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万里山水

[转贴] 别了余光中:愿你可以在天堂悔过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6 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陈芳明在他的《鞭伤之岛》一书中,收到一篇《死灭的以及从未诞生的》,其中有这么一段:
  隔于苦闷与纳闷的深处之际,我收到余光中寄来香港的一封长信,并附寄了几份影印文件。其中有一份陈映真的文章,也有一份马克思文字的英译。余光中特别以红笔加上眉批,并用中英对照的考据方法,指出陈映真引述马克思之处……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6 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事隔多年,而且因为陈芳明先披露了,我才在这里说一说。余光中这一份精心罗织的材料,当时是直接寄给了其时权倾一时、人人闻之变色的王将军手上,寄给陈芳明的,应是这告密信的副本。余光中控诉我有“新马克思主义”的危害思想,以文学评论传播新马思想,在当时是必死之罪。据说王将军不很明白“新马”为何物,就把余光中寄达的告密材料送到王将军对之执师礼甚恭的郑学稼先生,请郑先生鉴别。郑先生看过资料,以为大谬,力劝王将军千万不能以乡土文学兴狱,甚至鼓励王公开褒奖乡土文学上有成就的作家。不久,对乡土文学霍霍磨刀之声,戛然而止,一场一触即发的政治逮捕与我擦肩而过。这是郑学稼先生亲口告诉我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6 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那森严的时代,余光中此举,确实是处心积虑,专心致志地不惜要将我置于死地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6 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为谨慎起见,笔者专门与现在香港客座的陈映真先生取得了联系,陈映真不但允许我引用这些材料,而且答应如果必要的话,他可以向我出示郑学稼先生回忆的原件。陈映真对我说:人在历史上可能有错,但事后应该认识到这一点,并对世人有个交待,而余光中却从未在任何场合对他在乡土文学论战中的表现有过悔过。他的做法是首先涂抹历史,隐去这些文章,而在面对能记住历史而又有正义感之人的公开质问时,他仍然顽固地为自己辩护。比如在最近的一个场合,一个青年责备他当年假借权力压迫乡土文学,他语无伦次地回答:他当年反对的不是乡土文学,而是“工农兵文艺”,“显见他至今丝毫不以当年借国民党的利刃取人性命之行径为羞恶”(陈映真)。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6 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陈芳明何许人也?说起来也许让人吃惊,他乃是当前台湾文化台独的代表人物。陈芳明有一个让中国人特别难以接受的所谓的后殖民台湾史观,他认为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政府对于台湾的接收和统治是与日本统治者相类的“外人”对于台湾人的殖民统治,陈映真为此在《联合文学》上撰文批评他对于社会性质认识的混乱,由此引发了与陈芳明来回数次的论争。笔者曾撰文从西学角度批评陈芳明对于后殖民理论的误用,并在台湾的会议上与其有过直接的交锋,此处不赘。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6 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让人感到好奇的是,为什么余光中会将他的告密材料寄给陈芳明?了解台湾乡土文学论战历史的人可能会知道,现在的文化台独代表人物陈芳明当年却是一个左翼青年。在乡土文学论战中,陈芳明因为对于余光中的《狼来了》这篇文章的气愤而与之决裂。这一点,现在的陈芳明也供认不讳。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6 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对于陈映真《关于“台湾社会性质”的进一步讨论》一文的回应文章《当台湾戴上马克思面目——再答陈映真的科学发明与知识创见》(《联合文学》2000年10月号)中,陈芳明对自己有如下说明: “我与余光中的决裂,源自于1977年乡土文学论战期间,他发表了一篇《狼来了》。我认为这篇短文,伤害了自由主义的精神,我无法同意他的论点。”“在那篇长文中,我对于余光中的反共立场表示不能苟同;并且由于他的反共,使我对文学感到幻灭。”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6 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但为什么在多年后余光中又与其言归于好了呢?这其中的奥秘我们不得而知。