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904|回复: 8

[原创] 桂子失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5-9 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年轻美貌女子,进城当保姆,明里,她是一位好保姆、好同学,暗里,却与乌市黑社会相互勾结,进行贩卖毒品,最后,她铤而走险,盗窃主人家的十万元人民币从乌市消失┉┉┉

                           一

  三楼多功能会议室。

  正在召开一个年度销售工作会议。今年的销售额要比去年同期增长30%,说确切点,就是一千万元的销售额。总经理方明喝了口茶,压低了声音:目前的销售市场并不明朗,竞争日益激励,希望大家都朝着这个目标继续努力。此时,方明口袋里的手机颤动不止:今天的会就到此结束。他摸了摸口袋里的手机,朝办公室走去。

  总经理室。  

  方明掏出手机,不停地翻动着手机,查看来电。他拿起话筒,那头忙音,他接连摁了多次才拔通,对方告之:桂子失踪了。告诉方明这个消息的不是外人,他的妻子惠芳。

  我就来,你们先封住消息,不要告诉任何人,特别是桂子的家人。方明披上风衣,戴着墨镜,招呼没打,火速地冲出办公室。他没要单位的车,瞅见对面停着的一辆的士,拉开车门,的士在车内打着哈欠:上城关区西路204号楼。方明推了推司机。别说送您到城关,送您到中南海也没问题。司机认得他,来者是一位大公司的老总,司机打着口哨,驾驶着车子朝方明家驶去。

  透过车前顶上那面镜子,年轻司机盯着方明:是不是闺女回来,看你乐的?对这种无赖,方明没心思理他,满脑子桂子、桂子。他有几种猜测,桂子会不会瞒着他们回去了,如果这样的话,桂子就不对了,起码得向他们打个招呼,要么就是有其他的原因,莫非她┉┉┉。

                           二

  桂子与惠芳是江城市的同乡。那年清明,方明到江城市乡下给岳父扫墓时,认得桂子的。

  桂子长得如花似玉,扎着两根辫子,精心打扮的白雪如出水芙蓉,浅红色的半透明的连衣裙衬托着她秀丽端庄的脸蛋和苗条的身体。初中毕业那年,十六岁的她就跟随村里的一般姐妹进城打工,在外拼打三年后,学会了不少东西,外面的生活方式,她模仿、她喜欢,喜欢那种花地酒地的生活,穿那将屁股包得紧紧的牛仔裤,再后来,她将牛仔裤的裤脚修整成起白色的毛边。在外人生地不熟,桂子在一家服装厂打工不到一年返乡了,怀揣着异地他乡赚得的不多的钱,她在村办石灰厂为民工煮饭,每天挣得10元的工钱,还吃力不讨好,石灰厂苦、累、脏自不必说,特别那些长得牛头牛脑的小土仔想吃天鹅肉,烦透了她,连她上厕所,那帮小子都要尾随其后,桂子后怕。他们也不用镜子照照自己,桂子决意跳出这个穷山沟。

  桂子的父亲是一村之长,对惠芳一家的情况了如指掌,他知道惠芳家出了个能人,常带着桂子跑惠芳家,这么一来二往,两家的关系更熟了,日子久了,桂子管惠芳叫大姐。看着闺女在家无所事事,村长多次找到惠芳的母亲,要将自己的女儿托付给惠芳。惠芳夫妇在城里,整天忙于事务,很少到乡下。清明那天,方明一家到乡下扫墓,村长找上门来了,他要惠芳带着闺女到城里找份差事。不久,桂子进了方明家,当起了保姆,那年,她才十八岁。

                           三

  半个时辰后,的士到了城关区西路204号居室。

  外面刮起了狂风,温度迅速地降了下来,方明打了个寒颤,远远瞅见窗子被风刮得撞击着,发出清脆的撞击声,白色的帘子向外不住地飘动,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了。

  方明推开虚掩的门,屋内惠芳仰面靠着沙发,可能是太困了,她双眼紧合着。方明轻声轻脚来到惠芳面前,将自己的风衣脱下盖在惠芳身上。方明看出,惠芳的表情很不好,可能是为桂子失踪伤透了心,一脸的无奈。

