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318|回复: 229

[原创] 【2018书】《一屋子烟味儿》很熏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3 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千年女妖 于 2018-4-10 11:26 编辑

        雷帝森and箭头们!请安静了!千年女妖新书签售会现在开始!请购买了《一屋子烟味儿》的亲们依次入场。谢谢大家!

    仪式是必须的。仪式比出书本身更具有浓烈的幸福感!兴奋啊!开心啊!意外啊!千年女妖出书了!伟大的千年女妖万岁!万万岁!!!瞧瞧,台下是花海,一波,又一波地漫开。不!确切地说是汹涌。阵势是很猛的。还有掌声。像波涛,环绕立体声无死角聆听。哗。哗哗。哗哗哗……扭着海海的蛮腰,掬着水盈盈的笑,穿过浪浪迭起的花海奔到台上来。高潮就有了。越来越高,溢出了房顶。向东流,往西拐,涌到南,淌过北。要让每一座城市的人都知道——千年女妖出书了。从此,精变了,成作家了,麻雀变凤凰了,光耀门楣了。哎哟,小心脏扑通扑通滴。粉丝们的笑容,把个礼堂映照得辉辉煌煌,填塞得满满当当。由衷的。会劈叉的笑容。多么舒展,多么笔直。从眉眼里,从齿缝间,蹡蹡地弹开。终于等到最令人激动的时刻——签名、握手、拥抱、合影。还有涕泪混杂的演说。诉说写书的艰辛,构思的费神。如何颠倒晨昏,怎样不顾寒暑,死了多少白细胞,敲坏了几摞键盘。等等等等。最后,屏住呼吸,极力地控制住已被滚烫的血激凸得偏东歪西的面部肌肉。干咳两声:大家好!我是一个病人,但我不想做个废人。我的精神是健康的,是完整的,是坚不可摧的。我顽强地战胜了病魔!三年前偶然地爱上文字,凭着一腔热血在短短一年内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友情提示:我是个很糟糕的女人,这本书或许也是糟糕的。购买需谨慎!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和对这本书的喜爱!让CCTV见鬼去吧,我爱你们!

    谁的眼泪在飞?是不是流星的眼泪……听,流星也为我落泪。啪嗒。啪嗒。啪嗒。眼泪洇湿了整个礼堂。花海与泪海交融,伴随着唏嘘和赞叹。眼泪落到花瓣上,像最清亮的露珠,忽闪忽闪的,透出温淡的馨香。请摄影师调好焦距,对准那一张张感动、惊愕得几近晕厥的脸。再把镜头推进些,花瓣一定要特写,让眼泪再“飞”一会儿,不然不足以烘托“湿漉漉”的氛围。此时应有画外音:一个不会写作的人居然写书了,一个不懂文学的人竟然出书了,神奇得让人难以置信!她用写作来缓解病痛,她用每一个字来检视、重塑自己的人生,她在文字里找到了精神的皈依。处女作一写就是五十万字,这是要载入史册的。天才啊!威武啊!励志啊!不是了不起,是了不起它祖宗八百代。向我们的励志女神千年女妖学习!请再次高呼:千年女妖万岁,万万岁!

    听着让房顶都在抖颤的欢呼声,怎不叫我热血激荡!绝不能只活千年,社会需要我,粉丝们需要我。必须万岁!我的“活着”是一个标牌,能激励更多人更努力地活着!妖姐,雄起!妖姐,必胜!掌声再次响起。玻璃碎了。地砖裂了。画面切换。我带着大家奔跑在希望的田野上。“蓝蓝的天上白云飘”,恰切的歌词完美地诠释了这一历史时刻。这个春天,注定是烟飘雾绕。飘出新气象,绕出一片朗朗天!

