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988|回复: 16

[原创] 恨不相逢未嫁时——读《容斋随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28 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夜莺 于 2016-3-28 17:08 编辑

  一杜牧是个模仿秀?

  差点惊喜死了。

  洪迈先生说,杜牧的千古名篇《阿房宫赋》一段,居然是模仿杨敬之的《华山赋》,于是火急火燎地把它们复制过来,贴在这里,供朋友们把玩。

  “明星荧荧,开妆镜也;绿云扰扰,梳晓鬟也;渭流涨腻,弃脂水也;烟斜雾横,焚椒兰也。雷霆乍惊,宫车过也;辘辘远听,杳不知其所之也”。这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小杜文字。

  “见若咫尺,田千亩矣;见若环堵,城千雉矣;见若杯水,池百里矣;见若蚁垤,台九层矣;醯鸡往来,周东西矣;蠛蠓纷纷,秦速亡矣;蜂窠联联,起阿房矣;俄而复然,立建章矣;小星奕奕,焚咸阳矣;累累茧栗,祖龙藏矣。”这是逢人“说项”的唐代伯乐杨敬之的。差点误以为是成都大才子杨雄_杨子云的呢。不过,杨子云40岁前,也是模仿司马相如而名燥京城的。只是,入官后醒悟了:写这些华而不实,歌功頌德赋文,是童子的调虫小计,丈夫不为的事情。也就是莫意思。转向研究哲史,语言等去了

  洪迈认为小杜这段文字也不咋样,“比兴引喻,如是其侈”而已。他力挺杨敬之的“叙述尤壮”。

  我终于理直气壮地为自己观点:文章和书法一样,是可以临帖摩仿的,找到了一个有力的证据。只不过上乘的模仿,贵在创新。有模仿有创新,才有生命力!

  贡献了“妙笔生花”和“江郎才尽”两个成语的南朝文学家江淹,就证据确凿地指出,收入陶作品集中的《归园田居》其六“昔我在广陵,怅望柴桑陌。 长吟饮酒诗,颇获 一笑适。 当时已放浪,朝坐夕不夕。 矧今长闲人,一劫展过隙。 江山互隐见,出没为我役。 斜川追渊明,东皋友王绩。 诗成竟何为,六博本无益。”就是别人模仿其三“种豆南山下”而作的仿品。不过“素心正如此”的貌合神似,的确当赞。可惜,从古至今,再没第三者模仿成功。

  如果不是对被模仿者作品的极度喜爱、崇拜、钻研。也只能是有形无神,肤浅无聊的文字游戏。

  前日,见一群友,气哼哼地说,哪儿哪儿的报纸,哪儿哪儿的网站,有人抄袭了他的文文,还一字不漏。自家宝贝被人偷去,想找人出主意讨说法。我一方面为他高兴,一方面又替那些冠冕堂皇的纸媒报纸副刊难过。

  法治社会,守住咽喉重地之人,难道不知?不过,不幸被剽窃的文友,也不要生气了!天下文章一大抄嘛。有人义务给你当搬运工,还有人乐意为你买单,充分证明你的文章上档次,有质量!

  你看,老杜写“夜足沾沙雨,春多逆水风”,乐天就写“巫山暮足沾花雨,陇水春多逆浪风”。白乐天写“相去六千里,地绝天邈然。十书九不达,何以开忧颜!渴人多梦饮,饥人多梦餐。春来梦何处?合眼到东川。”黄鲁直就剪成:“相望六千里,天地隔江山。十书九不到,何用一开颜?”和“病人多梦医,囚人多梦赦。如何春来梦,合眼在乡社!”两首!放在今日大刊发表,乐天原创挣得稿费五十大洋。而小黄两首就可得一百两银子。你说冤不冤,气不气啊?抄袭?借鉴?分不清了。文化传承,就要传。只传不承,只承不化,都不是好事!否则,与“养羊卖钱生娃”没有区别!我也不知道我在这儿神神叨叨的,是不是也在抄袭剽窃洪迈先生的作品?

