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42|回复: 38

[原创] 【人面桃花】一朵开在四月的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1 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香薰古琴 于 2017-3-12 10:41 编辑

                      一朵开在四月的花


    这一次还是她先发的火。

  她实在搞不清自己体内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火,这些火气在肚子里一生长就是几十年,到现在不仅一点也没有湮灭的迹象,反而燃点越来越低,甚至不需要借助外力也能迅速自燃。不过是自己买回来一块豆腐兴冲冲地想做一顿臊子面,进门却发现他也买了一块更大的豆腐。她埋怨了几句,说他做什么都不能让人如意。这老头挺起了脖子,眼珠子一瞪:“我不干活你唠叨,干了你还唠叨。”

  她的无名火很快就到了燃点:“你一辈子跟我就没有默契,快死了还是没有。”

  “你跟谁有默契你去找谁!你倒是跟那人有默契,去到坟墓里默契吧!”老头儿毫不示弱,“默契”二字就像燃烧弹,准确投射在他胸腔里干躁的麦秸秆上,火苗一下就窜了老高。

  她气恼地把豆腐摔在案板上,那一包东西立刻被甩得衣不蔽体,形状混沌。今天这豆腐遭殃了。他也把自己买的那一大块举得高高的,使劲摔在地上,用脚踩了两脚。

  气死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他六十五,她六十三,一条路上走了四十年,当年像两根翠绿的杨树,如今叶子落光了,剩下两根枯瘦孤独的枝桠不停碰撞还发出“嘎嘎”的声音,恨不得将对方拦腰折断。偶尔风和日丽又相安无事。芝麻大的事,豆腐大的事统统都是事。离婚,一辈子喊离婚的次数比芝麻还多,咋就拖到现在了呢?都是自己不果断才助长了他的气焰。你看他一双眼睛一瞪,就像个照明弹样的,说了一辈子不要用照明弹对着自己,到现在脸上啥内容都没有了,两颗照明弹丝毫不散光。她坐在炕头上越想越气,离婚真是太丢人显眼了,可在一起看着他就是火气。必须离婚,至少今天就分居:“你去
老屋还是我去?”

  “要去你自己去!”他还是那么倔驴,照明弹一闪,推开门头也不回甩手就走。两扇门在那里尴尬地一张一合,挑衅似地吞吐着怨气。

  她坐在坑沿上,对着窗户死命地骂。从结婚那天两件破家具都是借的柱子家的骗了她,骂到逢年过节对自己没有一个小心意。她从脑子里翻出来一些陈谷子烂芝麻,最后发现没有什么可骂的,观众离席也没有劲头了。这才从炕上取出围巾,在脖子上缠了两圈,转身走了出去。四月的山村,春天探路似的刚从山口挤进来不久,一阵寒潮就把它吹刮得东摇西晃。风冲动地把几片枯叶送上天就不管了,任由它们像失重的战机一样坠落。那些刚从冬天逃出来的树木疲惫地喘着气,好不容易枝头上憋出几片叶子。她踩着这些跌落的枯叶,心里的委屈飘得满地都是。她的脚步失重,走路踉跄,低头看了一眼地面还是以前模样。

  终于又走到了堤坝的一头。凉风掠过,河水像一串清鼻涕,清澈逶迤弱弱流淌。老地方了。每次想着离婚她就会坐在这里给自己打气。高高的堤坝好像懂她,默默地挺立了数十年。她找了一坨枯草一屁股坐下,情不自禁想起那个他。

  他教书教得好,也没有探照灯一样的眼珠。带着一副宽边的眼镜,目光从里面出来柔柔的像飘过稻田的微风。他叫楚春望,这名字咋听都不像山野里长出来,而是从一首什么唐诗里飘出带着一股清香的味道。他说是后来自己改的。她喜欢,没事傻傻地望着山梁玩味这个名字。不像这个破老头叫了个土得掉皮儿的名字根子。下午学生放学后,她会从田里走出来,站在堤坝上,看春望从远处徐徐而来,夕阳像金色的薄纱披在他身上,照得他像高贵的王子从童话里走来。这时候,她把田里的野花一小朵一小朵采下,插满她的长辫子,黄的红的粉的。春望总是替她揩掉额上的汗珠,凑近她的发梢闻闻说:“花花,你是一个爱劳动的百花公主。”

  春望让头上插满野花的她坐在堤坝上,自己下田到玉米地除草去了。想起这些她的眼里溢满了泪水。这堤坝如今早已经不灌溉了,像掉光了牙齿的牙床。春天的花开无数,她的头上好像再也没有插过一朵鲜花,她不需要那么点缀自己。因为春望走了,他受了批斗,在一个雪夜,他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不知去了哪里。记忆沿着河道走进去。那天,汹涌的河水飘着白沫,寒风吹着哨子在耳边飞过,她站在堤坝上,看着这荡漾的河水,真想把生命融入这浩荡之中。根子从坡地里走过来,粗粗的嗓音,圆圆的眼睛像照明弹:“爱花,你在这里干啥呢?”他劝她回家,劝不动他,就撑着铁锹在旁边一直站到天黑。那夜寒风吹刮,他只穿了一件单衣,牙齿磕碰的声音和风刮的哨音掺杂在一起。根子是害怕她跳下去。