    明白了吧。这些环节必不可少。一省略就失去了出书的意义。一省略就淡化了仪式感。一省略就掩埋了被人所称道的正能量。电视里不都这样吗。花瓣共眼泪齐飞,哽咽与掌声同鸣。该走的过场走完了,来点音乐暖暖场。《The Mass》响起。“哦命运,象月亮般,变化无常……”让我们在激昂里穿行,在永恒中谛听。又是一种氛围了。每个人的手里都抱着我的《一屋子烟味儿》。书,很沉。手,很舒缓。神态,如此虔诚。空气中漾动着激越、浪漫、凝重。这就是本书要表达的——人生的主题。炫彩的灯光,悠畅的旋律,激荡的情怀。再次将签售会推向高潮。

    嘘,闭嘴。别跟我提钱的事,俗了。下来说。下来说。书嘛,精神食粮,这里面有半毛钱的事吗?没有嘛!不信问问各位老师,谁写书是为了挣钱。这是境界问题,不要跟那些脏污的东西搅混。什么,吃饭?写书的人不吃饭,没那功能。说书的人才吃饭。写累了扒拉两口“西北风”。当然好吃。不好吃能写出饿的感觉吗?实践出真知——至理名言!对,有病。吃风的人能正常吗?不正常才能写出惊世之作嘛。那谁谁,还有那谁谁谁,不都疯了吗?不都去了吗?没点毛病谁写书啊。写书不是病,疼起来就收命。听,坟头上的屁帘幌子吹得呼啦啦响,“去了的”全抢着给阎王著书立传,快打起来了,带劲着呢。

    会写书有什么了不起!写书的人比看书的人多。是个人不都会写么。算命的,讨饭的,种田的,喝酒的,抽烟的,不都在写吗。《一屋子烟味儿》不就这么来的么,有什么稀罕!跑题了。继续签售。掌声在哪里?鲜花在哪里?哦。哦。在“那里”!还是热热闹闹的好哇,“人气”全上来了。白花花一大片,像砰砰炸开的爆米花。粗壮的、纤细的、有茧子的、没茧子的手,热乎乎的,冒着股股白烟。在飘荡,恣情而轻飏。一路延宕,过海飘洋,要让全世界都嗅到这股烟味儿。熏昏几个算几个。哇靠!烫死了。手很受伤。还连累了被子。走神了。

    妖姐,那啥,五一节的签售会取消了。你看哈,这个资金是一个问题。场地是一个问题。书的销量更是一个问题。所以……

    出版商很合时宜地打来了电话。

    顿时,《一屋子烟味儿》堵在我的身体里。没有盘旋的姿态,很呛人。呛得我的五官变了形。也是,妖怪嘛,七十二变是常态。没有签售会,好比少了戒指和婚纱的婚礼,寡淡得很。

    那……总得把买断费给我吧,咱们可是签了合同的。卖书的分成你七我三,我认栽。已经二次印刷了,是不是……我不吃你“欺头”(占便宜),你得给我点想头吧。总让我退,哪里来的“海阔天空”,再退就是悬崖了。狗急了可不就是狼吗。

    呃……不就两万块吗,好说好说,不急不急。

    喂……讲点江湖道义好不好,一年过去了,签售会和票子都泡汤了?告诉你,我可是癌症患者,你欺负一个病人,心里能安生吗。我还指着这点钱看病吃药。每天死盯银行卡,颈椎病又犯了。下雪就下雪吧,还加点霜,直接把我扔冰窖得了。书价定那么高,快赶上世界名著了,摆明了欺骗消费者嘛。本是写着玩聊作消遣,谁让你巴巴地找上门来非要给我出书,三两下就把我绕进去了。吃饱了撑得没事干去遛狗啊,给我出书做什么,神经病!

    太气人!恨不得把电话摔了。还合同。那不就是个屁么,还是画在纸上的。想听声响?白痴!两万,不就是个二吗?“二”涵盖了写书和出书之间繁复的辩证关系和一个智障所有的人生哲学。偶,买噶!我被一张措辞含糊的所谓合同彻底忽悠了。想想这一年来为了卖书,差点就把地底下的人叫起来帮我吆喝。几十块钱的事倒搞得很多人莫名地不来往了。“精神粮食”成了嗡嗡聒噪的苍蝇,被消灭的对象。悲哀!

