道:“米千户不去伺候太子读书,来此做甚?”
米柱道:“皇上病重,太子身为人子,衣不解带伺侯在一边,那里有什么心情读书?”
骆思恭道:“太子纯孝,国之幸也。”
米柱将手中的卷轴交了出去,说道:“这是太子写的一幅字,专门赠予大人。”
听闻是太子的作品,这个骆思恭肃然起敬,作了一个揖之后,这才恭敬的接过,打开一看,却是那一首《问天》,字写得非常一般,可以说是难登大雅之堂那种,但这可是太子所作所书,从没有听闻太子将字赠予他人的传闻,这价值就高了,骆思恭十分高兴,摇头晃脑的道:“九卅生气持风雷,万马齐喑究可衰。我劝天公重捯擞,不拘一格降人才。”好诗!好诗!”
他心里则想,不拘一格降人才,我等是他要的那一个,还是在骂我们不是人才?
米柱道:“这是太子首次将字赠予他人,字虽一般,但意义非凡。”
骆思恭道:“谢太子厚爱,本官定会小心收藏,以作为传家之宝,本官奇怪,太子为何会专门赠字予本官?”
米柱道:“太子听闻铁岭开原沦陷,皆因汉奸细作作内应,悲愤莫名,大声叱问,锦衣卫何在?当年朝廷大军远征朝鲜,远在千里之外,锦衣卫士都不畏艰苦、踏雪卧冰、翦除奸细,打探军情,立下大功,现在近在咫尺,居然让建奴细作嚣张至此,莫非这刀己钝,不堪用耳?”
骆思恭冷汗直冒,这可是极其严励的指责,随时官帽不保。他收起了字,说道:“当时维新是怎么回太子的。”
米柱道:“当时下官是这么回的,太子明鉴,自万历朝起,锦衣卫实职干员严重缺乏,三十年响银一钱未增,但这荫官勋官却翻几倍,锦衣卫的响银,仅够勉强支出,维护基本运营,而辽东的将门、官员又不卖锦衣卫的帐,非但没有配合工作,反而处处刁难,这才造成如此结果。”
骆思恭道:“就是这个理。维新说得好,立了大功。”
米柱道:“当时太子道:“锦衣卫的工作必须重新开张,银子不是问题,他将向皇上凛告,拔内帑以应急,上堂大人必须准备好条陈,以备皇上问起,措手不及呀!”
骆思恭一喜,说道:“此话当真?”
米栏道:“此等军国大事,维新岂敢开玩笑,最迟三天,必有上谕下,大人须是早作准备。”
第27章暴风雨前的冷静_明末之伟大舵手_穿越小说
骆思恭大喜,这春天怕是要来了。
这万厉皇帝是个情绪化的人,对人不对事,对你好时棉被可以借给你晒谷,不好之时做什么都是错的。他为人又尖酸刻薄、吝惜小气,活你必须干好,钱免问,你想要他的钱,他想要你的命,他恨不得你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
按正常算,这锦衣卫至少缺一半的资金,缺一半的人,你缺人是不是?他给你封了一堆只吃不拉的荫官,如果不是有收保护费和做一些小卖买,堂堂天子亲军,连生活都是问题,更不用说执行大型的行动了。
万历皇帝这个人,拔发响银时,恨不得扒回一半,发一点糊口不够的银子,都指望你拼命的下死力的工作。
这锦衣卫有其的独立性和特殊性,你不想给银子,给权力也行呀!有权力就会有银子,不好意思,这个权力也没有,他的权力只给那些为他捞钱搞钱的税监和矿监们,至于锦衣卫,只是小娘养的。
整个万历朝,锦衣卫除了在三大征之中有所表现之外,没有人将这锦衣卫放在眼里,这个骆思恭看着这锦衣缇骑出巡图,这是内心苦涩呀。
现在好了,太子和皇上终于关心锦衣卫的事了,这个骆思恭道:“维新莫忧,本官自有条陈。”
这个锦衣卫名为天子亲军,权力来自天子的信任,天子信任他们,他们将可以在京城横着走,如果不信任,就是现在这样,吃饭都成问题。
骆思恭问道:“太子对于锦衣卫有什么想法?”
米柱道:“锦衣卫是帝皇鹰犬,是鹰不是犬,放养于天,就鹰击长空,解去绳子,就是猛虎。”
骆思恭一拍大腿,说道:“太子之言,深得吾心。”
米柱道:“太子也非常欣赏上堂大人的才具,下官可以安排一次会面。”
骆思恭道:“那敢情好!”
米柱的计划是,先拉拢了再说,这个骆思恭与太子政见相同,自然会在关键时刻表示支持,这才是米柱的目的。
现在他们实力有限,又有顾忌,实是不敢光明正大的拉拢大臣,等这个泰昌不在,他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大刀阔斧的干活了。
现在历史的车轮还是按固定的轨迹向前推进,米柱这小螳螂,力量实在是太小了,无力改变这滚滚而来的车轮,他不闪开,除了被辗压,没有别的结果。
米柱发誓,这一次权力洗牌之后,他将拥有改变车轮方向的力量。
离开这个镇抚司衙门后,米柱步行回家,在街口的熟食店,买了母亲米夫人最爱吃的烧鸭,这老板用荷叶收好之后,说什么也不肯收钱,米柱笑道:“张老板,你可别巴结错了人,我这锦衣卫千户只是虚衔,空心大佬倌。”
张老板笑道:“米大人此言差矣,地痞流氓不敢来这条街闹事,谁不知这是米大人打的招呼?街坊们都承你的情,这区区一个烧鸭,如果我老张收你的钱,街坊们都笑话我了。”
米柱道:“张老板你这小本买卖,做一点小生意也不容易,你不收钱,我就不要了。”
张老板道:“好!好!好!收您的成本钱,五文钱,五文钱。”
米柱道:“张老板!你这样做生意是要亏钱的,如果我天天来,你这生意还做得下去?”
