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648|回复: 23

[原创] 坦白一次又何妨?(外一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24 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夜莺 于 2016-7-26 19:52 编辑

  坦白一次又何妨?


  坦白是诚实和勇敢的产物。——马克.吐温


  话说唐高宗执政之际,有个叫杨弘武的“中层干部”,利用职务之便,提拔了一个官员。高宗追究起来,要杨给个说法。

  你以为是啥?又一选票案,或者贿赂案,艳照门?

  no ,no,no。

  一点都不靠谱,且听杨的陈情——

  “我老婆是个母夜叉,性子刚烈、强悍。昨日跟我吹了枕头风,让我提拔那个人,我如果不听她的话,回家就要跪搓衣板。”

  看杨魂飞魄散,那个怂样儿,高宗忍不住笑了,说:看在你老实坦白的份上,朕就绕你一回,这事就翻页了。

  假设杨不如实招来,东编西诳,就算懦弱的高宗绕了他,股肱大臣不发难?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自古而今,放之四海,皆会山明水秀,朗朗乾坤!

  美国前总统,克利夫兰,年轻时生活不太检点,与邻居寡妇打得火热。

  后来,克利夫兰竞选总统时,政敌就以寡妇的孩子身份不明,做文章,公之于众。

  克利夫兰只好如实向选民交代:我单身,负担轻,就算是我的吧。

  结果,剧情逆转,选民更喜欢他了。总统的宝坐也归他了!看来,做人还是坦诚点好。

  泥人 经不起雨打,谎言经不起调查!

  谎言说千遍也是谎言。害人又害己,与其挖空心思去遮、去掩、去辩,重蹈覆辙“狼来了”“狡兔死”的悲剧,不如就干脆做个玻璃人,山高月小,水落石出的,多清爽,多自在!

  香港公务员考试,有道题目是这样的:唐朝的太宗颁布了什么措施来实现环境保护?

  其他人龙飞凤舞,密密麻麻答了很多。只有一个人答道:不知道,我实在不记得唐太宗发不过什么环保的旨意。

  他,被录用了。

  坦诚做人,不是写在政务框里,向人宣誓。白纸黑字,从心里流出,才是性情,才是人性。

  上次我说过马未都的不是,夸自己贬人家,让人有些瞧不起。但看到《马未都说收藏》中的一件小事,让我转怒为喜,重修旧好。

  八十年代他去香港,碰到一个重要的瓷器,有人拿出“盈”字款(盈字款邢窑白瓷是皇家御用瓷器)的一个白碗给他瞧,使他非常激动,更好玩的是,这碗主人居然不知“盈字啥意思?”,马先生按住怦怦直跳的心脏,特别想买,却也装着不知,说“我也不知道啥意思,爱写什么就什么呗!”那人又说,也没准是个人名,这有什么用?一个素白碗多少钱,写上字的理应贵一点儿。马回答他说“贵一点儿行,贵多了不行。”三磨蹭两磨蹭,最后把这个碗便宜买下,一路唱歌到北京。

  用很少的钱,买了一件宝贝,收藏的人都喜欢捡漏儿,喜欢逛旧书摊的人又何尝不是与他“一丘之貉”,只不过我们一般人都不愿在公众场合亮家底,晒恶龊。怕别人瞧不起,有损自己的形象,可是马先生竟掏心掏肺告诫世人:书要多读,有备无患,有备无漏的好处。

  其为人的坦白磊落,也似瓷器一样,圆似月魂堕,轻如云魄起,晶莹,清灵,飘逸,以前的不悦也发生了化学反应,变土为金,独步天下,跟“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鲫鱼……上言加餐饭,下言长相思。”一样,大雅不雕,情感坦诚,字句生香,勾魂摄魄!

  “老兄!我奉劝您别叫我在您的商标上画个黄金的安琪儿,而让我画上一头火红的雄狮。我已经画惯了红狮。您会发现:即使我为您画的是黄金的安琪儿,可是看起来它还是像一头火红的雄狮。”马克思偏爱海涅,也许从中可以看出端倪。海涅的可亲可敬,穿纸而来。他的这番坦白,的确,应当置于文首或扉页,因为它把一切可能找到的责难都预先堵住了。

  说谎的嘴是发臭的洞。回首向来萧瑟处——

  坦白一次又何妨?