    你……好好说话你骂人搞哪样?这是文人的做派吗?得癌症了不起啊,大街上哪天不死人。我是赖账的人吗。明天发一车书给你。什么?打官司?亏你想得出,两万块还不够你付律师费,幼稚!

    早知道你会以书抵债。你不就欺负我是新人没名气不懂你们出版的鬼名堂吗,跟我讲什么著作权、名誉权、肖像权、署名权、人身权,切!嫌麻烦我连合同都没瞧就签了,想想都冤得惶!现在才晓得,所有的责任由我担,你只负责数票子。那点分成还不够老娘买烟屁股。懒得跟你说了,滚!

    几天后,书到了。结算完物流费,又花几百块请来三个壮劳力搬书。书堆满了我的客厅和卧室。褐色的牛皮包装纸像一坨坨狗屎,敷满了每一堵墙面。丑儿可能觉得味儿淡了些,每天给外层的“狗屎”“浇水”。总也干不透。罢了,两万块给狗狗做了尿布。烟味儿、酒味儿、狗味儿,我的人生三部曲。蛮好,蛮好。(2990字)


                                       psb (10).jpg

(说几句题外话:历来不喜欢说感激的话,说多了就矫情了,就虚假了。感恩太沉重,我载不动!向所有买过《一屋子烟味儿》的哥们儿、姐们儿致敬!向所有喜爱我文章的友友们道一声:陪妖千年!)

评分

27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3 22: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蝉衣cy 于 2018-4-5 19:09 编辑