  春望走了,她就不再爱花了。满地红的、黄的、紫的花都像没有看见一样。她穿着一件褪色的衣服,破了用不搭色的线缝补,夏天赤着脚,像路边那棵不会开花的枯树。

  “你不是爱花吗?怎么不戴了?”根子摘回来几朵酒盅一样的粉色的花,凑近她,想插在她的发梢。

  “哎呀。野花有什么好戴的。插在头上像个媒婆似的。”她不耐烦地说。根子站在那里尴尬地抚弄着手里的花花草草,不知所措,最后往往是放在窗台上的瓶子里让它们慢慢枯萎。

  “我想看你头上戴花的样子。”春天的时候,根子对她说。

  “你爱看,把花插在你头上。”她把他刚采回来的几朵花一眼也没有看,直接丢在院子里的簸箕里。

  讨厌!一想起往事根子钻出来干嘛,就像每次躲在转弯处等着她回家一样。奇怪自己为什么想起了这个糟老头。她从长满野花的小路上走过,任凭那些花独自开放,独自凋零。此时她坐在那里,微风吹乱一头白发,眼前的景色已经覆盖了当年,楚春望在玉米地里像一条白鲢鱼,时而俯下身子帮她除草,露出白色的脊背,时而淹没在玉米宽厚的叶子间,时而抬起头来朝着头上缀满野花的她浅笑。眼前的玉米地如今也成了养牛场,自己不再青春年少,时光把一切的美好都淹没了,吞噬了,只有这草木年复一年,乐此不疲地生长和衰亡。她用脚揉搓着枯草,枯草下面绿色的叶子开始舒展着腰肢,年轻真好啊!

  春望挖出一只大红薯,拿在手里像鉴赏一件玉器,然后举过头顶喊:“花花,你看这只红薯像什么?又细又长,又红又美,像不像你的脚丫丫?呵呵!”他用蓝上衣的袖子和衣襟轮番擦拭,最后眼睛盯着她,在细细的红薯的顶端轻轻咬了一口。

  她立刻用土块打他的后背。

  她笑了,甜甜的往事和甜甜的红薯使她记忆深处翻晒无数的珍品。她俯下身子打量这双红薯一样的脚,多年不穿袜子,树皮一样粗糙,小趾处黑青的疤痕还是多年冻伤痊愈留下,每年冬天根子总是把茄子杆一车一车拉回家晒干,寒夜里熬上那么一大锅,让她坐在坑沿上,泡上一个小时。他搓着她的脚说:“人老几辈都是用这个方子治疗冻伤的。以后每天我都给你泡脚,就不会冻伤了。”

  怎么又想起了根子?他又粗又笨有什么好想的,烧炕搞得满屋子都是烟,抢得她和孩子直咳嗽。洗锅溅得露台上都是水,有一次水都流到风箱里。唉!想起根子她哀伤叹息,有时歇斯底里坐在台阶上骂他一天。根子一直闷声不响地鼓捣那辆破烂平车。直到有一天,春望的姐姐带来坏消息,原来春望那天夜里一直向西跑去,最后落脚在四川的一个山村,他教那里的孩子认字读书,一个人守着学校,前些天患了肝癌去世了。她一直幻想有一天春望披着阳光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幻想他或许在某个地方娶妻生子。只要他活着就会回来。可是春望再也回不来了,像空气一样蒸发了。那天她坐在院子里失神地流泪,冲着根子大发脾气。根子闷闷地说了一句说:“我也知道嫁给我委屈你了。现在也时兴离婚,你要是不愿意和我过,咱就离婚吧!”

  说好离婚的那天,清浅的河水突然涨水了,好像上游下了暴雨。他挽起裤管看着不敢往前走的她,抓起她的胳膊,背着她下了水。行到河中间,水越来越大,他不停地往上耸,把她驮得高高的。突然脚下一滑,人仰马翻,根子疯了一样死命地抓紧了她,水都到了齐腰深,他把她搂在怀里,生怕她被水冲泡。根子用手拂去她脸上的湿头发说:“可能这是天意。咱回家吧!”

  离婚的念头总是被打搅,有一次是自行车爆胎了,有一次说好的离婚天气突降暴雨了。根子总说这是天意!

  为什么这时候总是想起根子?每次怀念春望,根子的故事就像河里漂的一块块浮冰,时不时地浮现而来,而且越来越多堆积在眼前。她需要拂去这些挡住回忆的冰块,才能捞起和春望尘封的往事。

  后院的秋嫂总是坐在门口看着她说:“你真有福气。根子对你那么好!”

