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77|回复: 42

[原创] 大秘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1 19: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一楠 于 2018-5-14 01:27 编辑

      大秘籍

  1、

  一个姿势坐久了总是要换一种姿势的,可惜这个最简单的道理被我忽略了,我忽略的原因大概是“剪不断,理还乱”的一个很固执的问题。所以,当我忽然想到还要吃饭,还要为自己补充一点营养的时候,我站起身。一刹那,猛烈地眩晕袭击了我原本凌乱的大脑……

  一个声音问,你究竟在想什么?

  我说,我在想如何能创作出一部大作,可以一鸣惊人。

  真的这么想?

  当然。

  好吧,我可以帮助你,因为我有一本大秘籍,可让你的愿望水到渠成。

  我说,你是谁?

  那个声音说,我是我,不过,我也是你。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必须听我的话,一直往前走,就可以实现你的愿望。

  给个提示吧

  走自己的路,无需提示。只要你愿意走下去,只要你有能力走下去,只要你有毅力走下去。

  好,我有信心。

  这时,我看到一条通道出现在面前,虽然朦朦胧胧,可看得清晰。我不知道这条通道通往哪里,但这是我的选择,必须毫不犹豫地走下去。

  这个声音来自我身后,但当我转过身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一片漆黑。

  2、

  我兴冲冲地往前走,但有一道门挡住了去路。我不知这究竟是铁门木门还是塑料门,可望着那把大锁,着实让我头疼欲裂。因为明明看得见,却总也摸不着,又如何能开得了锁?开不了锁,又如何能打开门?我怀疑这把锁只是一个幌子,这道门应该另有机关,于是我大喊“芝麻开门”,可惜没用。我又喊,此门只应天上有,人间岂能入此中。还请老天保佑,让我不虚此行。

  呵呵呵!突然一阵清新悦耳的笑声从身后传来。

  我吃了一惊,转身,但见一道白光闪过,一个女孩突然出现在我面前。那一袭白衣如同盛开的白莲,在这幽暗的通道里闪着耀眼的光。

  我说,你是何方妖孽?

  女孩冲我一眨眼,俏皮地笑笑,公子,我就在你心里,你说我是何方妖孽?

  我一愣,什么意思?

  女孩微叹,公子心有妖孽,自是迷失了前进的路,我若不出现,公子恐怕就要困死在这里了。

  你能打开这道门?

  心锁关上了心门,一生从此就打不开尘封的魂。女孩说着上前,抬手一拍,门轰然大开。

  我惊讶万分,冲白衣女孩一抱拳,谢过谢过,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

  女孩呵呵大笑,我可不是什么菩萨,我是魂儿。

  魂儿!这名字好奇怪。不过我喜欢魂儿,不,我是说我喜欢这个名字。

  魂儿笑道,既然公子如此说,那魂儿就跟定公子了。

  我兴高采烈,好好好,求之不得,求之不得。

  3、

  出了这道门,眼前豁然开朗。山川流水,绿树柳林,鸟语花香。我怀疑这里是当年陶公开发过的世外桃源。

  我说,魂儿,此行我可有一个很大的秘密,必须得告诉你。

  魂儿说,我知道,不就是寻找大秘籍嘛。

  我一惊,你怎么知道?

  魂儿嘿嘿一笑,因为我是你的魂儿嘛。

  哦!我似懂非懂。

  这时,忽有歌声从田园中传来,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循声前去,只见一老农正在为那茁壮的青苗浇水。那水是从远处的山涧溢出,汩汩细流汇入田园,清澈如镜。我看着一旁的老农,嘴里叼着烟袋自得其乐的样子,心中也似有一股清流涌过。

  魂儿说,公子感觉如何?

  我说,人生之惬意不过如此吧。

  魂儿说,可公子的志向不在这儿。

  我说,当然,大秘籍肯定不在这儿。

  再往前,便是小桥流水,有草屋茅舍掩映在松柏竹林间。有人在河边钓鱼,口中吟诵着,白日不到处,青青恰日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我说,此人所吟诗句乃清代袁枚的《苔》,但不知这跟钓鱼有何关系?他应该想到,垂钓绿弯春,潭清疑水浅……

  呵,公子,别人心情,你怎可知?正如你此时心境,别人也是不晓啊!

