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422|回复: 119

[原创] 草舍煮字接龙小说下篇:《回首又见他》文|甄小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4 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甄小竹 于 2017-8-7 16:24 编辑

  回首又见他


  作者:甄小竹


  林乔看见父亲林溪推门进来,便迎上前去,亲昵地靠在他肩膀上。林溪轻轻捏了捏女儿的翘鼻头,林乔嘻嘻笑着,打开鞋柜,提着拖鞋放在林溪脚边:“爸爸,看你一身臭汗,好难闻啊,快,换上拖鞋,去洗洗,我给你拿换洗衣服。哦!对了,老爸,我妈来了。”


  林溪看见站在餐桌旁看他的牡丹,笑了笑:“你什么时候到的,下飞机应该通知我一声,我好去接你。”


  “通知你,有用吗?我来的时候,你正在公路上热火朝天呢!”牡丹语气里明显有怨气。牡丹也不知道这怨气来自哪里,是林乔说起那个女村官?还是林溪的大胡子?可是她明明和林溪离婚了,又哪里来的怨气?


  林溪进了卫生间,林乔去卧室给林溪拿换洗衣服。牡丹陷入了沉思。那年,林溪的样子,又浮现在她的脑海里。那是春天还是夏天,牡丹真的不记得了,只记得那天艳阳高照。导演带着她,要在众多群众演员中挑选一位年轻男子,在戏中为她充当贴身保镖的角色。


  她和导演刚靠近那群人,便被围在中间。七嘴八舌,有的在介绍自己,有的说只为混个脸熟,不计报酬。成名真是害死人啊!那时牡丹想。林溪当时是围上来的,他站在人群中,她一眼看见了他,他也看见了她,只是他看了她一眼,不知怎么又退回去了。后来,牡丹问过他,他说他看见她就脸红,牡丹听了,笑得前仰后合。


  当时,林溪退出人群后,站的很远,高大英俊的模样,被白色T恤紧紧包裹着的肌肉,让牡丹有心动的感觉。她指着林溪说:“就他了!”围着她的群众散开了,林溪低着头,揉搓着手,不安地来到她面前,那样子,完全像个大男孩儿。再看如今的林溪,经历了生活的磨难,人也蜕变了。那时,他多想成名啊,为了争取一个角色,拼尽了全力。她记得在一部武打戏份里,他扮演一名三流角色,一个只露了两次脸的武当弟子,他为了演好这个角色,有关武当派的武术,他统统搜集,还依照动作反复练习。他做替身时,将自己摔得鼻青脸肿。在她的帮助下,林溪才从三流角色,渐渐成为主角,正当他在娱乐圈风声水起,如日中天时,他却轻易丢弃,回归了青山。牡丹和他吵过,最终牡丹丢不下自己的演艺事业,只好和林溪离婚。牡丹叹息了一声。


  “妈,你想什么呢?是不是被爸爸的样子迷倒了?”林乔举起手,在牡丹眼前晃动着,嘻嘻笑着,向牡丹做了个鬼脸。


  “这么大姑娘了,没个正经的!”牡丹打落了林乔的手,嗔怪地白了林乔一眼。林溪已经从卫生间出来了,他换上了长袖白色V领T恤,一条米白色的长裤,全身散发着肥皂泡的香气。牡丹看了林溪一眼,林溪还是那么沉稳,那么洒脱,只是那大胡子,让她很不习惯。她不明白,为什么林乔会喜欢大胡子,会不会因为在山里待太久,给性格造成扭曲?看着林乔灿烂的样子,又不像,牡丹胡思乱想着。林溪已经坐在了林乔旁边,看着林乔调皮的样子,林溪宠爱地又捏了捏她的翘鼻头。


  林乔撒娇地扭头,打了一下林溪的手,嘟起嘴说:“老爸,我长大了,再不许捏我鼻子。”


