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930|回复: 67

[原创]   花间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 1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立红 于 2018-5-1 19:07 编辑


花间隐

  一晃儿,暮春了。

  喜欢“暮”字,读起来需要敛唇,是安然入梦的沉静感,就像太阳落在草丛里,有尘埃落定的安稳。每当这时,到处都氤氲着蓬蓬远春的气息,正是花深深、俯身皆是的时候。

  1

  很早就计划去看杏花,可天气不等我,到休息日急匆匆赶去,我和先生还是错过了最好的花期。

  还是去年那片杏园,还是叫刘老三的主人,仿佛一切都没有变。他家房前的山坡上,有层次地种满多个品种的杏树。只晚去了三天,就缺少了去年那样大片花枝繁盛的美。杏花真是准时,它们看好时机,一起用开花来宣誓自己的主权。作为欣赏者,我别无他法,只有遗憾。

  许是杏花怜我,还留下几棵开花的树慰我一路劳顿。一直对古诗上说杏花红,心存疑虑,我看到的却是耀眼的白。我知道,含苞的杏花是粉红色的,越开越白,纯洁无暇地白,肆意消费着青春的豪迈与豁达。我在树丛中徜徉,风吹过,一些花瓣飞扬,如落雪般清爽。另一些开得正好,嫩黄的花蕊,纯白的花瓣,花香细碎,像卸掉影子的精灵,又像针尖那么轻,瞬间刺破了我的防线。

  我随风而动,有了“一日看尽长安花”的幻境。

  在我的词典里,暂时还找不到一个可以和杏花的白相配的词语,去歌咏内心的悸动、心疼与无助。杏花手里的岁月最多一周,如遇到风雨,可能转瞬即逝,让人如何不怜惜,就像春之短暂,让人总是恋恋不舍,有了思春、念春、探春的惆怅。

  想起前不久听的马尔克斯的小说《霍乱时期的爱情》,男子就是在杏树下开启了半个多世纪的单恋,书中一次次提起那棵承载着初恋记忆的杏树,男子坐在树下读诗,女子翩然走过,画面一样定格在我的脑海里。

  很多时候,我没有书中的男子那样勇敢,独自爱一个人爱一生,不管女子是否爱自己。我甚至不太敢直视一朵杏花,那样会让我心生惭愧,如此美的让人抓狂的生灵,和自己的渐次衰老以及急迫、匆忙站在一起,灵魂是完全不对等的。于是,我需要不断用提升自己的内在安静,来安抚那颗驿动的心,祈求以一个恰如其分的姿态,配得上这些身外之美。

  2

  花事次第。对于桃花而言,山桃花过后,就是水蜜桃花。

  比起山桃花的淡雅,水蜜桃花多了浓郁的色彩,多了可供食用的果实,那种红粉色的嫩,是稳妥的生活成就的从容底气。

  在一家院子前面,我看到成气候的桃花。枝桠伸展,并不高,触手可及,树形极美,像伸开的五个手指,疏密得当,美得有点不真实。这一树一树的桃花,花瓣宛如小女孩天真的脸,没有一点瑕疵。花心像深泉一样汁液饱满,花蕊就像孩童忽闪的眼睫毛,可爱干净,我都怕被我并不深邃的眼光看得跑了题。

  就像一个旧杯盏,盛着春秋时期的水声一样,这些桃花装满前朝旧事,依旧一往情深,明媚着,此心光明地活着。

  桃花正好。枯木荒草随处可见。就在桃花树下,一个老妇人正在除草。我想,如果草是葱绿的,配上这满眼的桃花,该是多么完美!其实,比起那些明媚的花朵,这些去冬的遗老遗少们并不让人感觉悲凉,它们似乎更有耐性,更谦卑,更能宽恕什么,更有一种无言的美,不温不火的,如同知性的男子,有辽远的寂寥,看人来人往,我自安定。

  对于开花这件事,草们好像从来不着急,它们要让春天一点一滴地爱上大地,爱上所有的绿色,所有的花朵,所有的鸟鸣,然后,它才慢悠悠走在归乡的土路上。

  先生和老妇人搭话,夸她勤劳,一把年纪还在劳作,老妇人羞赧地一笑,一个农村人,不干活还能做啥?那股子淳朴劲让人心生感动。又问她前面的那家树怎么都砍了,她慢悠悠说,那片地被一个有钱人买下了,又不来伺候,树都死了,不砍掉怎么办?

