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185|回复: 35

[原创] 小城无锅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5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色四合,干冷干冷的。街上人头攒动,车水马龙。霓红闪烁,仿佛热情的邀请,又若冷风中的寒颤。
    小巷边,一只半人高的大铁桶,一张两尺见方的木桌,一团团油浸浸的面团,一盆红糊糊的牛肉,一根圆溜溜的擀面棒,手肘般长。千层牛肉饼的辣香、油香、肉香、烤得刚焦而未过的焦香,飘过来,禁不住侧脸一望。
    “想吃牛肉饼?”
    “不是,想吃锅魁!”
    成都红照壁街口,有间小店,专卖锅魁。青瓦房低矮破败,两米左右的门面,一只半人高的大铁桶,一张一米左右的条桌,一团团白生生的面团,一根圆溜溜的擀面棒,手肘般长。铁桶内壁大半抹泥成灶,焦炭火苗蓝幽幽地乱窜,灶沿一圈面饼,被炭火烤得滋滋暗叫。烤着的面饼,就是锅魁。有三种:纯味,面揉活了,擀成径约四五寸的圆饼,炭火烤熟;椒盐味,加花椒面、盐;甜味,加糖(更可能是糖精)。每次走过,都要买一只,边走边吃。
    喜欢吃锅魁。锅魁的原麦香里,有雨后原野的泥土清香,有田坎地垄边的青草芳香,经红五月阳光的照晒发酵,注入醇香。咬一口,咀嚼得出时令物候,岁月时光;吃得多,会渐渐涌起满足的醉意,醉眼朦胧处,遍地黄灿灿的麦穗,风一吹,荡漾出丰收的波涛。锅魁憨厚壮实,仿佛农人隆起的胸肌、臂膀,厚厚的,堆积起稼穑的艰辛,暖暖的,滋润着世事的丰盈,绵绵的,是青春年少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绪。牙间,嘴里,心中,脑际,去了又来,来了又去,滋味纯粹真切。
    这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
    现在,成都的锅魁,都加馅。素的,荤的,荤素搭配的,麻的,辣的,咸的,甜的,酸的,又麻又辣的,又咸又甜的,又酸又甜的,麻辣里带酸的,咸甜里带麻的,甜酸里带麻辣的,只要是吃的,都可作馅,只要想得到的味,馅里都会出现,花样翻新,味道万千。春熙路上,玻璃亭子里的其乐锅魁店前,人潮涌动。每次走过,都要挤进人堆,买一只,边走边吃。
    锅魁有两层,电烤箱里烤熟,小刀沿边一划,半边开口,加馅其中。花样翻新、味道万千的馅,气势磅礴,喧宾夺主。一咬,嘴里全是馅味,滋味丰厚,不是真正的锅魁。
    在谓为美食之都的成都,到处找真正的锅魁,越找越失望,越绝望。走出四川,走到哪里找到哪里,还是失望,绝望。三十多年,弹指一挥,真正的锅魁,难道消失了?
    遇见新疆的馕饼。个头大得出奇,不加馅,炭火烤,应该是真正的大锅魁吧?买来吃,太薄,太脆,酥油香浓,不是真正的锅魁。
    想吃锅魁。想吧!在小城,只能想想。走遍大街小巷,没有三十年多前在红照壁吃到的真正的锅魁,现在春熙路卖着加馅的变相的锅魁,也没有。有的,是号称千层的牛肉饼,先在油锅里煎,再烤,油腻腻的,香是香,却不是锅魁。有的,是小厂加工的泡饼,发酵后蒸好,再烘干,泡酥酥的,有儿时的记忆,也不是锅魁。
    小城太小,小得连锅魁都没有。世界够大,大得连锅魁也找不着。
    有只锅魁,椒盐味的,暖暖地捧在手心,夹杂着泥土清香、青草芳香、阳光醇香的原麦香,在鼻翼萦绕。牙间,嘴里,心中,脑际,去了又来,来了又去,纯粹真切里,渗入了丰厚醇香,如十五的朗月,温润明亮,清晰可亲。
    这是锅魁吗?应该是锅魁,是记忆里的锅魁。好像又不是锅魁,不是记忆里的锅魁。纯粹真切,是时时反刍的青春流年;丰厚醇香,是天天咀嚼的岁月沧桑。
    夜色深沉,干冷干冷的。走在小城的街上,想吃锅魁。
    “转一圈,找找?”
    “不用找,没得!”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25 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这里有锅盔,烤得鼓鼓的,中间空心,内壁涂层糖,搥开,香气四溢。不知是不是你想要的那种。
发表于 2018-1-25 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秋實 于 2018-1-25 10:20 编辑

       锅盔?听着好耳熟。不过成都不是原产地吧?
       90年代初,我还在上班,单位组织考察,去了西安。当然也要看看咸阳的高宗墓。一下车叫卖声不绝于耳,除了锅盔,便是羊肉泡馍,感觉太神奇了,这么多美食啊!立刻三五成群的围坐在餐桌旁。等服务眼端上来一看,哇!就这玩子啊,这不是干吧饼吗?服务员立刻解释:这可是历史上有名的美食啊,当年高宗兵败,士兵只能用头盔烙饼,就是现在锅盔的样子,全世界闻名呢!我和大家一样拿起一块,往嘴里一咬,哇!这不是木头片吗?哪里咬的动!
发表于 2018-1-25 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动有趣,欣赏学习
发表于 2018-1-25 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对锅盔最是亲切,抹豆瓣酱,或韭花或三大辣,那个香啊。我说的是割麦季,很多年前的事了。现在偶然也吃,多掺了玉米粉的,跟原的味道大不相同了。
发表于 2018-1-25 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是锅盔吧。我们这里有,而且品种还很多。香豆,葱油,椒盐,原味等各样很有特点,用碳火烤出,相信成都是找不到这些口味了
发表于 2018-1-25 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_一种味道,伴着年华回忆,充滿感情。
发表于 2018-1-25 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这有条商业街,叫“蜀巷”,仿照南方古城建的,里面有一家卖锅盔的。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东西,真以为自己身在南国了呢。
发表于 2018-1-25 14:02 | 显示全部楼层
话锅魁,引我馋涎欲滴
发表于 2018-1-25 14:03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了,喜欢,点赞
发表于 2018-1-25 14:03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顺致祝福
发表于 2018-1-25 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锅盔西北这地方都有。咱也爱吃。字i里行间这味道就溢出来,好香啊。只是那个字应该是锅盔。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lvhq018 发表于 2018-1-25 09:48
我们这里有锅盔,烤得鼓鼓的,中间空心,内壁涂层糖,搥开,香气四溢。不知是不是你想要的那种。

我们这里的锅魁,多是加馅的。不喜欢,喜欢原味或者椒盐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實 发表于 2018-1-25 10:18
锅盔?听着好耳熟。不过成都不是原产地吧?
       90年代初,我还在上班,单位组织考察,去了西安 ...

哈哈,我就喜欢木头片的,绵扎,有嚼劲。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槐荫堂主 发表于 2018-1-25 10:35
生动有趣,欣赏学习

谢谢阅读,欢迎光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8-21 12:21 , Processed in 0.123927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