  对对对,魂儿妙语。我连连点头,千古凌云志,唯有自心知。

  我牵着魂儿的手并肩走上小桥。说也奇怪,无论我们如何走下去,就是走不到小桥的尽头。我说,怪了,明明是一座短桥,却为何变成了长桥?

  魂儿暗笑不语。

  我说,魂儿,为何蔑视本公子?

  魂儿止住笑,清秀的脸蛋上掠过一丝红晕,公子,你能不能说实话,你此刻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我……望着魂儿我有点魂不守舍了,于是慌忙丢开牵着魂儿的手,苦笑,对不起,我竟然有了邪念。

  魂儿摇摇头,不,公子,我本就是你的魂儿,你只是自恋而已。

  我不懂。

  公子不是不懂,只是欲望太高。自恋一旦失去了本心的控制,欲望就会出现无限制的膨胀,就像这座桥,无论你如何走下去,都无法走到尽头一样。

  我还是不懂。

  公子不知,这座桥其实叫长短桥,根据人的欲望可长可短。

  这么说要我放弃欲望了?

  不。人的欲望有很多,有了欲望又何必放弃,关键是要把握一个度。长桥与短桥,用在咏春拳上就是臂与肘的区别,发力用力,各有诀窍。

  哇,魂儿,你不会是白发魔女吧,连这个都知道。

  公子,魂儿就是魂儿,只是你此刻的情欲迷了你的心智而已。

  谢谢魂儿。

  公子的目标不在这座桥上,何必言谢。

  魂儿的话让我顿感全身通透,忍不住张开两手,抱起魂儿原地转了一圈,高喊着,魂儿,魂儿,你真是我的魂儿。

  魂儿呵呵笑着,公子,你终于放下了。

  我说,不,我不放下,我要你永远陪在我身边。

  魂儿又笑,公子,我是说你的心终于放下了。

  我松开魂儿,点点头,对,我的心放下了,只有放下,才能拥有。魂儿,你让我重新认识了自己。

  4、

  过了小桥没走多远,迎面有两座大山挡在了面前,好在两座大山之间有一条狭长的山谷,山谷两侧怪石林立,狰狞恐怖,而且阵阵阴风呼啸而过,犹如猛兽来袭,让人不寒而栗。

  这时,只听山谷深处有人高喊,小子,快快把秘籍留下,不然,取尔狗命。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黑衣人已经来到近前,手中拿着一本泛了黄的书,在空中晃了晃,他娘的什么玩意儿,劳烦你们六大门派来追杀我。

  我突然上前,身子一横,挡住了黑衣人的去路,喂,小子,识相的就把秘籍留下。

  黑衣人一愣,嘿,还有找死的。好,这秘籍给你。

  我有些忍不住大笑,这也太容易了吧,这么快都得到大秘籍了。但我还是不大相信地望着黑衣人,真的给我了?

  黑衣人望着后边的追兵,一扬手,哎,六位大当家的,秘籍给这小子了,与我无关了,拜拜了我。

  这是怎么回事?

  魂儿急了,公子,你还没看出来吗,这黑衣人就是一个梁上君子,他在乎的是财,并不在乎什么秘籍。

  可是……

  黑衣人跑了几步,转身笑道,这位白衣娘子说地不错,我就是想去六大门派的总舵弄点儿银子花花,没想到随手摸出来一本什么破书。心想,银子没弄到,留下这本破书擦屁股也不枉我白跑一趟,可谁知……唉,他娘的什么破书竟然就变成大秘籍了,害得我慌不择路,竟然跑进了这黑风口。兄弟,这秘籍归你了,拜拜!

  魂儿望着我,公子,听明白了?

  我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们不正是寻找大秘籍来的吗?

  公子,这根本不是……

  这时,追赶黑衣人的六大门派的掌门人手持大刀长剑已经来到近前,并在瞬间分出三人堵住了我们的退路。其中一人说,小子,何门何派?

  我说,没门没派,只想凭借这大秘籍混个名声。

  六人不约而同哈哈大笑,小子,无门无派就像留下我们五指山的镇山之宝?