张老板陪笑道:“就怕您不来。”
米柱这次没有拒绝,他交了五文钱,拿起荷叶包就走,在门口看见这老板的女儿在门口嬉耍,他摸出了十个铜板,问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怯生生的望着他,看见米柱一脸温和笑容,这才道:“我叫雪梅。”
米柱道:“梅花香自苦寒来!来!哥哥请你吃冰糖葫芦。”他将铜板塞入雪梅手中,摸摸她的头才走。
米柱发现他人气相当高,所到之处,人人争相躬身问好,如果是买东西,绝不收钱,这是出于尊敬而做的,并不是畏惧。
“这么早回来啦!”米夫人看见米柱回来,十分高兴,说道:“我还没有做饭呢?”
米柱道:“无妨!孩儿买了一些饭菜,这街坊们可都是马屁精,知道孩儿升作千户官,争相巴结,买东西都不要钱。”
 楼主| 发表于 2024-5-22 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们一伙人在商量定后,立马赶往金銮殿召集文武百官,而他们在商量之时,正是卢受在前门叱退这米柱等一行人之时。
李进忠扶着太子刚进寝宫,便觉不妥,因为门口居然站着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一看服饰,这不是平日的守卫,而是御马监的精锐战士。
领队的居然是一个小旗,一脸的冷峻,六亲不认的样子。
李进忠想要出去,却被对方拦住,说道:“高公公有令,为保证太子的安全,任何人不许出来。”
李进忠道:“这是为何?咱家去问问,这老高闹的是那一出?”
这时邱乘云走了过来,说道:“那一出?当然是保护太子安全,现在主少国疑,为怕有妖孽蠢蠢欲动,伤害太子,所以派兵保护好太子,这玉景殿是许进不许出。”
李进忠不悦了,说道:“老邱!你什么意思?连咱家也防着?”
邱乘云得意的道:“咱家也不想呀!这是娘娘的命令,违令者斩。”
李进忠道:“屁话!咱家才是娘娘最信任的,娘娘有什么决定,咱家会不知?”
这时,这个客氏匆匆而至,看见了李进忠,紧张而关心的问道:“太子可好!他在何处?”
李进忠连连向她使眼色,说道:“太子想吃绿豆糕呢?嬤嬷去御膳房取些来,太子要吃新做的。”
客氏白了他一眼,说道:“你不会叫小太监送来,此时奴家怎能不在太子身边?”说完,就进去了。
李进忠暗叹:“有胸无脑的娘们。”
邱乘云嘿嘿一笑:“这身段,没说的,老李好艳福呀!”
李进忠怒道:“你胡说什么?”现在他们的恋情还没有公开,这客氏还是魏朝的对食。
这个邱乘云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嘿嘿!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呀!”
这个李进忠懒得理对方,关上了门,走进内室,这个朱由校扑在客氏怀中,放声大哭,他知道这朱由校依恋客氏,一如这孩子依恋母亲。
李进忠叹道:“太子请节哀,这更要命的事情来了。”
朱由校抽泣道:“何事?”
这个李进忠道:“我等只怕己被娘娘囚禁。”
朱由校又惊又怒:“这是欺君之罪,等同造反。”
李进忠道:“李妃与太子有旧仇,唯一的机会就是当上皇太后,否则她的下场连郑贵妃都不如,郑贵妃还是贵妃,还有这福王,娘娘可是一无所有,有可能冒险一博呀。”
这个朱由校立即道:“回文华殿。”他们刚站起来,准备出去,这个李选侍就在卢受、高则仁、邱乘云等人的陪同下进来了,李选侍道:“太子那里去?”
父亲不在,他就是皇帝和当家人,他说道:“孤要回文华殿,与文武大臣商量父皇的葬礼。”
李选侍道:“很好!太子有心了,太子也应该记得,先帝在临终前下遗诏,封本宫为皇太后,五王子为信王,八皇女为永安公主,卢公公为司礼监掌印太监,高公公为司礼监秉笔太监兼提东厂,邱公公为御马监提督太监兼提京营。”
这等于把要害为位一网打尽,他们可控制内廷了。
这朱由校道:“孤怎么没有听见先皇有说过这话?”
第30章妄想_明末之伟大舵手_穿越小说
李选侍道:“想是太子伤心欲,不曾听清,没有关系,有起居注在,想来太子不会拒绝先皇遗诏,做个不孝之人吧?”
这个朱由校道:“这是痴心妄想,李妃何德何能,可以做皇太后,朕会封郭太后,先母王太后,就是没有李选侍你。”
这个李选侍也不生气,王才人死于她手,她也不指望朱由校当她是妈,她们是合作关系,合则两利,分则两害,她说道:“太子必须答应,这是先皇遗诏,你不同意,这皇帝你还当不当?这乾清宫都是本宫的人,朝中又有大臣奥援,你不封本宫为皇太后,你就当不上这皇帝,这五皇子一样有继承权呀!在皇帝和信王之间,他会作出聪明的选择。”
这是赤果果的威胁,后宫差不多全是她的人,她确是可以只手遮天,为所欲为。
不过她的能力还达不到废立的地步,一个选侍,毫无根基,文武大臣,统兵大将,各地抚督,不会支持她,只是弄死了朱由校,大臣们别无选择,唯有选信王。
朱由校道:“你在威胁本宫?”
