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江河月

[原创] 释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 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成为苏君清之流腐化堕落的借口。
丝丝入扣的心理描写将一位自私、冷酷、理性而又老谋深算的伪君子活灵活现地展现在读者面前。
 楼主| 发表于 2017-3-2 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牧歌 发表于 2017-3-1 18:49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成为苏君清之流腐化堕落的借口。
丝丝入扣的心理描写将一位自私、冷酷、理性而又老 ...

谢谢牧歌版主精彩点评!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3-2 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斩断情丝
  
  苏俊青首先最想见到的是小沈,因为她为他秘密地生养了个儿子,而且在他的心目中,这个“扶贫美人”平时是最听话的,最有风情的。
  苏俊青将小沈约到一个不大起眼的小茶馆,估计沈美人会在十分钟之内会赶到。可是,却迟迟不见人影,过了半个多小时,沈美人才慢慢腾腾地走来。苏俊青觉得这半个小时很长很长,心里有些不高兴。若是以往,苏俊青会说几句责备话,至少会问问原因。但他今天什么都没说,他在心里还是理解的:哪个人没有一点特殊情况,只要来了就行了。所以他并没有询问小沈迟到的缘由。
  接下来的事,就更使苏俊青有些不舒服了:小沈来了之后,像看陌生人一样,看了苏俊青几眼,然后在苏俊青的对面缓缓地坐了下来。若是以往,小沈一见到苏俊青,就紧紧地靠着他,而且小鸟依人般的直往他怀里钻,可今天却特别显得生分了。
  苏俊青也不露声色,就提到自己想急切谈论的话题上来:“小沈,想必你也知道了,我已经害病了,在世的日子恐怕不多了,今天特地约你出来,是觉得有些事情要交代嘱咐,对你、对我们俩共同的孩子,我都是一百个放心不下。”
  “你别这么说,我只是听人传说过而已,你真患病了?”
  “当然是真的患病了,这事能无中生有?现在的问题,不是担心病的问题,我是想就‘小军军’(即苏认为像他的儿子)的抚养问题与你商量个可行性意见,达成共识。”
  “这个有什么好商量的,我不是带得好好的么?你以前不是嘱咐过我,你不认么?今天怎么说出这端话来?这孩子是不是你的还不一定呢!在我的记忆中,这孩子是你的可能性并不大,虽说有人议论像你,也很可能是偶然的巧合而已。不管是不是你的,你都不必操心,我会将他养大的,不需要你承担什么责任。快别说这事,你又不是不知道,为这孩子的事,我与丈夫的关系一直不融洽,这一段时间,刚刚缓解了一点,你就别搅和了。如果你一搅和,我的这个家也就要散了,那我就没着落了。求求你,以后再别提这事,好吗?”
  苏俊青听了小沈这番话,心里像塞进了一个棉花包着的石头,心里碜得慌,很不好受。他感觉第一次与小沈这么不合拍。他本来有很多话要当小沈说,若是小沈像以往一样对他恋恋不舍的话,他甚至还会不顾病痛与她温存一番。现在看来,完全是自作多情了!
  本来,他认为小沈为他生养教育了孩子,想与她商量怎么安排,需要给孩子照顾点什么,补偿点什么。此时,他觉得什么都没有必要说了,说也是多余。
  于是,他站起身来:“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吧,希望你能把这个孩子带好,教育好,使他能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说罢,苏俊青就叫了服务员,买了单。然后向小沈道了一声:“以后,我恐怕再也没有办法帮助你了,你自己多保重。今天,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就此别了!”
  小沈听了苏俊青这番话,心头顿觉一酸,禁不住眼泪滚了出来,起身去挽他的胳膊。苏俊青将她的手轻轻拿开,径自走出了门。
  