  如是。估计洪迈先生不会找我麻烦,至于会不会遭他后代以及无数粉丝的口诛笔伐,我想也不至于那样凄凄惨惨戚戚。毕竟,古文人对自己文章的处理够宽容大度,他们只求传播,不求实质利益!

  二司马光也委屈!

  为了得到自己心爱的书籍,不得不用几本,文友送的新书(不过,都是外文翻译作品)去换取。当然了,如果下次还遇到一见钟情的书籍,我依然要这样干。放心,不是文友自己的书籍,而是我自己花钱买的“畅销书”了。

  现在的畅销书,封面惊人的畅销数字,不吓人,也惊人。我就对那些危言耸听,说咱“大国民”子弟不读书的报道文章,有点鄙视了。井底之蛙,你那“调查”统计数据,就那么千真万确,你的忧国忧民就那么水深火热,不见得吧?

  买一本咱“媒体”吹的畅销书,捧在手里装模作样,还不如就在电子手机屏上读些国学经典书籍,也许更实惠一些?起码它方便,快捷,省钱。只要有心,一样滋养身心。再说,现在的有些墨香,含铅也重,有的还有霉味,不看也罢!话又说回来,你如有钱又有闲,买点那些发黄的,老掉牙的书籍,说不一定还会“一锄”挖个金娃娃呢?

  爱坐冷板凳的,默默无名的“真作家”也不要委屈,你的书籍没人买,没人看,也不要上火,你只要看一看司马光的《资治通鉴》当初的待遇,就可释然。

  据洪迈先生记略:当初的司马温公(司马光)也向文坛老大欧阳文忠(欧阳修)、王荆公(王安石)抱怨过。说他的大作,只有一个王胜之读完过,其余众官员,找此书想看,一页都没有读完,就打哈欠伸懒腰想睡觉了。十九年的心血,受了多少人的语言糟蹋啊!伤心归伤心,这金子最终还是闪光了!哪怕是和2001年的雪一样,来得有些晚!

  想想看,司马光是啥人物?可历代做大事者,又有几人不推崇他的《资治通鉴》呢?就是流鼻涕的小娃儿,只要进过学堂,都记得有个司马光砸了一口缸,你说不是么?

  三都是花草惹的祸

  欧阳修,绵阳出产的大文豪,也是苏轼的大贵人。刘梦得,同样大文豪一枚。可这两大佬,都被那个叫_洪迈的人,刮了胡子。流行一点叫“吐槽”。原因嘛,不与女人有染,也不与政治挂钩。说来也好笑,居然都和花花草草有关。

  醉翁写文说:牡丹最初不见文字记载。唐人如沈荃期,宋之问,元白等,都是咏花高手。彼时,只要一有奇异之花出现,他们等人都要入诗进文,在“日志”里显摆一下。然而这些方家却没写过牡丹,只有大文豪梦得先生偶尔点了个名,也只是淡淡地说它“一丛千朵”罢了,它的美丽与奇异,提都没提。

  于是这洪先生就较真了。噼里啪啦,拉出“元白”和他们的粉丝徐凝诗文十几大篇反驳醉翁。醉翁的牡丹就这样被打焉了。

  而梦得呢?他说:诗里使用茱萸字样总共才三人。

  杜甫的“醉把茱萸仔细看”王维的“插遍茱萸少一人”朱放的“学他年少茱萸”三人都用了同一意象,杜甫最好!

  为什么杜甫最好,可能是他的意趣更多一些,一反教科书上“忧国忧民”的沉郁伟大形象。笔触个人性情,又包涵了后两者的诗意?我猜。

  洪先生也气鼓鼓地说,我看唐人七言诗用这一意象的还有十几家。怎随便开黄腔呢?你看王昌龄,戴叔伦,对了,还有白居意易等等,不都写过么。只不过。他们的诗句比起杜甫大哥的,都还矮了一点点,无法相提并论呗,怎说才三人呢?

  俺私下寻思,这个洪迈先生也是个硬骨头。更是个博览群书,实事求是的人。由此得出结论:一、名人活着或死去都不容易。二、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知识是个无底洞。三是后人多事,“誉过其实”,不能抹金,反而添堵。编审者责任之大!