李选侍道:“这是合作,太子身边根本没有几个人,他们并不足以保证让太子登上皇位,朝中大臣,都是首鼠两端之人,我们合作,就是最强大的组合,可以垂帘听政,共治天下。”
这垂帘听政共治天下,这才是她的目的,作为一个妃子,她知道没有皇帝支持的可悲下场,尊贵如郑贵妃,也是脱毛的凤凰不如鸡,只有像慈圣李太后一样,垂帘听政,才是王道。
所以李选侍才会行险一博,以她的资历和身份,并不足以封皇太后,她不是正妃、不是皇帝生母,只是“养帝成人”一条勉强沾边的,如果有先皇遗诏,新帝又一力支持,朝中大臣又呼应,真有成功的可能。
至于和朱由校撕破面皮,反目成仇,这没有关系,他们之间,原本就没有什么亲情可言。
李选侍道:“我们联合,就是最强大的一组,一旦分裂,大家都没有好处,徒让外人占了便宜,太子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选择,李公公!好好的劝太子,大家的荣华富贵,全在太子一念之间。”
朱由校恨恨道:“李妃你如此跋扈,孤绝不从你。”
李选侍道:“认真的考虑吧?乾清宫全是本宫的人,又有这高公公的御马监支持,谁人是本宫对手?殿下不答应,你是当不了这皇帝的,或许原本没有资格的信王和福王会感激本宫制造的机会,封本宫为皇太后。”说完,她便离开,并命令邱乘云守在这里,许进不许出。
“可恶!”朱由校愤然一扫桌子上的文具,怒道:“她竞敢如此欺侮孤,这与谋朝篡位何异?”
李进忠道:“太子匆怒,现在该如何的应对才是?不答应李妃,她不会让太子登基,答应了也是被她们架空,以后没有好日子过。”
客氏道:“这李妃如此跋扈狠毒,欺凌太子,不怕诛灭九族吗?”
李进忠叹道:“这后宫之中,成王败寇,以前的郑妃是何等跋扈风光,现在的李妃,就是怕像郑妃一样,这才行险一博,太子匆忧,大臣们忠义,绝不会苟从于奸妃淫威。”
朱由校宫中长大,见惯了阴谋诡计,权力交替,他的母亲就是让李妃打了,忧郁而死,他什么也做不了,国难思良将,这肱股之臣,维柱何在?
朱由校写了一封密信,交给李进忠,说道:“公公可有办法,将这信件,交在维新手中?”他想起米柱之言,从贴身的衣兜里取出一包金瓜子,说道:“谁人肯送信,这就是他的。”
李进忠叹道:“咱家尽量想办法吧?客嬷嬷,咱家己向你使眼色,为何装你不见,坚持进来?”
这个客氏道:“如此危急关头,奴家当然要陪伴在太子身边。”
朱由校感动的道:“危难见真情,如果孤能登基,定封嬷嬷为奉圣夫人,李公公就做秉笔太监。”
过了一会儿,有一个小太监送绿豆糕前来,李进忠让他送信,他宁死不从,惊道:“李公公饶了小的吧?让邱公公知道,定会打死奴婢。”
朱由校将他荷包中的金瓜子倒出,说道:“事成之后,这全是你的,孤是太子,金口玉言,决不有假。”
为什么说事成之后呢?因为这小太监不可能将金子带走,因为守在殿外的士兵和太监,肯定会搜身,一旦发现了金子,什么都完了。
小太监双目冒出绿光,说道:“这些金瓜子都归奴婢?”
李进忠道:“事成之后全是你的。”
小太监道:“我马上就要。”
李进忠摇头道:“你带不走的,还会惹他们怀疑。”
小太监道:“奴婢王承恩,自有办法。”他当着这太子的面,将十颗金瓜子吞入肚中,然后他将这个信封扔了,将信揉成一团,扔进垃圾箩里,他躬身一礼,然后带走。
这李进忠拍案叫绝呀!果然是高手在民间呀,他忙往垃圾箩里吐了几口痰,这是让对方恶心,不那么仔细的搜。
 楼主| 发表于 2024-5-22 16:22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承恩将垃圾箩带了出去。
刚到门口,就被这个邱乘云喝令停止,他一声令下,立即有两个士兵冲过来搜身,他们迫令王承恩脱光衣服搜,还有一个人则搜垃圾箩,他并不怕里面脏,无视李进忠吐的几口痰,在垃圾里找,几个纸团也被他一一摊开,确认里面没有特别的信息及内容,还翻过垃圾箩的底部,确认了没有任何遗漏了,这才放行。
这个邱乘云还在问:“为什么呆这么久?”
王承恩道:“李公公让奴婢送信给詹事府的李逢春大人。”
邱乘云眯着眼睛问道:“为什么不去呢?”
王承恩道:“奴婢还想多吃几年饭呢?”
邱乘云冷哼一声道:“滚!”