  我一愣,什么,五指山,还镇山之宝。好哇,这宝我要定了。

  嘿,你小子还真不知死活呢。好吧,大伙一起上,把他剁成个人肉叉烧包。

  这时,魂儿冷不丁从我手中夺下秘籍,说了句,我们才不稀罕什么镇山之宝呢,给你们。然后往空中一抛……

  我大惊,正想去抢,却被魂儿一把抓住。然后只感觉耳边阵阵风声响起,不一会就跑出了山谷。不过那叮叮当当的打拼声犹在耳边回旋。

  我气得指着魂儿大叫,魂儿魂儿,这次你可是越权了,而且是不可饶恕的。

  魂儿呵呵大笑,行呀公子,我的罪行随你定。不过我告诉你,江湖事江湖了,我们不是江湖中人,又何必干预江湖之事?

  可是,大秘籍……

  那根本不是你要的大秘籍,只是江湖上胡乱传抄的什么“葵花宝典”而已。

  什么,葵花宝典?

  如果公子想要的话,我可以再给你抢回来。

  别别别,自然是这样,葵花宝典就不要了,葵花籽还差不多。

  魂儿一撇嘴,哼,公子的心还没有完全放下。

  5、

  再往前走就是一片浩大的森林,那树木个个奇形怪状,如同山谷里的石头。我说,怎么这里比黑风口还阴森恐怖呢?

  魂儿说,这是原始森林,只是因为环境污染,才变成了现在的惨不忍睹。

  我说,我们找的大秘籍会不会在这里呢?

  魂儿说,也许吧。

  走到原始森林的边缘,只见在一棵歪脖子古槐上悬挂着一个招牌,上边写着,什么什么肉大卖场。

  魂儿,你看看这第一个字,是什么什么肉大卖场?我怎么看不清呢。

  魂儿抬头一看,大惊失色,慌忙抓住我的胳膊,公子,不可停留,快走。

  我被魂儿扯着走了几步,忽然听到森林里传来吆喝声,大卖场大卖场,大秘籍独家制作,祖传秘方配料,保你撑心如意……

  我一把拉住魂儿,听,大秘籍,莫不是在这里?

  魂儿连连摇头,公子,此地非你我滞留之地,快快走矣。

  我不走又如何?

  公子……

  怎么,又想越权?

  好吧,反正我是公子的魂儿,公子下地狱,魂儿也跟着下地狱。

  扯谈,什么下地狱,我们是来寻找大秘籍的。

  走进森林,看到一座偌大的木头房子,房子里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只是这些人有些古怪,有的肥头大耳,有的小鼻子小眼睛。走路也是千差万别,不是摇头摆尾,就是蹦蹦跳跳。房子的两侧摆放着案板,一侧案板上摆放着血淋淋的肉块,另一侧案板上摆放着香喷喷的肉松和肉汤。其中一个肥头大耳的家伙正在一口大锅前,正用两根木棍往外夹着熟肉,嘴里依旧吆喝着,大卖场大卖场,大秘籍独家制作,祖传秘方配料,保你撑心……

  我上前问道,大掌柜的,真的撑心吗?

  肥头大耳的家伙瞪着一对大眼望着我,狂笑一声,小子,是不是想吃自己的肉啊?

  我吓得一哆嗦,慌忙摇头,大掌柜的,慢慢说,千万别说错了,我害怕。

  肥头大耳的家伙再次狂笑一声,我是说你吃……人……

  魂儿突然挡在我面前,一摆手,掌柜的,我们不是来吃什么肉的,我们是来寻找大秘籍的。听说你们这儿有祖传的大秘籍,不妨拿来让我们看看,如果被我们相中了,价钱上一定不会亏待你们的。

  哈哈哈,好好好,我们的大秘籍有的是,给你们一本无妨。肥头大耳的家伙说着吩咐一个尖头猴脑的家伙拿来一本秘籍。

  这秘籍全是用纸板制作的,不过这纸板很薄很薄,上边刻着密密麻麻的甲骨文,好在我对甲骨文知道一点,能按照笔画大体认识几个字,于是看到,人脑一副一千,心肝脏一副五百,胳膊大腿一套二百……

  我大叫,这是什么玩意?

  魂儿慌忙将那秘籍扔掉,拉了我一把,公子快走。

  究竟怎么了?

