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452|回复: 2

[原创] 先圣——“老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26 08: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剑兰探春李宗凡 于 2015-11-26 08:37 编辑



先圣——“老子”


    对于先圣“老子”和他的《道德经》,中学时代读《封神榜》以为老子是倒骑青牛的太上老君,后来读到他“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时,是一头的雾水,不知就里;随着对国学的深度,渐窥其深妙,三十年后,一种由衷而生的敬畏愈来愈强烈,我知道,究其一生也难走进《道德经》之深径,然而我还是在努力的读、努力的体会、努力的奉行,结果我得到了平静无欲。在道德沦丧、国学失据的时代,老子的清心寡欲就显得尤为伟大了!
    中国历代有识之士对老子和《道德经》都给以充分的肯定和高度的评价:
    孔子曾问礼于老子,洛阳现存有“孔子入周问礼碑”。所以后来孔子对弟子说:“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为网,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矰,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史记·老子列传》)
    庄子说:“关尹、老聃乎,古之博大真人哉!”(《庄子·天下篇》)
    晋代王弼说:“老子之书,其几乎可一言以蔽之。噫!崇本息末而已矣。”(《老子指略》)
    宋朝欧阳修说:“老子为书,其言虽若虚无,而于治人之术至矣。”(彭耜《道德真经集注杂说》卷上)
    晚清曾国藩提出应“以老庄为体,禹墨为用”。
    清末魏源在《老子本义》中说:“老子之书,上之可以明道,中之可以治身,推之可以治人”、“《老子》救世之书也。故二章统言宗旨。此遂以太古之治,矫末世之弊”。
    近代梁启超先生说:“道家,信自然力万能,而且至善;以一涉人工,但损自然之朴”;“老庄崇虚想、主无为、贵出世、明哲理、重平等、明自然等;孔孟崇实际、主力行、贵人事、明政法、重阶级、重经验等”。
    林语堂在1948年著作的《老子的智慧》中说:“老子的隽语,像粉碎的宝石,不需装饰便可自闪光耀。”还说:“看过《道德经》的人,第一个反应,便是大笑;接着就开始自嘲似地笑,最后才大悟到这才是目前最需要的教训。”他在书中归纳道:“尽我所知,老子是以浑浑噩噩藏拙蹈晦为人生战争武器的唯一学理,而此学理的本身,实为人类最高智慧之珍果。”
    鲁迅说:“不读《老子》一书,就不知中国文化,不知人生真谛。”
    胡适先生在《中国哲学里的科学精神与方法》一书中强调:“老子是中国哲学的鼻祖,是中国哲学史上第一位真正的哲学家。”“这个在老子书里萌芽,在以后几百年里充分生长起来的自然主义宇宙观,正是经典时代的一份最重要的哲学遗产。”
    现代国学大师陈寅恪先生肯定地说:“中国以后若想在思想上自成系统,有所创获,必须一方面输入外来之学说,一方面不忘民族之本位。此二种相反而相成之态度,乃道教之真精神,新儒家之旧途径。”
台湾学者丁中江认为“老子思想对中华民族的贡献,至少可以与孔子相提并论。我个人认为,他的贡献要超过孔子。”