  “好,好!我的傻妞长大了。”林溪轻轻弹了一下林乔的额头,接过林乔递过来的一碗米饭。牡丹默默看着这一对父女的打闹,她感觉自己像个外人。她的心掠过淡淡的忧伤。


  “牡丹,你这次准备在山里待几天?什么时候走啊?”林溪给牡丹夹了一块鱼问。


  “林溪同志,我才刚进门好不好,屁股还没坐热,你就要赶我走?”牡丹加重了语气,“我不会妨碍了你什么吧。”牡丹的话中明显夹带着酸气。


  “看,看,想多了不是,我只是随口一问,你就想到爪哇国去了,我是想,山里空气新鲜,食物健康,鸡鸭鱼肉,牛奶瓜果,都是自己产的,你如果接戏不多,就多住些日子,陪陪乔乔。你知道的,乔乔已经上高中了。”林溪笑着看了牡丹一眼,目光里有一丝久违的温存。牡丹听了林溪的话,突然语塞。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不,应该是翻腾起醋意了吧!


  林溪不顾自己的安危抱着她逃出那场大火的情景,仿佛还在眼前。那一夜的惊恐,林溪温暖的怀抱,以及他男人的胸膛,都让她深深的眷恋。拿男女那档子事来说,大业在她身上,如狂风骤雨,也只是片刻,便风卷残云;林溪,如潺潺小溪,将她带入如画的境地,林溪的进退如拉一首小提琴协奏曲,让她欲罢不能。她曾拿大业和林溪做过比较,如果大业像暴风雨,林溪就是大山,是溪流。她累的时候靠着林溪,就觉得的踏实,而大业呢,总有种不安分。可是,大山又如何,溪流又怎样,她要的大山是种满奇花异草的大山,不是这“乔林庄园”外一亩三分地的大山,平淡无奇的大山。她看着林乔,牡丹想,她不能让林乔跟随林溪在这大山葬送自己的美好人生。她要接林乔走,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感受别样的精彩。


  牡丹看着林溪,看着他的大胡须,那样子,陌生又熟悉:“林溪,我这次来是想和你商量……”


  牡丹的话说了一半,传来了敲门声,林乔笑着跳了起来:“一定是陈燕姐姐来了,啊,不,叫阿姨才对,不然就差辈分了,我去开门。”


  听见“陈燕”两个字,牡丹直觉告诉她,是那个大学生村官。她看了一眼林溪。林溪笑了笑,放下碗筷:“哦,陈燕是大学生村官,找我商量点事儿,你和乔乔吃着,我出去和她说!”林溪转身离开时,牡丹还没有回过味来。她张着大眼睛看着林溪在玄关处穿鞋,林乔说过,她曾看见林溪和大学生村官在小溪边偷情。


  “林大哥我是不是来早了,没打扰你吃饭吧!”透过玄关处的玻璃,牡丹隐约看见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儿,林乔正缠着她。


  “陈燕姐姐,啊,不,陈燕阿姨,你什么时候带我去你的宿舍看看啊,听说你的宿舍有好多书。”


  “谁告诉你我的宿舍有好多书啊?”


  “当然是爸爸,他总说要我向你学习,总在我面前夸你多优秀。”


  牡丹愣愣地听着她们的对话,直到林溪和陈燕消失在她的视线中。林乔坐下,扒拉了两口饭,放下碗筷:“妈,我吃好了,你还要吃吗?”牡丹摇了摇头。林乔看着妈妈失神的样子,笑了笑,麻利地收拾着碗筷,牡丹听着从厨房传来的“哗哗”水声,突然感觉很烦躁。她拿起了披肩,裹住了自己,给林乔打了声招呼,走出了“乔林庄园”。


  深秋了,再加上一场雨,地上落了厚厚一层黄叶,空气中有潮湿的水气。牡丹沿着乔林庄园通往后山的小径慢慢行走。小径逶迤向前,青石阶,高高低低。几丛野菊花,在风中瑟瑟。叶片上,还有雨珠,颤颤巍巍。牡丹感觉有些冷,她裹紧了毛绒披肩。她刚想继续前行,她听见有声音传来。


