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601|回复: 67

[原创] 红木柜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0 14: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莹莹子期 于 2018-4-23 13:49 编辑

 一

  奶奶家有两个实木柜子,长约80,高约60。柜子是柳木做的,据说是奶奶年轻时的嫁妆,奶奶用红漆细细刷了,又涂了亮油,那柜子便红的打眼。这红,成了一道诱惑,诱惑着我,也诱惑着弟弟。

  那年我十三,因为爸妈要调动工作,我和弟弟暂时寄读在奶奶家。十三岁算不得是小孩子了,虽然我个子不高,很瘦弱,我已经能帮奶奶做很多家务了。比如洗衣服,虽然总是洗不干净,洗碗时总会把碗摔碎,我还会帮着奶奶蒸馍,馍放进去多大出来还是多大,奶奶挑起两道细眉骂我是“饭桶。”

  弟弟说:“我姐不是饭桶,你们才是周扒皮。”弟弟说完我的脸就白了。

  五叔从炕上跳下来扯弟弟耳朵:“小兔崽子,你说啥呢?再说一遍……”

  弟弟呲着牙看着五叔,眼里燃烧着一团火,五叔越发向后扯紧,弟弟歪着头眼里噙了泪却梗着脖子:“就是。你多大了凭啥让我姐给你洗衣服,这么多人吃饭为啥让我姐一个人做……”

  五叔用那条瘸腿踢了弟弟一脚:“你们姐弟俩在这白吃白住,干点活还不应该?”

  奶奶用手擂着炕头咚咚作响:“造孽哟。管不了了,给枝子他爸写信,把他们姐弟接回去吧。”四叔和二婶看着我们笑,就像看一场好戏。

  月初,爸爸从家里寄了钱和粮食过来,还有糖果点心之类,我和弟弟还来不及雀跃,这些东西很快就不见了,弟弟嘟着嘴说见奶奶把东西都锁进了红木柜子。

  红木柜子成了我的一个谜。二婶和四婶说红木柜子是奶奶的聚宝盆。

  我开始留心起来,知道一个柜子放了奶奶衣服,另一个装了些什么?

  柜子中间有一个铜环,平时用一把铁锁锁了,那串亮晶晶的钥匙一直别在奶奶的裤腰上。有几次我看见奶奶从柜子里掏出一个红布兜,从里面摸索出几张花花绿绿的钞票来递给五叔:“老五,去集市买两斤上好的羊肉,娘今儿给你和树儿包饺子。”五叔笑嘻嘻领了钱,弯了腰一瘸一拐的去了。奶奶对红木柜子一直很警惕,从不让我们靠近,倘若发现我们有不轨之心,她就从高颈花瓶里抽出那只鸡毛掸子恐吓我们。

  只有树儿例外,树儿是五叔的儿子,他妈妈也就是我五婶,听说是个外乡来的傻子,奶奶看着可怜就收留下来给五叔做了媳妇,五婶生下树儿第二年山上摘果子掉下来摔死了,树儿比我小,比弟弟大。树儿喜欢唱:世上只有妈妈好。只开头一句来回地唱,声音如泣如诉。每次他唱的时候大家都会说,树儿,安静点。树儿贪玩,每次回来不是蓬头垢面,就是伤痕累累。树儿待人极热情,每次见我都笑嘻嘻的喊我姐姐,有时候也喊姨姨,或者姑姑。五叔听见了照着树儿后脖颈就是一巴掌:“你个傻小子,又乱喊。”树儿一边嘻嘻傻笑,一边往嘴里塞满了花生,那是奶奶的恩宠,与我们无关。

  奶奶把树儿护在身后:“打他干什么?傻,还不是你造的孽。”

  “我,我成这样又是谁造的孽?”五叔把头扬起,冲着奶奶吼。

  奶奶气的浑身发抖指着五叔:“对,对,都是我造的孽,等啥时候我两眼一闭见你爹去,你们就省心了。”奶奶看着五叔摔门而去,树儿涎着脸对奶奶说:“奶,我要花生,我还要次(吃)花生”

  奶奶叹口气揽了树儿自言自语:“等我死了,你可咋办呢?”

