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12|回复: 1

[原创] 东厂掌班,色胆包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5-22 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个米柱为什么叫糟呢?这杀手书生李天华,剑术无双,却是一个好色如命的下流崽子,这货的响银全花在伎院了,自己居然带他进宫,他消失不见了,这是去干什么了?当然是放飞自我了。

不过他的担心是多余的,这李天华从墙后转出,对米柱一揖到地:“求大人一事,若成,卑职愿为大人赴汤蹈火,粉身碎骨,万死不辞。”他觉得不够郑重,还叩了三个响头。

米柱道:“李大人何故行此大礼?”

李天华道:“偏殿关着八位美人,正是郑贵妃送给先帝那八位,果然是绝色无双,宗人府决定让她们殉葬,如此绝色美貌的绝色美人,就此香消玉殒,实是暴殄天物,求大人为下官弄来,下官以万死回报。”

对于这个好色又桀骜不驯的人,米柱并不喜欢,如果不是老爹力荐,他绝不会要,他是米礼义义子,但米柱从来不称之为兄,他用屁股想,也知此事干系多大,这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了,米柱喝道:“滚!”

李天华抱着他的大腿:“大人若不应允,下官一跪不起。”

米柱一脚将这下流胚子踢飞,谁知这货翻了一个筋斗,又抱住米柱的大腿,苦苦哀求。

米柱恨铁不成钢,骂道:“好你个畜生,大逆不道,本官斩了你。”他抽出绣春刀恐吓道。

李天华哀求道:“大人若不从我,便一刀杀了我。”

如此滚刀肉,米柱只好回刀入鞘,道:“米利坚商行有十九家伎院,你可以尽情的玩乐,就死在牡丹花下吧?”

李天华道:“见过如此绝色美人,焉能对那庸脂俗粉性致能兴!”

米柱道:“这是诛九族的大罪,你不要命了。”

李天华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如此绝色美人,香消玉殒于眼前,下官宁愿一切了之。”

米柱道:“正好!敬事房的李公公手艺极佳,正好推荐给你。”

李天华道:“真的是个个绝色,倾国倾城那种,只要大人一见,必会改变注意,这杨如花与之相比,是天鹅和小鸭的分别,共有八人,大人、王大人、孔大人每人二位,给个神仙也不换。”

米柱又不是色鬼,更不相信古人的审美,他道:“不成!让本官助尔等大逆不道之事,断无可能。”

李天华哀求道:“大人!你不从下官,下官就死在你的面前。”他抽出宝剑作挟道。

米柱趁他抽出宝剑,快步离开:“没的污了本官的眼。”

这李天华将剑架在脖子上,快步追上,说道:“义弟呀!我真的自刎了,尔如何向义父大人交待?”

米柱道:“去死吧?本官绝不挽留,不要拉上本官就可以了。”向父亲交待,交待什么?这义子以前他都不知,可见这关系,这个李天华的响银,全用于伎院里潇洒,没银子活不下去了,才会去找这干爹。

李天华道:“我是你义兄,怎可对我如此无情?我想成亲了,这有什么错?”

老准备收山成亲,这没有什么错,但他看中的是先帝的女人,准备用于殉葬的女人,这就错了,大错特错,这等于放八个炸弹在身边呀,这必须担待多大的关系。

红颜祸水,这郑贵妃送的八个绝色美人,是公认害死泰昌帝的原因之一,宗人府和司礼监在考虑怎么处理这问题之时,都是考虑用于殉葬,把这问题彻底的解决。

这大明皇族一向让后妃有生殉葬的习惯,后因实在的残忍,惨无人道,这才取消,但这泰昌天子过于命苦了,这又不是一件什么光彩事,所以才会默认了此事,不这么干,又将这八个女人这么处理,送出宫去或养着,这都不可能。

想到这里,这米柱是暗自心惊的,这生殉葬,实在是过于残忍了,八条鲜活的命呀!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却被人用来做政治斗争的工具,最后成为牺牲品,用这个悲惨的方式结束生命。

米柱道:“这是杀头的大罪呀!难道你要本官搭上身家性命,做此荒唐之事?”

李天华道:“这可是八条鲜活的生命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图。”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是绝色美人,他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米柱尝试一种可能,向朱由校求情,让他把八个女人放了,除了让君臣生隔阂,不会有别的后果,这是逆水行舟,智者不为呀!

米柱道:“你这是让本官冒着生命去救不认识的陌生人呀!这件事,我什么也不知道,你自己办吧?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会查,查到是你干的,本官一定会亲手捉你,亲手处决你。”

李天华失望的道:“你不肯帮我?”

