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083|回复: 6

[原创] 漫谈司马迁与《史记》之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9-24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漫谈司马迁与《史记》之二
            宫刑:肉体与精神的双重痛苦

  就人生命运说,司马迁是不幸的,而且是极大的不幸,因为他替李陵辩护而触怒汉武帝,被处以宫刑,遭到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打击,陷入无法解脱的巨大痛苦之中。

  宫刑是什么?这是旧时代最残忍、最不人道的刑罚。简言之,就是把标志男性的睾丸割掉,使男人失去性功能,变得男不男,女不女。这种人旧时称为宦官、阉人,是男人与女人之外的第三性人,最为人们所轻贱。

  也许有人会说,司马迁的遭受宫刑完全是自找的,谁叫他那么不识相啊。平心而论,司马迁的为李陵辩护,反映出他性格可贵的一面。

  据司马迁自己说,他与李陵并无私交,也并非刻意要为李陵辩护,或是有意攻击贰师将军李广利。他在《报任安书》中说:“夫仆与李陵俱居门下,素非相善也,趣舍异路,未尝衔杯酒接殷勤之欢。然仆观其为人自奇士,事亲孝,与士信,临财廉,取予义,分别有让,恭俭下人,常思奋不顾身以徇国家之急。其素所畜积也,仆以为有国士之风。”他只是觉得李陵是个奇士,不仅人品不错,而且“常思奋不顾身以徇国家之急”,表现出“国士之风”。在李陵战败之后,朝廷尚未得知他投降匈奴之前,皇上悲痛不已。他本来就认为以李陵的矢志忠贞报国,决不会主动投降匈奴,一定是想找机会反戈一击,以此来报答朝廷,正好“适会召问,即以此指推言陵功,欲以广主上之意,塞睚眦之辞。”他原以为武帝是很看重李陵的,并想借此机会褒扬李陵的忠心报国,于是就“为李陵游说”,谁知却“未能尽明,明主不深晓,以为仆沮贰师,而为李陵游说,遂下于理”,武帝认为他这是借机攻击贰师将军李广利,一怒之下便将他交给大理寺审理。就这样,一场飞来横祸降临到他头上。

  本来,天汉二年的出击匈奴之战,贰师将军李广利就是主将,李陵不过是副将,所率又是步卒,在遭受匈奴大军优势兵力的包围之后,又得不到主将的救援,李陵率领部下拼死作战,最后弹尽粮绝,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投降了匈奴。司马迁要为李陵辩护,必然会涉及李广利,这就在无形中犯了大忌。李广利何许人也?此人正是武帝宠妃李夫人的哥哥。武帝爱屋及乌,重用无能的李广利,任用他为抗击匈奴的大将。现在李陵投降,你司马迁竟敢把责任推到我舅子头上,胆子未免太大了,这么一来司马迁也就在劫难逃了。

  大理寺的法官们自然要看皇帝的脸色行事,他们认为司马迁为李陵辩护,借机攻击贰师将军李广利,这无异于“诬上”,犯了“毁谤罪”,于是将他“深幽囹圄之中”,处以宫刑。本来按照汉朝的法律,很多罪都是可以用财物来赎的,甚至死罪都可赎免,如博望侯张骞和李陵祖父李广都曾因战败而判斩罪,最后都是用财物折罪,不过是贬为“庶民”而已。然而司马迁却因为“家贫,财赂不足以自赎”,加上“交游莫救,左右亲近不为壹言”,最终还是被处以宫刑。从此,司马迁由纠纠男子变成了“阉人”。

  司马迁认为人之受辱有各种各样,“太上不辱先,其次不辱身,其次不辱理色,其次不辱辞令,其次诎体受辱,其次易服受辱,其次关木索、被箠楚受辱,其次剔毛发、婴金铁受辱,其次毁肌肤、断肢体受辱,最下腐刑极矣!”对于男人来说,最难以忍受的就是“腐刑”(即宫刑),所以他说“最下腐刑极矣!”,这是人生的奇耻大辱,可谓痛彻骨髓。

