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66|回复: 6

[原创] 爱“八卦”的学生——子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4 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论语》中,子禽出场次数不多,仅仅三次。但给我的印象却很深,并不亚于《论语》“红人”子路、子贡等人。

  有人以《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为由,说他不是孔子学生。但据国家颁发的教科书注释来看:“《论语》是一部记录孔子及其弟子言行的语录体书。孔子及其弟子编纂。”不是孔子学生,至少也和孔子学生有关。

  又有人据子禽出场的表现推知,子禽可能是子贡的学生。

  黄厚江老师撰文称他为孔学班的“借读生”,我看也很不错。

  在孔学班,学生们基本上都爱提问。问的内容都是夫子常考的,比如“仁,义,礼,知,孝”等。因为夫子不喜欢说““怪、力、乱、神”,大多学生也投师所好,只有那个二逼学生宰我,我行我素,不顾夫子忌讳,想一出是一出,有屁就放,遭到夫子“狂批”。难得一次的外交场合,替夫子宣传,博得了夫子“颔首微笑”的镜头,也不知被哪个狠心的导演给剪了。

  或许是子禽“借读生”的身份吧?孔学班的同学对他,都“宽大处理”,也许是看在“牛人子贡”同学的份上吧,大家把他的“习作”挑了三篇,都发在了“孔学班QQ群里”。署名陈亢的就是他。

  一篇是好奇夫子“参政问政”机会,是否也靠“拉关系”这种方法获得。

  子禽问于子贡曰:“夫子至于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 【子禽请教子贡说:“咱夫子,每到一个大国,定会和这个国家的政事发生关联,这是他老人家自己去向上层权贵求问呢,还是那些人主动告诉他的? 子贡回答说:咱孔夫子是仰仗着自己温和、良善、恭庄、节制、谦让这些美德才获知这些国家的政事的。就算是他老人家主动去求问,也应该和其他人求问的方法不同吧?”】看这篇短章,我总想笑,子禽语气看似严肃,内心忍不住也在坏笑,看你子贡老师怎么给夫子“摆平” 。你以为我没听说,夫子为劝卫灵公施行自己的德政,走南子夫人的“后门”,让子路忿忿不平的事么?嘿嘿!嘿嘿!

  一篇是打探夫子是否给自己儿子孔鲤“开小灶”,怀疑夫子“留一手”。

  陈亢问于伯鱼曰:“子亦有异闻乎?”对曰:“未也.尝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诗乎?’对曰:‘未也’.‘不学诗,无以言.’鲤退而学诗.他日又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礼乎?’对曰:‘未也’.‘不学礼,无以立.’鲤退而学礼.闻斯二者.”陈亢退而喜曰:“问一得三.闻诗,闻礼,又闻君子之远其子也.”

  【陈亢问伯鱼:“你在老师那里听到过什么特别的教诲吗?”伯鱼回答说:“没有呀。有一次他独自站在堂上,我快步从庭里走过,他说:‘学《诗》了吗?’我回答说:‘没有’他就说:‘不学诗,就不懂得怎么说话。’我回去就学《诗》。又有一天,他又独自站在堂上,我快步从庭里走过。他说:‘学礼了吗?’我回答说:‘没有.’他说:‘不学礼就不懂得怎样立身.’我回去就学礼。我就听到过这两次教诲。” 陈亢回去高兴地说:“我提一个问题,得到三方面的收获。听了关于《诗》的道理,听了关于礼的道理,又听了君子不偏爱自己儿子的道理。”】

  你看,子禽多么直截了当,不拐弯抹角,直接问当事人。虽说是个“铁脑壳”,但坦率,有勇气!不像现在的学生,老是背后怀疑老师偏心这个,爱护那个。怀疑给这个班讲得少,那个班讲得多。虽有些令老师不舒服,但也引起老师重视并反省自己的行为。事实上,手心手背都是肉,作老师的,很多时候是亦师亦父啊!感谢子禽的这次八卦,也让我们读者和他一样高兴:一是国学经典《诗》,不可不读!二是孔鲤少爷,还没夫子学生受宠,可怜的孩子啊!

  最后一篇是询问子贡为何那么恭敬夫子,怀疑夫子“贤德”的真实性:陈子禽谓子贡曰“子为恭也,仲尼岂贤于子乎?”子贡曰:“君子一言以为知,一言以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谓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绥之斯来,动之斯和。其生也荣,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陈子禽对子贡说:“你对(夫子)为什么那么恭敬,仲尼,难道比你还贤良吗?”子贡说:“君子说一句话,就可以认为他有智慧,说一句话,就可以认为他无知,说话不可以不慎重啊。 老师的高度不能达到,如同上天不可以顺着阶梯登上去一样。老师如果得到诸侯之国、大夫之家的任用,用他所说的方法来教导百姓立身,人就能立的住,用他说的办法引导百姓,人就会跟着走,用他说的办法安抚百姓,人就会来投奔,用他说的办法动员百姓,人就会响应。他活着的时候荣耀,他死了以后百姓哀恸,别人如何能达到这个高度呢?”】

  从子禽问话的语气看,子禽并不认为夫子贤良。也许与子贡、子夏个人贡献突出有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太耀眼了。这子贡,据说晚年在鲁国做官,颇有功业。有个叫叔孙武叔的朝廷大臣,就曾在朝廷上公开宣称,子贡贤于仲尼。而且《史记》记录的孔门弟子中,唯独子贡的事迹最多,最详,最为显赫,绝非偶然。为人处世,左右逢源,聪明活波,机智有趣,为人喜爱。这是今日读者眼中的子贡。子禽这样说,不是空穴来风。