  “我有啥福?我有豆腐!”她每次都这样说。

  豆腐大的事,又离婚,说起来让人家笑话。秋嫂知道了又要说我作怪。她的男人去世多年,她一直孤单地坐在门口,总是用羡慕的眼神看着自己走过。想起秋嫂的眼神就让她揪心,日复一日地坐在门前的石头上,望着盼着儿子回家。看到巷子口有人过来,就伸长脖子张罗着打招呼。

    她轻轻舒出一口气来,自己还有老头子可以吵架,还有老头子疼着陪伴着。现在想起来根子委屈地听她唠叨,把豆腐摔在地下用脚踩的样子,还差点弄了一个趔趄。她竟然笑了。

  肚子咕咕地叫,她想起来已经坐在这里一个多小时了吧。一顿好好的臊子面被这个老头给搅合了。一辈子多少好事都被这些鸡毛蒜皮给搅了。她突然有些后悔,不然这会已经盖上薄被午觉了。那个老头总是自己还没有躺好,就把那个薄被子先盖在她身上。一辈子都在让着自己,委屈的其实是他。她的心开始变得柔软,就像脚下枯草中露出的嫩苗,透亮,柔软。

  她扶着一旁杨树的枝干站起来,抖抖脚。干枯了一冬的树皮从里面慢慢渗出绿意。一堆一堆的野草从枯草间露出来清亮的容颜,它们的心情看起来不错。这时候她才看到堤坝的腰间有一簇簇的草叶,头上顶着几朵黄色的小花。山里的气温低,都四月的季节了,这些花草好像刚睡醒了一样迟迟地睁开眼睛。这些迟开的小花,她来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注意?她试探着想走近,可是坡度太陡了,若是年轻几岁她早下去了。她看看地形,只有从堤坝的一段绕过去,那里相对平缓一些。她慢慢往前走,走到堤坝一头,沿着台阶下去,然后接近那一簇簇花,才发现下面很多的草间都开着这种碎花。花很小,还眯着眼睛,笑笑的模样。还有两朵亲密聚在一支小小的茎并列而坐。她采下一朵又一朵,还特意把两朵酒盅一样并在一起的花采下来别在发间。唉!人老了,头发细了,也稀了。她怕不牢靠,又把花插在后面的发髻上。

  捧着一束花,她一边走,取出一支低头轻轻嗅着,然后仔细别在自己稀疏的头发里。快到村口的时候,还有几朵她已经无处可插了。前些年怎么就不知道打扮自己。

  秋嫂坐在门口打盹,听到脚步声睁开眼睛,立刻傻了:“爱花,今天怎么像个妖怪似的。”

  “秋嫂,把这几支别在你头发上。”

  “我哪里还有头发。你快回去。你家根子给你做了香喷喷的面了,香味都飘到我这里。”秋嫂护着自己脑袋。

  她轻轻地嗅着花,嗅着空气里飘来的香,听着秋嫂在后面嘟囔:“真有福!”

  根子系着围裙,已经烧好了半锅臊子,上面飘着油炸的豆腐。还泼了一碗红油辣子。她最爱吃的。

  她挤到炉子跟前,从根子手里抢过来汤勺。满头的鲜花在根子眼前摇曳。她能感觉到老头的眼睛亮了,照明弹一样的光线,投射在自己头上、身上。一抹桃红在她脸上弥漫开来。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3-11 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抢占沙发,拜读大作。容后评论。
发表于 2017-3-11 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根子和春望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爱情 ,细节是一篇小说的灵魂。作者用细腻生动的语言透彻淋漓的表达了几个主人公人生命运,爱情的起起落落。尤其是细节描写,温婉清澈如泉,滴落心间都是甘霖,主题紧扣此次征文,人面桃花,活在当下的美好爱情。赞!
发表于 2017-3-11 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细节描写真不错!
 楼主| 发表于 2017-3-11 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徐得荣 发表于 2017-3-11 20:32
抢占沙发,拜读大作。容后评论。

好好读读,多提提意见,及时修改。
 楼主| 发表于 2017-3-11 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枫叶飘飘 发表于 2017-3-11 20:32
根子和春望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爱情 ,细节是一篇小说的灵魂。作者用细腻生动的语言透彻淋漓的表达了几个 ...

谢谢枫叶飘飘!你的解读很细。给我鼓劲了,呵呵!
发表于 2017-3-11 21:18 | 显示全部楼层
香薰古琴 发表于 2017-3-11 21:01
好好读读,多提提意见,及时修改。

谢谢,今晚阅读,明早写几点个人看法。
发表于 2017-3-11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作品收悉,已上征文专题链接。作品待仔细研读慢慢品味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7-3-11 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戏笑九宫 发表于 2017-3-11 21:37
作品收悉,已上征文专题链接。作品待仔细研读慢慢品味学习......