陈映真说:“现在,陈芳明与当年与之‘决裂’的余光中恢复旧好,也有文章相与温存。这自然是陈芳明的自由。只是想到诗人庞德在一战中支持、参加了纳粹,战后终其一生久不能摆脱欧西文坛批判的压力和良心的咎责。”可与庞德相提并论的自然还有德国的海德格尔和美国的保罗·德曼,他们都因为自己历史的劣迹而使名声一落千丈。于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便是,为什么余光中非但没有受到历史的追究,却在大陆红极一时,并被奉为大师和偶像呢?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6 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余秋雨与余光中
  陈映真还举例提到了余秋雨,卷入了文革“写作组”案的余秋雨应该对历史有个交待,而劣迹确凿的余光中更应该这样。大陆文坛对于余秋雨一直追究不放,但与此同时却对余光中大加吹捧。有趣的是,在大陆文坛一致穷追余秋雨“文革案”的时候,余光中却出人意料地为余秋雨大抱不平,他对记者说:“我知道目前大陆对余秋雨攻击很多。但我认为,追索过去并没有很大的必要。”——余光中的行为一直让人感到奇怪,现在我们终于应该明白了其中的原委:他自己的历史原来本不干净。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6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一件巧合的事,1999年湖南岳麓书院举办著名的千年论坛,首先邀请的便是余秋雨和余光中两人。对于两者的表演,外界的评论明显地抬余光中而贬余秋雨,如王开林在同时发表于《书屋》和《中华读书报》一篇文章中,如此贬低余秋雨而吹捧余光中:“秋雨风度翩翩,身上颇有股子海派名士味,一目了然,他显得既聪明、精明,还很高明,实属社会活动家中那种顶尖尖的‘三明治’,……余光中吐属清雅,雍容平和,童颜鹤发,道骨仙风,彬彬如也,谦谦如也,真学者之典范。借用余光中赞美大诗人叶芝的话说:‘老得好漂亮!’”可谓一者踩在地上,一者捧在天上,如此分明的褒贬来自何处呢?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6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文章中,我们知道,该文作者反感余秋雨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对于批评者的恶劣态度,他动辄将批评者称为“文化杀手”,王开林将此称为余秋雨的 “血滴子”。原来余秋雨也有“血滴子”之称!但如果他知道早在20年前余光中就已锻造出较余秋雨远为恶毒的“血滴子”,恐怕就不会如此分明地褒贬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6 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李敖对于余光中的人品看得透,他径直将余光中称为“骗子”,他对余光中的诗歌水平也不买帐,他甚至说,“现在余光中跑到中国大陆又开始招摇撞骗,如果还有一批人肯定他,我认为这批人的文化水平有问题。”余光中的诗歌散文的艺术性,本文暂不涉及。不过至少可以负责任地说这么一句话,现在大陆有一批人神化余光中,是因为他们对于历史知识有问题,至少是对台港这一块还所知甚少!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6 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反 馈
  小赵:
  读了你的“关于余光中”一文,非常佩服,尤其佩服你的勇气。文章内容,我只有两点小意见。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6 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答记者问谈到余光中当年否定戴望舒、朱自清等人(见本期第6版——编者注)。事实上,在诗人方面,他还举隅式的、断章式的否定艾青。当时台、港地区很难看到艾青的作品,余光中的批评方式极端恶劣而不公平。余光中论戴望舒,论朱自清两文,暗含的意思是要否定四九年之前新文学作家的成就,以彰显台湾现代作家(特别是他自己)已超越前人。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6 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文中提到“陈芳明当年却是一个左翼青年”,可能需要斟酌。陈芳明原为现代诗后起评论家,因余光中的赞扬而成名。乡土文学时期,他成为乡土派,在乡土派内部分化出台独派时,他又成为批判陈映真的旗手,因此在台独派中树立“威名”。到现在他还自命为“左翼”,我想这个“左翼”只能算是“自封”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24 13:48 , Processed in 0.032234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