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25|回复: 48

[原创] 约会丑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 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休憩花园 于 2018-2-8 07:56 编辑

       他在二十七岁被同样年轻的女行长举荐为主管业务的副行长,不止是欣赏他过人的才华,还有一点惺惺相惜感。如今他的年薪已经达到了百万,他应该是大都市里标准的的中产阶级,这一点大凡认识他的人都这么认为。
  
  事业上的成功,让他在婚姻上格外“慎重”或者说“挑剔”,他认为自己具备了这样的资本,可几次相亲让他对美的概念越来越模糊,也越来越清醒。他对选老婆的标准是姿色、知识、资本三原则,经过几次出击,把最后一项资本换成了内涵。但一路走下来,仍然让他举步维艰,或者说摇摆不定,没有取得实质性的突破,三十有二,他倒不着急,但他的母亲却急了,而且母亲去找了自己的上司。这让他异常郁闷并有点反感。可事已至此,他不得不认真对待。
  
  今天是星期天,又到了相亲的时间,这次的介绍人是他的顶头上司,老一在介绍时说了一句颇有深意的话:“这女子可能不适宜你,但和她成为朋友倒是不错的选择。”说完,再不多言,只管埋下头看文件。介绍语二十四个字。可谓惜字如金。
  
  他在转身的时候,意外发现,老一的嘴角处有若隐若现的诡笑,或者笑的很神秘,并且很克制地掩饰着,又似若有若无的泄露那么一点点。
  
  从办公室出来,他调动全部意识去扑捉老一嘴角那很有内涵的笑,在意识中反复揣摩,试图给这个笑定义,或者说试探着破译里边的意蕴,但越想越发懵,最后被自己整得一头雾水,也没有理出个一二三来,索性放下来,反正见面后就会一目了然。
  
  他开着车到了蓝月亮咖啡馆,然后走向预定的房间,轻轻推开门,发现一个面窗背向他的女孩站在在那里。许是开门的声音小,并未惊动她,借这个机会,他开始阅读窥望:梳着马尾辫,身材苗条,穿着得体,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端着下巴,好像很入迷的看着窗外的什么景色。一番阅读,用时约一分半钟,在心中做着习惯性的评估,他才不轻不重的咳了一声。
  
  女孩就像慢镜头似的慢慢转过了身。一个照面,他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眼,对方的映像一下子闯进了他的眼帘:粗粗的眉毛,眯缝着的眼睛,黛黑的肤色,唯一的亮点就是嘴巴内那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这幅形象让他克制不住失望,不加选择的皱紧了眉头。
  
  这很不礼貌,他赶紧将这副表情撤掉,努力加工出一副坦然,坐了下来,是正襟危坐。
  
  女孩淡然一笑,有点寒意,这可能是对他刚才的诧异在做一次等价的对冲,或者是平衡,尽管他已撤掉了真面具。
  
  她没有坐下,俯瞰着他,一张口就是开门见山:”你我应该都是受命而来,为了给介绍人一点交代,我们必须谈点什么,然后再形同陌路。时间最好在一个小时之内,四十五分钟以上。“,她站着,好像在发号施令,因为根本没有征求他意见的意思。
  
  他裂了一下嘴,想说什么,话到舌尖,硬生生被牙齿堵了回去,仅仅是点了一下头,算是默认她的说辞。
  
  ”先自我介绍一下,性别女,年龄二十七周岁,学历研究生。现在MB投资公司屈就“她说的干干脆脆,这些应该是你向中介人反馈的信息,最好记住,该你了。“说完随即坐下。
  
  他有点蒙逼,不想说也懒得说,她话一落地,立马递上了自己的名片。
  
  她直视着他,顺手接过名片,但并没有看,随手放在桌上,冷笑再一次在嘴角绽出,而且毫不掩饰。
  
  ”我有充足的自知自明,更知道自己的斤两。基于此,你都懒得说话,但愿我的这幅尊容不会吓倒你,你不说话的潜台词是想赤裸裸的告诉我:你那么丑!我凭什么喜欢你?!你有什么资格去和我对话。是吗?“她有点挑衅的目视着他。
  
  他倒吸一口冷气,心中火苗乱窜,极力克制着,道,“你太有点自以为是了。如果一个女孩子以此养成习惯,那可不是一件什么好事。咱们俩第一个照面,你就想制造压倒我的气势,三缄其口恐怕只能是我唯一的选择,不是吗”再不怼一下,他可真成猫啦,他嘎然而至,语速不疾不徐,软中带硬地掷了出去。
  
