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051|回复: 0

[转贴] 棋摊往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7-10 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99年的冬天,我在北京西单商场的生意上亏了很多,不得已回到家里的县城,开了一间小小的茶庄。茶庄不算大,布置的还说的上干净雅气,茶是女友家茶厂的,品质不错,价格也公道。虽说是刚开的买卖倒也不十分清冷。随着天气的回暖,心情也慢慢从恢复的好了起来。
      临街有个报摊,看报摊的老李据说得过某次县里的冠军,反正年代久远大概也无从考证了。一天到晚的下棋,倒是真的。不说水品高低,单是他说说道道的毛病就不像传说中高手。怎奈周围的棋友也不是高手,对他心里不服,倒也没啥办法,谁让赢不了他呢。老李表情轻松,边下边调侃,其实手狠着呢。另外他保持胜率的秘诀还有一个:只和熟悉的人下棋,路边过往的陌生人,他可不轻易出手。除非,他看上几盘有了十成的把握以后,另当别论。
      常在我这买茶的也有他的棋友,提到他无不是”恨”得牙痒,甚至被他气的狠了当众发誓不和他下棋,可是没过几天,又忍不住悄悄溜过去了。下棋的人,大概都这样吧。
      我从小下棋,没拜过师,但是凭着对棋热爱,也算个业余小高手吧。以前生意忙,不怎么上手棋艺生疏了许多,总算是功底犹在吧。一时技痒想会会老李。
      老李一如既往的谨慎,凡是爱吹牛的人总是嘴上厉害,行动小心,怕落下话把儿给别人。我看他不肯应战,心中自有打算。揪住眼睛吴,架炮提马的下了起来。偷眼观看,老李一手提着报纸斜着眼睛不住的看着棋盘。我心里更是有底了,满盘大俗手、大漏勺的下的高兴。眉飞色舞的也学着老李,咿呀哎呀的乱叫,不一会连输三盘。叹了口老气,无精打采的回家睡觉了。第二天假、佯装路过报摊,老李果然中计,热情的招呼着,非要下几盘。我假装害怕,怯怯的坐下,一脸的紧张。“李师傅您是红棋,您先!”,老李可不客气,大咧咧的摆个金钩炮的盘子,稳如泰山的端坐。我看了一会,说了一句:“这是什么阵势?过宫炮?”老李一脸的不屑:“金钩炮。也叫大过宫。”我嘴里应着:“是、是、是”心里暗笑。人渐渐的多了起来,我的神情也平淡,专注的下着棋。老李虚张声势的笑着,一如既往的说道着。周围的人都替我捏着一把汗。渐渐的老李皱起的眉头,干咳着也顾不上说话了。棋一边倒的对黑方有利,最后我故意没走出金钩挂玉的绝杀,绕了十几步才入局。老李笑了,仿佛他倒是胜利者,耐心的给大家讲解着刚才我错过的妙杀机会。我不禁摇头,真是个执迷不悟的嘴硬分子。第二盘老李犹豫了一会,就此收场吧不甘心,再输了就更办。咬咬牙,把输棋归咎成自己的大意失荆州,再来!我面无表情的摆上中炮,由此一盘惊心动魄的屠杀开始了。胆怯是棋之大忌,狭路相逢勇者胜,在犹豫和妥协中,老李举步维艰的应付着,他面对的不但是棋局,还有平时爱他数落的棋友的嘘声一片,汗在早春的寒意中不断地流下他潮红的脸庞。不时站起来又摇摇头坐下,好像凳子让火烧过一样。屠杀结束,没有妙手,只有排山倒海的攻势如潮。身边的每个人都跃跃欲试,这棋,怎么下都赢了,张强来了也没用了!在大家七嘴八舌中,棋局终了。我心满意足的回家,老李黯淡的眼神,至今难忘。
      大败老李后,棋友们很少见到老李下棋时那副得意忘形的样子了。一旦他开始说道,别人会说:老李,小茶来了。
      我在门前的大槐树下摆了个小桌子,布上棋具。这样在以后的一两年间,无论冬夏寒暑,总会有人在门前对弈。
      棋摊总有新人来,水平也越来越高。有退休的工人、离职的干部,有卖水果的商贩、也有酒楼的老板,有年轻的学生还有七八十岁的老人。
      我一般在店里,不轻易下棋。终于有时间了,可以看看书,写写散文,日子倒也惬意。有时棋瘾犯了就去看看歪脖棋,为什么叫歪脖棋,因为人多,挤不进去就垫着脚看,前面的人一动就只能歪着脖子看了。有人说观棋不语真君子,路边摊也不管这个,七七八八、指指点点的才热闹。大江南北,有人的地方就有棋摊儿,有棋摊儿的地方就有支招的,大概无一例外。街边棋就主要的不是谁高谁赢,往往是谁听话谁赢。当局者多是棋架子,就像领导一样,最后把大家的发言汇总一下,挑个好的一走就完事了。怕乱的,怕慢的最好不要坐那。   