  方明紧挨着惠芳而坐。对于桂子失踪,即使惠芳有什么想法,这也是常理中的事,在事实没有弄清楚前,惠芳难免有些怀疑。想想这几年,桂子在身边当保姆,家里家外都是桂子打点的,检点自己,也没做什么对不住桂子的事,惠芳应当更了解他呀,一想到这些,方明心中有数,也不再自责,现在,他最需要的是惠芳理解他,哪怕一丁点儿的小磨擦有可能导致这个家庭的破灭,方明不愿看到这个结局,他爱这个家的,他不能没有这个家,他爱他们的孩子。

                          四

  方明与惠芳同读一所大学,方明大二,惠芳大一。真正让他俩相识是一次学校组织的文艺演出。惠芳是班上的音乐委员,能歌善舞 ,是学校公认的一朵校花,长得聪明伶俐。

  那天晚上,学校组织大一、大二学生搞联欢,由惠芳担任节目主持人,其实惠芳主持节目还是第一次,没有经验,瞧她那副认真相,有种初生牛犊不怕虎。可能首次主持节目,她感到力不从心,多么希望有人此时能够帮她一把,给她打圆场。她朝台下扫视,忽然,不远处有男青年一人独坐,那青年不时地向她打量着,她将话筒递给另一个主持人,健步来到男青年的身旁,邀他一起到舞池里跳上一曲,方明没有拒绝。舞池里,他俩翩翩起舞,引来了众多人的目光。高大英俊的方明留给了惠芳很好的印象。惠芳主动地将自己的联系方式告诉了方明。

  次日,惠芳意外地接到一个电话,听声音正是昨晚认识的那个男青年的。他俩相约在校外的一个公园里。惠芳这才哓得他叫方明。

  一年后,方明大学毕业,为毕业去向,方明约惠芳到他俩曾经约会的地方,此时方明像是有许多的话要对惠芳讲:惠,北方就业困难,我还是到南方吧,再说,那儿就是你的家乡,我们不是可以长久厮守,和你结婚吗。凑美,我才不愿意呢。惠芳故意地朝方明说:我说过要嫁给你了吗?

  夜幕下,他俩相拥,月亮可以作证。

                           五

  一个闪电雷鸣,将惠芳惊醒。惠芳掀起身上的风衣,断定老公回来了,她小声地来到卧室,从门缝隙里看见,老公坐卧不定的样儿。惠芳推开虚掩的门:老方,这么晚了,还不歇会。惠芳上前双臂搂从方明的后背搂住他:不会有事,再大的事,明天再说。不管惠芳怎么劝说,方明就是听不进去,不时地朝床头柜上的电话望去。此时,他多么希望有人告知桂子的下落。

  惠芳背着方明伤心落泪,她想到与桂子相处的那段日子。方明是看在惠芳与桂子亲同姐妹、情同手足份上,才让桂子进城,留在家里做做饭。那会,他们的孩子还小,才两岁多。这些年,还真得多亏桂子呀,要不是桂子的帮助,这家哪成个家呀。惠芳越想越觉得对不住桂子。

  桂子在惠芳家做了五年的保姆,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桂子爹按生辰八字为桂子选定了良辰吉日,婚后无子。

                           六

  桂子失踪的事走露了风声,先是邻里之间相传,后来传到方明夫妇单位,对此,人们议论不休。

  这事肯定与方明有关。

  还不是方明与那女的有勾搭。

  许是方明强奸了桂子,有意制造失踪假象。

  种种猜测。

  喂,方总吗,有事打搅一下,麻烦您到西城区公安局派出所来下,我们有事要与您核实。

  西城区公安局派出所。

  我们是昨天上午9点钟接到报案的。西城区失踪一名女子多日,根据群众反映,正是你们家的保姆。请您协助我们调查。

  她来你家当保姆几年?

  五年。方明掐着指头算。

  她何地人也?

  乌市人。

  何名何姓?

  桂子。就这名。方明说:她来的时候,我们就一直这么称呼她。

  平时你们与她有过什么过节?

  没有。我相来很尊重她的。

  与妻的关系如何?