  她耷拉着眼皮,很优雅的地喝着咖啡。尔后“噗嗤”一声笑了,笑的还有点得意。
  
  他瞬间明白自己上当了,她用的是激将法。他脸上有点隐忍着的潮红,被牵引似的咧嘴一笑。
  
  “有点生硬!”她在心中点评着他的笑。
  
  两个人都笑了。尽管笑的言不由衷。这僵硬的空气有了笑的搅和,气场适时转动,在转动中都不同程度的卸下了彼此的怨怼和陌生,气氛开始通畅。
  
  “‘一朵花的美丽,就在于她的绽放,而绽放正是花心的破碎啊’。我曾为这句话无数次感动,一个女人的丑不是她的错。这世界有两种事不能选择,一种是生,一种是死。外貌来至于遗传,这是让人无可奈何的事。破碎是一种丑陋,再美的花破碎过后都是丑陋,花的破碎是绽放,因丑陋而绽放,但她明知结果还是去选择破碎。“身不由己”用在这里或许更贴切,你说呢?”,她适时停下,瞟了他一眼。
  
  “这应该是丑女最美的自白!”他有点吃惊,故故意调侃道,并真诚地补充了一个笑。“准确的说美和丑只是一种感觉,是将对方的所有质感磨碎后在心中称出的分量。没有也不应该有什么标准。比如石头的瘦皱漏透是以丑为美的。人以肤色,身材,长相为外在美的系数。内在美不需刻意,是从骨缝中分泌出来的一种气场,常常会诱导意识去做近距离的视觉蜇磨。可对?”他反问。
  
  “你的笑第一次有了阳光的味道。同意你的看法、部分的。”她莞尔一笑,洁白的牙齿撤出了寒意。身体有点燥热,许是喝咖啡多的缘故,一边说着,一边随意的脱下外套,“有点热。你也随意。”
  
  她里边穿着紧身的无领无袖坎肩,胸很饱满,下巴一下的皮肤出奇的白,是那种奶油似的白,裸露的胳膊因为奶白变得很流畅。他有点替她不公了。该白的面部黯然失色,倒像是和她做对似的。身上的肌肤和脸部组合起来,衔接的如此不协调。
  
  她坦然的接受着他目光的抚摸,偶尔和他的眼光对碰一下,眼光交汇都用足了力度,最后都不约而同地改变视觉的渠道。
  
  “你对玉有感觉吗?如果没有,我免费给你普及一下,权当是消费时间。”她征询道,似在转移话题道。
  
  他摇了摇头,复又点点头。
  
  “爱玉的人通常都有这么一种感觉,认为残缺才是一种完美,人在欣赏它优质部分的同时,就会用视线缠处瑕疵,再用了足够的时间去蜇磨那部分残缺后,又会回过头来重新审视最美的那部分,独特的美有着玄幻的魔力,它能最大限度的把最精彩的部分裸露出来,因为有瑕疵做衬托,更加凸显魅的成分。让一个美的鉴定者,不由自主的勾回头来自己去粉饰那部分瑕疵,在意识的千回百转,反复兜圈,不断比对下,结果是美在做置换,瑕疵因美的特异,反而让残缺在不知不觉中异彩纷呈,最后笃定的认为,残缺才是最美的最真实的部分,这应该是审美意识在过度中的一次升华”。她有点惬意的啜了一小口咖啡。
  
  他再次吃惊,并有点发蒙了。她的话娓娓道来,有一种难以遏制的张力,他索性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仪态,事实上,他还真有点同意她的见解。
  
  她又接着道“这个意识转变的过程,正是因为残缺的存在,从而矫正了对真美的肤浅认知。举个例子,当一个艳丽的美女站在你面前时,对方的魅力刹那间会聚集成一束带电的负荷,逼迫着你的视觉一下子收缩,或者说叫打滑,你的视线因为对方玄幻出的美而变得短视,在情绪的奴役下,意识中只能沉淀出完美无缺这个极端概念,因为时间,也因为美张扬出的炫目,就像氩弧焊瞬间爆发的蓝光刺伤人的眼球一样,你的视觉也会被突如其来的美灼伤,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他不由自主的点头,从心里嘟囔一句,这个女孩不简单!某些地方道出了这段日子心中沉淀出的疑惑,他再次诧异,突然想起顶头上司那富有深意的一笑,瞬间有点恍然。他向对方投去复杂的一瞥,期待似的颔首点头。
  
  她有点不好意思,“我要说的不对,你随时可以叫停。“顿了一下,接着道,”和对方相处一段时间后,你很快会发现对方各种各样的毛病,因为你已熟悉了对方美的成分,先前的美已在视觉的反复作用下,让之前你被灼伤的视力恢复了,发现抑或是挑剔已是意识必走的路线,这和之前的残缺美完全是两个范畴,前者让残缺去加固美,结果瑕疵的那部分反而在意识的反复打磨下蜕变成了另一种美,实实在在的美。后者是你先前认知的美在你发现之时已达到了极限的峰值,根据物极必反的原理,因美沉淀出残缺那是必然的。”,她在泰然自若的释放着心中隐藏已久的心语,一边在观察着他的反应和接受的频率。任何一点细枝末节都不愿意遗漏。
  