王承恩提着垃圾箩,躬身的走了。等王承恩走后,这个邱乘云吩咐:“找个人跟着这厮,如果往詹事府方向跑,一刀了结了他。”这个人白白胖胖,满脸笑容的,像是一团和气的大叔,为人却是阴险歹毒。
那个小旗军官手一挥,马上就有一名军士跟着这个王承恩去了。
这个王承恩十分小心,在倒垃圾时不动声色的将纸团拿在手,然后回到御膳房听差干活,一直不曾离开。
实情就是他在御膳房,将纸团摊平,交给了他相好的一个小太监,让他快马急足,将这个信交给御马监的米礼义百户大人。
这御膳监进出的太监宫女何其之多,这个兵士连监视一个小太监都难,更不用说跟踪监视其它的人了,他只要王承恩往詹事府或东宫才会动手杀人,至于王承恩呆在御膳房,只能说是错怪好人了。
这个米柱和洪承寿、徐光启刚回到詹事府露个面,马上的乔装打扮,赶至了御马监,这时米礼义己一身的甲胄,他手下的部队们开始带上武器和装备,正在集结。
皇帝驾崩了,消息己经传开。
顾命大臣们己在金銮殿向文武百官们宣布,泰昌帝驾崩了,他们还决定,消息在正午正式公布。
在此之前,英国公张惟贤坐镇五军都督府,指挥京营十万大军,对京城进行戒备,而皇宫方面,外廷由锦衣卫指使骆思恭指挥锦衣卫及神机营负责安全,内廷则由这个高则仁指挥御马监四卫及勇士营负责,各部队己接到调令,正准备往指定的位置,这米礼义的部队负责乾清宫和御马监之间的区域。
米礼义作为勇士营掌营武官之一,手下有兵三百,俱是上过久经训练,装备精良的战士。
米礼义看见米柱来了,脸现宽慰的笑容,谁会想到,五十多天前,只是一个上吊以拒婚约的秀才,现在竞成了大明天子的第一近臣?米家飞黄腾达,就在眼前。
朱由校在当太子时,都厚着脸为他谋来锦衣卫千户之衔,这当上了皇帝,那还得了?
米礼义道:“维新为何不陪在太子身边?”
米柱道:“乾清宫已经戒严,我们根本没有见过太子,现在皇上驾崩,这太子成了人人争抢的香饽饽了。”
洪承寿冷笑道:“早干什么去了!”既然确定皇帝己驾崩,他们就是天子第一近臣。
徐光启道:“此时此刻,我们必须呆在太子身边,这才令人放心。”
米礼义将他的几位副手一一介绍给三人,对于他们这天子近臣,第一红人,人人是争相巴结。
御马监一二号人物呆在乾清宫听差,他们这里就成了无人管的地方,天子近臣来访,人人争相巴结,希望可以留一个好印象。
米柱道:“太子一向仁厚英明,善待下属,诸位将军只要忠于职守,效忠王室就会获得太子的欣赏,下官可以安排一次见面。”
众将尽皆大喜,连声称谢,在未来的皇帝面前露面,这可是天大的幸事,飞黄腾达,指日可待,他们在皇宫当差多年,连王室成员都没有见过。
这个一直跟在米礼义身边的副手赵忠道:“我御马监勇士营,当然是效忠皇帝陛下,难道还会有别的主人吗?”
众将齐皆称是。
这时兵士入报:“外间有一小公公,称有十万火急之事求见营官大人。”
第31章宫廷政变_明末之伟大舵手_穿越小说
米柱一动,立即道:“快传进来!”
这兵士领着一个气喘呼呼的小太监进来,他说道:“乾清宫的李公公让咱家送信来。”?
米礼义道:“信何在?请取来。”
小太监道:“说好有五两赏钱的呢?”这和那个吞了十粒金瓜子的王承恩有得一拼,都是要钱不要命的主。
这个米礼义从口袋里取出了一锭银子,这个小太监咬了银子一口,看清了上面的牙印,这才欢天喜地的从帽子里取出折成方胜的纸条。
这个米礼义打开,却是一张白纸,米柱忙取来蜡烛,在纸上烤,这时纸上才现出字迹:“孤乃泰昌皇帝长子朱由校,万历四十五立皇太孙,泰昌元年为太子,今有李妃,勾结奸佞卢受、高则仁、邱乘云囚孤于乾清宫玉景殿,欲行废立之事,孤誓死不从,文武大臣有见字者,立即前往乾清宫清君侧、诛奸邪。朱由校!”
这米礼义将信读出,众将大惊,尽皆愤怒不己。
米柱也怒道:“这是太子的字迹无疑。”
米礼义一脚将这眼前案几踢飞,大怒道:“好个高则仁和邱乘云二贼,先帝待汝不薄,竞敢行此谋逆之事,本将不杀二贼,势不为人。众将听令,立即兵发乾清宫、勤王救驾。”
“喏!”众将齐声道。
洪承寿大惊:“不可!太子在奸人乱党手上,尔等大张旗鼓前往,这是要害死太子吗?”
米礼义拱手道:“洪大人有何高见?”
洪承寿道:“须定谋定后动,万事以救出太子为己任,但凡令太子损伤半点皮毛,诸君百死莫赎。”
米柱习惯性的打开折扇装b道:“下官有一计。”
这个朱由校等送走了小太监王承恩,才高兴了一柱香不到,这个邱乘云调来了上百名士兵,埋伏在玉景殿四周,这个邱乘云喊话:“老李你要识相一些,劝太子乖乖的合作才是。”
李公公道:“老邱你几年不见,胆子更肥了。”
邱乘云懒得理李进忠,此时以实力说话,口舌之争何益?
李进忠叹道:“乱臣贼子,欲挟天子以令诸侯耳!”
这个朱由校完全是慌了,父亲驾崩,又遇这政变,他是小庙失火__慌了神。
客氏则道:“李公公你平日足智多谋,为何现在是一筹莫展了?”
李进忠道:“谁会想到,这李妃如此大胆如此跋扈,先帝待她不薄,竞行此疯狂之事。”
朱由校叹道:“维新早己料到今日之事,可恨孤不听他言,悔不该当初耳!”