  “林大哥,关于奶牛场的事,我已经给乡里打过报告了,吴乡长说,等忙完这几天就召集乡党委委员开会研究。我想应该没问题。如果奶牛场项目批下来,又可以解决一部分人的就业问题了。林大哥,村里的人,都感谢你,你不但给村里修建了学校,还资助贫困学生。”


  “我也是尽人事,当初年轻,一味地追求虚荣,在演艺圈子混,为一个角色,争斗不休,一部戏仿佛就是一个角斗场,稍不小心,就会头破血流。唉!想想……”


  “林大哥,吴乡长昨天还在我面前说你,他说……反正他说过几天要请你喝酒,还要给你说媒……”


  牡丹悄悄走近,看见林溪和陈燕并肩站在小溪边。小溪,蜿蜒流淌,小溪上几枚落叶,随着水流,起伏不定。牡丹看着这青山绿水,还有溪边的两个人,感觉她和林溪的距离越来越远。她的城市万家灯火,林溪的世界平淡如水。她就这样和林溪变成了擦肩的过客吗?她慢慢转身,往回走。一片沾着雨滴的落叶,飘在她的肩上,凉凉的。她抬头从枝叶的缝隙处看了看天空,天空依然是单调的灰。昨天的雨,停了,天空却没有放晴。她沿着原路,一步一步地往回走。


  牡丹的思绪乱的找不到边:乡长说要给林溪说媒,一定是这个陈燕吧!为什么会有失落感。林溪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了吧,如果不是中间有个林乔,林溪结婚与否又能怎样呢,反正我已答应大业要复婚了。牡丹不知道是如何走回乔林庄园的。


  回到庄园,林乔在做功课。娇柔的背影,柔和的面容,挺直的背部线条,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已发育了,透过衬衫已经能看见微微凸起的胸部了。牡丹微笑着打量女儿。林乔秉承了自己的美丽,却延续了林溪的倔强。她不知道此次,想带走林乔的打算,能不能实现。


  林溪一直很忙碌,牡丹很想坐下来好好和他说说林乔的事,可林溪的大山、林溪的养殖场,即将立项的奶牛场,都让林溪忙的像陀螺。陈燕时不时地来找林溪,林乔见到陈燕时的亲热,给牡丹添堵。虽然她这次回去后将彻底与林溪撇清关系,与大业复婚了,可毕竟林溪曾经那么热烈地爱着她。


  第五天上,牡丹接到了大业的电话,催她回去,电话里大业缠着牡丹,说着夫妻才能说的私密话,牡丹很受用地听着笑着。大业还告诉她,他和女导演合作,又接了一部戏,他将担任男一号。大业在电话里说:“我今生以征服你为目标,牡丹,我要先从事业上征服你,将来,你就在家花钱打扮生娃,我负责挣钱出名养娃。呵呵……”牡丹听着大业的话心里很不舒服,什么叫征服?


  林溪进门时,牡丹刚好挂断大业的电话,牡丹决定要和他说林乔的事:“林溪,我想和你谈谈乔乔的事。”


  “乔乔不是挺好吗?学习稳定,志向远大,性格活泼,丝毫没有受单亲家庭的影响。”


  “不是,林溪,我想把乔乔带走,给她更好的教育,将来考中戏学院,有我在,她一定能大红大紫。”


  林溪听了牡丹的话,拿起茶杯的手,停在了半空:“什么?带走乔乔,你征求过她的意见吗?乔乔从来不想进什么演艺圈,她的志向是当一名公务员,我们要尊重她的选择。”