  老袁:别来无恙


  读书苦,读书累,读书还要交学费。所以读书不是个好差事。可不读书,又怎么踏入仕途,支撑门户,光宗耀祖,人前灿烂?

  所以,这书,得读,还必须读,狠狠读!读它个波恶涡诡,读它过个蓬蒿没户,读它个剥剥滂滂,也无怨无悔!

  然而,一旦锦绣江湖,美梦成真,就会心足意满,蔚然深秀?

  不。

  拭看“公安派”首领袁宏道,这位吴县令—袁县委书记的述苦词,你就会大跌眼镜。从古至今,当个官员。要想当得风生水起,没有左右缝源,弹簧的特性,还真不行!

  袁书记这样给好朋友写信吐槽:“弟作令备极丑态,不可名状。大约遇上官则奴,侯过客则为妓,治钱谷则仓老人,谕百姓则保山婆。一日之间,百暖百寒,乍阴乍阳,人间恶趣,令一身尝尽矣。苦哉!毒哉!”

  这意思,就是不要羡慕我的生活。当个县令,犹如一个舞台小丑。极尽夸张之能事,不惜折身受辱,讨好卖乖,堵口哄肚而已。

  遇到上司,就是个奴仆。遇到巡官,就是个娼妓,管理钱粮,就是个仓库老头。教育百姓,就是个啰嗦的媒婆。名副其实的变色龙呵!

  抑郁得很。日子像走高空钢丝,胆战心惊的。也像天气一样:忽冷忽热,时阴时晴。人间丑陋恶俗,我算是尝尽,苦啊,恨啊,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吞哟!

  这是老袁27岁刚任吴令那会,跟好友丘长儒说的一段心得体会。

  整天瞎忙活。如果,只是身心受伤也就罢了,关键是还穷得响叮当。你看嘛:朋友来了,只能坐冷板凳,诗文解聊,兴玩赏物,不能尽地主之谊;无钱买单,就只好来杯薄酒淡茶,同醉同饮;无别墅豪厅安息,舀瓢太湖水,搬块洞庭石,权当游回泳,爬个山。

  看看,这官当得窝囊、造孽不?

  所以呀,袁书记咬牙切齿,要跳出火海。他也这样在日志里书愤:他妈的,做个小公务员真恼火,做个县委书记更背时,特别是做个吴县的县委书记,倒霉透顶。

  于是连夜星火请辞,扭扭捏捏,结束了为期一年的挂职生涯。

  不过,你别被他迷惑,二十八岁辞了公务员。三十岁又转入顺天府,做了教授,三十一岁到了国子监做助教,也就是改行做了老师。从米萝斗跳到康萝斗,亏大了!这不算玩完,三十三岁又入公务员花名册,调到外教部做事去了!

  你看这老袁,折腾来,折腾去的,就是不愿步潜后尘,采菊东篱,荷锄而归,不给他的无行吐吐口水,臣妾也是做不到啊!

  怎么样?做学生苦,做公务员苦,做官苦,做教师苦。做个农民更苦。那就做个拥有九鼎之尊的皇帝呗。可是,皇帝也不好做呀!就拿“愤青”皇帝宋神宗来说吧。人家励精图治,锐意改革,有胆有识,提拔重用王安石。还不是经常屈服于保守派!

  居庙堂之高,在满朝文武面前,屡屡遭到文彦博等大臣的“狂轰乱炸”,暴跳如雷,也无可奈何。

  比如某次,他想杀一失职大臣,却遭到了蔡确和章惇两人的强烈反对,蔡说“祖宗以来,未尝杀士人,臣等不欲自陛下开始破例。”

  神宗不敢抗祖训,但不做杀鸡敬猴之事,又对不起自己的位置。沉吟半响,神宗说:“那就刺面配远恶处吧。”这时,章惇却说:“如此,不若杀之。”神宗问:“何故?”章说:“士可杀,不可辱!”神宗龙颜大怒,说:“快意事更做不得一件!”