李进忠心里一动,他问道:“这维新怎么说?”
这朱由校叹道:“维新言道,如若先帝崩殂,切记跟随顾命大臣左右,万不可留在李妃身边,孤当时伤心欲绝,忘记了此事。”
李进忠道:“太子勿忧,维新既然料到此事,必有后手,咱老李也有后手,就是拼着粉身碎骨,也要保护太子周全。”
客氏道:“你有什么妙计?”
李进忠走出殿外,他对邱乘云道:“太子倔强,一时不好动说,但是咱老李毕竞是伺候了太子十多年的人,办法还是有的,问题是事成之后,我老李有什么好处?”
“好处?可以有,内廷二十四监,除了司礼监和御马监,你自个选。”邱乘云拍胸口的道。
李进忠道:“必须由高公公作出保证才行。”
 楼主| 发表于 2024-5-22 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邱乘云道:“什么牌子的,给咱家也来一包吧!”
这方从哲以内阁首辅、首席顾命大臣的身份,召集文武群臣,正式宣布了泰昌帝驾崩的消息,在五军都督府确认京城己戒严、锦衣卫、御马监和神机营戒严皇宫之后,他们令钟鼓楼撞响一百零八下钟声,正式召告天下,泰昌帝驾崩,大明进入国葬模式。
这昭告天下之后,自然是进入国葬模式,这一次,他们又与上一次不同,上一次是先登基后国葬,这一次是先国葬,后登基,因为这泰昌帝在位时间实在是太短了,才一个月不到,有十天是健康上朝的,其余的十八天是在病床上,这个朱由校推迟登基,就是为了让他拖够一个月。
今年是1620年,万历48年,明年才是泰昌元年,但是为了纪念这位苦命的皇帝,群臣决定,今年为泰昌元年,万历只有47年。
至于新皇帝的年号,暂定叫天启,明年为天启元年。
这年号刚定,这个米柱突然在群臣中冲出,对着卢受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痛骂道:“奸贼!吾恨不得喝汝之血,吃汝之肉。”
堂堂司礼监首领太监在朝廷上让人殴打,这朝廷顿时大乱。
第32章抢人_明末之伟大舵手_穿越小说
这个朝廷上一片大乱,这个司礼监掌印太监卢受被米柱、洪承寿、徐光启、李逢春四个围殴,最狠是洪承寿,他咬住了卢受脸上一块肉不放,痛得这个卢受,杀猪般惨叫……。
这骆思恭忙指挥锦衣卫卫士将他们分开,他大叫道:“冷静!冷静!”
首辅方从哲大怒,喝道:“尔等东宫属官居然如此无法无天,殴打司礼监掌印太监,该当何罪。”
被打惨了的卢受,面肿被青,帽子掉了,拂尘折断了,衣衫破烂,半边面尽是血,他雪雪呼痛,又哭又骂:“杀才!咱家与你势不两立。”如果不是俩锦衣卫扶着,他便要冲过来与他们扭打,堂堂内监首领,被人当众殴打,他深感屈辱,真是斯文扫地,威风扫地了。
李逢春指着方从哲大骂:“奸贼!你尸位素餐,枉为首辅,对得住先皇吗?”
方从哲大怒,今天让人骂了上百次,泥人都有火,我是大明内阁首辅,不是你们的出气筒,他怒道:“李翰林尔等再出言不逊,本官便让人逐尔等出去。”
米柱又跳了出来,戟指方从哲骂道:“奸贼!你尸位素餐,枉为首辅,对得住先皇吗?”
这方从哲几乎气歪了鼻子,他怒道:“放肄!人来!……。”
这时米柱将信纸高高举起,说道:“这是太子殿下的求救命信!”
这句话一出,整个大殿立部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米柱悲愤念道:“孤乃泰昌皇帝长子朱由校,万历四十五立皇太孙,泰昌元年为太子,今有李妃,勾结奸佞卢受、高则仁、卢乘云囚孤于乾清宫玉景殿,欲行废立之事,孤势死不从,文武大臣有见字者,立即前往乾清宫清君侧、诛奸邪。朱由校!”
米柱大声道:“这是太子冒死传出来的求救信!诸位请看。”
此事实在是骇人听闻之极。
这米柱将信交骆思恭、骆思恭交给周嘉谟、后者正要交给李汝华,却被杨涟夺了过去,他大怒道:“无法无天!无法无天!”
这米柱捡起地上的拂尘柄,对着卢受就是一顿抽打,痛骂道:“奸贼!你做的好事!本官今日当众打死你。”
这卢受奸谋被揭穿,吓得魂飞魄散,又被米柱往死里打,痛得要死,他连哭带喊的求饶:“大人轻些!大人轻些,饶了老奴吧?饶了老奴吧?这都是李妃指使,奴婢也是受人胁迫。”
这个一直在司礼监值房值班的王安怒道:“好贼子!竞敢做出如此恶事。”
这话一出,等于承认了这是真的,这里是朝廷,大明精英聚集上地,就凭这李妃和几个太监,就敢行废立之事,这也太侮辱人智商了吧?但前有太子诏书,后有卢受亲口承认,不到不信。
这个文武百官大怒,齐声喝骂,更有人冲上去对卢受就是一顿暴打,如此奸贼不打,如何显示自己嫉恶如仇,忠君爱国?这么多人暴打,这个卢受是医好浪费药钱了。
李逢春指着方从哲大骂:“先帝命汶为顾命大臣,辅助太子,你却将太子置于险地,居心何在?”