  苏俊青离开小沈的视线之后,就急忙电话“招工女”,说是想要见她一面。
  若是以往,那“招工女”是热情洋溢,风风火火赶来见他的。但是今天,电话那头却响了很久没人接。
  苏俊青心里在想,可能是手机没在身边,或者手头有活,腾不出空来。但他想急于见她的心情很迫切,于是他接着又继续打,电话那头终于接通了。
  苏俊青听到了一个似乎变了调的声音回答:“苏局长,您别一老打,我正忙着呢,单位今天的事特别多。”
  苏俊青问道:“我想与你见一面,有空没?”
  “没空,下回吧。”
  苏俊青正想问问原由,那边就出现了盲音。
  苏俊青心里很窝火,现在,他只有最后一线希望了,那就是自己的贴身秘书小杨。
  他很快拨通了杨秘书的手机。小杨一听到局长的声音,虽然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像以往一样热情地回答着苏俊青的问话。
  “杨秘书,你现在在哪里,有空吗?”
  “局长吗?我在单位里,有事吗?”
  “我请了几天假,想与你到外面见见面。这几天我不想到局里来,难得应付,人多嘴杂也不好,我想静静地与你坐会儿。”
  “好!你现在在哪里,我就来。”
  苏俊青听了秘书这番回应,心里舒服了许多。
  这回,苏俊青挑了个比较好一点的茶楼,定了个包房,只等杨秘书的到来。不一会,杨秘书果然来了,而且显得在来的路上风风火火。苏俊青见杨秘书的到来,像是几年没见面了似的,有些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不过,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到底是经常跟在自己身边的人,感情不同于一般人。
  小杨一来,苏俊青也不客套,就直奔主题:“想必你也听说了,我已经生重病了,可能不久就要告别这个世界。但是,我心里却放心不下你。你跟着我这几年,很辛苦,虽然我有心关照你,尽量让你不受委屈,但我总觉得还是做得不够,更令我心痛的是,以后恐怕再没有能力照顾你了。”
  杨秘书听苏俊青这么一说,眼泪刷地一下滚了出来:“局长,您快别这么说,我不相信您得了什么不治之症,您一定会好起来的。”
  “别安慰我了,我这个人,遇事都能清醒冷静对待,人生在世,也就那么几十年,活一百岁,也只一百岁而已,终究是一死。况且,活一百岁的人总归不多。再说,谁害不害病,也没个准数,阎王要你三更死,也不等到五更天。我想了很多,我的这一生,上天也够眷顾的了,给了我地位,给了我家庭,还给了你这个令我销魂的有情有义的美女,也该满足了!”
  苏俊青说着这些话,小杨在一边流着泪水,苏俊青反而安慰起小杨来,看看茶几上并没有纸巾,就从口袋里掏出一条小手帕递给小杨,并为她擦拭了一下泪水。
  小杨哭着小声说道:“局长,您别想这么多,我也不是小孩子了,你不要操心我,你要好好治病,现在医学发达,能治好的,心放宽一些,会好的。”
  小杨的这些话,苏俊青听起来很舒服很受用,一种怜香惜玉的情感油然而生,就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来,递给小杨:“以后,我也没有什么能力照顾你了,这十万块钱,权当我对你的最后补偿吧。以前我们的经济往来也好,感情往来也好,从今天开始就打个句号吧。是我耽误了你的青春,你忘了我吧。不过,你还年轻,还可以去找个好对象,建个小家。”
  苏俊青本来准备了三张卡,每张都是十万元钱,无奈那小沈与“招工女”都是变色龙,那卡在他手里反复揉搓了几回,终因见面的不投机与拒绝见面而放弃了给她们的念头。
  他心里在想:人啊,关键时刻是最容易看出本质来的,这两只白眼狼,连安慰的话也得不到她们一句,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只有这小杨,才有情有义。
  他本想将这三张卡都给小杨的,但转念一想,还是不行,因为办的卡的名字是那两个人的,而且密码也是她们的生日,别让小杨知道反而带来怨恨。
  小杨假意推托了一下,也没怎么拒绝,将卡接了过来:“局长,您其实不必考虑这么多,我跟着您也是心甘情愿的,您其实不必客气。您对我的好,我自会记在心里,您好好好去治病,我会来看您的。”
  苏俊青觉得已经说到了这份上,也就没有必要再多说了:“好吧,就这样,局里的工作多,我不在,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应付,就不耽误你了。不过,为了避人耳目,你还是晚一步走为好。”
  说着,苏俊青叫了服务员,结了茶水帐,就立即起身走了。杨秘书理解局长的意思,在包房里逗留了片刻,估计局长已经出了茶楼走了,才缓缓起身出来,走到大路上,见路边有个垃圾桶,便将苏俊青给她擦过眼泪的手帕丢了进去,叫个的士,匆匆地离开了。
  苏俊青从茶楼里出来,心里有了许多轻松,觉得自己的事情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就回到了家中,准备听从家人的劝告,到市里一家最好的医院去接受治疗。
  
发表于 2017-3-5 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时危见臣节“这句官场上的话,在情场上一样适用。苏俊青的情妇们表现各异,但内在的心态是相同的。
作者细致的笔触勾勒出三个与其身份、学养相符的不同女性,即使配角,人物形象一样立体饱满。
 楼主| 发表于 2017-3-5 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牧歌 发表于 2017-3-5 10:34
“时危见臣节“这句官场上的话,在情场上一样适用。苏俊青的情妇们表现各异,但内在的心态是相同的。
作者 ...