  再说,夫子的学生中,政绩突出的也就两人:冉求,子路。比起夫子的学生子夏这个文学家,就差了那么一点点。子夏传经,影响之大,居西河时,培育了一代与法家有关的政治改革家,如吴起,李克等。回头看子禽这番问话,我们也能看出子禽是经过深思的,他的针对性很强,从夫子的政治贡献着眼。不是乱八卦。就算他是子贡的学生,说他讨好子贡也好,贬责夫子也罢,但他不人云亦云,有主见,有个性,有见地。善从蛛丝马迹发现问题。 或许也正是因为他经常钻牛角尖,“污蔑”夫子,留人话柄,总不是个好事情,所以孔门弟子,才勉强让他在《论语》中,扮演一个路人甲,路人乙这样不起眼的一个小角色,有机会露了把脸。

  不过,关于他的“绯闻”,也是有的。说是子禽哥哥,子车,在卫国因病去世了。子禽嫂把与家大夫商量的结果。给子禽哥举办殉葬礼之事,告诉了子禽。子禽反映相当激烈:“殉葬礼不合乎周礼。真要殉葬的话,用你们两个人才比较合适。因为哥哥在世时,是你们服侍的啊”,这话里话外,明白人都知道,子禽的悲痛,隐藏在家丑不可外传的愤怒之下。

  总而言之,纵观子禽在《论语》中的表现,依我看来 ,他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心思细腻,嘴巴利实,大有“吾爱我师,吾更爱真理”的气质。敢于向上司言行质疑,敢于向权威挑战。特别是这点,我很欣赏。精明。善思。在尖酸刻薄这点上。可说与夫子不相上下。

  夫子说人有“五仪”:庸人,士人,君子,贤人,圣人。

  庸人们:随波逐流,胸无大志,整日瞎忙,做事有头无尾,不能善始善终。士人们:做事懂规矩,讲分寸,有原则,爱反省,知识不渊博,不求富贵,不嫌贫贱。君子们:忠诚仁义,不骄傲,明智通达,说话委婉,从容不迫,自强不息。贤人们:品德不逾越常规,行为符合礼仪,能说至理名言,布施天下。圣人们:品德符合天道,能追本溯源,按自然规律办事,光明如日月,教化如神灵,大隐隐于市。

  从以上五仪可以看出,朝“君子”方向修行,是夫子的终极目标。但是。夫子在现实生活中是怎样修的呢?辱骂从政者是盛米的器具,挖苦人家是“饭桶”,骂自己爱徒子路是“野人!不得好死”,骂自己老朋友原壤“老不死的”,怂恿弟子孤立冉求,击鼓谩骂。嘲笑老实本分的樊迟同学是“小人”,鄙视人家“种庄稼和种菜”这类一地鸡毛的问题。这些都是例子 。

  夫子的学问,我们只能敬仰。夫子的理念,我们一直在实践。可他的“人品”,谁敢保证? 私底下,他不也想“发财致富”,多收几个“红包”么?“要是有人给我送一束干腊肉,我也要巴心巴肠地教他,毫不保留。”听听,是不是有点那个!难怪这个借读生子禽,要肆无忌惮地“八卦”这孔老夫子了!只不过人家子禽“觉悟”高,没有八卦夫子“七大姑八舅姨”的事!

  看来,“教师”这个饭碗不好端呀,祖师爷都被怀疑,更何况平凡如我等?师德师风,整顿学习,势在必行,否则,子禽们的新八卦,就会让你吃不消,更别说享受金桂飘香,硕果累累的喜悦了。到时,告老还乡,不是桃李满天下,迎来送往,而是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那就惨了哟!
发表于 2016-4-15 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平实,通俗易懂,视角好。

后几段的孔子,感觉是个有血有肉的孔子,就是这些让圣人更为接地气和生动了。
感谢夜莺前来发帖。

 楼主| 发表于 2016-4-17 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黑龙江小龙女 发表于 2016-4-15 18:03
语言平实,通俗易懂,视角好。

后几段的孔子,感觉是个有血有肉的孔子,就是这些让圣人更为接地气和生动 ...

龙女如此客气,让我受宠若惊了,谢谢鼓励,偶也希望得到更多批评呢!出手哈!
发表于 2016-4-17 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木门长子 于 2016-4-17 21:45 编辑

或者,这正是子禽不显山不露水的地方,总“八卦”夫子总会让同学们不喜爱,出场少也就在所难免。但子禽又卫何尝不是一个真君子,敢于直言,有自己的个性。人无完人,夫子也一样,在别人的“完美”中说道自己心里的的不完美,其实是对夫子更深地期待。夜莺的这一文绵密深邃,很好地展示出一个人物的性情与对事物的看法,同时也阐明了自己的认识,不错的。
 楼主| 发表于 2016-4-18 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木门长子 发表于 2016-4-17 21:34
或者,这正是子禽不显山不露水的地方,总“八卦”夫子总会让同学们不喜爱,出场少也就在所难免。但子禽又卫 ...

谢木子理解。顺祝安好!
发表于 2016-11-17 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遥想先师当年,曾经风云际会那美艳无双,又风情万种的卫灵公夫人南子于密室,其男女纯真友情唯天可鉴!从密室出来后,他对子路的叽叽歪歪连声发誓说:“天地良心啊!我要是干了那事儿,老天爷都会厌弃我。”当然,后来他到死都不得志,与他的誓言无关。
发表于 2016-11-18 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学习。问好先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GMT+8, 2017-3-26 17:18 , Processed in 0.027891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