  奶奶死了是以后的事,但我现在有一件事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五一学校组织文艺表演,我报名参加了舞蹈《小天鹅》,我无数次想象自己站在领奖台前的样子,鲜花和掌声如潮水般涌来。但是我缺少一双少佳那样的白舞鞋,少佳不但有白舞鞋,还有白舞裙,让我羡慕不已。

  我和奶奶小声说,奶奶向上翻翻眼睛,白眼仁多,黑眼仁少:“一个学生跳什么舞,再怎样长大了也是别人家的。”

  没有白舞鞋,我就像少了水晶鞋灰姑娘。世界都没有生机。

  我要得到白舞鞋,随着日期的临近这个声音在我心里越来越坚定。

  弟弟说他可以帮我。

  我不信。我站在石榴树下看着嫩绿的枝条在风中抽穗。

  二

  午后的阳光像被筛子筛过似的,细细密密的贴在人的肌肤上,人变得格外慵懒,院子里安静极了,连小狗和小猫都窝在墙根边打瞌睡,奶奶在炕梢盘着腿依着被子打盹,她的头低垂着,随着呼吸瘦弱的肩膀一耸一耸的,耳后花白的头发耷拉下来遮住了她的眼睛,那串亮晶晶的钥匙从裤腰处掉出来,弟弟趴在门边向我呶呶嘴,我放下手里的抹布,探着身子小心翼翼地靠近奶奶将那串钥匙从奶奶裤腰上轻轻摘下来,沉甸甸的钥匙落到我手里一刻,一种无法言喻的喜悦感蔓延开来,弟弟冲我点点头。我紧紧握着钥匙,就像握着我的命,一步一步走近红木柜子,我的眼睛和耳朵变得格外灵敏,我甚至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和弟弟急促的呼吸声,我把钥匙插进锁孔时候,回头看了奶奶,奶奶头垂得更低了,以至于我担心她折断自己的脖子,她长长的口水一串串挂了下来,滴落在她的裤脚上。

  锁扣顺着转动一圈,在反着转动一圈,我手心满满的汗,心跳到了嗓子眼,我只要一双白舞鞋,我对自己说。咔哒一声柜子被打开了,我回头看看弟弟,他的眼里亮晶晶的。我掀起柜子盖,掂着脚尖向里探望,里面花花绿绿,五彩缤纷,纷繁杂乱,我一手支着箱子盖,一手在里面翻找,弟弟趴着门框急切对我说:“姐,姐快点,有人来了。”我一惊,回头看去树儿正唱着世上只有妈妈好一蹦一跳从外边跑进来,我赶紧把柜子盖上。在奶奶缓缓把头抬起时候,我已经成功地把钥匙移花接木在树儿褂兜里。事情发现是在我们离开没多久以后。

  我和弟弟站在奶奶屋后山坡上,鸡飞了,狗跳了,院子里一下热闹起来。树儿在一群人中间被推来搡去,我甚至听见奶奶一口一个贼娃子的骂着,声音洪亮,语速又快又急。

  我看见五叔抡起鸡毛掸子瘸着腿满院子抽打树儿,树儿含混不清的哭着辩解,最后树儿抱着头冲出人群跑了出去。我和弟弟站在山坡上一直等,一直等,等到院里恢复平静,等到太阳西去。我俩偷偷溜回我们的小屋,夜里我听到里屋奶奶对二姑说:“我把这些都交给你了,以后树儿就指望你了。”

  二姑沙哑着嗓子说:“娘,这都是你辛苦一辈子攒下来的养老钱,你留着吧,你放心,树儿有我呢。”接着两人声音越来越低,变成了哭泣。

  第三天晚上还没有看见树儿的影子,奶奶和五叔有些着急,四处派人去找,我心里隐隐觉得不妙,我有些害怕,终于向奶奶说了实情,我没把弟弟说出去。奶奶嘴张的大大的,眼角吊了上去,眉毛立了起来,半天才反应过来:“好一个乖孙女啊,真懂事啊。”奶奶去摸瓶子里鸡毛掸,二姑失魂落魄跑进来冲奶奶喊:“娘,娘,西河洼淹死个孩子,听说像树儿。”奶奶听了,眼睛一下直了,二姑去拉奶奶的手,趴在耳边一叠声喊了十几声娘,奶奶才回过神来,奶奶拉着二姑的手飞快地往外走。

  爸爸是在事情发生一星期后回来的。

  他看一眼炕上虚弱的奶奶,又看看我和弟弟。红了眼框,跪在奶奶跟前:“娘,儿子不孝,给您添麻烦了。”

  奶奶坐在炕上看着爸爸沉默了一会:“亮子,你在怪娘。”

  “怪娘的偏心?”奶奶加重力度重复一次

  “没,没,妈,亮子不敢。”

  “你敢,你太敢了。”奶奶提高了音量,目光犀利起来

  “当初你把刚满月没多久的老五偷偷扔到山上去,要不是我们去的早,他就被野狗吃完了,你,你还有什么不敢的。”奶奶厉声说。五叔面色苍白向前趔趄了一步看着爸爸,两手紧紧握成拳。

  爸爸不敢看五叔,他一直低着头:“老五,你要怪就怪我吧,那时候孩子多,又赶上自然灾害,家里锅都揭不开,娘为了这个家甚至去卖血,就在这时候你出生了,为了全家活命,为了妈不那么辛苦,所以,所以……”爸爸说不下去了,屋里唏嘘一片。

  “可你害了老五一辈子,你知道不知道……”奶奶说不下去了,哽咽着。爸爸垂下了头,久久地跪着,阳光散去,屋子暗了下来。

  安葬树儿那天,下起了那年第一场雨,奶奶用一块旧毡子裹了树儿,放进那只红木柜里。里面塞满了胖乎乎的花生。树儿终于很安静,很安静了。

评分

1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20 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占个位吧,问好子期,又有新作了!
发表于 2018-4-20 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加版权,子期呀,中财钱不多,也可以买几个果吃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4-20 16:42 | 显示全部楼层
随玉 发表于 2018-4-20 14:46
先占个位吧,问好子期,又有新作了!