    在国外,凡读过老子的文人学者无一不高度赞赏其人和《道德经》:
    德国哲学家康德(1724-1804)认为“斯宾诺莎的泛神论和亲近自然的思想与中国的老子思想有关”。
    德国哲学家黑格尔(1770—1831)在《历史哲学》中说:“中国人承认的基本原则是理性——叫做‘道’”;“道为天地之本、万物之源。中国人把认识道的各种形式看作是最高的学术……。老子的著作,尤其是他的《道德经》,最受世人崇仰。”
    德国哲学家谢林(1775-1854)在《神话哲学:中国哲学》一书中指出:“道不是人们以前翻译的理性,道是门。”老子哲学是“真正思辨的”,他“完全地和普遍地深入到了存在的最深层”。
德国哲学家尼采(1844-1900)说《德道经》:“老子思想的集大成——《道德经》,像一个不枯竭的井泉,满载宝藏,放下汲桶,垂手可得。”
    俄国大文豪列夫·尼古拉耶维奇·托尔斯泰1893 年 9 月 至 10 月与波波夫共同用德文翻译《道德经》;1895 年 , 校订日本人翻译的《道德经》。1910 年 , 托尔斯泰写《论老子学说的真髓》一文。所以他说:“我的良好精神状态归功于阅读孔子,而主要是《老子》。”
    美国卡托研究所副总裁邓正莱(James A. Dorn)在1998年发表的《中国的前程:市场社会主义还是市场道家?》一文中指出:“中国的前程,在于通过信奉和拓展老子的天道思想而回到本国的自由传统。《道德经》就是中国的自由宪章。老子关于天道、自由与无为的思想,跟亚当斯密的一样,既是道德的,也是实用的。说它是道德的,是因为它建立在美德基础上,说它是实用的,因为它能导向繁荣。按照天道所演化的秩序就是哈耶克所阐发的那种自发秩序。中国的出路,通过缩小国家的规模、扩展市场的规模来走向天道自由主义政治秩序。我认为这个答案就是天道自由主义。”
    前苏联汉学家李谢维奇说:“老子是国际的,是属于全人类的。”
    俄国学者海澳基也夫斯基说:“古代哲学家老子的学说,是中国一切哲学发展的出发点,所有其它中国哲学家的体系,都是在道德哲学体系的各个部分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欧洲汉学会长荷兰莱顿 (Layden) 大学教授许理和(Erik Zürcher)说:“道德经在西方人眼中,无论从任何西方的思想派别看来,都是中国最重要的哲学典籍,也最富于中国智慧,或甚至更广泛而言——东方智慧。”
    1910年,德国人尤利斯·噶尔在《老子的书——来自最高生命的至善教诲》一书中写道:“也许是老子的那个时代没有人真正理解老子,或许真正认识老子的时代至今还没有到来,老子已不再是一个人,不再是一个名字了。老子,他是推动未来的能动力量,他比任何现代的,都更加具有现代意义,他比任何生命,都更具有生命的活力。”
    甚至有人认为“解决我们时代的三大问题(发展、裁军和环保),都能从老子那里得到启发。”(德国学者克诺斯)
    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约翰·高说:“《老子》的意义永无穷尽,通常也是不可思议的。它是一本有价值的关于人类行为的教科书。这本书道出了一切。”
    美国学者蒲克明预言《道德经》:“当人类隔阂泯除,四海成为一家时,《道德经》将是一本家传户诵的书。”
不仅如此,世界上许多科学家们对老子也同样的推崇备至:
    英国生物学家、两次获得诺贝尔奖的李约瑟在《中国科技史》中说:“中国人性格中有许多最吸引人的因素都来源于道家思想。中国如果没有道家思想,就会像是一棵某些深根已经烂掉的大树”;“说道家思想是宗教和诗人的,诚然不错;但是它至少也同样强烈地是方术的、科学的、民主的,并且在政治上是革命的。”
    英国天文学家沙里斯(M.Shalls)在其1985年出版的《新科学的诞生》一书中认为:“前进的惟一道路是转过身来重新面向东方,带着对它的兴趣以及对其深远意义的理解离开西方的污秽,朝着神圣的东方前进。”
    美国物理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卡普拉说:“在伟大的诸传统中,据我看,道家提供了最深刻并且最完美的生态智能,它强调在自然的循环过程中,个人社会的一切现象和潜在两者的基本一致。”
    比利时物理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伊利亚·普利高津说耗散结构理论“对自然界的描述非常接近中国道家关于自然界中的自组织与和谐的传统观点。”“道家的思想,在探究宇宙和谐的奥秘、寻找社会的公正与和平、追求心灵的自由和道德完满三个层面上,对我们这个时代都有新启蒙思想的性质。道家在两千多年前发现的问题,随着历史的发展,愈来愈清楚地展现在人类的面前”。
    突变理论创始人托姆在《转折点》一文中说:“在老子的理论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关于突变理论的启蒙论述。我相信今天中国许多喜欢这个学说的科学天才,会了解突变理论是如何证实这些发源于中国的古老学说的。”
美国著名物理学家约翰·惠勒说:“现代物理学大厦就建立在一无所有上,从一无所有导出了现在的所有,没想到的是,近代西方历经数代花费大量物力财力才找到的结论,在中国的远古早已有了思想的先驱。”
    丹麦物理学家、互补理论创始人玻尔,在接受丹麦王室授勋时说:“我不是理论的创立者,我只是个(道家)得道者”;“我们在这里面临着人类地位所固有的和令人难忘的表现在中国古代(道家)哲学中的一些互补关系。”
    197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奥地利哈耶克认为,道家“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是其自发秩序理论的经典表述。
    诺贝尔奖获得者美国李政道博士说:“从哲学上讲‘测不准定律’和中国老子所说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的意思,颇有符合之处。”
    1999年诺贝尔奖获得者、美籍教授罗伯特·蒙代尔说:“中国人相信的是道,这种道教的思想实际上在中国的三种主要的思想流派中都存在。道是宇宙运行的方式,是自然的规律,是一种统一的和自发的行动。世界万物和每一种变化都有它内在的必然性,都是部分的协同的合作来促进一个整体。”
    诺贝尔奖获得者、日本物理学家汤川秀树在《创造力和直觉——一个物理学家对东西方的考察》一文中说:“老子在两千多年前就预见并批判今天人类文明缺陷的先知。老子似乎用惊人的洞察力看透个体的人和整体人类的最终命运。”还有很多的褒奖就不一一列举了。