谢谢牧歌斑斑精彩而中肯的评议,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3-5 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十、意料之外
  
  
  医院按照他的要求进行保守治疗。
  这期间,苏俊青一天也没消停过。
  上级组织领导、单位同事、亲戚朋友,都陆陆续续来看望他。毕竟当领导这么多年,这点面子还是有的。水果、鲜花、补品,每天收到不少,而更多的是礼金。有的人曾经受到过他的恩泽,送的礼金数额还不小。
  苏俊青每天要满脸堆笑地接待每一拨客人,说一堆自己不愿说的客套话。每当到了夜晚静下来之后,心里却很不痛快。
  若是以往,患个什么感冒或者不影响寿命的病,治病又有报销,有这么多人来看望,一笔意外之财纳入囊中,那该多好啊!可是现在,再多的钱,自己享受不了又有何用?苏俊青每每回忆一拨看他的人,他的肚子就钻心地痛一下。由于他的内心复杂,想法太多,治疗也达不到理想效果。
  不久,又一个坏消息传进了他的耳朵:组织上鉴于他的病情,已经调来了一位新局长接替他的职务。市委组织部长就在病房里与他谈话,说得挺好的:“你安心养病吧,待你的病好了,组织会考虑安排一个更好的岗位给你的。眼下,民政工作正是要抓紧落实政策的关键时刻,有很多工作必须迅速落实到位,考虑到你的身体原因,不得不安排别人来替代你的工作,这么个大单位,不可一日无主啊!”
  “部长,您不用做工作,我明白。一切服从组织安排。”苏俊青缓缓地说。
  组织部长走后,他心里一片空白,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住院二十多天了,除了杨秘书同局里的干部一起来看过他一次以外,还有几个情人却不见踪影。“招工女”没来过,小沈没来过,就连方春媛也没来过。不过,他也只是心里想想,因为妻子女儿都在身边。
  妻子见他情绪低落,就劝起丈夫来:“我听人说过,西方人情绪不好,或因为犯了罪过、错误的时候,就到教堂里去向上帝忏悔,祈求上帝原谅,这样能使灵魂释怀,身心净化,品质得到提升,还能除祛身上病魔,不知是真是假。老苏,我们不妨去寺庙里向菩萨祷告祷告,或许会有奇迹出现啊!”
  听妻子这么一说,苏俊青没说话,心里有些暗讽:这等愚昧行为,能有什么效果?至多只能使自己的心里得到一下安慰罢了。
  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脑洞大开:这行为虽然没什么可信度,但能慰藉一下心灵也是好的呀!我也听人说过,人死了以后有两种归宿,一是进天堂,一是下地狱。与人为善、乐善好施的人,死后就进天堂了;若是犯了罪的人,则下地狱无疑。但是犯罪者只要忏悔彻底,也能得到菩萨的宽恕,同样可以进天堂;若是不思悔改,才罚到地狱去经受恶鬼拷打折磨。活着的人大多之所以不信这个,是因为还没到接近死的边缘,我现在已经是个快要死的人了,别的事想了没用,这事可以想想了,或许人死了之后,灵魂真的有这两种去向也未可知!
  他这么一想之后,便回想起自己这短暂一生的所作所为来:以前,我做了很多有悖于天道的事,所以菩萨就降罪于我,才使我得了这样的病。我若是坦诚地去向菩萨忏悔,或许能够得到菩萨的原谅也未可知,即使延长不了寿命,死了以后不进地狱也是好事。不管有不有阴曹地府,人死后灵魂有不有归宿,我总归要试一试。
  女儿见母亲这么劝着,忽然也想起了一件事:“爸爸,我从前看到过一则报道,说是有个人得了疑难杂症,医院治不了,便寄情山水享受大自然,经过一段时间,病奇迹般地好了。”
  苏俊青听女儿这么一说,又想:“这个想法不错,与其到医院等死,不如到外面去看看世界,感受大自然的美丽风光,死了也不留什么遗憾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忙于工作,忙于仕途,甚至是借着岗位权力忙于风流韵事,也没有好好去看看鬼斧神工的自然奇观,我不如不住院了,去完成这两件事有意义得多。
  苏俊青这么一想,就有些坐不住了,便以自己这病治不治一个样,不如遂了我的心愿为由,做通了家人工作,向医院提出了出院要求,院方虽然还是劝他要静下心来住院治疗,但也不好强求。
  苏俊青出院时,医生嘱咐苏妻:“你就随他的意吧,有什么好吃的随他吃,不需要禁忌,他想去哪玩玩就让他去,反正一切都尽量满足他的心愿吧!”
  苏妻一听医生的话中之话,明白这病已经判了丈夫的死刑,点了点头。
  苏俊青出了院,心里想:已经是条破船了,破船就作破船划吧!
  第二天,他一个人忍住肚子的隐隐作痛,开着车直奔本市辖最大的寺庙——芙蓉寺。
  妻子女儿要陪他去,他坚决不肯。其实,他是觉得自己向菩萨忏悔的内容不能让妻子女儿知道。
  这芙蓉寺位于相思山的半山腰中,寺庙有典故,寺中主佛为如来佛祖。此寺原来不叫“芙蓉寺”,而称“苦竹寺”。传说此处原来并没有苦竹,长年一片雾霭笼罩着这一块山地,曾有一位高僧相中了这块地方,在此建起一座寺庙,寺庙建成之际,苦于命名,一晚未眠,天明一看,寺的周围一夜之间全长满了苦竹,于是这位高僧就将它命名为“苦竹寺”。后来,明崇祯年间,皇帝朱由检的一位最为宠爱的贵妃曾在此修行,明朝灭亡后,终老于此寺。因贵妃名为“芙蓉”,后人为纪念她而改名为“芙蓉寺”。
