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266|回复: 51

[原创] 雨骤桐花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3 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青衫子 于 2018-4-27 16:15 编辑

  一天来,雨持续不断,手机里的雨情快讯播报得近乎殷勤。扫了一眼,是一些数字,这里下了多少,那里下了多少。对数字向来不敏感,也没有兴趣了解和分享各个地方降雨量的多少。下雨而已,更何况是在春天。

  今年春天,气温变化像坐山车一般,前一天气温高达31度,第二天能降到11度,一夜之间让人从夏天进入冬天,像是没有任何铺垫,没有任何界限。

  总有些变化在不疾不徐地进行着,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别的不说,仅是二十四节气就很神奇,到了某个节气,自然物候会发生或隐或显的变化,比如谷雨时节的这场雨,比如不经意间的一树梨花开。

  所谓的界限多是人为设定的吧,或者说,不是人为设定,只是人对某种界限的发现和认定,这种设定后面是人对于自然规律或是某种规律的把握。比如季节,在四季不太分明的地域,人们对于春夏秋冬的感觉就相对比较模糊。南极北极更甚,季节变化消失了,像是没有了边界。或许,在更甚的表相后面,有新的界限分隔也未可知。

  看到界限这个词,联想到这个词的情境,忽然想起曾经遇见过一个题目,叫作:模糊的边界。是一个写字的朋友提起的,说有时间写写吧,自当练笔。当时看到这个题目,也认真地想了想,似乎有了点眉目,终究没有参透,没有写成,只能放下了。

  其实细想想,世间又有什么人多少事能真正参透呢。在透与非透之间,有真正清晰的边界么,有真正的抵达么,不得而知。

  傍晚时候,雨停了,窗外传来鸟鸣和孩子们的欢笑声,他们以声音的形式向我描述了雨后的当下情境。我不清楚雨的下和停对于他们有何意义,可是我能感觉到他们的当下,他们的快乐,因为雨的下和停。

  之所以能感觉到,是因为自己曾经来过,曾经有过与雨有关的童年,经历过雨后的童真快乐。否则,即使遇见,也不会相识,只是一次模糊的擦肩而过,人是,雨亦是,连同那些清脆的鸟鸣。

  我不清楚雨何时开始,何时停止,不清楚在开始和结束之间的清晰边界。就像在这个春天,不经意间,那一树一树的桐花赫然绽放,又随风雨飘落。

  小区里有桐树。我不确定有谁会关注她们,就像桐树未开花时,自己对她们的习惯漠视。一种情境中待得久了,人的感官会习惯性的钝化,有种视而不见的意思,直到这种情境发生某种变化,比如雨骤桐花落。

  路经的一中校园里也有桐树,有好几棵,隔着院墙伸出枝干和团簇花朵。即使自己愚钝如此,仍然能感受到阳光中桐树的自由绽放,与天空浑然一体。花开期间,馥郁的香气自不必说,空气中满是她的存在。算是灵魂吗,不得而知。假设是的话,在灵魂的绽放飘逸面前,那些院墙形同虚设。

  在这里,院墙是人设边界,造成里外之别,以维持某种秩序。植物们不介意这些,不介意墙里墙外,她们更在意的或许会是天空吧,不经意间就有一枝两枝伸出墙来,有桐花,也有蔷薇。当然了,这个时节,路边的蔷薇还没有开花,唯有枝叶盎然,悄然孕育。

  也相信,这些蔷薇必然会开花,在春天,或是春夏之交,在某个不经意间,比如一个雨夜,比如一个雨夜的随风潜入。

  恍然记起,七年前,自己曾写过一篇字,里面也有提及蔷薇和桐树。她们均不是在一中校园,而是一个在小城西北角一家酒店的门外,一个在单位院子里,很高大。当初写字的时候她们还在,后来时过境迁都不见了。基于她们,基于她们的在,基于与她们的遇见,自己写下了《有些遇见只是遇见》。

  记不清当初写那篇字时是如何起的题目了,现在想来,当初所谓的遇见只是遇见,具体指向是什么呢,前一个遇见与后一个遇见之间有什么明晰的边界吗,似乎没有答案。那么现在呢,现在的所谓遇见又是什么呢。记得自己曾在后来的文字中提及遇见和认领,那么七年前那场遇见可曾有过认领呢。

  或许会有罢。即使在遇见和认领之间有边界,即使边界有些模糊,相信心匙自有模型,自有印痕,自有指向,自有于契合之时咔嗒一声的清脆回响。

  一次次从桐树身边经过,一次次看到桐花随风荡漾的一树一树,那一刻,整个世界似乎都消失了,停顿了,止步于这一树一树的桐花,止步于这一树一树的桐花绽放,在这一树一树面前,在这一树一树的绽放面前,简单的美丽芬芳不足以形容她们,她们像一面面镜子,映照出语言的贫乏苍白无力。