  “什么公务员,一个月能拿几个钱,你别忘了,你将来是要结婚的,你和那个陈燕一旦结婚,再生个孩子,你还舍得拿钱出来培养乔乔吗?”牡丹的嗓门提起来了。


  “哈哈……谁……谁告诉你我要结婚?”林溪听见牡丹说他要结婚,结婚对象还是陈燕,突然笑起来。


  “我亲眼看见你们在小溪边说话,陈燕还说乡长要给你做媒,乔乔也说你们……”牡丹的话还没说完,房门打开了,林乔给村里的孩子补课回来了。


  “妈,你和老爸的话我都听见了!我是不会跟你走的,我觉得现在的学校挺好的,我也喜欢这里简单的生活。你那个圈子,乌七八糟的,你看网上经常曝光,某某明星劈腿了、出轨了、离婚了,听着都吓人。”林乔放下书包,靠在林溪身上,“我觉得我和老爸的生活充满阳光啊!将来,老爸再和陈燕阿姨组成新家庭,再生个小宝宝,啊……有人叫我姐姐,那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林乔说着,神秘地向林溪眨着眼睛,轻轻捏了捏父亲的胳臂,林溪欲言又止。


  “你不跟我走是吧,明天我自己走!”牡丹气鼓鼓地说。


  “你就要走了?才来几天就要走?多住些时间吧,牡丹,等我忙完了这阵陪你看看我的大山。”林溪听牡丹说要走,有些焦急。


  “我待在这里干嘛,小的小的不待见我,老的老的整天说忙不着面,我还有戏要拍,导演催我回去。”牡丹从林溪的眼中看出了不舍。她不知道这不舍来自哪里。


  第二天,牡丹还是离开了“乔林庄园”,林乔有功课,没有送牡丹去机场。林溪开着他那辆别克,牡丹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一路上,牡丹很纠结,她不知道要不要把她和大业复婚的事告诉林溪。林溪好像也有话要说,又不知从何说起。几个小时的路,两人就这样沉默着。要到机场了,林溪突然伸过手,握住了牡丹的手:“牡丹,关于陈燕的事,也许某天,乔乔会告诉你一切。以后,如果累了,就回乔林庄园,我和林乔永远为你敞开大门。至于林乔,就顺其自然吧,孩子长大了,有自己的思想。牡丹……我还能在乔林庄园等你回来吗?”


  牡丹看着林溪,轻轻抽出了手:“林溪,我要和大业复婚了!”她说完头也没回,下车打开后备箱,提出行李箱往候机室走。她能感觉到林溪的落寞。


  上了飞机,牡丹找到了自己靠窗的位置,半小时后飞机起飞了,牡丹放下小桌板,要了一杯热咖啡,咖啡浓浓的香气,扑向她的鼻息,她抿了一口,看向窗外。窗外,白色的云雾像棉花糖飘浮着,伸手可摘,却又虚无缥缈。牡丹将头依在窗上,慢慢闭上眼睛。她的思绪又一次翻腾起来。


  早年,大业被女导演潜规则的事,并非子虚乌有。那是她亲眼所见,大业拥着女导演从一家夜总会出来后,进了一家五星级大酒店。在那个年头,为了出名,男星被女导演潜规则,女星被男导演潜规则,这在演艺圈是家常便饭,也没必要较真。牡丹自己曾经为了得到一部戏的女一号,就被导演潜规则过。那次的家暴事件,也怪自己多嘴,本来大业被女导演潜规则,心里就很不爽,结果,在大业醉酒之时,牡丹把这个拿出来说事儿,惹怒了他,才对她动起手来,唉!也因为这事,大业在演艺界无法立足。她一直觉得自己对不起大业。大业和她在演艺圈被称为“金童玉女”,大业走了下坡路,她的事业也多少受到了影响。还好,现在,两人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牡丹想,今后,一定要和大业好好配合,进军好莱坞,向奥斯卡奖项靠拢。


  飞机上传来空姐的声音:“各位旅客请注意,前方到达……”牡丹收回了思绪,睁开眼睛,看了看窗外。哦!飞机要降落了。她理了理头发,收好小桌板,坐直了身子,做好了飞机降落前的准备。