      有时群众的力量是最伟大的,就像王财神(财政局的王科长),单挑谁都不怕,在群殴之下,屡战屡败,每输一盘总是要说一句话:又输给大家了,对手立刻脸红。王财神一手五六炮,无论先后手。就像老天津的过宫炮。老天津是铁路上退休的工人,除了下棋就是炒股。每次赢棋也不高兴时,大家就会凑趣的说:股票跌了吧?老天津就会说:不多不多。每次输了也乐得开心,大家不用问也知道:股票涨了!老天津喜欢过宫炮,后手对中炮也是先补士在过宫。完美的体现了他的执着本色。偏偏有一次就遇上个坏小子,直接炮击中兵!大家这个乐,看他咋办。没想到老天津居然不补象,走的是出帅!大家彻底服了。
       街边几乎见不到什么流行布局,完全是江湖散手。俗话说:乱拳打死老师傅,一种布局走上30年,也算得上是独门的绝学了。有个学棋的小孩,跟着爷爷到这来下棋,输的直劲儿哭,回去就和教练说,他们没一个按谱走的,这棋没法下。江湖就是江湖,没有殿堂的高贵,只有江湖的法则。还有一句话说的好,不怕科班出身,就怕路边十年。其实这里的输赢就是个不重要的结果,下棋就是休息的一种方式。和遛弯、打太极一样,追求的是一个过程。你可以指责街边的随意,但这里下棋的不是以此为生,这里的棋就是个消遣的场所。这些多是上了年纪的人,经历过沧海桑田,熟读了人生百味,谁又会因为输赢一局而耿耿于怀呢?
      棋摊还是个新闻集散地,天文地理军事政治的聊着侃着,不用看报也能知道天下事。老几位如果谁没来,都要找人捎个信报个平安。原来不理解,后来才知道,那位老棋友搬家了,其他的人都会不开心几天,万一是永远的去了,棋摊也就会几天没了笑声。想想几十年后,孩子们不在身边,能有几个同好的老友惦记,何尝不是一件幸事。
      棋摊一般都是附近居住或者上班的,棋摊与棋摊之间的关系很微妙。一般没人介绍不要去硬闯,因为这通常是会被认定为踢场子的。其实最热闹的就是有踢场子的人来的时候。陌生人来到砍了两个,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一样。大家其实心中都有自己的排位。长下的水平都不是很高的,一旦输了就会搬救兵,这时高手就会陆续出战了。遇上踢场子的,棋摊的人会格外团结,一致对外。因为尊重单打独斗,一般不会支招,怕赢了也不光彩。一直攥着拳头目不转睛的盯着,好像比自己下还紧张的样子。
      记得有一次,来了个小平头。三十来岁,走子如飞,连杀数人。就连烧饼崔都招架不住。烧饼崔是山西人,棋下的很好。下棋不急不躁的,天塌下来也要多看几招的主儿。一般水平到遇到他也就到头了。今天让人杀的冒汗,实属少见。老胡早就通知摊主也就是我了,让我加倍小心,小平头不好惹。敢上女朋友来了,我一直不好出去,一边陪着她,一边眼睛瞥着外面。最后小姑娘乐了,说这帮老头们比我有魅力,你还是去陪着他们吧。我解释说,“这场子让人给踢了,多没面子呀,是吧。棋摊好比是你,有人欺负你我能不帮忙吗,呵呵?”“去吧,一定要赢呀!”“得令!”
       背后有美女关注的棋不知你下过没有,反正我下的不轻松。小平头的棋路比较怪,而且招法犀利。两个人初次交手,互有忌惮,周围除了棋子落棋盘的声音之外,人群竟然没有声息。缠斗、相持、最终弈和。小平头很惊讶,大概是没想到小小棋摊上暗藏高手,先手没占到一点便宜。接下来,我使出浑身解数耗时3小时连下两城。小平头输了但是我也是一身冷汗。从此他就当然的成了棋摊的副擂主,日后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经常切磋,所谓棋逢对手最为不易,长时间棋力相当的棋友对弈是促进棋艺最好的动力。分别很久了,甚至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名字。现在回想起也会怀念吧。小平头,小茶想念你。
      那黄叶飘舞的黄昏,那令人回味的三局棋。
      王胖子有多胖不知道,就知道他一共坐坏了我2个马扎子。张老四自称县里第三被我杀的自认第四。魏老醉是输棋就说喝多了,不管早上还是晚上。范老赖是输棋就会说有急事,溜之大吉的。所有的人对名字不关心,相互只是知道个绰号。没有多高的水平,但是街边棋摊的乐趣真的是无穷的。现在想起来,那真是一段难忘的岁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7-22 11:04 , Processed in 0.112309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