  观《容斋随笔》,零星碎语,不能成章,恨不相逢未嫁时,足以感慨系之!是以为题,记之。2016.3.28修改
 楼主| 发表于 2016-3-28 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春光明媚,到高版这边坐坐,以望俺们再续容斋笔缘。文有不妥,望高老师开蒙!
发表于 2016-3-28 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什么书学什么人。就像洪迈那样了,看似碎碎叨叨,漫无边际,实则有一根主线连着呢。无非是人和人文,事和人事。夜莺躲在旮旯里修炼,还真见功夫了!好!
 楼主| 发表于 2016-3-28 17:09 | 显示全部楼层
lvhq018 发表于 2016-3-28 17:00
看什么书学什么人。就像洪迈那样了,看似碎碎叨叨,漫无边际,实则有一根主线连着呢。无非是人和人文,事和 ...

谢谢18兄一直对我的鼓励!在中财遇到你们,是我的幸运!
发表于 2016-3-28 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夜莺 发表于 2016-3-28 17:09
谢谢18兄一直对我的鼓励!在中财遇到你们,是我的幸运!

看见你不断进步,真是高兴。
发表于 2016-3-28 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化贵在创新,即便是模仿,也要改进或创新,这样一个民族的文化方可以进步。这一篇写得厚实,写得出彩!
 楼主| 发表于 2016-3-28 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高迎春 发表于 2016-3-28 19:54
文化贵在创新,即便是模仿,也要改进或创新,这样一个民族的文化方可以进步。这一篇写得厚实,写得出彩!

谢谢高老师的鼓励。好想再看你的读容斋随笔。祝君春好!
发表于 2016-3-29 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莺莺此篇昨天就读过了,对史料和典故的详实掌握和灵活运用,是此篇文章的最大靓点。在中财,我还是第一个看到能读《容斋随笔》并写下笔记的人,乃使我读的非常对路和惊喜。
 楼主| 发表于 2016-3-29 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水 发表于 2016-3-29 07:45
莺莺此篇昨天就读过了,对史料和典故的详实掌握和灵活运用,是此篇文章的最大靓点。在中财,我还是第一个看 ...

水姐,不是的呐,高老师在江天漫步都写了20几篇呢。不过,能得我的偶像夸赞,心里真是春天呢
发表于 2016-3-29 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夜莺 发表于 2016-3-29 16:10
水姐,不是的呐,高老师在江天漫步都写了20几篇呢。不过,能得我的偶像夸赞,心里真是春天呢

额,那就是我最近才登陆,以前的没有看到。高老师我们合作过评论版,是位饱读诗书的博学之人。本版有高老师掌舵,相信会再上层楼。
发表于 2016-4-10 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只读你一。这篇还是精华,版主怎么给加精的?
夜莺心急火燎写文章,这一说得浑儿不澄清的。小杜模仿的《华山赋》呢?隔了一节才说小杜这节文字,大失紧密,令人费解。中间扯进杨敬之文字,东一杠子西一榔头;应分析完小杜的模仿后作引申用。陶集其六的意思也让我寻思了半天。你那个句号,一句话才说了两个字就画,要不你干脆都用逗号得了。乐天于老杜,鲁直于乐天,那哪里是模仿,仔细读清楚了!能于文字外有自己的见解,是你文章最大的优点,这是你文章胜于那些文章也是我喜欢的原因。你能写的更好!写慢点,写不慢写完了再增增添添也能行了。你以为一水没眼吗,没眼能看见你的文章?!
 楼主| 发表于 2016-4-11 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梅边 发表于 2016-4-10 20:33
我只读你一。这篇还是精华,版主怎么给加精的?
夜莺心急火燎写文章,这一说得浑儿不澄清的。小杜模仿的《 ...

咱啥也不说了。良师益友!
发表于 2016-12-30 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猜,不是未嫁时想嫁给洪迈,而是未嫁时有空读容斋哈哈哈哈
发表于 2017-1-5 14:2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支持!
发表于 2017-3-20 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萝卜快了不洗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GMT+8, 2017-6-28 04:55 , Processed in 0.031984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