  心,一痛。记得以前,还去那里拍照,满眼花开,生机盎然,只几年光景,破败得只剩下树桩了。

  3

  对于梨花,我们是素交,有着超越时空的厚谊。

  家的后窗外,原来有一树梨花,每年这时,洁白的小脑瓜都从工厂的破旧水泥墙探出头来。闲时远望,它总是占据我的视线,给我带来很多快乐。今年,工厂盖楼,这棵树无缘无故就没了,但愿它被移栽到别处,而不是被结束生命。

  闺蜜家有梨园,有一年梨成熟的时候,我们在那里相聚,几个好友坐在院子里的阴凉处,有烧烤,有小菜,畅谈着学生时代的趣事,仿佛回到过去。梨,结得不多,但非常甜,摘了一大兜子回家。

  错过了梨花,有果实弥补,应该不错。对于我而言,看花比吃果重要得多。

  五一假期,我探访市郊的千亩梨园,寻一坡梨花白。

  一进入村子,一片香雪海就把我灌醉了!仿佛是一首浩荡的汉赋,铺陈、华丽,却又素净安详。花期不同,有的花也开败了,有的正开得旺盛。“满树的花苞/喊出喜悦的疼痛”,蓝天那么浩瀚,我都感觉无法驾驭梨花的澎湃汹涌。

  我来看梨花,无非就是来看一场初雪的素雅,只要它们想下雪,就没有谁能阻拦;我喜欢梨花,无非就是皎洁月光,任性地倾倒,清辉不染尘,无边无际;我看重梨花,无非就是白天鹅胸脯上的柔软羽毛,能高飞,也能低垂。这场遇见,我是被施恩者,有着提心吊胆的小忐忑,生怕深恩负尽,无以为报。

  晚春,梨花绽放,铺天盖地,横竖成行,既规整又无序。它们纷纷扬扬,花瓣雨下在了田间地头,下在了广袤的田野上,下在了某些人的心里……这些花扶着我干净地站立,然后默默飘落,让我以后不断怀想那目光触及时的一瞬,和离开的决绝。

  它们已给了我一个神龛,容我供奉美的宗教。

  有些东西根本抓不住,就像这春花,就像那秋月。很多东西我们拿它们没办法,但好花瓣瓣,不落别处,都一一潜入我们的心中,我终于再一次明白了万物有时,不为人留。

  这素味的花间词,让我们一笑泯恩仇。

  4

  一棵花树下,纵使萍水初相逢,亦非陌路人。

  每次和先生出去看花,他都不意在看花,而是像个记者,遇到人就闲聊。

  那次,在一个果园,意外遇见一个退休后,又回到山村的长者。与别人不同的是,他的果园春天不锁门,除了他整天在那里劳动外,最主要的是他喜欢来人看他的花。小园子侍弄得非常整洁,没有一丝杂草,环绕园子的是轻柔的音乐,仿佛是一个世外桃源。当我说起自己的感觉时,他大笑:“我想营造的就是现代桃花源,被你说中了!”闲聊中得知,他是某研究所干部,不甘心一身果树技术荒废,就回乡买下了这片园子,一棵一棵树栽种、嫁接、除草、施肥、下果,日子过得充实愉快。

  他说,以前千方百计考出去,逃离农村。现在,又千方百计回来,回归故里,这兜兜转转的,大半生过去了。以为摆脱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其实,我从没远离这里,从来都是村子的一员。

  这个健谈的老者也让我想到,我喜欢花,膜拜花之美,是不是也在膜拜花间隐藏的神祗?