这李翰林义正词严的喝骂,这个御史、六科给事中等言官看见道义和道德制高点在此,纷纷跟风喝骂,指责阁臣尸位素餐。
方从哲满面通红,无地自容,这件事真心不漂亮,真是八十岁老娘,倒绷了孩儿,让居心不良的李选侍钻了空子,但这顾命大臣有十三个,为何独骂老夫?
这其余的三位阁臣也是不好意思,被人骂纸糊的阁老,泥胎的菩萨,这并不好受。
这个方从哲道:“诸位镇定!这李妃想以一宫之力而行废立之事,这是不可能,本官绝不会……。”
米柱振臂狂呼:“国家养士二百年,舍身取义,就在今日,可有人敢随吾去乾清宫救太子,保大明。”
“同去!同去!”这什么叫一呼百应,这就是了,这首辅的话还没有说完,这个上百大臣们就随着米柱,涌向了这个乾清宫。
这阁部大臣们无奈,也只好跟着去了,这锦衣卫指挥使骆思恭早就跟着去了。
连这王安,也率领司礼监的太监们手持棍棒,赶去支援。
这叫官心所向。
大殿上只剩下被打得半死的卢受,堂堂内监之首,居然差点被当众打死。
这文武大臣们群情汹涌,怒气冲冲的杀向乾清宫,这李妃在乾清宫布有眼线,马上有人飞报给她。
这个高则仁和邱乘云当场吓尿。
李选侍也是吓坏了,局势失控了,她强自镇定,看见两个吓软了的太监,骂道:“废物。”李选侍下令道:“守住宫门,请太子,把所有的人召集起来。”
第32章抢人_明末之伟大舵手_穿越小说
这个李选侍想起,朱由校在他们手中,他们占上风,一群大臣,下人而己,有什么好怕的,只要守住宫门,他们还敢调兵进攻乾清宫不成。
李选侍将这宫女太监们召集起来,排列成队,人手一条棍子,她训话道:“一群臣子下人,竞敢管本宫的闲事,有敢闯进来的,给本宫打,打死了算本宫的。”
太监和宫女在李选侍积威之下,不敢违抗,齐声答声。
这个李选侍的布置,是以防万一,有宫门宫墙在,大臣们能飞进来?
谁知宫门突然打开,大臣们蜂涌而入,气势汹汹,直奔这玉景殿。
这乾清宫守将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即准备关宫门,这个米礼义率领三百御马监士兵赶至,口称:“奉高公公命令,前来增援。”
这乾清宫守将是勇士营五大营官之一,高则仁的亲信,名叫杜成,他也有一种上了贼船之感,现在正心如乱麻,看见是熟人前来增援,心里还有一些安慰,马上放行,这当儿,文武大臣正汹涌杀至,身边多一个自己人都是好的,多了三百个人,可以顶上一阵子。
谁知这米礼义的官兵刚进门,马上翻脸,发动进攻,将杜成的人一网成擒,大开宫门,将文武大臣等放入乾清宫中。
这个米礼义的官兵为什么不突袭这玉景殿呢?因为他们看见了埋伏在玉景殿周围的上百官兵,双方一旦打起来,这是军事冲突,容易伤及太子。
如果让文武大臣冲进去,这还是外交上的对话解决,而且,他们是有计划的。
这骆思恭一马当先,率领上百文武大臣冲至。
这个李选侍怒骂道:“骆思恭,你这是造反吗?”
骆思恭道:“造反的是李妃吧?”
李选侍大怒:“大胆!竞敢对本宫无礼,还不快快跪下!”
骆思恭道:“小小一个从七品选侍,有何资格让本官下跪?”
李选侍道:“你们好大的胆子,先帝尸骨未寒,尔等就来逼宫了。”
骆思恭道:“我等只是来见太子。”
群臣齐声道:“对!我们要见太子!”
李选侍不屑的道:“一群臣子下人,这太子是你们想见就见的?没资格。”
“本官等应该有资格了吧?”正是方从哲等率领一群老骨头们赶至,他们人老跑得慢,这才珊珊来迟。
王安也气喘吁吁的道:“娘娘切勿自误。”
李选侍道:“谁给你们的权利,竞敢擅闯上乾清宫,这是死罪!来人,给本宫拿下。”
这个高则仁手下的兵不敢动手,这李选侍手下的太监和宫女们倒是冲过来拿人了。
米柱振臂大呼:“与这些小人们说什么?我们救太子去。”这话正合大家之意,他们一涌而上,与宫女太监们扭打成一团。
不打倒拦在宫殿前的宫女太监们,他们就冲不进这个玉景殿。
这个天下大乱的场面,李选侍也惊了,她向高则仁下令:“命令你的人动手,谁敢反抗,格杀勿论!”这个李选侍是有几分杀伐果断的女中豪杰之丰采的。
奈何被高则仁这猪队友所累,屠杀大臣,与造反何异,这个高则仁宁死不从,他对下们大声下令:“放下武器,将这些大臣们绑了!不得动粗,不得伤害诸位大人。”而他自己则是往玉景殿跑,现在他是明白,太子在谁手上,就人就稳胜不赔,他是记得己派入去请这太子,怎么有去无回呢?他决定亲自的查看个究竟。
“住手!住手!”这大臣与太监、宫女们扭打成一团,成何体统?这个方从哲气得发抖,他连声大叫,试图制止这一场闹剧。
谁知!他的话刚落,一个小太监就冲了过来,对着他就是一拳,打得他眼前直冒金星,头昏脑涨。
“我艹!”方从哲今天刚开始就被人骂,骂个不停,现在是发展到被打了,泥人都有三分火,他一怒之下,一脚踢去,踢得小太监跌出一边。
对于这完全失控的场面,这个李选是傻了眼,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此时此刻,这朱由校就成了关键,谁知掌握了朱由校,谁人就掌握主动。
这个李选侍也是把心一横,拉上一队人马,飞快的往玉景殿冲去,先把这朱由校捉住了,控制在手,再与其它人谈条件。
 楼主| 发表于 2024-5-22 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邱乘云道:“什么牌子的,给咱家也来一包吧!”