  这只不过是他们的菜谱而已,不是什么秘籍。

  可那菜谱写着……

  哈哈哈,小子,知道的有点晚了,既然来到了我们森林人肉大卖场,又岂能放你们走。来呀兄弟们,将这一对小鲜肉逮住,炖一锅阴阳鲜人汤喝。

  肥头大耳的家伙首先揭开了自己身上的人皮,现出老虎的原形。那尖头猴脑的家伙也揭开了人皮,显出了猕猴的原型。继而整座大房子里,所有摇头摆尾上窜下跳的家伙都现出了原型,狮子大象野猪花斑豹兔子梅花鹿等等,一股脑儿的把我们团团围住……

  我傻眼了,对不起魂儿,这回我们可是真的走不了了。

  魂儿站在我面前,一袭白衣加上她清秀俏丽的脸蛋,犹如一个圣洁无暇的天使。这一刻,我突然体会到了“北方有佳人,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的悲哀了。

  这时,魂儿说,公子,可以抱抱我吗?

  我……我有些迟疑,但突然想到当着这么多的不怀好意的家伙,来展示一下我们人类至高无上的爱情,那是多么的神圣,多么的伟大,多么的自豪。于是,我毫不犹豫的拥抱了魂儿,并且毫不犹豫的亲吻了魂儿……

  这一刻,忽然听到周围一片哀嚎,继而扑通扑通声不断传来……

  我想,是不是房子塌了。于是松开魂儿,这才发现老虎狮子大象野猪花斑豹猴子兔子等等等,全部躺倒在地,口吐白沫。

  我顿时哈哈大笑,看看,看看,还是我们人类的爱情厉害,它们都妒忌了吧。

  此刻的魂儿脸色十分苍白,十分吃力地说了句,公子,我们还是快走吧,这种现象也只是暂时的。

  那好,我现在就一把火把这房子,还有这什么原始森林全烧了。

  不要公子,毁坏森林本就是人类的错,我们不能再错上加错。

  可是刚才,它们这些蠢货差点要了我们的命。

  这不能怪它们,因为人类的爱太自私,如果我们以博爱来爱护它们,保护它们,又怎么会引来它们对人类的仇杀,还兴起了什么人肉大卖场呢。魂儿说着,已经气弱游丝,身子摇摇欲坠。

  我慌忙抱住,魂儿,你怎么了,究竟怎么了?

  公子,快快离开这个地方。

  6、

  逃出了人肉大卖场,我把魂儿放在一片松软的草地上。魂儿的气息虽然有些缓解,可脸色依旧苍白如纸。

  我很伤心,魂儿,你究竟怎么了?怎么会突然变成了这样?

  魂儿望着我,笑了笑,公子,魂儿有魂儿的使命,也许魂儿只能陪伴你到这儿了。

  不,不会的,我们的路还长着呢,大秘籍还没有找到,你怎么能离我而去?不,我不愿意。

  魂儿说,公子,魂儿说过永远是公子的魂儿,所以刚才在你亲吻魂儿的时候,魂儿已经将自己的三魂六魄全部付出。公子,大秘籍就在前边,你可以顺利的得到它了。

  我慌忙从地上抱起魂儿,哭诉道,不,我不要什么大秘籍了,我只要魂儿,只要魂儿……

  魂儿苦笑,公子,你又犯了人类的通病,放不下儿女私情。难道你不要大秘籍了?

  如果没有魂儿,我得到了大秘籍又有何用?

  有了大秘籍,你可以一夜成名,甚至可以名扬天下。

  鬼话鬼话,全是鬼话,一夜成名又有何用?名扬天下又有何用?我要的是你,是爱,是情。

  我看到魂儿哭了,一双晶莹的大眼睛里流出了两行泪水。

  公子,谢谢你,谢谢你这么看重魂儿,在意魂儿。魂儿也不想离开你,真的不想离开你,可是……

  我连连摇头,不要可是,没有可是,不准你说可是。

  魂儿努力笑着,好吧公子,魂儿不说可是,魂儿只想让公子抱着魂儿,因为只有这样,魂儿的气息才能跟公子融为一体,不会消失。

  是吗?我大喜,再一次抱紧魂儿,好好好,魂儿,我会永远抱着魂儿,永远不离开魂儿。

  于是,我的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

  我抱着魂儿翻过了一座又一座大山,蓦然发现一条河流横跨在面前,而且水流湍急,如烟雨飞逝。

  魂儿说,这是弱水河。

  我一惊,什么,弱水河,邪恶之河?

  不,邪恶只在我们一念之间,只要你坚持自己的善念,邪恶就会离你远去。

  可是……

  公子,想得到大秘籍,就必须走过弱水河。

  可现在没有彩虹,也没有神龟地莽,又如何过得去?