  对于花朵,我更喜欢房前屋后的果树上的花,有掏心掏肺的亲近,就如同自己家的前后院,家常、世俗、随意,无需谁来注释,都了然于心,但又有所不同,在极其相似的场景以外,遇见这些花开,让人瞬间甩开了所见的程式化的横平竖直般的花树,生命的自在与繁华,以另一种更接近内心的方式呈现,可以和它呓语,也可以什么都不说,却感觉滚烫滚烫,以一种热度轻拥自己的伤痛,让洁白或者粉红直抵心里的某个角落。

  它们无疑是能够倾吐肺腑之言的知己。

  人这一辈子,恐怕也走不出房前屋后的岁月了。



评分

17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5-1 19:28 | 显示全部楼层
坐到立红沙发,先大笑三声!哈哈哈!
 楼主| 发表于 2018-5-1 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雨夜昙花 发表于 2018-5-1 19:28
坐到立红沙发,先大笑三声!哈哈哈!

昙花,好久不见了,可好?都忙碌着
发表于 2018-5-1 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桃花红,梨花白,春之胜美。红开有果,果实酿香,可食!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5-1 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说啊立红既然这么爱花,又时常犯花痴,退休以后就学习这个园艺师去农村做陶渊明吧,那里你会安宁的跟满树白色,满枝粉红对话,诗意肯定如水流泻!这个最适合红红隐居。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5-1 21:08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咋没有看见你发图片,好想看看那个那个前面千亩梨花白。这出门转一圈就一篇文章出来,就像随手捡拾了一样,这功夫真是让人佩服。
发表于 2018-5-1 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文写得好美,花的铺排,字的从容,生存于世的智慧,尽在其中。杏花、桃花、梨花,还有种果树的人,写着写着,便有了顿悟,自然而然,又生动。
欣赏!问好!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5-1 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立红 发表于 2018-5-1 19:32
昙花,好久不见了,可好?都忙碌着

是呀,我是忙得错过这个春天了,什么花都没有去看,虽有周末,但一连五天忙得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到了周末,已精疲力竭,门都不想出了。看了立红这篇,心里羡慕得紧。
错过春天,不愿再错过夏天,争取六月回到正轨上。
立红呢?看你依然去看花,想来自我调剂得挺好的,要向立红学习。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5-1 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邂逅了千次万次,只为一场命定的花缘。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5-1 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由花事写到人生,不由使人生出一番感慨来。学习欣赏,问好立红老师!
发表于 2018-5-1 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杏花、桃花、梨花,一棵花树下,人语及花,花香及人,纵使萍水相逢,亦非路人。立红此篇写得柔情蜜意,如诗般的语言自然流淌,读来令人心动。好美的感觉,赞一个!

发表于 2018-5-1 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既是写花又隐喻了人,写得真好,向你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8-5-2 05: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木门长子 发表于 2018-5-1 20:57
桃花红,梨花白,春之胜美。红开有果,果实酿香,可食!

谢谢木来读鼓励!有花香,有果实,真不错。每年六月都去那里买杏,好吃得很
 楼主| 发表于 2018-5-2 05:58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小草 发表于 2018-5-1 21:05
我说啊立红既然这么爱花,又时常犯花痴,退休以后就学习这个园艺师去农村做陶渊明吧,那里你会安宁的跟满树 ...

看情况吧,我叶公好龙,很多花都养不好,辣手摧花是我啊
 楼主| 发表于 2018-5-2 05:59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小草 发表于 2018-5-1 21:08
今天咋没有看见你发图片,好想看看那个那个前面千亩梨花白。这出门转一圈就一篇文章出来,就像随手捡拾了一 ...

我发朋友圈了,前天。但大场景没拍出来,技术有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5-27 13:19 , Processed in 0.077329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