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362|回复: 5

[原创] 佯狂者的悲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10-10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再谈酒,我仍旧做不到疏狂豪迈。醉过方知酒浓,就像人生,品过才知味重。如果说刘伶是酒中的狂者,阮籍则是酒中的隐士。阮籍虽也有很多嗜酒狂诞的行为,但他的狂大多是出于无奈,是不得已而为之,不妨称之为佯狂。

  阮籍自幼聪明,少负大志。他曾以狂侠自任,度过一段任侠浪游的生活。他也曾认真地研读过儒家的典籍,以求取功名。在阮籍所处的时代,虽然儒学式微,礼教衰落,老庄之学盛行,但统治者崇奉的仍然是儒教,推行的依然是名教,要想有所作为,进入仕途,仍必须熟悉儒家经典。阮籍胸怀大志,以孔子的高足颜渊、闵子骞自比,可见他是自视很高的。

  因为阮籍的名气大,在士林中享有盛誉,引起了上层统治者对他的重视,统治者为了招揽天下贤才为己所用,也为了博取礼贤下士的美名,就不断请阮籍出来做官。齐王曹芳正始八年,执掌朝政大权的曹爽召请阮籍为参军,阮籍不得已前去,很快又以病为由辞官归里。就在他辞官后的一年多,曹爽在与司马氏的争权斗争中失败,被司马氏所杀,跟随曹爽的许多人都惨遭杀戮,阮籍则因为及早退身而保全了自己,当时的人无不佩服阮籍的远见卓识。阮籍不愿出仕做官,显然是看到当时上层统治阶级内部斗争激烈,他不愿意卷入上层统治者的权利之争中去以致会引来杀身之祸。在司马氏掌握了朝廷大权后,阮籍虽应召做了司马氏的官,并被封为关内侯,散骑常侍等,但那只不过是他和光同尘。虚与委蛇,全身避害的权宜之计。实际上,他从未认真地做过官,履行过自己的职责。

  阮籍曾以任诞放达,蔑视礼法闻名于世。自汉代以来,统治者大力倡导孝道,企图以此维护封建纲常,巩固封建政权,他们还常常借维护纲常的名义诛杀异己,镇压士子们的反抗。如曹操杀孔融,用的就是不孝的罪名,司马氏杀吕安、嵇康也是使用同样的手段。如此一来,礼教变得越来越虚伪、残酷,同时也引起了人们对礼教的怀疑和批判。阮籍辛辣地嘲讽了世上那些道貌岸然的礼法君子。这些所谓的君子,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是为了谋取高位,获取美名,营私利己,他们是不折不扣的伪君子。阮籍还进一步揭露了封建统治者设立礼法的阴险用心。正是从这种认识出发,阮籍才对礼法之士投以轻蔑的眼光,并以自己放诞越礼的行为向礼法社会挑战。阮籍善于用青白眼对待世人,遇到礼法之士与庸俗之人,他就把眼珠翻上去,只露出眼白部分,以示轻蔑,这叫白眼。遇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就用平常的黑眼珠看人,以示好友,这叫青眼。比如阮籍的母亲死时,嵇喜前去吊丧,阮籍就以白眼相待,弄得嵇喜很不高兴,而嵇喜的弟弟嵇康提酒携琴来见阮籍,阮籍就用青眼相看,两人饮酒畅谈,十分投机。阮籍的行为皆出自内心的真诚,不杂任何矫饰的成分,阮籍正是以自己的真诚来反对礼教虚伪的。

  在阮籍的人格中,不仅有狂傲任诞的一面,也有谨慎韬晦的一面。阮籍的谨慎在当时是出了名的,甚至被人当作至慎君子的典型。当时从上层统治者到一般官吏都主张为人要谨慎,以慎为先。就连晋文帝司马昭也认为阮籍是天下最谨慎的人,阮籍的至慎主要表现于他不评论政事,口不臧否人物。阮籍为什么这么谨慎?而司马昭又为何这么强调臣子的谨慎呢?这与阮籍所处的特定时代以及他的特殊身份有关。阮籍所处的时代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代,政权迭变,上层统治者内部权力争斗剧烈,文人牵连被杀的屡见不鲜。阮籍是大名士,属于司马氏笼络的对象,对于司马氏的笼络,阮籍虽不情愿,又不敢拒绝,只得采取随顺敷衍的态度。阮籍曾做过司马师、司马昭的从事中郎,做过步兵校尉和东平相,他深知司马氏的狠辣,为了避免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他对政治特别谨慎小心,从不妄发一言,对当世的人物也不加以品评。不评论时政就不会卷入政治斗争的漩涡,不会导致杀身之祸,不褒贬当世人物,就可以不得罪人,避免别人的中伤和构陷,保全身家性命。

  在日常生活中阮籍尽可以放诞无礼,因为这属生活小节,不是原则性的重大问题,一接触到政治,阮籍就十分谨慎小心,尽量躲开。生活放诞而不失名士风度,又可以舒展一下受压抑的人性,政治上慎小谨微则可以远害全身。司马昭也乐得阮籍这么做,只要阮籍不非议自己的政权,又愿意与自己合作,出仕做官,为自己礼贤下士做个标本,他尽可以让阮籍去放诞,所以他对阮籍也特别优容,司马昭对阮籍的态度是他收买名士的怀柔高招。只要不参与政事,阮籍在官任上也尽可以放诞越礼。

  阮籍喜欢喝酒,常喝得醉熏熏的。不要看他似乎整日醉昏昏的,其实他心里清醒得很,对他来说喝酒是一种享受,更是一种掩护,有了什么难办的棘手之事,他常借酒糊弄过去。阮籍纵酒使狂,借酒全身,也以酒浇愁,在他的酒中有放诞,也有至慎,狂与慎被阮籍溶入酒中,使他的酒带有一种苦涩的味道。