米柱直接的走了。
 楼主| 发表于 2024-5-22 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天正道:“大人不帮你,但也不会抯止你呀!你愚呀!大人冒着赔上全部的危险帮你,这可能吗?”

李天华叹道:“没有大人帮忙,这要成事,是何其之难?”他看上了这个王天正和孔德兴。

王天正和孔德兴齐声道:“不!”

李天华道:“两位大人,如此机密之事,干系如此之大,不是共犯,就必须杀人灭口,你们选。”在米柱面前,他是一个下跪磕头的人,但在这个王天正和孔德兴面前,他就露出了锦衣卫第一杀手,杀手书生的狰狞面目。

这个李天华又追米柱,涎着脸道:“大人,下官想向大人借一些银子。”

米柱道:多少?”

李天华道:“两万两。”

米柱当作没听见,继续的走,这个李天华道:“一万两!就借一万两,这个有钱能使鬼推磨。没有钱,什么事也办不了。”

米柱停下脚步,说道:“我给你两万两作为活动经费,为我杀两个人。”

李天华道:“请说。”

米柱道:“我要李永芳和范文程的人头。”

李天华道:“这俩短命鬼是谁?怎么这么值钱?”

米柱道:“去财务提经费,王大人会给你需要的资料。”

李永芳辽东铁岭人,建奴汉军正蓝旗,李永芳原为明军游击,万历四十六年,投降努尔哈赤,是大明朝第一位投降后金的边将,被授为三等副将,并娶贝勒阿巴泰之女,后随奴尔哈赤进攻大明,授三等总兵官。

范文程出生于万历二十五年,少年好学,聪颖敏捷,18岁时,与兄范文寀同为沈阳县学生员,万历四十六年,后金八旗军下抚顺,范文程与兄文寀主动求见奴尔哈赤,投降后金,这也是首个投靠建奴的读书人,在以风骨和气节而自比的读书人之中,引起极大的轰动,这两位,都是投降派的代表人物。

米柱要让这样的人,不得好死,这样才有威胁力,才会有杀鸡儆猴的作用。

至于这些任务,他不指望这锦衣卫会做,锦衣卫对于收保护费的兴趣,远比这种为国除奸的事高。

东厂在大举裁人,却也在大举的招人,这行动处招了许多亡命之徒,就是为他的除奸大计作准备的,对于这些卖国求荣的汉奸,他有一个杀一个,绝不姑息,这是他的底线。

李天华这种人,缺点多多,又如此的穷奢极欲,只有让他干这种高度危险高回报的工作,才能维持生计。

米柱对于他们怎么运作此事,他没有兴趣,但如果走漏了风声,他一定不会饶过,一定会从严处理。

米柱回到东厂,命人放了这个杜思南,让他滚蛋走人。

杜思南冷笑的道:“本官说过,捉本官容易放本官难。”

米柱皱眉道:“你走不走?”

杜思南道:“本官就不走,本官喜欢这里的饭食,就在这里住下了。”他大摇大摆的坐下,一副大爷我不走了样子,他知道这是大理寺发力了,告上朝廷,告到东厂甩裤,蒙受了巨大的压力,所以他反而不急了。

米柱道:“你要怎么样才肯走?”

李思南道:“当众的跪下来认错吧?本官或许会考虑,放你一马。”

米柱道:“李大人既然喜欢住,这就住下吧?东厂再穷也不缺一个人的伙食呀?”说完,扬长而去。

这真是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的家伙,他己成为了杨镐一案的替罪羊之一,不但去职还永不叙用,这是彻底的完蛋了,还向他摆架子,要他下跪认错,这是痴心妄想,既然这么喜欢这里,那就住下吧,这东厂多养一个人,不是什么难事。

米柱离开监狱,还顺道的去看了一下杨镐,这个东厂的监狱,相当整洁、干燥,不会像别的监狱,地上铺满了稻草,阴暗潮湿,充满屎尿血腥的恶臭味,而且这里还是十分的通风透气、清爽,米柱对于这监狱,有严格的要求,他东厂监狱关的,都是重犯要犯,所以这保安措施,一定不会放松。

米柱对奄奄一息的杨镐道:“还真的以为杨大人是像杨继盛一样,是个硬骨头,宁死不招,谁知一上夹棍,马上招了,真是怂。”

杨镐道:“刑不上士大夫,你在破坏传统,将成为大家的公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24-6-14 03:22 , Processed in 0.052111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