  这寺庙并非尼庵,不知从何时开始,寺里信徒有男有女,拜佛念经的人络绎不绝,香火极为旺盛。苏俊青来此忏悔,也并非先例,据说明末清初有一恶棍因作恶多端而上天降罪于他,使他得了不治之症。有一天他忽然明白了自己的深重罪孽,想要到菩萨面前忏悔罪过,这天晚上便做了个梦,梦见一位高僧指点,要他到芙蓉寺里来真诚地忏悔三天三晚,将自己所犯的罪孽一点不漏地向菩萨倾吐,请求菩萨原谅,就能逃过此劫,延长寿命。那人就按照高僧的指点,到芙蓉寺里三天三晚不停地忏悔,果然得到了菩萨的宽恕,那绝症不知怎么的忽然好了,活到了一百岁,最后是寿终正寝的。
  苏俊青其实也并不信这事是否真实,不相信向菩萨忏悔能够治病,但他觉得自己活在这世界上不干不净,想求得死后安宁,别把自己所犯下的罪过带入九泉之下,所以也想学学先人作法,进行三天三晚的忏悔。
  这芙蓉寺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是有人前来忏悔,寺里就要派一位高僧倾听罪人表白,并及时将罪人所诉罪过禀告菩萨,同时还派一位小僧陪跪,以此感动菩萨宽恕罪人。
  苏俊青一走进寺里,立即跪在菩萨面前忏悔起来,他从自己开始如何行贿、巴结领导、谋取职位,后来又如何敛财,如何猎取情人,如何利用职能权力谋取个人利益,如何做损人利己的事,从开始的想法到如何实施的过程一一道来,他也不怕僧人笑话自己,那些见不得人的想法做法,那些如何与情人调情做爱的欲望与行为,竹筒倒豆子一般,全部说了出来。从上午到下午,午饭也没吃,一直跪到了傍晚。
  开始时,那个负责向菩萨“禀报罪孽”的高僧,眯着眼睛听着,时而严肃时而忍俊不禁,慢慢地有些坐不住了,翘二郎腿的脚轮回了多次,后来就屁股儿两边扭动,再后来,实在坐不住了,就轻轻地站了起来;那陪跪的小僧更是受不了了,开始也正襟跪着,后来就一屁股坐在脚后跟上,再后来就用手撑着,最后竟然倒在了坐垫上。
  此时的苏俊青目不斜视,还是一个劲地滔滔不绝地诉说着自己的罪过。也不知道苏俊青哪来的这么好的“功力”,却是跪着没变换姿势。
  那高僧见陪跪的小僧已经倒在了地上,自己也是实在受不住了,站起来之后,轻轻走到苏俊青旁边,将苏俊青拉了拉,却是没拉动。高僧站了一会儿,再拉第二次,还是没拉动。苏俊青也没理会,继续小声而快速地叙说自己的“孽迹”。
  此时,高僧再也忍不住了,便和缓地说道:“施主,你的罪孽也太多了,菩萨说我们这寺庙太小了,已经装不下你的罪恶了,你还是留一部分到别的寺庙里去忏悔吧!”
  苏俊青还是没有理会,继续忏悔。直到华灯初上时,自己可能是跪得太久而支撑不住,歪倒在地上,休克过去了,这才被另外两个小僧抬进了斋房。
  好在僧人中也有懂点医术的,折腾了一阵,苏俊青慢慢醒了过来。休息了一会儿,苏俊青又要求要去忏悔。那高僧道:“我已经通白了菩萨,菩萨说你的心很真诚,已经宽恕你了,你不必再忏悔了。”
  “真的吗?菩萨已经原谅我了?”
  “真的,出家人不打诳语。”
  “我打算忏悔三天三晚,今天才一天啊!难道菩萨这么慈悲,可怜我么?”
  “真的,请相信我,菩萨已经原谅你了。”
  苏俊青像变了个人似的,竟然很相信僧人的话,长长地嘘了一口气,似乎一下子将肚子里的浊气秽物全部吐了出来,似乎那肮脏的灵魂一下子得到了净化。包袱丢掉了,心里轻松了,脸上似乎了有了些许血色。
  那高僧又道:“如果施主没有别有事,今晚就可以回家了,只是在路上要注意安全,多加小心。阿弥陀佛!”
  苏俊青当然听得明白,僧人不想他在这里留宿,赶他下山了。
  他缓缓站起身来,说了声“谢谢菩萨,谢谢高僧,那就不打搅了!”
  苏俊青连夜回到了家里,睡了一个舒舒服服的觉,他似乎觉得有生以来从未这样舒适安心地睡过。
  天一亮,苏俊青就醒了,他起了个大早,谢过父母,带着妻子女儿,开始了他要实现的最后一个心愿:看看世界。
  苏俊青的初衷是想游遍祖国名山大川,先作了一个月的旅行安排,结果只是在外游览了不到十天,就打道回府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游览,苏俊青还是觉得并不轻松洒脱,究竟是什么问题呢?他有些莫名其妙。
  妻子和女儿也知道他的性情,只好由着他的性子。
  这天晚上,苏俊青做了个梦。在梦中,他又来到了芙蓉寺,跪在菩萨面前请求:“我佛无量,只要能将我的病除去,我宁愿不要官职,不要金钱。请菩萨让我过一段安宁的日子吧!”
  他说完这些话之后,忽然看见菩萨挪动了一下身躯,抖了抖灰尘,从容地问道:“你是真的看破了红尘,不为金钱美女所累了吗?”
  “真的不会了,请菩萨相信我!”
  “那你就去自首吧,这样,你会有意外收获的!”菩萨说完了这话,忽然化作一缕青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苏俊青醒来后,再也睡不着了,思考了半夜,第二天一早突然作出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决定,一个人悄悄地走进了市检察院。
  检察官听了他的主动自首,了解到他的病情,决定对他实行保外就医。
  苏俊青这才觉得自己真的是彻底放下了。
  半年之后,奇迹发生了——
  苏俊青到医院一检查,体内的癌细胞不但没有扩散,反而正在萎缩,自己也觉得身体没有什么疼痛感了。
  
