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906|回复: 3

[原创] 唯美人格——玄风浸润的灵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9-3 0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魏晋的玄风曾经吹彻过历史的天空,让许多的灵魂有过自在忘我的超越。在玄远清虚的意境中静对山水,谈玄说理是魏晋时期名士们所盛行的。他们深知社会的黑暗,深知朝廷的酷冷,深知祸福起伏难料,于是选择在山林中谈论玄理,修身养生来度过属于自己的适意人生。嵇康是当时知名度很高的玄学家,他的论文曾成为当时重要的玄学命题。嵇康的谈玄不同于一般人的炫耀才学,博取声名,醉心于名理之辩。而是为了探讨人生问题,塑制自我人格,具有实实在在的现实内容与涵义。

  嵇康信神仙,重养生,他著《养生论》是为了探求养生修身之道,他以为神仙是禀之自然,不是积学所能得到的,但一般人如果导养得理,就可获得长寿。他提出养生首先必须做到“清虚静养,少私寡欲。”不为名利所动,不让喜怒爱憎的感情扰乱心境,做到恬淡自守,然后通过服食养性就可以达到长生的目的。嵇康的养生论显然受到汉代以来道教神仙学说的影响,有其局限性,但他注重修身养性,弃名利,尚自然,对培养他高洁绝俗的人格起了一定的作用。据说嵇康写成《养生论》后到京师洛阳,京师人把他视为神人,可见其人格风采倾倒一时。

  在《释私论》中,嵇康通过论公与私的关系谈人格修养,认为公私之辨全在于真伪。“私以不言为名,公以尽言为称。”人如果将话藏在心里不说就是私,有私的人就是人格虚伪的人。心中有话就说出来,这是公,是光明正大的人格。东汉的第五伦一向有刚直无私的美名,有人问他:你有私心吗?第五伦说:我兄长的儿子生病,我一夜去看他几次,但回来之后就安然睡去。我的儿子生病,我虽然一次也不去看,但通宵难以入睡,因为我有疼爱儿子的私心。嵇康认为第五伦敢于暴露自己的隐私,这就是大公无私,真正完美的人格是无私无非,真正的君子是“心不措乎是非,而行不违乎道”。做到心不存矜尚,情不系所欲,越名教而任自然,表里如一,率性而为,不伪饰,不矫情,任其自然。嵇康论私,是为了去私,为了反对虚伪的人格,造就坦然真诚、光明磊落的人格。在当时的社会上,伪善之人比比皆是,司马氏父子表面上装出忠于朝廷的样子,骨子里却藏着奸诈,暗地里进行着篡位的勾当,是典型的伪君子。而一批以维护名教为己任的名士,心怀荣禄之私,口谈仁义道德,追随司马氏为虎作伥,是一批假道学。嵇康提倡去私立公,显然是有为而发,他以自然反对名教,以公去私,以自己的光风霁月般的坦荡人格批判虚伪的人格。嵇康的玄学品格就是提倡真诚自由的理想人格。

  嵇康酷爱自由,他个性刚强,不肯向权贵与世俗势力屈服。他“少加孤露,母兄见骄”。自幼养成倔强难驯的性格。在《与山巨源绝交书》中他说自己像一头未经驯育的野鹿,已经习惯于自由自在的山野生活,如果强行驯养起来,加以羁绊,就会“狂顾顿缨,赴汤蹈火,虽饰以金镳,飨以佳肴,愈思长林,而志在丰草。”嵇康认为人生来就应该是自由的,每个人都有按自己的生活方式的权力,只要 “循性而为,各附所安”,就能达到自己的目的,获得自由。名教也好,权威也罢,都没有理由把自己的教条或意志强加给别人。基于此,嵇康大胆地宣布了自己不愿与统治者合作,不肯受礼法束缚的自由思想与倔强个性。给山巨源绝交书的这篇长文无异于嵇康的人格宣言,这封书信虽然是写给山涛的,实际上是对司马氏集团,冲着整个礼教社会的。李贽在《焚书》卷五评嵇康的这篇文章说:“此书实峻绝可畏,千载之下,犹可想见其人。”在这封信中嵇康毫不隐瞒地把自己心中的好恶和盘托出,表现出他龙性难驯的鲜明个性,如昊日皎月般光明磊落的人格。非圣蔑礼,轻肆直言,桀骜不驯,这是嵇康之狂,绝世独立,洁身自爱,这是嵇康之狷。