  这是个人的隐私问题,你们无权过问。

  那么就请方总详细说明一下那天桂子失踪前的情况。

  那天早晨起来,外面刮起风,我正赶着上班,忘了拿风衣,桂子正在客厅拖地,她主动地将风衣递给我,看不出有什么表情或者不愉快的地方,这也是我见到她最后一次。我按照会议时间准时赶到会议室,我的话还没讲话,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不止,当时,我没接。

  后来呢。刑警问。

  我到了我的办公室看了手机上的号码,往回打了多次听话,妻告诉我的,才知道桂子失踪了。

  这段时间,方总你最好不要外出,一旦有什么事,我会与您取得联系的。刑警要他予以配合,随时等待召见。

                           七

  总经理办公室。电话铃声不断。

  老方呀,你快回来一趟,家里出事了。惠芳急促的声音显然有些颤抖。回来再说。 这些天,方明算是烦透了。一边是公安局盯着不放,一边是桂子失踪,一边是惠芳为桂子的事胆战心惊,一连发生这么多的事,让方明透不过气来。   

  城关区西路204号居室。

  方明一进屋发现惠芳独自坐在沙发上,两眼发呆。任方明怎么叫她,惠芳就是不吱声。

  今天上午,房地产公司来电催款,要我们将剩余的购房款赶紧送去,我打开柜子的抽屉,发现放在抽屉里的十万元钱不见了。惠芳脸色显得苍白。

  方明你知道吗?

  我没动这笔款子。

  那么这钱怎么会没了呢?

  会不会与桂子夫踪有关。

  桂子可是咱最得过的人呀。惠芳不敢往坏处去想。

  方明感到事件不妙:愣着干嘛,赶快报警。

  方明家接二连三出事,引起了警方的高度重视。

  经过警方严密侦查,断定桂子失踪与这起新的案子有关。十万元钱不是一笔小数目,一定要尽最大努力追回。

  桂子失踪已有数日,警方将这两宗案合并办案,成立了以所长为组长的专案组,经过摸排,桂子成了最大的嫌疑人。

  江城市西郊乡下。

  城关区公安局派出以所长为首的专案组来到惠芳的家乡——江城市乡下冲林村。

  专案组在乡下得到的桂子确切下落。她从方明家盗得十万元人民币后,携款潜逃,与当地的毒品贩子相勾结,干起了毒品贩卖,已被江城市公安局收容,等待她的将是严厉的审判。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作者,同意将此作品发表于中财论坛。并保证,在此之前不存在任何限制发表之情形,否则本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谨授权浙江中财招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全权负责本作品的发表和转载等相关事宜,未经浙江中财招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授权,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楼主| 发表于 2005-5-9 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版主及各位指教。谢谢!
发表于 2005-5-9 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整体勾架利落,语言简洁,情节明快。不过从有些仓促的结尾看,小说可以再延伸一些,例如桂子的“演变”。问好!:)
发表于 2005-5-9 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意一楠斑的意见。

桂子作为一条暗线来叙述显得有些苍白,主线和伏线之间缺乏良好的联系有些分离了。包袱藏的太深,不好抖了。

商榷。
发表于 2005-5-9 13:0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语言熟练,学习。可以扩展些弄成个中篇。嘻嘻,问好。
发表于 2005-5-9 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结尾是一处败笔。贩毒这事在文中只字未提,突然出现末尾,不好。
文章很多笔墨可以省去,情节并不复杂,不需要写那么长。
保姆盗窃的故事太多了,没有写出新意啊!
多说了,见谅。
发表于 2005-5-9 16: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初由 一楠 发表
小说整体勾架利落,语言简洁,情节明快。不过从有些仓促的结尾看,小说可以再延伸一些,例如桂子的“演变”。问好!:)


赞同此语。开头还以为是电影剧本呢。
 楼主| 发表于 2005-5-10 06:0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诸位!
 楼主| 发表于 2005-5-16 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初由 000 发表
  小说语言熟练,学习。可以扩展些弄成个中篇。嘻嘻,问好。

原打算写成中篇的。呵,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11-19 11:28 , Processed in 0.035570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