  在她们的绽放面前,有什么可以称道的边界吗,更不要说清晰或是模糊。在这个春天,这些桐树和我一起经历了31度和11度,经历了一些变化,甚至比我经历得更多。她们一路从冬天走来,以自己的方式从冬天走到春天,奉献了一树绽放。在这样的绽放面前,我找不到任何缺口。

  我不是诗人,面对她们,面对她们的一树绽放写不出一句诗,用以颂扬或是怀念。我不是环卫工人,面对她们,面对她们的一树绽放,和随风飘落,以一扫一帚来完成一种收容和皈依。我不是青葱少年,无法肆无忌惮地在树下牵手旋转,留下一路欢笑和泪水的晶莹。我是一个过客,近乎苍老的,偶尔从树下经过,尽量避免踩踏,避免听见脚下传来清晰的脆响。抑或,我是一个梦者,近乎荒诞的,在夜里竭力张开耳朵,希望能捕捉到来自遥远天界的灵魂吟唱。



评分

6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23 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刘彦林 于 2018-4-23 09:45 编辑

抢个沙发。本文写的诗意而美好,叙事简洁而沉稳,也溶渗了内心的悸动和真挚情愫。拜读。问好。
发表于 2018-4-23 13:5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雨、桐花,触动的情愫,诗意般的流淌。
发表于 2018-4-23 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任何一种对自然事物的遇见和聆听,都会深入到存在本身,正如任何一种边界的设定,都是基于了人的内心从时间里获取的分割吧。我们对自己世界的关注和聆听,是内心的期许,是张开心灵与世界的一种迎合。那样,才能更多的懂得这个世界存在的奥秘。文字贴近内心,探微世界。欣赏,问好。

点评

问好!评论得真好!赞一个!~  发表于 2018-4-23 23:29
发表于 2018-4-23 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青衫,好久不见。你的桐花是梧桐花吗?我可是从未闻到过它们馥郁的香气呢。
发表于 2018-4-23 2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青衫子文友的文字,总是那么独特,有个性,有自己的味道!
简单的生活场景,季节,雨,春天,路过的梧桐树与花,儿时的雨与·现时雨中的孩子等等,
一些感悟、随想之后,引出了遇见与边界、分界议题。
有意思的思维,是个性化的、是新颖的思维!赞一个!:victory
发表于 2018-4-24 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开头从下雨,发散思维到往日的一切,引起的好。
发表于 2018-4-24 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午好,青衫!
今日有空,来补读青衫的雨落桐花,感受一份撩乱思绪中的诗意与自我沉淀中的美。欣赏并学习!
发表于 2018-4-24 14:33 | 显示全部楼层
青衫上一张图片,让俺这没有见过梧桐树的人,瞅瞅梧桐树开的是何样的花朵!从文字里无法揣摩这个漂亮度。
 楼主| 发表于 2018-4-24 17:49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彦林 发表于 2018-4-23 09:43
抢个沙发。本文写的诗意而美好,叙事简洁而沉稳,也溶渗了内心的悸动和真挚情愫。拜读。问好。

问好彦林兄。谢谢首读细评。请多指点。春安。
 楼主| 发表于 2018-4-24 1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山风 发表于 2018-4-23 13:54
欣赏学习。雨、桐花,触动的情愫,诗意般的流淌。

问好山风。谢谢读评鼓励。春安。
 楼主| 发表于 2018-4-24 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房子 发表于 2018-4-23 14:10
任何一种对自然事物的遇见和聆听,都会深入到存在本身,正如任何一种边界的设定,都是基于了人的内心从时间 ...

房兄读得细,评得深,令我深受启发。谢谢如此用心的读评鼓励。还请多指点。春安。
 楼主| 发表于 2018-4-24 17:52 | 显示全部楼层
叶小蘖 发表于 2018-4-23 21:27
问好青衫,好久不见。你的桐花是梧桐花吗?我可是从未闻到过它们馥郁的香气呢。

小叶好。应该是梧桐花吧,具体梧桐树有什么品种我说不上来。香气是有的,很浓。
 楼主| 发表于 2018-4-24 17:52 | 显示全部楼层
MLMC 发表于 2018-4-23 23:36
问好!青衫子文友的文字,总是那么独特,有个性,有自己的味道!
简单的生活场景,季节,雨,春天,路过的 ...

问好ML,谢谢精心读评鼓励。还请多指点。春安。
 楼主| 发表于 2018-4-24 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运涛涛 发表于 2018-4-24 09:43
文章开头从下雨,发散思维到往日的一切,引起的好。

问好运涛兄。谢谢读评鼓励。请多指点。春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0-16 16:27 , Processed in 0.106115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