    《道德经》一书在德国、法国、英国、美国、日本等国家一版再版。
    2007年新的《道德经》译本问世,其出版权在美国曾引起八个出版商的争夺。上世纪八十年代,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世界文化名著中,翻译出版发行量排在第二的是《道德经》。
    老子过函谷关,应邀将其平生所悟写成五千余字的《道德经》,老子在文中阐述了对自己天地自然、人生处世的领悟和认识,全书分上下两篇、八十一章,上篇称为《道经》;下篇称为《德经》。《道经》讲述天地万物的根本就是自然,同时指出天地万物阴阳变化的玄妙和不可知;《德经》说的为人处世的方略和道理,他认为人应该掌握圆通万物的进退之术,同时提出许多修身养性的健康快乐之方法。
    《道德经》是一部哲学经典,它的文字简洁、辙韵强劲,可以被看作是一种特殊形式的诗。因此,有人说《道德经》是哲学的诗化表述。老子的文章的确有些古奥离奇,实在是因为那个时候的汉字太少,常常用一个字去体现许多钟含义,故而如今的汉语词典里有许多通假字的解释,但他的文章中通俗易懂的论点仍然是占主导地位的。所以如何 理解老子的思想和文章,就必须根据他的全文和史料中的记载的老子史实来诠释了,任何以现代理念和现象来妄评老子的文章,任何以现代汉语来理解老子的文章,实在是一种思想扭曲和不学无术,实在是不足取。

    论坛上出现了一种现象,大骂老子、孔子等先哲、先贤,虽然这种骂风不是主流,却异常嘈人,正如民谚说的:“蛤蟆不咬人、嘈人!”有些蛤蟆不仅骂人,还特别会骂,开口就是“那个最坏的老东西!”闭口是:“封建帝王专制的教唆者”等等,他们将中国历史上出现的腐朽、落后、反动、杀戮等现象,以及在特殊的阶级斗争形势下产生的灭绝人性人性的历次大屠杀的等等现象的出现,归结于老子和孔子,原因就是因为历代御用文人和帝王引用过他们说的话和流传下来的文章,他们忘记了一点,过去貌似极左的革命家都是反孔的急先锋。
    更有甚者,还有人迁怒于整个中华民族,好像他不是中华民族的子孙,而是从火星上来的人类精英,站在高高得化外之处骂:“中华民族是劣等民族、是渣滓、是垃圾、早该从地球上消亡”等等,怎样恶毒怎样来,我就是不知道要是他的族人里出了个不肖子女,他是不是也会把自己的祖宗十八代骂个透彻,还要向全世界声明自己不是出自这个家族,是另一个“优秀”家族(当然是他自己选中的家族)的种呢。
    这些数典忘宗的蠢家伙,他们完全凭自己的偏执性格(也许是其切身经历和失意所致),不愿认真地体会原作的本意,也不综合有史以来各个学派的研究论点,断章取义采纳同气之言,摒弃任何不同的观点,甚至将其认为是阶级敌人、贪官污吏、小偷强盗,牵强附会地说现在的所有贪官污吏个个熟读《道德经》、四书五经,是受了老子、孔子的影响才沦落至此,真的不晓得他们是不学无术的蠢东西还是哪根神经断了,出此吠言!那么多的先贤先哲们的肯定和体会就不如他们对只言片语的认识深刻么?
    其实,有不同的认识和理解完全是正常的事,何苦一定要尽谩骂之能事、行尖酸刻薄之恶语呢?要知道啊,若是政治家真读懂了老子,就不会将人划分等级,老子是主张万物平等的。
    要是当官的真的读懂了老子,则一定会骑青牛进深山隐居了。
    要是人人读懂了老子,就深知“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哪里还会去行偷盗之事。
    正是老子 “道”的没落,才出现这些现象,这么显而易见的事实和道理怎么到他们的嘴里就完全变味了呢。
    本不想降低自己的人格骂一声“数典忘宗的蠢东西”的,只因为那些人太过分了,对二千多年前的先人,一点点敬老尊贤的起码德行都没有,而且,你能说出他们一二个具体的坏行为吗。