谢谢,辛苦了!
发表于 2017-3-12 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蝉衣cy 于 2017-3-12 09:44 编辑

                                                气定神闲
                                ——简评短篇小说《一朵开在四月的花》


       气定神闲!这是此作最大的成功之处,也是特点,也是美感所在。

       一朵开了几十年的花,一直像四月的花那么绚丽芳香。

      因为这朵花在花苞期得到了嫩叶带来的营养和滋润,后来的花开,又有一片深绿的大叶片长期陪伴和陪衬,延长着花期。

      此作以女主年轻时一份心仪的恋情做为暗线来铺底,并因为这份爱情太浪漫炫美而排斥其他的真情。而作为明线的一份深沉长久的真情陪伴,在她面前只能是一副倒霉样。

     夫妻之间的日常生活,少了罗曼蒂克的韵味,多了人间的烟火味。可是女主以女性的情感感性,对楚春望只有因为距离而产生的美感,并一直在心里努力拉近着二人的距离,从而更排斥根子,对根子也就只有不公平的审美疲劳,无视根子的深爱。

     小说中借助一个独身女人作为参照物,给女主以情感的摆渡,自然过渡到女主发现并接受根子深厚的真爱,主动让轻灵的情消散,给老年生活一张笑脸,让女主勇敢又快乐地行走在真实又深沉、厚重又熨帖的情爱里,女主头上的鲜花在夕阳的红色里更加炫彩。

       人物间矛盾的发生与发展,以及这种裂痕的弥合,在这篇小说中,如同渠中的清泉,流动而清澈,婉转有韵致。那么这篇小说的枢转为什么这么圆润自然呢?其源头活水从哪里流出?

       因为此作有一条潜在的线索。如果说根子与楚春望是任督二脉,那么这另一条线索就是气之所在。

       这篇小说的气,一直在比喻里行走,作者以此为基础来驾驭着气的运行畅通性,在勾勒女主与根子的矛盾时,多使用冬季的客体,赋予呆滞情涩的意蕴。描写女主对楚春望的魂牵梦绕时,多采用春季鲜活的物象,给予灵动愉悦的明媚。即使是面对同样的实物,也要在女主的感觉里提纯出因对象不同而出现相异的意旨,从而获得根子身上的爱之真实深重和楚春望散发的情之飘逸空灵。同样是爱,爱的是同一个女人,却在这个女人的内心出现天壤差别,这是作者经营此作的重要手法。

       作者以气韵贯穿女主得到的两份爱情,其描述方法,给予读者的,首先可以感觉到,女主在楚春望眼里“琴为知音者弹”时的头上插花,是风里飞扬着的情,富有梦幻意味的美,定格在岁月的深处。其次可以清明,文章的最后女主站在根子面前“女为悦己者容”时的戴花,是心里开出的花,爱里飞出的歌,皱纹里舒展的笑,呈现在真实的眼前,愉快地走进着未来。最后,是作品让矛盾的不同时期的花,穿透时光的云,生活的雾,把真爱的美刻进生命的机体,让美在人生的感悟里达成了统一。
        
       综上所述,气定神闲!是此作最大的成功之处,也是特点,也是美感所在。
发表于 2017-3-12 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人间四月和人面桃花,大家多是喜欢写年轻人,此作的作者大胆挑战自己,把关注的眼光投给老年人,胆儿真肥!这是此作非常成功的创新之一。
发表于 2017-3-12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草舍煮字 于 2017-3-12 09:41 编辑

爱情属于精神范畴,它与文化是近亲,是女子一生追寻的目标。生活属于物质,是实实在在的东西,但生活在其中却未必看得见它,除非离开它。可恨的是,千百年来物质和精神之间总是不和谐。
她的不满足,她的无名火是心中有个精神参照物,但生活并非无情,历久弥香,开出情感之花。这花太朴实无华,犹如文中草间碎花,需要放下身段才能发现。
妹子这一篇可能是急就章,深厚的文学底蕴和技能使你写得如此醇厚幽香。
发表于 2017-3-12 09:09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老师早。
发表于 2017-3-12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飘好!古琴是我妹子,请多关照哈
 楼主| 发表于 2017-3-12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蝉衣cy 发表于 2017-3-12 08:34
气定神闲
                   ...

女人如花,花开四季。因为生活和爱情的滋润,女人花才能清香迷人。
这次人面桃花征文,我就想花朵不只是在春天开放,不只是在年轻的季节百花争艳。她需要岁月的沉淀和生活的思考才能绽放出绚丽的风采。
在生命进入暮秋,女人依然可以因为爱而美丽,因为美丽而丰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7-9-21 20:15 , Processed in 0.029658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