  “如此快意事,不做得也好!”章也毫不客气,回敬道。

  你看,皇帝老倌都如此苦烦,更何况又平凡又平庸的草民们?

  是黄鳝就得钻泥,变了鳅鱼就不怕泥覆眼睛!

  总之,每个行当,都有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尴尬、难受!做个活人真不快活!

  当然了,所谓的文人清高品格,所谓的文章千秋盛事,均是癞蛤蟆吃豇豆,悬调调的,你可全信?舞文弄墨,酸溜溜的矫矫情,显显摆,不光是“伪文青”们喜欢,就是如老袁这样的文坛方家,也会“卖卖萌”,如此这般,倾诉“衷肠”,难过,难过!(字数2780)
发表于 2016-7-26 07:48 | 显示全部楼层
夜莺文章,就像说书,有故事,有味道,做人写文都应该坦坦荡荡、痛痛快快!
发表于 2016-7-26 0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香港那个考试很有感触,让我想起有个学生申请哈弗还是剑桥大学的?邮寄了一只旧鞋给校长“我一只脚已经进了大学的门”,学校就录取了他“你另一只脚也可以进来了”。

理念换一换,脑筋急转弯,人生总有柳暗花明又一村时。
发表于 2016-7-26 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妹妹是杂文高手,继续努力,祝贺你
 楼主| 发表于 2016-7-26 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紫影诗语 发表于 2016-7-26 09:07
妹妹是杂文高手,继续努力,祝贺你

谢谢你一直对我的鼓励。祝夏好!
 楼主| 发表于 2016-7-26 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微风轻拂 发表于 2016-7-26 07:48
夜莺文章,就像说书,有故事,有味道,做人写文都应该坦坦荡荡、痛痛快快!

谢微风,你的鼓励如夏日凉风,从心上轻拂,清凉阵阵。俺一定继续努力。遥祝安好!
 楼主| 发表于 2016-7-26 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微风轻拂 发表于 2016-7-26 07:51
香港那个考试很有感触,让我想起有个学生申请哈弗还是剑桥大学的?邮寄了一只旧鞋给校长“我一只脚已经进了 ...

从你这儿又知道一个好例子。谢谢啦!
发表于 2016-7-26 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几天找个时间来通读你的下
发表于 2016-7-26 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快意人行快意事,夜莺写快意文章:语言的快意,心性的快意,风格与人品的快意。问好夜莺!
发表于 2016-7-26 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引一句外国名言,开篇提高宗,各朝各代高宗多了,大手大脚,杨排风风格。选票案,艳照门,和提拔一个官员关系不大吧?nonono英语书写也不规范,三个O还嫌不够,又画出汉语的句号。。你写文章,以后别让我挑出毛病就好了。
发表于 2016-7-26 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绕不说你了,语言活泼,可用的词老别扭哎。亏得行文流畅,以事说理,逻辑性强。
 楼主| 发表于 2016-7-26 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梅边 发表于 2016-7-26 16:53
引一句外国名言,开篇提高宗,各朝各代高宗多了,大手大脚,杨排风风格。选票案,艳照门,和提拔一个官员关 ...

俺改正。谢谢你!
发表于 2016-7-28 16:39 | 显示全部楼层
梅边 发表于 2016-7-26 17:23
绕不说你了,语言活泼,可用的词老别扭哎。亏得行文流畅,以事说理,逻辑性强。

好厉害噢……
发表于 2016-7-28 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夜莺的文龙飞凤舞,干净利落。这种古为今用的写法倒让人很是欣慰啊。
发表于 2016-7-28 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木门长子 发表于 2016-7-28 16:41
夜莺的文龙飞凤舞,干净利落。这种古为今用的写法倒让人很是欣慰啊。

绕是饶,她就是不改,这也尚且算她不是错。

大约遇上官则奴,侯过客则为妓。夜莺译: 遇到上司,就是个奴仆。她就岔了。又如侯,但作候吧。这些都是很容易避免的。而她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7-11-22 05:32 , Processed in 0.068284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