头像换了,不像千年的女妖了,更像那个“罗培”。


      妖妖的长篇小说《一屋子烟味儿》是妖妖对过去经历的第一次郑重思考和系统总结。语言带有非常自我的特征,主要人物梅影是妖全身心走进文学的形象缩影,是客体千年女妖与文学对话的代言人,集合了妖妖对人生的认知和感悟,是培培内在本质和特色的向外投射。全书体现了妖妖内心深处对文学艺术的那种神性向往,当然,这部长篇小说只是妖妖艺术天才的初次萌芽。梅影活脱脱的真实形象让读者在感受里深度佩服作者的胆量,但是,走进故事深处,随着故事朝着宽深展开和对作品的理解增加,会发现培培这种胆量后面的旨趣:以女性角度,探索普遍婚姻对女性的歧视和奴役,去发现爱情里普遍男性的感性及其对待女性的占有欲望与征服的自信,探微女性内心对此的接受范围与叛逆的雷区,并在这样的基础上以爱情婚姻为窗口,展现男女在人性、奴性、主导欲望与支配能力、享乐与受难、传统道德的绑架与自我的理性突破等方面的时代性作为,这种个人的具有进步意义的自我在精神层面和情感世界的苦苦支撑着的坚守与社会的经济极速发展对个人精神世界的侵蚀和感情被异化的消解所形成的新的扭曲的世俗之间的抗争,贯穿着作品,而大胆呈现梅影在爱情婚姻里的表现,在时代的图景里明显是在彰显着女性人性觉醒的进步及其尚存的困顿。作为严肃文学,长篇世俗感情小说《一屋子烟味儿》以人们面对物质世界的表现为主体,并用这种表现来穿透物质世界的迷雾,再现妖妖心灵的愿景,反映作者对自己所处现实社会的思想认知及其审判。也只有注意力集中地审视并通过深刻思考给出有价值的判断,才能提升作品存在的意义。
      妖妖微观的审查在作品的细节里,宏观的评判在小说的架构中。
      梅影与齐远辉的肉体接触,既没有真情的相融,也没有精神的嫁接,更没有灵魂的摆渡,反而是一种无法抹去的深深伤害,这个看似精神外部的伤痛,实则是全面地影响了梅影的人生走向,也是这部长篇小说最坚硬冰冷的基石。
      这个情节对梅影走上脱序之路具有巨大的催化作用因此,齐远辉的错不仅仅是大,而是接近于罪,不可饶恕的巨大伤害一直继续作用于梅影的情感世界和婚姻生活,并让这种心理阴影结出的恶果伴随梅影一生,并且这种影响一直不会有好的作用,甚至严重到会使梅影变得报复社会,扰乱社会传承形成的固有秩序,做出损害自己婚姻和破坏别人家庭的事情。可以看出《一屋子烟味儿》的第一个故事情节,对于全书的重要性。作者在之后的故事行进里也一直借用这个情节,让这个情节发挥作用,成为之后故事发展的推动力。与周凯的肉体苟合,这是社会性的要求,对于梅影来说,是来自生存界面的基本付出,没有情感的需求,也无思想性的投入。夹在其间的有一个重要的情节,即,与冷旭的肉体面对,这是梅影对自己肉体上认知的必要过渡,面对冷旭的时刻,梅影已经经历了一次蜕变,在爱情上开始追求情感与肉体的同时融入,是从肉体走向精神世界的意识觉醒。之后,经过与周凯的这次婚姻旅行,让她更清醒地去追索灵魂、情感与肉体的高度统一。显然,梅影与齐远辉在一起是对其之前生活状态的否定,是青涩对幼稚的否定;紧接着拥抱冷旭是对其与齐远辉在一起的否定,也是一次认知的提高,是走向成熟的必经之路;与周凯的结合,已经走出青涩的过去,明显在走向成熟中否定着之前的生活,这是梅影走向成熟的加速器;再一次与冷旭相遇,是其输出全部的自己、也是全部融入的一次,更是在全面否定之前的际遇,其爱情和婚姻的理念已经得到明显升华。由此可以看出,上册的内容,在故事情节上,具有梅影不断否定过去的递进关系,正是这种否定的进行时所带有的递进关系给予的逻辑推动力,极大地黏合了上册的故事情节。