  公子,放下我好吗?

  魂儿,你要干吗?

  魂儿要帮公子最后一个忙。

  不,我不需要,大不了原路返回。

  公子,这是魂儿的使命,要不然,魂儿只能万分遗憾地永远离你而去。

  我望着魂儿,心很痛,但又不得不把她放下来。

  魂儿站在弱水河的岸边,吹来的清风拂起了她一头秀美的长发。她转回身望着我微微一笑,这一刻,我感到了那笑的深沉,笑得决绝。魂儿慢慢脱下了一身白衣,赤裸的肌肤在弱水河畔散发出晶莹的光。魂儿一扬手,白衣在空中打了一个旋儿,然后化作了一朵白莲花漂浮在弱水河上。

  当我准备再次抱起魂儿的时候,却扑了空,魂儿已经消失。我顿时痛心疾首,魂儿,我的魂儿!

  这时,一股清风将我吹到白莲花上,而白莲花则化作一叶小舟,在弱水河上逆流而行……

  7、

  大秘籍,大秘籍——

  一连串的叫喊声把我从酣梦中惊醒,忽然感觉到久坐的身子僵硬的直不起身子,便先揉揉眼睛,从电脑桌上抬起头……

  只见班里最俏皮的女学生李梦溪,手里拿着一本杂志兴冲冲地进了我的工作室,而且一看到我就好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哇,老师一脸的汗水,一定做噩梦了。

  我苦笑,不仅做噩梦了,还丢了魂儿了。

  李梦溪嘻嘻一笑,老师,我来就是为你还魂的,你看……

  看什么?

  李梦溪将杂志摊在我面前,老师的《大秘籍》发表了。

  我一看,果然,投出去不到半个月的《大秘籍》真的发表了。不过我立马又泄了气,《大秘籍》我投给了《大作家》,怎么发表在了《故事会》上?

  李梦溪嘻嘻一笑,老师知足吧,你不是常常教导我们说,饭要一口一口地吃,路要一步一步地走嘛!

  我连连点头,不错,老师也脱离不了急功近利的欲望。忽然看到李梦溪今天换了一条白裙子,忍不住说道,看来真的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了。

  李梦溪羞涩地低下头,转身跑去。突然又在门口回头嚷道,老师,出来透透气吧,别再想你的大秘籍了。

  一句话提醒了我。于是我起身活动了一下腰椎,然后回头看着摆在身后三个书橱,很是满足地笑了笑。



评分

8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5-11 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秘籍》欣赏学习了。小说构思巧妙,读来畅快,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情节推动把控到位,细节细腻,深化了主题。加分支持。远握!
发表于 2018-5-11 21: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偶见错别字的一碗鸡汤。如里开,离开。至于公子和老师,魂儿和李梦溪,梦醒之间翻的剑花也……因为刻意而平平。可能是我老了,难被此看着较美丽的鸡汤打动,但我知道,不妨碍有人喜欢喝。就像你笔下的魂儿什么的,只是书中世界有罢了。我更喜欢东方不败,当然,连东方不败也只是书中有罢了。现实中多的是平平偏下。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00:37 | 显示全部楼层
五相子 发表于 2018-5-11 20:43
《大秘籍》欣赏学习了。小说构思巧妙,读来畅快,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情节推动把控到位,细节细腻,深化 ...

谢谢五相子,情在意中,意在言外!一种自我创作中的感悟,随记于故事的呈现吧!祝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0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楠 于 2018-5-12 01:13 编辑
瑕玉 发表于 2018-5-11 21:39
偶见错别字的一碗鸡汤。如里开,离开。至于公子和老师,魂儿和李梦溪,梦醒之间翻的剑花也……因为刻意而平 ...