  阮籍一方面狂放任诞,不拘礼法,另一方面又谨慎小心,不妄发言论,这就造成他人格上的矛盾,给他的内心带来无法排解的痛苦。他想以酒来麻醉自己的神经,减轻内心的痛苦,岂不知举杯浇愁愁更愁,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悲痛并不是几杯酒就能消除掉的。心中的痛苦难以消解,他只有借助文学创作抒发胸中的苦闷,文学创作在阮籍这里才真正成为苦闷的象征,其代表作品就是他的八十余篇《咏怀》诗。

  在《咏怀》诗中,阮籍用隐晦曲折的手法,真实地再现了他内心的忧患与苦闷,尤其令人触目惊心的是阮籍对生命的悲叹。时光迅疾,人生短暂,生命无常,在阮籍的心中时刻存在生活的焦灼感,这种生命的焦灼不仅来自对人的自然命运的感叹,更主要是对来自社会的对生命摧残的忧惧。人生在世上,难逃名缰利索的栓束,尤其是阮籍这样的大名士,更倍感由名声带来的痛苦。世途险恶,人心叵测,使人生活在世上得不到爱的温暖,人相仇杀,令人心寒。在政治的罗网中,人生如履薄冰,生命朝不保夕,失去了安全感。总之,阮籍感到人生在世是痛苦不安的,生命不能由自己掌握,没有一点自由。忧患与苦闷像山一样沉重,像海一样深广,压抑在阮籍的心头,几乎使他难以承受。

  在表达生命的忧患时,阮籍特别喜欢使用两种意象,一是夕阳意象,一是寒冷意象。夕阳给人以美人迟暮之感,隐寓生命枯萎之意,对夕阳的描绘,可以看作是阮籍对生命短促,人生飘忽的悲叹,也可以看作是他对黑暗沉闷,阴沉而无生气的时代特征的隐喻。这寒冷的意象使人感到秋气扑面,阴寒袭人,表现出人世风刀霜剑对诗人内心的摧伤,使他的心中失去温暖,充满寒意。夕阳和寒冷这两种意象是时代与人生在阮籍心理中的投影,是阮籍以他敏锐的神经对社会的感悟与认识。

  与人生忧患、内心苦闷相伴而生的是阮籍心中那不可名状,难以消弥的孤独感。阮籍对社会政治心存是非而不敢陈说是非,对人物心怀褒贬而不能加以褒贬,世无知交,有苦难诉,口谈玄远又无人能够理解,孤独犹如魔鬼的阴影时时跟踪着他,使他痛苦无比。回想一下前面描述阮籍的狂诞行为,比照一下他在《咏怀》诗中的悲叹与哀伤。不难看出阮籍的狂具有佯狂的意味,在狂放的外表下深埋的是孤独和痛苦。人们在论及魏晋名士的风度时,常常偏重于欣赏他们的狂放和飘逸,而忽略了去体味他们的哀伤和痛苦。事实上魏晋名士们并非一味地放达,在他们的放达和任诞中常伴随着难言的痛苦,甚至是悲剧,阮籍和嵇康就是很好的例证。

  对于阮籍来说,现实是痛苦的,人生是无奈的,现实无法逃避,人生也必须忍耐,无路可走也得往前走。人生没有自由更要追求自由,阮籍所追求的自由不在现实中,而在幻想的世界里。在《大人先生传》中,阮籍塑造了一位大人先生的形象,这位大人先生“与造物同体,天地并生,逍遥浮世,与道俱成,变化散聚,不常其形。”阮籍理想中的大人先生是从《庄子》中藐姑射山神人的形象变化而来的,是与大道冥一,与自然一体,至高至大,无欲无为,达到绝对自由境界的真人。对大人先生的塑造表现出阮籍对理想人格,对自由境界的追求。

  大人先生是阮籍所神往的理想人格,大人先生所遨游的世界是阮籍心理上追求的自由境界。这种境界是自由精神的无何有之乡,对这类无何有之乡的追求正表现出阮籍对现实的厌恶,他幻想通过对自由精神的追求来摆脱现实带来的痛苦。然而,如同画饼不能充饥一样,幻想也无法代替现实,一旦从幻想的天空跌落到现实的土地,阮籍所棉队的依然是污浊的社会与痛苦的人生。悲凉、苦闷、孤独如同蚕食桑叶那样咬噬着他的心,他很快又陷入无路可走的境地。不由径路的任意独行,终至途穷痛哭而返,这看似狂诞的行为恰恰是阮籍人生的人生写照。无论是狂也好,慎也罢,人生在世,无所选择,竟至于无路可走,还有比这更令人痛苦的吗?这就是阮籍的真实人生。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作者,同意将此作品发表于中财论坛。并保证,在此之前不存在任何限制发表之情形,否则本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谨授权浙江中财招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全权负责本作品的发表和转载等相关事宜,未经浙江中财招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授权,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发表于 2006-10-11 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是一篇写阮籍佯狂的好文!
结合魏晋的历史背景,写出阮籍在现实与理想中的醒醉人生。
发表于 2008-9-30 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优秀的东西~文思另人回味
发表于 2008-10-11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好学习,补充自己营养
问好
发表于 2008-11-4 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谈酒,我仍旧做不到疏狂豪迈。醉过方知酒浓,就像人生,品过才知味重。

好文笔,只是朋友许久不曾来了。
发表于 2008-11-27 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步兵,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GMT+8, 2017-4-28 12:49 , Processed in 0.029961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