      梅影违反妇德而才明、背离妇言而利辞、违背妇功而工巧,其行为背向妇专的“夫有再娶之义,妇无二适之文”的封建规约等等特点,都是梅影想逃离男性据此主导的有利于男性利益的社会主流价值观之藩篱的努力。但是,现实是残酷的,这种围剿不仅毁了梅影对美好婚姻爱情的向往和追求,也严重影响了类于梅影的那时代女性的人生之幸福感觉的深度,甚至是像梅影一样的给废了。梅影主动与周凯离婚,明显是其人格情感等不能接受婚姻、工作岗位等对她的奴役和压抑,其中周凯母亲廉价的道德正确的评价,是有社会普遍意义的,对梅影身上的特质出现谤声载道是社会性的,是多数人评价体系里的必然存在。实质上又存在着彼此在认知上的误解。这种彼此在精神世界、情感评判、婚姻认知、人生幸福观、价值取向等方面的差异,所具有的剧情冲突在作品里得到了很好的呈现。其中是否要孩子,明显是不同的人生幸福观念的交锋;而失身与否在婚姻家庭里的意义,在于双方对外部形式主义与内里实质内容的偏重问题。进行这样探索性的思考,必须先厘清问题形成的前提,比如作品中梅影的否定式的人生行进,梅影坚持的操守,梅影对情感与婚姻的定位等。对多个前提的思考和鉴别,有利于探究和把握明面的作品和暗面的作者,从而清楚判断二者的误区和价值意义。
      太多描述梅影、塑造梅影人物形象的内容,都有梅影特别喜爱《水浒传》的影子,都有梅影身上的叛逆特征。梅影以及与其关系密切的朋友,是令同学侧目、让家长难堪、使学校管理者头疼的大学生,彼此之间的情,是有一定杂质的,掺杂着违背学校正常秩序、有悖于普遍道德规范的、有着墨子思想里的“尚侠”江湖气,这样的内容,赋予作品一种野性美的同时,让我们清晰地看到梅影具有脱离普遍社会人生活轨道的特点,她的“三观”: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与当时和当下社会的普遍道德规范,明显具有部分的冲突性和对立性,可以看出,她的“理性生成”,欠缺理论理性的滋养和指导,缺乏实践理性的考验和经验,是以艺术气质为主流的、带有强烈主观色彩的本我性质做根源的、具有别样自我特点的价值判断体系。也是这样的原因,才使得梅影去迎合半痞子标本的齐远辉、亲近留着小胡子的林雨默、拥抱小霸王似的冷旭。可以说,命运的偶然性深深扎根于其自身的必然性,改变命运的动力来源于自身内部的塑造,没有这样的马达提供动力并掌握理想的方向,个人所有的梦想只能是幻想,并因此而带来一重又一重的叹息。梅影的人生就应该是这样的轨迹。
      梅影的个性:她身上确定性的知识不多,但是,她喜欢阅读中外名著、爱记日记、写散文,整理和总结自己的思想和自觉。可见,文学的滋养雕塑了她的思想境界并赋予她精神上的追求,这是形成和构成她操守的源泉,使得她能够轻松地产生自己生成性的智慧,来成就其动态的理性生成,并以此为骄傲,傲然地走在人群中。因此梅影坚持的操守与个性,不是学究气的,具有文艺的灵动性和内核的不能轻易更改性。
      作品的历史感,比较明显地体现在第十回和第十一回的内容,有太多的文字是关于1989年学生运动的,这是一场以全面否定中华文化传统及其精华为目的的非常发烧的学运,是西风东渐的结果。以1989年为时间坐标,之前是西风东渐的荼毒渐次加强、风起云涌的过程;之后是逐渐被消解的艰难历程。作品里,梅影身上的个人主义、性福主义、消费主义、自我享乐主义等倾向或者特点,梅影喜欢嚎唱歌曲《冬天里的一把火》(对于这首歌里的追求个人感受个人幸福的特征,这里不做展开,不深入分析)等,都是时代影响力的证明,所以从故事情节看,它不仅影响了那个时代,也刀刻了梅影,任何人都不能置身时代之外,梅影更是如此,特别是她个性里的具有一定积极因素的女性的自觉。那么梅影的世界观必然附加着这个时代的痕迹。
      妖妖塑造的人物梅影,是脱离普遍社会人的生活轨道的,这种不同,拉开了与读者的距离,让读者想探究具有自然人的、原生态的、读者内心潜在本我的人物,这样去生存会产生什么样的人生轨迹和结果,并窥探这个人物的内心会怎么受伤又会有什么样态的快乐。这种距离产生的美,是作品最直接传递的,也是直达读者心底的,更是读者最受用的。她能如此别样地致青春,用这样的故事、独特的感悟、灰黑色的文字,来复活她记忆深处的那个时代,塑造一个愿意独自站立在风雨中、不拒风言风语的人物,非特立独行者不能达成,这,也注定她不能成为圣贤,因为圣贤庸行,大人小心。也因此,我说培培的写作,在当代知识分子的规训史之外。