  在被处以宫刑之后,司马迁本是痛不欲生,多少次都想自杀。他描述自己的痛苦心情是“是以肠一日而九回,居则忽忽若有所亡,出则不知其所往。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也!”他其所以没有自杀,“隐忍苟活,幽于粪土之中而不辞者”,并非怕死,而是因为“恨私心有所不尽,鄙陋没世,而文采不表于后也”。他觉得自己“以口语遇遭此祸,重为乡党戮笑,以污辱先人,亦何面目复上父母之丘墓乎?”但如果他就这样死了的话,又实在心有不甘,因为他为之呕心沥血的《太史公书》尚未完成,他决不能半途而废,既辜负了先父的谆谆嘱托,又乱费了半生的心血,所以他“就极刑而无愠色”,要将此书“藏之名山,传之其人,通邑大都”。他觉得这样或许能“偿前辱之责”,即以后世的文名来偿还今生的耻辱。

  遭受腐刑的确成了司马迁一生的痛,也成了他一生抹不去的耻辱,尽管武帝觉得他人才可用,在他出狱后提拔他做了中书令。中书令可不是一般的官职,其职权相当于丞相,只不过汉时由宦官担任而已,应该说地位是相当显赫的,故班固在《汉书》本传中誉之为“尊宠任职”,可司马迁却不以为荣,反以为耻,所以他在《太史公自序》和《报任安书》中根本就未提及此事。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是个“刑余之人”,而中书令是由宦官担任的,不管地位如何尊显,都掩盖不了他作为“闺阁之臣”的身份,而“中材之人,事关于宦竖,莫不伤气,况忼慨之士乎!”所以朋友任安指责他不向朝廷进贤,他觉得太高抬他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已经是“亏形为扫除之隶,在闒茸之中”,如果还要“昂首信眉,论列是非”,那就是“轻朝廷,羞当世之士”,要让人耻笑了。所以他对任安说:“如今朝虽乏人,柰何令刀锯之余荐天下豪隽哉!”在司马迁看来,他已失去基本人格,还有什么资格为国举贤呢。

  为李陵辩护而使自己惨遭宫刑,这是司马迁始料未及的。这不仅极大地摧残他的身体,也使他的心灵遭到前所未有的创伤,他真有一种痛不欲生的感觉,他之所以没有自杀,而是隐忍苟活,完全是因为《史记》尚未完成。据王国维的推断,在《史记》完稿后不久,司马迁就去世了。

  也许就后人的眼光看,司马迁去为战败投降的李陵辩护实在不值,但司马迁其所以要这样做,更多地是基于他对李陵以往的了解,同时也是为了尊重在前线为国浴血奋战的将士们,其中并无半点私心。恨只恨李陵太不争气,战败投降也就罢了,竟还做了匈奴单于的上门女婿,后来还封了右校王,这自然让汉武帝与文武大臣恨得咬牙切齿,于是将李陵一家老小全部处死。司马迁为这样的人辩护自然不会有好果子吃,他的被处宫刑也就不意外了。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作者,同意将此作品发表于中财论坛。并保证,在此之前不存在任何限制发表之情形,否则本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谨授权浙江中财招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全权负责本作品的发表和转载等相关事宜,未经浙江中财招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授权,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 本帖最后由 潇湘渔父 于 2011-9-24 11:17 编辑 ]
发表于 2011-9-24 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司马迁的一生坎坷因为触犯汉武帝的个人真实历史背景被受宫刑,不仅是对司马迁肉体的摧残,也是对其灵魂上的蹂躏,可见汉武大帝的不仁之心!
 楼主| 发表于 2011-9-25 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 曹国魂 的帖子

  汉武帝其人虽然雄才大略,但在为人上却与其父景帝相似,都有点忌刻寡恩。
  谢谢版主的关注,问好。
发表于 2011-9-27 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读史读人,开阖之间得见史迹原貌、人性杂糅,是应当说谢的。
谢谢分享好文章。
发表于 2011-9-27 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历史有回顾中思考人性,很有见地。支持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1-9-28 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 丹青引 的帖子

  谢谢褒奖,问候朋友。
 楼主| 发表于 2011-9-28 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 柯英 的帖子

  谢谢朋友的支持与肯定,顺致问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GMT+8, 2017-3-28 19:58 , Processed in 0.031600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