玉儿腿好快,呵呵,抱抱
 楼主| 发表于 2018-4-20 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随玉 发表于 2018-4-20 14:46
没有加版权,子期呀,中财钱不多,也可以买几个果吃了。

我的文不值果钱,只是辛苦玉儿如此体贴,可咋整啊
发表于 2018-4-20 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段伤心往事,都是人的无知造成的,没法子,坑人家犯法,坑自家不犯法,还没个说处,说了很有可能被反过来说不是,可怕呀!
      子期的文笔可以说是成熟了,当然,能进步更好!
发表于 2018-4-20 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读子期老师的佳作,加分是不可少的。加分带表一份支持的心意。
 楼主| 发表于 2018-4-21 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彼岸丛林 发表于 2018-4-20 21:03
一段伤心往事,都是人的无知造成的,没法子,坑人家犯法,坑自家不犯法,还没个说处,说了很有可能被反过来 ...

与老师交流真是很惬意的事,看来老师不但文章写得好,聊天也好,写文章好像盲人摸象,自己总是迷糊的,必要有一个人指点,方才醒悟,老师提点之人,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4-21 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临沂风铃 发表于 2018-4-20 22:03
来读子期老师的佳作,加分是不可少的。加分带表一份支持的心意。

风铃啊,可不能这样,没有读就加分是要不得,受之有愧啊,呵呵,谢谢,问好
发表于 2018-4-21 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悲剧的发生根源通常在于悲剧的时代,但同样的时代,加重悲剧的却是悲剧的人性。
小说中的奶奶用一报还一报的手段,把因饥寒时代造成五叔的悲剧,迁怒于被迫操作者爸爸身上,因此而亏待他的儿女。叛逆的儿女少不更事,自然会报复不公待遇。如此循环相报,连锁反应,最终造成了整个家族的悲剧。
自古悲剧才是正剧,太虚如此质量较高的悲剧小说不多,十分难得。

点评

力评!赞一个!  发表于 2018-4-22 15:32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4-21 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18-4-21 11:53
悲剧的发生根源通常在于悲剧的时代,但同样的时代,加重悲剧的却是悲剧的人性。
小说中的奶奶用一报还一报 ...

哈,终于看到煮兄的点评了,喜欢,喜欢,还是喜欢
发表于 2018-4-21 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莹莹子期 发表于 2018-4-21 11:02
与老师交流真是很惬意的事,看来老师不但文章写得好,聊天也好,写文章好像盲人摸象,自己总是迷糊的,必 ...

我可不会指点啦,但我说话较直,但还喜欢开玩笑,也不轻易伤人,希望对人有所好处
发表于 2018-4-21 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过了,其文人物怎么看都令人酸酸的,命运反复,无常悲叹。
发表于 2018-4-21 17:52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有时间一口气读完子期老师的小说。说真的,心到现在还是沉甸甸的,眼前都是那个红木柜子,柜子里装着可怜可爱的树儿,沉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我对文中塑造的奶奶的形象特别喜欢,一个立体的血肉饱满的人物形象。
子期老师的小说实为一篇佳作,点赞!
发表于 2018-4-22 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精致的小说,有着岁月一般的绚丽和沉静的力量,由于是用一个少女的视角来写的,所以文中充溢着一种对神奇的命运主宰力无止境的向往和探索,奶奶的红木柜子,与少女的憧憬以及家族的命运关系密切,俨然成了一个象征和隐喻,而作为一家之主的奶奶,以一种无比的韧性抗击着岁月和命运的冲撞,这一切,在一个小女孩子眼里,无疑是神奇和瑰丽的,作者用细腻的笔触,展示了在阴沉艰难的岁月中,那个红木柜子所带来的全部神秘力量,它的光感,它的色彩,它的细微的响声,它浓重的阴影,它的悲伤和它的丰盈。
这篇小说比上一篇《那个女人》好很多很多,如果太虚的小说都能沉下心来,像这样写的话,太虚就不会如此这般浮躁了。
为这篇小说作莹莹的进步点赞!

点评

力评!赞一个!  发表于 2018-4-22 15:45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0-16 16:02 , Processed in 0.137925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