这方从哲以内阁首辅、首席顾命大臣的身份,召集文武群臣,正式宣布了泰昌帝驾崩的消息,在五军都督府确认京城己戒严、锦衣卫、御马监和神机营戒严皇宫之后,他们令钟鼓楼撞响一百零八下钟声,正式召告天下,泰昌帝驾崩,大明进入国葬模式。
这昭告天下之后,自然是进入国葬模式,这一次,他们又与上一次不同,上一次是先登基后国葬,这一次是先国葬,后登基,因为这泰昌帝在位时间实在是太短了,才一个月不到,有十天是健康上朝的,其余的十八天是在病床上,这个朱由校推迟登基,就是为了让他拖够一个月。
今年是1620年,万历48年,明年才是泰昌元年,但是为了纪念这位苦命的皇帝,群臣决定,今年为泰昌元年,万历只有47年。
至于新皇帝的年号,暂定叫天启,明年为天启元年。
这年号刚定,这个米柱突然在群臣中冲出,对着卢受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痛骂道:“奸贼!吾恨不得喝汝之血,吃汝之肉。”
堂堂司礼监首领太监在朝廷上让人殴打,这朝廷顿时大乱。
第32章抢人_明末之伟大舵手_穿越小说
这个朝廷上一片大乱,这个司礼监掌印太监卢受被米柱、洪承寿、徐光启、李逢春四个围殴,最狠是洪承寿,他咬住了卢受脸上一块肉不放,痛得这个卢受,杀猪般惨叫……。
这骆思恭忙指挥锦衣卫卫士将他们分开,他大叫道:“冷静!冷静!”
首辅方从哲大怒,喝道:“尔等东宫属官居然如此无法无天,殴打司礼监掌印太监,该当何罪。”
被打惨了的卢受,面肿被青,帽子掉了,拂尘折断了,衣衫破烂,半边面尽是血,他雪雪呼痛,又哭又骂:“杀才!咱家与你势不两立。”如果不是俩锦衣卫扶着,他便要冲过来与他们扭打,堂堂内监首领,被人当众殴打,他深感屈辱,真是斯文扫地,威风扫地了。
李逢春指着方从哲大骂:“奸贼!你尸位素餐,枉为首辅,对得住先皇吗?”
方从哲大怒,今天让人骂了上百次,泥人都有火,我是大明内阁首辅,不是你们的出气筒,他怒道:“李翰林尔等再出言不逊,本官便让人逐尔等出去。”
米柱又跳了出来,戟指方从哲骂道:“奸贼!你尸位素餐,枉为首辅,对得住先皇吗?”
这方从哲几乎气歪了鼻子,他怒道:“放肄!人来!……。”
这时米柱将信纸高高举起,说道:“这是太子殿下的求救命信!”
这句话一出,整个大殿立部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米柱悲愤念道:“孤乃泰昌皇帝长子朱由校,万历四十五立皇太孙,泰昌元年为太子,今有李妃,勾结奸佞卢受、高则仁、卢乘云囚孤于乾清宫玉景殿,欲行废立之事,孤势死不从,文武大臣有见字者,立即前往乾清宫清君侧、诛奸邪。朱由校!”
米柱大声道:“这是太子冒死传出来的求救信!诸位请看。”
此事实在是骇人听闻之极。
这米柱将信交骆思恭、骆思恭交给周嘉谟、后者正要交给李汝华,却被杨涟夺了过去,他大怒道:“无法无天!无法无天!”
这米柱捡起地上的拂尘柄,对着卢受就是一顿抽打,痛骂道:“奸贼!你做的好事!本官今日当众打死你。”
这卢受奸谋被揭穿,吓得魂飞魄散,又被米柱往死里打,痛得要死,他连哭带喊的求饶:“大人轻些!大人轻些,饶了老奴吧?饶了老奴吧?这都是李妃指使,奴婢也是受人胁迫。”
这个一直在司礼监值房值班的王安怒道:“好贼子!竞敢做出如此恶事。”
这话一出,等于承认了这是真的,这里是朝廷,大明精英聚集上地,就凭这李妃和几个太监,就敢行废立之事,这也太侮辱人智商了吧?但前有太子诏书,后有卢受亲口承认,不到不信。
这个文武百官大怒,齐声喝骂,更有人冲上去对卢受就是一顿暴打,如此奸贼不打,如何显示自己嫉恶如仇,忠君爱国?这么多人暴打,这个卢受是医好浪费药钱了。
李逢春指着方从哲大骂:“先帝命汶为顾命大臣,辅助太子,你却将太子置于险地,居心何在?”
这李翰林义正词严的喝骂,这个御史、六科给事中等言官看见道义和道德制高点在此,纷纷跟风喝骂,指责阁臣尸位素餐。
方从哲满面通红,无地自容,这件事真心不漂亮,真是八十岁老娘,倒绷了孩儿,让居心不良的李选侍钻了空子,但这顾命大臣有十三个,为何独骂老夫?