  牡丹从飞机上下来,等行李时打开手机,给大业拨电话,大业的手机一直处在通话状态。牡丹的行李来了,她只好推着行李往外走。她刚走出候机室,便涌上来一群娱乐记者,将牡丹围在了中间。


  “请问五天前您是否乘坐了MF1687次航班?”“请问这个照片上的人是你吗?”“你能告诉我们这个男人是谁吗?是否是您的现任男友?”“有消息称你和影帝大业要复婚,你为什么还要和这个男人保持亲密关系呢?”“你是不是和多人保持这种不正当关系?”一群人七嘴八舌,牡丹惊恐之下瞥了一眼举着手机给她看的那张照片,那张照片分明是五天前与她同乘一架飞杨回台湾的陈泊渚。那个娱记在她眼前翻动着照片,陈泊渚为她擦拭泪水的照片、她靠在陈泊渚怀里熟睡的样子……牡丹的脑袋“嗡”地一声炸响了。


  “走开,你们要干什么?什么叫不正当关系?我没有……无可奉告,你们找我的经纪人谈。”牡丹狼狈地跑着,那群娱记如苍蝇追着她。她发怒了,她抢下正在拍照人的手机,扔在地上,手机瞬间摔成了两半,现场一片混乱。大业适时带着助理与保安出现了,驱散了人群,牡丹钻进了车里,她低下头,将手插进头发里。她知道明天她将成为各大舆论媒体的头条。可是,是谁拍下了那些照片呢,那天在飞机上,并没有什么人注意她和陈泊渚。牡丹无力去想更多的事。她任凭大业抱着她。


  果然不出牡丹所料,关于她的负面消息铺天盖地,将她击的体无完肤,她走到哪里,身后都会跟一群狗仔队的,有的甚至蹲在她家门口日夜守着。牡丹只好躲进闺蜜家。大业与女导演合作的新戏开拍了,牡丹受到了打击,演艺事业一落千丈。与大业复婚的事,因为牡丹的情绪不稳定,暂时搁浅了。


  演艺圈的新闻,就如刮过的疾风骤雨,旧新闻被新新闻覆盖,此起彼伏,川流不息。冬天来临时,关于牡丹的负面新闻总算过去了,牡丹可以正常出门了。许久没回家了,她不知大业在家过的如何,没白天没夜晚的拍戏,吃不好,她想也该回去给大业做顿饭,收拾一下屋子了。


  黄昏时分,她来到家门口,拿出钥匙,打开房门的刹那,从卧室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很像那个潜规则大业的女导演:“大业,你为了征服牡丹,你这招可够损的,利用娱乐新闻打垮她的事业,然后又及时出现,让她对你心存感激。你可真够黑的,手段也够高明。”


  “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牡丹的事业如日中天,要想让牡丹在事业巅峰时刻服服帖帖地和我复婚,不是不可以,可牡丹那艳光四射的影后身份给我很大的压力。每次和她在一起,我都小心翼翼的,特别是和她在床上,我无法放开,她也无法尽兴,我只好采取这样的手段,把牡丹拉下来。”


  “你想过没有,如果牡丹知道这一切是你从中作祟,她会恨你的。”


  “恨我?哈哈……到时她有本钱恨我吗?我早给她说过,她负责在家花钱打扮生娃,我负责挣钱出名养娃。”


  牡丹的身体在颤抖,她推开了卧室的门,果真是女导演和大业,女导演赤裸裸地枕在大业光溜溜的胸脯上,手放在大业的下体,玩弄着。大业看见牡丹愣了一下,迅速推开了女导演,坐起了身子:“你……牡丹,你回来怎么也不打电话,我好去接你。”