  (完)
发表于 2017-3-6 2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由共产党干部市民政局长苏俊清身患癌症开始,循序渐进地道出苏俊清手握重权以后享乐腐化、贪婪无度的奢靡生活过程;主人公苏俊清直至生命即将终结的突然顿悟除予人以警示意义外,让读者在故事行将划上句号时舒了口气。结局有些大团圆意味。
小说结构和情节设置巧妙,细节描写真实,语言表述准确,因此人物塑造和刻画千人千面栩栩如生。
由此笔者非凡笔力可见其文字功底和文化积淀非同一般。欢迎继续来稿!
 楼主| 发表于 2017-3-7 08:38 | 显示全部楼层
牧歌 发表于 2017-3-6 21:23
故事由共产党干部市民政局长苏俊清身患癌症开始,循序渐进地道出苏俊清手握重权以后享乐腐化、贪婪无度的奢 ...

谢谢牧歌版主高评,您的鼓励令在下心存感激与感动!您用心而精彩的总结,使在下钦佩。谢谢!
发表于 2017-3-8 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河月 发表于 2017-3-7 08:38
谢谢牧歌版主高评,您的鼓励令在下心存感激与感动!您用心而精彩的总结,使在下钦佩。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7-3-9 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7-19 14:04 , Processed in 1.354929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