      人们在世界的浮光里穿梭,追逐着各种达成快乐的梦想,为了尽早俘获之,都嫌弃用脚步的丈量太慢了,积极借用各种提速的工具,因为这种提速,使得每个人都成为了别人眼中的掠影。在各种提速的工具里,婚姻、做情人、认干爹、金钱等出卖情感和人格的工具,其效能不是常见提速设备能够比拟的,其直达能力太强,这些形式多样的参与方式,炫彩了物质社会里人们之间的交流形式,满足了多数人收获暂时快乐的目的,也丰富了文学表现的内容,同时也雕塑了人们灵魂的失落和精神的迷茫,都在人们游离态的眼神中呈现着黯然的迷蒙。在这样的一直行进着的社会背景里,来衡量《一屋子烟味儿》,考察梅影的操守——梅影的否定式的人生行进里一直想坚持自己人性的、自在的、人格的操守,才能发现梅影生命行进的艰难并从中发现其存在的价值,因为她的这种操守不能最终实现。这种悖理的呈现,是作品最应该引起人们思考和追问的。
      从小说梗概和个人简介里看出,她到过和待过的地方很多,可以讲,这些是她创作小说的“母本”,她的长篇小说是以“个人风格”标记的自我人生,是她因为任性而伤害过别人的独特生活道路的轨迹,是曾经太过娇纵的经历再现,是一个灵魂自我拷问时的卑微者,试探性的以一种艺术方式的可能性,用文字来显影自己的可辨性,从而让这个作品具有了心灵史诗的特点。而因为这部长篇小说的内容和作者的自述,存在“跑风漏气”的地方,才给了我们上面的感觉。但是,这部长篇小说不是妖妖人生总和的垂降,作者与作品之间不是简单的垂直关系,她使用了一把曲尺,绕过了通俗的暗礁,去除了常见的拔苗助长的高大上,既没有在艺术美的水准线下方淹没,也没有在美学的基准线上方造神,就像下围棋走了一步妙手,那落子的一瞬间,有完美、也夹杂着遗憾,这种欠缺是因为有节制,看似步步为营,实则苦苦相逼。深陷网络文学泥淖的爱好者,都会体察到,这是一个夸夸其谈、玄幻虚无、语言泛滥的时代,写作和阅读已经变得越来越“鸡汤”越来越“浮浅”,而读完妖妖的《一屋子烟味儿》,可以感觉到,她不同于书写一般失败者、小镇青年、灰色人群、边缘人等等的琐碎无聊。《一屋子烟味儿》让我们知道需要适度的沉默无言,从这样的角度说,《一屋子烟味儿》是给我们这个世界的“留白”,给我们留下了冥思或者给了我们独自忧伤的“余地”,她让我们的心灵再次出发,去寻找那个正在消逝的“故乡”。
  刚才说到妖妖是“用文字来显影自己的可辨性”,那么《一屋子烟味儿》为什么赋予了属于妖妖的辨识度呢?她的作品没有“极端”题材的异域风景,她也没有特色的民族身份,她的崇高,也许只有对爱情对婚姻对生活对人生的看淡,但是,这种“看淡”不是空穴来风,也不是理论的判断,更关键的,她不是普遍社会人的“先验”,而是再现离经叛道的独我试验。她的作品把别人一辈子可能只有一次、只有一种的叛逆事件,或者心灵偶尔滑出常规轨道的“后悔”,聚集到一个人物身上,贯穿人物的一生,塑造了一个不疯魔不成活的人物形象。其难度在于把这些要素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并在这样的暗夜里透出一缕人性的亮光。从梅影反对当前把所有孩子培育成“一个孩子”的教育方式,可以看出她在追求个性的自由与解放,表达着她对不少传统价值观的悖离,也有她对于自我成长的憧憬和希冀,而她在不能实现时,却用一生的“放浪形骸”版的行为来张扬个性,致使她的青春成长期太长,久久难以归入成熟的社会主流价值观。妖妖刻画的有自我底色托着的这个异质性的特殊人物形象,以及她的实验性的“极端”的写作方法,其内核依然是在日常生活里追求着神性的尺度,这是她让自己的创作具有“真理度”的心理诉求,也是她的方法。
  当大千世界的变化莫测压向渺小的生命个体,也就给了小说存在的空间,而在这个宏大的时代背景之下,个体生命只是一个神经末梢,可是这个神经末梢恰好可以反映一个民族在这样一个时代的疼痛,从这样的角度和意义,对《一屋子烟味儿》及其作者的解读必然是非常肤浅的,她们一定还具有许多无法体会的东西,是需要我们去珍爱的,那部分藏在“一千个哈姆雷特”的心里,包括作者。
      并非所有问题都能够在具体的分析里得到证明,也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在微观的凝视中清晰可辨,总有一些让你说不太清楚的东西,恰恰离我们对问题的理解更近,看似已经说得非常清明的事情,往往无助于我们对人生根本问题的认知。欢迎阅读《一屋子烟味儿》。祝福妖妖!