  “接我来欣赏你俩的艳照门吗?大业,你真够狠的,为了征服我,你竟然毁我事业。你明知道我爱我的事业胜过爱你……”牡丹气的嘴唇发紫,打着哆嗦,“你们这对狗男女……”牡丹说不出话来,“砰”地关上了卧室的门,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牡丹走出家门,泪涌出了眼眶。冬天的风很大,吹乱了牡丹的头发,牡丹觉得很冷,她掩了掩大衣,站在小区的小池塘边上。她感觉从未有过的孤独。她不知道,她该何去何从。她很想给林溪打个电话,可她想起那个叫陈燕的女孩。大概她和林溪已经进入谈婚论嫁的阶段了吧。她怎么可以打扰他们,她是那么要强的人,当初林溪回山林,她决绝地和他离了婚,她还告诉林溪,她要和大业复婚。她凄楚地笑了笑,握在手里的手机,却不知道拨给谁。


  她坐在池塘的椅子上流泪,她的手机响了,她看见是陈泊渚的电话,她按下了接听键,传来陈泊渚的声音:“牡丹姐,你那里发生的事,我在台湾听说了,只是因为生意忙走不开。你如果没戏可拍,就来台湾住些时间吧!我陪你到处走走。”听见陈泊渚的话,牡丹毫不犹豫地同意了。陈泊渚听见她要去台湾,并没有欢喜雀跃,也只是平静地告诉她,他会帮她订机票。


  没有告诉任何人,三天后,牡丹站在了台北机场,陈泊渚拥着一个女孩出现在她面前,牡丹一惊。她的骨灰级粉男,也要离她而去了吗?牡丹的哀伤从心底滑过。陈泊渚迎上前来,礼貌地拥抱了一下牡丹,将他身边的女孩儿介绍给牡丹:“牡丹姐,这是樱子,我女朋友,我们就要结婚了。”牡丹轻轻点了点头,美丽的大眼睛里有雾气。她很认真地看了看女孩,她发现女孩的眼睛很像她。


  牡丹坐进陈泊渚的奔驰,随着陈泊渚发动车,车载CD响起: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


  别在异乡哭泣。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


  梦是唯一行李。


  ……


  这首歌居然是多年前她灌的唯一一张唱片里的歌曲。牡丹静静地听着:“泊渚,你还留着这张CD?”


  “牡丹姐,我可是你的铁杆粉丝,级别达到骨灰,你的一切我都留的好好的,不信你问樱子,她有时看见我满屋关于你的东西,嫉妒的和我吵架。”陈泊渚愉快地说,樱子抬眸看着陈泊渚微笑。牡丹看着两人幸福的样子,她突然明白,陈泊渚只是她的粉丝,只是喜欢她的表演罢了,她还错认为,陈泊渚会让她靠一下。


  在台北,没有太多的停留,因为在她一周后开机的第一时间,那个与她有血脉相连的女孩林乔打来了电话。电话里,林乔告诉她,她和爸爸林溪已经知道了一切,非常担心她,爸爸扔下奶牛场的事,去了她所在城市,却没有她的消息。林乔希望妈妈回山林来,哪怕住上一段时间。


  牡丹听见林乔的声音哭了,她没想到自己竟然脆弱的不如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可她还是想到陈燕,林乔听牡丹说起陈燕,大笑起来。只是说,她回了乔林庄园会告诉她真相,牡丹在将要挂断电话时,听见林乔在电话那头和林溪说了一句“我的计谋起作用了。”


  牡丹又一次启程了,这一次她选择回归大山深处,她不知道自己能在那里待多久,大山,是如今她最想皈依的地方。越靠近大山,离林溪越近,她的心跳的越厉害。此时的她,完全像一个初谙人事的小姑娘,心里有幽会前的羞涩,又有私会情人时的颤栗、兴奋。


  走出候机室,林乔奔向牡丹,林溪微笑着,看着母女俩拥抱在一起,快步走近牡丹,接过她手里的行李箱,慢慢跟在后面。林乔在牡丹耳边窃窃私语,牡丹的脸通红,轻轻打了一下女儿:“你竟然串通陈燕和你爸合起伙骗我?你个死妮子,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牡丹回首看了一眼林溪笑了笑,林溪也轻轻地笑了。牡丹发现林溪的大胡须不见了,他还是那么帅气……(7639字)