  他有点被折服了,而且是从心里折服的。他意外的发现一种光透过她的身体慢慢的氤氲出来,正在从面部的丑陋中分泌出高雅,还有那么一点圣洁。意识正在动用手术刀把之前对她丑陋的那部分做分段似的剔除。这一切都是不由自主的,他想刻意地迟滞这种感觉,徒然发现那是徒劳,最终选择默认。看着她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她被他孩子似的神情触动了,“您,还愿意听吗?”她第一次在语音中动用了柔情。四目相对,也第一次有了黏合度,彼此的视线纠缠了很有一会,一分钟,几分钟。时间在视线的游戈中弯曲了。他和她都暗自吃了一惊。
  
  她压住心跳,悠长地吐出一口长气,又缓缓说道,“被视觉平衡出来的美,才是真实的美,美在这时已没有了虚幻的成分,正是残缺校正了对美的偏执,让意识走向了平衡的理性之路。审玉之人就是这么被玉陶冶的!你,认可吗?”她很有内容地飘了他一眼。
  
  这次该轮着他气喘了,第一次从心中勾兑出了柔情,通过如水的瞳孔将丝丝缕缕的柔,以直线的向度,不加掩饰地罩向她的丑陋,在贯向丑陋的一瞬间,他的心涌起了如潮的波澜,一波又一波,有着快感后延伸的余韵,这次他敞开了心扉,任这种从未被开发的情愫一点点滋生,酣然一笑,用力点点头。
  
  十分钟的静默,让彼此都想扼守这诗意的意境。俩个人同时闭上眼睛,在狭窄的时空中去聆听彼此的心跳,咚咚,咚咚,异常静寂,谐和,清晰,安然,又异常萌动。当他们再次不约而同地睁开眼睛的时候,都在彼此的瞳孔里发现了自己。
  
  俩个人都笑了,一个雾眼朦胧,一个视线笃定,那是两种答案,一个结果。最后一刻都“稀里糊涂”地点了确认。无声的。
  
  事后他在心里辨析她的观点和映像,每一次都能嗅到薰衣草似的馨香,并能加速他的血液流动,因为心跳加速,肉身还有一种燥热感,在无数次比对中,之前的靓女越来越无法和她划等号,越来越模糊,反倒是她的“丑陋”无情地撕裂着他有关美的概念和感觉。在消磨过滤中,心的触角在磨砂她脸上的黯然,有一层玄幻的光冉冉升腾。他瞬间豁然,心语道:明白了。
  
  一星期后,他走进了老一的办公室。这一次行长是在用眼笑,很明快。没等他说话,就将一张字条递给他,那上面写着她的电话号码。
  
  他嘿嘿一笑,也是什么也没说,拿起字条,转身就走。
  

评分

19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2-1 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坐沙发。加分支持!问好!
发表于 2018-2-1 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加分支持好文章,空了再细读!
发表于 2018-2-1 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看题目即感新鲜,足以勾起读者的欲望。
发表于 2018-2-1 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被老师文字所散发出来的美折服了。所有赞美的话都是多余。我想,这个女子,不仅内涵丰富,容貌也肯定是极美的。因为她气场太强大,不应该是一个丑女人所能具有的。更何况,老师也故意漏出点端倪给读者猜测。好文,大赞!
发表于 2018-2-1 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残缺才是最美的最真实的部分,这应该是审美意识在过度中的一次升华。”说得很好,这是一篇美文,论文,还是小说?已经不重要了,仿佛上了一堂审美理论课。
发表于 2018-2-1 18: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丑陋的外表下包裹着一颗如玉一般圆润的心灵,一层一层剥开丑陋,其独到的见解散发着智慧的光芒,足以弥补丑陋所带来的缺憾。外在的丑是上帝开的一个玩笑,内在的美却随时间的推移产生恒久的魅力,丑陋不可怕,遇到识玉的慧眼,虽丑也美!
 楼主| 发表于 2018-2-1 1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逐鹿江南 发表于 2018-2-1 09:39
坐沙发。加分支持!问好!

谢谢江南老师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18-2-1 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武如 发表于 2018-2-1 09:47
先加分支持好文章,空了再细读!

谢谢武如老师惠顾。
 楼主| 发表于 2018-2-1 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徐得荣 发表于 2018-2-1 10:59
一看题目即感新鲜,足以勾起读者的欲望。

谢谢徐老师雅评。
发表于 2018-2-1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嘿嘿一笑,也是什么也没说,拿起字条,转身就走。

结尾留白,让人遐思!
发表于 2018-2-1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得赶快加分去,要不就亏了这好文文!
发表于 2018-2-1 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还在外地,二月五号回城,回来后认真学习您的小说。
发表于 2018-2-1 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传神,拜读学习了,点赞
发表于 2018-2-1 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并致祝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8-17 19:44 , Processed in 0.151428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