点评

观微知著,这烟味儿不小!  发表于 2018-4-8 17:48
杨老师这评太历害了,超级给力啊!  发表于 2018-4-6 15:44
老杨威武!;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发表于 2018-4-6 15:31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3 2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蝉衣cy 于 2018-4-4 18:54 编辑

依然记得书眉的插图:含着烟雾的嘴巴,欲语还休着无限况味,那飘升的是欲言又止的内容、延伸着作品、省略着作者的心语。但是充塞了读者的心灵。这种感应,不仅起于书眉的插图,也来自作品的名字——一屋子烟味儿。极为巧妙的配合,可见作者的极致用心和匠心。

此文切入的角度有别于已经发文的应征作品,再次证明写文以新为根本的艺术思维特点。

点评

想当初老杨同志给我写评论,我最喜欢这段话了,精准!精辟!  发表于 2018-4-3 23:36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3 23: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屋子烟味儿》,一部处女作一写就是五十万字,她记载了女主公梅影的艰辛生活与凄美的爱情故事。谁都可以出书,但这出书过程是心酸的。没有原著的创作费,也捞不到买断费,就连那卖书的什么三七分成也没得。遇到谁谁也承受不起。想想都冤得慌!但是遇到了,就得担得起。妖妖此篇依然是以风趣幽默的文笔将自己这部书的心酸史一一呈现给读者。让大家引起共鸣。写得独特,值得一赞!

点评

谢姐姐对我书书的欣赏,看书很辛苦,受累了哈  发表于 2018-4-3 23:39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4 00:4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前面,激动人心,热血沸腾。看后面,心里堵得慌了,出版商现在唯利是图,根本就是拿你的书为他们赚钱,从来没有考虑你的付出,只想到他们的收获,就是那种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管你疼不疼,他们赚钱没商量。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4 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秋實 于 2018-4-4 04:02 编辑

       0000000.64.gif 这年月,路,被土豪大佬们踏翻了,坎坷崎岖,泥泞难行。路边也荆棘丛生,布满陷阱。只有开创自己的路,尽管千辛万苦,但任由自己把握方向,或许就能通向日出的地方…… 0000000.7.gif 0000000.49.gif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4 0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感人的一篇,这视角,独一无二,绝无仅有了。但看到堆满客厅的 “ 烟味儿 ” ,真的酸楚了,只能说一句 : “ 妖,路在前面,加油 ” !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4 0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妖总是别具一格地抒发着与众不同的感受,大度玩笑似地把玩苦痛,一个豁达的心灵,承受着诸多的不顺,笑着自嘲,将煎熬的个人经历演变成快乐的小品。于是每位读者有了各种深刻的记忆:妖,这个不同凡响的女子……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4 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喜庆是幻象,一屋子烟味是起源。这世间到处怪味儿,不是你熏熏人,就是人熏熏你,没人觉得自己身上味儿害人了,只在乎对方有没有味道。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4 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方欲晓 于 2018-4-4 10:03 编辑

难得看到的真心话,一屋子烟味儿,有点儿熏人儿,真心话大冒险啊。觉得吧,妖这烟瘾千万别戒,戒了就泪涕横流,一事无成。文文写的太好了,你这是前车之鉴的节奏啊,你说下辈子再也不出书了,弱弱地问一句妖妖,真的有下辈子吗?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4 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徒有虚名,真的很妖,人妖,字更妖。在自嘲诙谐调侃中道出了写书人出书人奋斗者的不易和艰辛,也披露了出版界的怪诞及对世相的无奈。总之,读了此贴,爷们要去留意购买《一屋子烟味儿》,再次品味女妖的“妖”,俺不怕烟味儿熏人,俺就是个抽烟的。

点评

这妖可是真正意义上的烟鬼跟酒鬼。我们一伙站在保护她的角度,一直炮轰,想让妖正常起来。以便一起混的日子长久。  发表于 2018-4-4 14:56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4 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挺传奇的,《一屋子烟味儿》变成“一屋子书味”。女妖心宽,可以心里告诫那个出版社:等着,啥时候你上赶着找我出书时,再收拾你!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4 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n安 于 2018-4-4 15:34 编辑

妖儿,我职业病,严重咽炎,最怕烟味儿,但这一屋子烟味儿,我毫不犹豫就钻进来了,写得真炝挺。这里面水深,一看你就是不小心掉进来的,人家会水的不是这个玩儿法。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4 2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倾城未倾国 于 2018-4-4 21:47 编辑