评分

18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8-4 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竹子这一篇,我一边读一边笑,这就是我想要的,而且超出了我想要的。我虽然留了白,但自认为没什么好接的,所以给她的时候还很犹豫。

想象力啊!真是厉害。

七八千字,为什么会写这么多,因为我前面的很多铺垫需要回应、补漏。在这些的基础上她更有超出我想象的创意,读起来比我写得更入眼入心。“陈泊渚拥着一个女孩出现在她面前,”读到这句时,我的眼泪止不住了,我觉得这篇一定能感动大家!

我的四千多字整个都成了她后文的铺垫。就像城楼,我建起了城墙,然后她加固、装饰,最后又在上面盖了宫殿。她写的矛盾激烈,还有戏剧性转折,几个情节设计,至少我没有猜出来,这点比我的精彩。连陈泊渚都利用上了,别人再接,恐怕路都被她堵死了。

发表于 2017-8-4 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占位。
发表于 2017-8-4 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来了。
发表于 2017-8-4 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不断啊!真高兴。
 楼主| 发表于 2017-8-4 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17-8-4 11:32
竹子这一篇,我一边读一边笑,这就是我想要的,而且超出了我想要的。我虽然留了白,但自认为没什么好接的 ...

哈哈哈……很开心啊!你这篇明显是在考我,不过喜欢这种考验。你丢给我时,我说了一句话,不过,你当然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呢,就是:什么鬼东西,从什么地方接啊?

哈哈哈……当时,鼻孔里有“哼”这个字眼。

你的坑挖的实在高明,如果没读透确实不好接。

至于后路,我是堵了,也许会有更高明的人,打开缺口吧!文字玲珑,看谁有七窍心了。

感谢草舍兄,很想和你喝一杯!哈哈哈……
 楼主| 发表于 2017-8-4 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给玉玉上茶,上酒吧!
 楼主| 发表于 2017-8-4 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给本家上茶还是酒呢,茶自清香,酒能醉人。
 楼主| 发表于 2017-8-4 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枫叶飘飘 发表于 2017-8-4 11:52
精彩不断啊!真高兴。

叶子,这篇,但愿你喜欢!
发表于 2017-8-4 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口气读完,说心里话,读过竹竹很多小说,这一篇是我最喜欢的。无论是人物,情节,还是语言,结局都是无懈可击,都是我想要的菜。这样的人生,这样的爱情才美丽无暇。谢谢,亲爱的你,将如此深情真情的文章奉献给大家。
发表于 2017-8-4 12:19 | 显示全部楼层
晚上下班后加满分。
发表于 2017-8-4 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接的非常完美,这两篇,简直就是一个人写的嘛。
太甜了,故事太甜了。

你们两个,好像心有灵犀,完全是一个故事两个人写的。
好,非常好。
简直叫我羡慕忌妒恨。
发表于 2017-8-4 14:40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很精彩!豪哥为竹儿做了一件精美的嫁衣裳
发表于 2017-8-4 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如同一部连续剧,天衣无缝的接轨。牡丹生命里的几个男人各自以不同的面目上演,经历了痛苦的抉择,在女儿的一场小阴谋的导演下,牡丹完成了真正的回归。所谓的虚华不过是云烟,唯有亲人的陪伴,才是实实在在的安稳。经历了刀光剑影的浮华,才明白,家的守望,是再回首中最值得珍惜的幸福。
发表于 2017-8-4 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上下两篇浑然天成,感觉看了一部电影,有起有伏,抑扬顿挫,故事饱满丰富,人物有血有肉,结局欣慰圆满,完美落幕,佩服二位老师高超的接龙手法,学习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9-24 09:52 , Processed in 0.126715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