    谈点对道德经》第一章和第六十三章的粗浅认识:
    第一章“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故恒无欲也,以观其眇;恒有欲也,以观其所徼。两者同出,异名同谓。玄之又玄,众眇之门。”直译:“道”并非是常人嘴里说的那个“道”,“名”也不是常人嘴里说的那个“名”。“无”可表述的是天地初开时的状态;“有”则是宇宙万物产生后能表述的形态。因此,我们应当从那个“无”中去领悟“道”的奥妙;从“有”中观察“道”的实质。所以“无”与“有”两者来源相同而名称各异,真的是玄妙、深远,而且不是一般的玄妙、深奥,是更玄妙深远,是天地万物奥妙的总门径。其中第一个“道”为名词,是指宇宙的原理和规律等。第二个“道”动词。同样第一个“名”是名词,指“道”的形态。第二个“名”是动词,说明的意思。
    老子以“道”作自己认识世界的思想核心,二千多年来中华民族思想文化领域里各种专家学者对“道”的解释不尽相同,有的认为它是构成宇宙万物的元素的实性物质;有的则认为它是纯指精神的东西。但在对“道”的解释中,学者们基本认可“道”是运动变化着的,天地万物(自然界、人类社会和人的思维等)的一切运动,都遵循“道”的规律在发展变化着。基本认定老子讲的“道”是宇宙本体,是事物变化的种种自有规律和玄妙。
    老子在《道德经》里七十多讲到“道”,“道”为客观自然规律,同时又具有“独立不改,周行而不殆”的特性,老子用“道”来诠释宇宙万物的演变。老子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道为一,含阴阳二气,万物背阴向阳、则有阴阳两面,阴阳二气相互交融形成适合的状态,万物在这种状态中和谐产生。所以“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人遵从大地的法则,地遵从天的法则,天遵从道的法则,道遵从自然的法则。自然是天地万物运动发展的规律,万物遵循规律而生长,而且天地万物的演变不受任何外力影响。老子始终强调万物是平等的,所有人的行为应当尊循自然客观规律,告诫世人必须与自然和谐相处;所以我们应该用自然的法则来观察体验社会、人间和万物。
    用最简单易懂的话说:老子认为一切事物都有相对的一面,如难、易,长、短,前、后,所以对立的双方能够互相转化的。
    韩非子《解老》中说:“道者,万物之所然也。万理之所稽也。理者成物之文也。道者万物之所以成也。故曰道,理之者也。”
    司马迁在《史记》中认为韩、庄、申“皆原于道德之意,而老子深远矣。”
    汉王充《论衡》一书认为老子“道”的思想是唯物论。
    将“老子”的学说归于玄学是在东汉末年以后的事了。随着王权的巩固,“天命观”和“天道观”在君主和御用文人的推动下应运而生,而且愈演愈烈,逐渐成为专制独裁的理论根据,也成了历代愤青责难老子的由来。

    第六十三章全文是:“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若使民常畏死,而为奇者,吾得执而杀之,孰敢?常有司杀者杀。夫代司杀者杀,是谓代大匠斫,希有不伤其手者矣。”
    从文字上直译为:“老百姓不怕死,会怕你用死来威胁他吗?如果要老百姓常有怕死之心,就把出头闹事的人杀掉,那谁还敢出头呢?但是,杀人是由司法部门来决定的,你越权代替司法部门去杀人,就好比是取代技术高超的大木匠砍木头,那有不砍伤自己手的事情。”
    老子明明白白地告诫统治者,老百姓不怕死,你用死来威胁他们没有用的,即使你想让百姓怕你,把带头闹事的人杀掉,就真的没有人再带头来闹事吗?要知道啊,这种依律杀人的事应该由执法的部门遵照法律来执行的,如果君王以特权凌驾于法律之上,妄行国家执法部门的权力,滥杀老百姓的话,最后一定会杀到自己头上的。

    为什么有人偏偏要掐头去尾,只引用 “若使民常畏死而为奇者吾得执而杀之孰敢”中间这一句话呢?还要加以无穷的发挥,无非就是把独裁君主暴虐残酷的根源强栽在老子的头上。




发表于 2015-11-26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黑龙江小龙女 于 2015-11-26 10:35 编辑

本文引用全面,古今中外,无所不包,显示作者博览群书

引导我们了解老子的非常“道”。

发表于 2015-12-28 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道德经》需反复品读,受益匪浅!
向宗凡老师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7-12-12 10:22 , Processed in 0.071308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