笔蘸血泪,用生命来写作

读了这句话,朋友们一定觉得我太夸张。其实,创作过长篇作品的人,都会有深刻的体会。长篇创作,就是透支精力和生命的过程。何况还是一个患了重病的人支撑着病体,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写出了五十万字的小说处女作!当然,我没有过这样的亲身体验。但当我读完千年女妖的《一屋子烟味儿》这部长篇小说,长长地一声叹息后,脑海里首先蹦出的就是上面这十个大字。



IMG_0627.JPG



点评

城城是最清楚我出书的过程,为懂得拥抱!为这十个大字干一杯!  发表于 2018-4-4 23:47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5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妖妖这篇征文写得痛快啊!把自己出书过程中,人间的丑陋都一一展示出来,写作手法超出了惯常的平铺直叙,用精心设计的场来诠释,使文本有了起伏感。欺诈、虚伪、伪善等人性的恶,在文字里尽显,让人看到了人心。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10 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想写自己出书情况的人,这里也应该不少。可以看看许多人名字后面在哪些地方发表作品的记录。可是能够写出这种文字韵味的,可能很少。妖的坦诚尽在这种力求创新的方式里。
      直接对话与隔空对话结合,虚实相映,令文字有了俯仰摇曳的姿态。苦乐同在,乐在苦中,也是一直别样的抒写。因为原本值得骄傲的事情反而进入了欲哭无泪的境地。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17 03: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人学会了自黑才知道什么叫自信,学会了自我解嘲才知道什么叫自信到百毒不侵。人活一世要么别人给你洗洗脑,要么你给别人洗洗澡,前者被动接受,后者主动出击。春风十里不如你,你是我眼中的唯一。是妖姐姐还是妖老师呢😂😂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3 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4-3 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怕沙发抢走,先占了再看
发表于 2018-4-3 2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以为女妖在调侃呢,原来真有《一屋子烟味儿》,这种别具另类的文字风格确实很特色!赞一个!
发表于 2018-4-3 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好,俺站过道了            

点评

别站过道里!耽误事。那边卫生间门口的洗手间可以站俩人,晚了就……  发表于 2018-4-3 23:13
发表于 2018-4-3 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屋子烟味儿》,记忆犹新的作品,前两天还翻着看了一眼
发表于 2018-4-3 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此,精变了,成作家了,麻雀变凤凰了,光耀门楣了。哎哟,小心脏扑通扑通滴。

用自己的心血写出的书,就如自家精养的孩子一样,值得自豪!

点评

孩子不像隔壁老王——值得自豪!  发表于 2018-4-3 23:14
发表于 2018-4-3 23: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馨 于 2018-4-3 23:17 编辑

一个不会写作的人居然写书了,一个不懂文学的人竟然出书了,神奇得让人难以置信!她用写作来缓解病痛,她用每一个字来检视、重塑自己的人生,她在文字里找到了精神的皈依。

总结的好,妖儿所有的付出以书为证啊!
 楼主| 发表于 2018-4-3 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4-3 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沈盼盼 发表于 2018-4-3 22:46
怕沙发抢走,先占了再看

欢迎盼盼围观,早点休息吧,得闲了再看,不急哈,乖
好梦哦
 楼主| 发表于 2018-4-3 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蝉衣cy 发表于 2018-4-3 22:50
第一排沙发的第二个座位,紧挨着一位美女。
头像换了,不像千年的女妖了,更像那个“罗培”。

不知道妖会变化啊想换就换,不服气啊,你也换个试试

点评

妖啊,吓着蝉衣了。他害怕,不敢换真身。嘿嘿嘿  发表于 2018-4-4 14:57
赞同盼盼观点,有能耐他换一个,还是蝉儿,嘿嘿~~  发表于 2018-4-3 23:40
发表于 2018-4-3 23:39 | 显示全部楼层
罢了,两万块给狗狗做了尿布。烟味儿、酒味儿、狗味儿,我的人生三部曲。蛮好,蛮好。

佩服妖妖宝贝这潇洒的情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8-17 05:26 , Processed in 0.236206 second(s), 2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