这其余的三位阁臣也是不好意思,被人骂纸糊的阁老,泥胎的菩萨,这并不好受。
这个方从哲道:“诸位镇定!这李妃想以一宫之力而行废立之事,这是不可能,本官绝不会……。”
米柱振臂狂呼:“国家养士二百年,舍身取义,就在今日,可有人敢随吾去乾清宫救太子,保大明。”
“同去!同去!”这什么叫一呼百应,这就是了,这首辅的话还没有说完,这个上百大臣们就随着米柱,涌向了这个乾清宫。
这阁部大臣们无奈,也只好跟着去了,这锦衣卫指挥使骆思恭早就跟着去了。
连这王安,也率领司礼监的太监们手持棍棒,赶去支援。
这叫官心所向。
大殿上只剩下被打得半死的卢受,堂堂内监之首,居然差点被当众打死。
这文武大臣们群情汹涌,怒气冲冲的杀向乾清宫,这李妃在乾清宫布有眼线,马上有人飞报给她。
这个高则仁和邱乘云当场吓尿。
李选侍也是吓坏了,局势失控了,她强自镇定,看见两个吓软了的太监,骂道:“废物。”李选侍下令道:“守住宫门,请太子,把所有的人召集起来。”
第32章抢人_明末之伟大舵手_穿越小说
这个李选侍想起,朱由校在他们手中,他们占上风,一群大臣,下人而己,有什么好怕的,只要守住宫门,他们还敢调兵进攻乾清宫不成。
李选侍将这宫女太监们召集起来,排列成队,人手一条棍子,她训话道:“一群臣子下人,竞敢管本宫的闲事,有敢闯进来的,给本宫打,打死了算本宫的。”
太监和宫女在李选侍积威之下,不敢违抗,齐声答声。
这个李选侍的布置,是以防万一,有宫门宫墙在,大臣们能飞进来?
谁知宫门突然打开,大臣们蜂涌而入,气势汹汹,直奔这玉景殿。
这乾清宫守将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即准备关宫门,这个米礼义率领三百御马监士兵赶至,口称:“奉高公公命令,前来增援。”
这乾清宫守将是勇士营五大营官之一,高则仁的亲信,名叫杜成,他也有一种上了贼船之感,现在正心如乱麻,看见是熟人前来增援,心里还有一些安慰,马上放行,这当儿,文武大臣正汹涌杀至,身边多一个自己人都是好的,多了三百个人,可以顶上一阵子。
谁知这米礼义的官兵刚进门,马上翻脸,发动进攻,将杜成的人一网成擒,大开宫门,将文武大臣等放入乾清宫中。
这个米礼义的官兵为什么不突袭这玉景殿呢?因为他们看见了埋伏在玉景殿周围的上百官兵,双方一旦打起来,这是军事冲突,容易伤及太子。
如果让文武大臣冲进去,这还是外交上的对话解决,而且,他们是有计划的。
这骆思恭一马当先,率领上百文武大臣冲至。
这个李选侍怒骂道:“骆思恭,你这是造反吗?”
骆思恭道:“造反的是李妃吧?”
李选侍大怒:“大胆!竞敢对本宫无礼,还不快快跪下!”
骆思恭道:“小小一个从七品选侍,有何资格让本官下跪?”
李选侍道:“你们好大的胆子,先帝尸骨未寒,尔等就来逼宫了。”
骆思恭道:“我等只是来见太子。”
群臣齐声道:“对!我们要见太子!”
李选侍不屑的道:“一群臣子下人,这太子是你们想见就见的?没资格。”
“本官等应该有资格了吧?”正是方从哲等率领一群老骨头们赶至,他们人老跑得慢,这才珊珊来迟。
王安也气喘吁吁的道:“娘娘切勿自误。”
李选侍道:“谁给你们的权利,竞敢擅闯上乾清宫,这是死罪!来人,给本宫拿下。”
这个高则仁手下的兵不敢动手,这李选侍手下的太监和宫女们倒是冲过来拿人了。
米柱振臂大呼:“与这些小人们说什么?我们救太子去。”这话正合大家之意,他们一涌而上,与宫女太监们扭打成一团。
不打倒拦在宫殿前的宫女太监们,他们就冲不进这个玉景殿。
这个天下大乱的场面,李选侍也惊了,她向高则仁下令:“命令你的人动手,谁敢反抗,格杀勿论!”这个李选侍是有几分杀伐果断的女中豪杰之丰采的。
奈何被高则仁这猪队友所累,屠杀大臣,与造反何异,这个高则仁宁死不从,他对下们大声下令:“放下武器,将这些大臣们绑了!不得动粗,不得伤害诸位大人。”而他自己则是往玉景殿跑,现在他是明白,太子在谁手上,就人就稳胜不赔,他是记得己派入去请这太子,怎么有去无回呢?他决定亲自的查看个究竟。
“住手!住手!”这大臣与太监、宫女们扭打成一团,成何体统?这个方从哲气得发抖,他连声大叫,试图制止这一场闹剧。
谁知!他的话刚落,一个小太监就冲了过来,对着他就是一拳,打得他眼前直冒金星,头昏脑涨。
“我艹!”方从哲今天刚开始就被人骂,骂个不停,现在是发展到被打了,泥人都有三分火,他一怒之下,一脚踢去,踢得小太监跌出一边。
对于这完全失控的场面,这个李选是傻了眼,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此时此刻,这朱由校就成了关键,谁知掌握了朱由校,谁人就掌握主动。
这个李选侍也是把心一横,拉上一队人马,飞快的往玉景殿冲去,先把这朱由校捉住了,控制在手,再与其它人谈条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24-6-14 05:11 , Processed in 0.051944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