  嵇康的理想人格是建立在非汤武而薄周孔,越名教而任自然这两句响亮的口号之上的。非汤武而薄周孔,是要破除儒家人格的偶像,批判虚伪的人格。越名教而任自然,则是“立”,是要建立一种新型的自由人格。在《答难养生论》中,嵇康大胆地批判了儒教圣人,揭露其人格的伪善性。嵇康指出,不论是商汤、周武的征伐革命,还是周公辅国的政绩,孔子的口谈仁义,表面看是为天下,为别人,实际上是为一己之私,为自己谋利益,为个人邀名声,都是假公济私的伪君子。在《太师箴》中,嵇康为人们展示了一幅政治黑暗、仕途险恶、人心贪暴、君臣相猜的末世图景,他写的是历史,批判的却是现实。他所写的分明是嵇康所处时代的现实情景,批判的矛头直指以阴谋杀戮为能事的司马氏集团。司马昭身居太师之位,以周公自居,挟持朝廷,图谋篡弑,宰割天下,正是贪暴虚伪者的代表。嵇康对之疾恶若仇,言辞激烈,难怪司马昭对嵇康必欲杀之而后快。

  嵇康批判伪善自私的人格,目的是建立自由的新人格,这种新人格的核心是越名教而任自然。所谓名教是指包括封建政治关系在内的伦秩序的总和,是封建统治者借以维护其专制统治的工具,也是滋生虚伪人格的温床。自然即是指从庄子哲学发展而来的任性适己,追求个体自由的人格思想。在魏晋时期儒学衰微,老庄思想盛行,名教与自然的矛盾也日趋激烈。上层统治提倡名教,越礼任情,也有一些人走中庸之道,试图调和名教与自然的关系。当时反对名教最激烈的是嵇康,嵇康反对名教,主要在于名教违反人的自然本性,阻碍了人性的自由发展。儒家的礼教以伦理为中心,强调人的群体性与社会性,把个体存在的价值归属于群体的社会价值。个体成为群体的附属品,成为社会伦理机器上的螺丝钉,在君臣父子严密的伦理秩序中,自我失去了其独立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个性失去了发展的机会,自然人性被扭曲。嵇康反对礼教对自然人性的压抑与规范,要求顺从人的欲望以符合自然人性,这就是要求社会给个体以自由,使人各得其性,自由发展。

  嵇康的理想人格是合狂狷为一提,表里如一,自由而自然的唯美人格。他的这种唯美人格曾引来当时不少人的倾慕与追随。正始年间,十四岁的青年赵至游洛阳,看到嵇康在太学前写石经,立即被嵇康的潇洒神韵所吸引,后来赵至离家出走,追随嵇康到山阳,拜嵇康为师。吕安钦服嵇康的高洁人格,为见嵇康一面,竟不惮千里奔走。在嵇康被逮时,京师太学生三千人联名上书朝廷,要求赦免嵇康,拜他为师。从这些事例中我们可以看到嵇康的人格感召力是多么巨大。而今,魏晋已远,嵇康长寂,那股玄风也在天空中若有若无的飘散。我们还能从书中的记载寻到当年的旧迹,从魏晋的玄学中探索嵇康唯美的人格。他绝世独立、皎若明月的清峻狂狷人格,将永远地记载于历史深处,在世人的心间流淌。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作者,同意将此作品发表于中财论坛。并保证,在此之前不存在任何限制发表之情形,否则本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谨授权浙江中财招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全权负责本作品的发表和转载等相关事宜,未经浙江中财招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授权,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发表于 2006-9-4 23: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谈玄的好文!在此间读出魏晋时玄风的盛行,见证了一个时代的社会背景。同时清晰地展现出嵇康绝世独立、皎若明月的唯美人格。

谢谢楚牧歌的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06-9-11 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落梅斑竹。。
发表于 2009-3-1 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提倡自由而自然的唯美人格。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7-10-19 18:45 , Processed in 0.062203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