多日来对目前太虚创作的一种多余思考吧,借助灵魂出窍,以梦境之随意设置的清流、欲望、冲动、忧虑四个点来支撑一个虚无架空的“世界”,实则是自我灵魂的一种对白,这也是对自我从认识到创作的一种反思。自我灵魂的回归也是梦醒的时刻,李梦溪只是一个支撑故事过客而已,真正的主题在于“大秘籍”回归于我身后的那一片“书香”。从黑暗走回现实。
第一篇《大秘籍》发在江天漫话,以“书香”陪伴,当时只是为了参与活动,匆匆而为,过后没在修正,弊端多多。这篇《大秘籍》是上篇的深化,而且重心转移。纯属自我创作的一种延伸尝试,是与不是,对与不对,只在于各自体会的深浅。因为力求的不是故事,而是故事之外的一种现实感悟和人文关怀的浅层思索。似有心念已死,只求文字的救赎!
问好瑕玉,祝创作愉快!
发表于 2018-5-12 06:07 | 显示全部楼层
执着一念魂系其中,从平平无奇到瑰丽奇险是人生几个境界,突破自己涅槃重生!女妖的人肉大买场也用上了,够吓人。篇幅长偶有错字其中,不过比芷楚好,早上好,美女学生唤梦醒,魂归本位!

点评

谢谢素素记得妖的大卖场!  发表于 2018-5-12 17:35
发表于 2018-5-12 06:35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弟奇才,以这种形式反思创作甚妙,深入浅出通俗易懂,与我,受益匪浅受益匪浅,我写了一辈子,糊涂了一辈子。愧对此生啊!
发表于 2018-5-12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哎,魂儿和大秘籍哪个重要?
其实,作品有魂儿,这就是秘籍。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喻芷楚 发表于 2018-5-12 06:07
执着一念魂系其中,从平平无奇到瑰丽奇险是人生几个境界,突破自己涅槃重生!女妖的人肉大买场也用上了,够 ...

是呀是呀,现有瑕玉指出错白字,你又看出,这实在是创作中需要根本杜绝的常识性错误。目前事物太多,有空回来看帖,再修正。谢谢芷楚!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碣石清风 发表于 2018-5-12 06:35
老弟奇才,以这种形式反思创作甚妙,深入浅出通俗易懂,与我,受益匪浅受益匪浅,我写了一辈子,糊涂了一辈 ...

谢谢碣石兄。不是奇才,而是奇想。说事偶然,真正进入状态后,才知道这就是一个一直存在的创作出新的问题。坐久了总是要换一种姿势的,然后寻找一可以放开自我认识的出路。大约无论是文学创作的初学者,还是成名的大作家,都不会故步自封,按部就班的,那么要出新就要有一种新的“想法”,所以“大秘籍”是=其实就是我们每个人心中需要实现自我挑战的“大秘籍”,只是创新的需要在哪里,梦中的游历,就是自我思想开拓的一次次尝试,那么最后……
大家也许会各有各的思考吧!再次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建屋烹文 发表于 2018-5-12 09:40
哎,魂儿和大秘籍哪个重要?
其实,作品有魂儿,这就是秘籍。

谢谢烹文老友,你看到了内在的东西。魂儿是谁?其实就是自我潜意识的存在,也是创作创新中的自我内心的纠结和挣扎!祝愉快!
发表于 2018-5-12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此篇应该归为意识流之类,极喜欢这类写法,因为没有所谓的禁制,天马行空,自由自在,一切随意识流动,灵魂在反思,然后在蜕变成文字的过程中,已经具足能量,所以文中的任何一粒文字都是饱满的,惬意的。

有人说小说的功能主要是消遣,这点我不敢苟同,对于痴迷文字的人来说,总想弄出自己的思想,并不着痕迹的塞进文字的夹缝里,让真正的读者能够品出味道来,如果要追寻小说的意义,这就是意义之所在。

断断续续读了两遍,先生的文字达到了走进去,再走出来这样一种艺术效果,就此而论,这样的探索无疑是很有意义的,也是一种大胆的突破,和鸡汤之类根本不搭界,反倒是给人留足了反思的空间。

拜读学习,问好一楠先生。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5-12 17: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言默然 于 2018-5-12 18:07 编辑

大秘籍,原来心灵的对话,掰弄文字的执著执迷。秘籍在哪里?就在心里,就在永恒的执著、持续的执迷,就在执著执迷于荒诞不径的梳理。世上或有秘籍,或本无秘籍。即或秘籍,也都执著的心血,也就铁杵磨针也
发表于 2018-5-12 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了,问好,夏日快乐
发表于 2018-5-12 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秘籍,荒诞么?或许。可,可是,国之四大古典名著,哪一部不是从荒诞处落笔?就连智慧的化身诸葛亮的《草船借箭/空城计》,也都虚拟。梦游太虚,大多虚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6-24 01:24 , Processed in 0.080066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