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85|回复: 100

[原创] 轻鉴赏《后院的老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5 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蝉衣cy 于 2018-6-17 22:29 编辑

                                                            轻鉴赏《后院的老墙》
                                                             原作《后院的老墙》作者:千年女妖

        人不童年之时写童年,需要打通两个环节:时间和空间。这种打通,是两种距离的对话,其中的融入来自乖离,张力源自拉扯。空间的变化和时间的距离,是让人产生历史沧桑感的客观要件;而人的情感带着本真的韵味沁入其中,是感性蒸腾氤氲的韵味发挥其力量的源泉;还有关键的要素介入其中,就是人生历练、人格力量、个人精神风貌和思想能力。文璘先生阅读《后院的老墙》后留帖:“有一种淡淡的忧伤在里面,这也许是回忆的力量。但更多是由于那种与阅历经验相关的历史感。它是抒情的,但情抒发得并不滥觞,保持着客观冷静的美学距离。”这段话恰好证明了千年女妖散文《后院的老墙》具有前述的特点。

        七十年代中期临近改革,是人们经受贫困洗礼的最后一段历史,作者没有直接写生活如何困顿,而是借助哥哥蹭肉吃的情节,以婆婆的极致表现来抒写,文字背后有今天生活情状的参照,比哥哥还小的“我”隐没其中,令人想象。这种不直接表达“我”的叙述方法,文中俯拾皆是,却让读者时时感知着“我”,无法忘记“我”。似是间接、实则直接地再现“我”的童年,这种保持小距离的手法,是此文不同于多数此类作品的特征之一。结尾时,不使用当下的时间和空间,截取介于童年和今天的中间一个,让结尾的这个时间和空间做杠杆,撬动和链接两端(童年和今天),从而让两端彼此对撞着相融,发生化学反应。这方面可以看看夏冰先生的跟帖:“语言的轻快有致,情感的浓郁充沛,物象的相互作用,构筑起一个强大而又让人浮想联翩的文字空间。”这是读者站稳自我在今天的位置后,才能感受“物象的相互作用”,发现“一个强大而又让人浮想联翩的文字空间”。结尾的延展能力,正在这里;文字的情感力量,就在这里;作品的思想性,也在这里。

       这是文学性、艺术性、思想性都有明确特点的作品。艺术方面的比如1、偏离。美国汉学家宇文所安说:“诗歌就是一种由各种各样的偏离构成的艺术。”此散文借鉴了诗歌的这种手法,同样是写“我”的童年,作者不是常规的把笔墨只落在“我”的身上,强调以“我”为中心来经营。而是放在“我”周围的人与物的再现。写童年,一般都是“我”清晰,身边相对模糊,可是这篇散文是周围尽可能明晰,而“我”是模糊着变得清晰。有限的两千多字里,老墙、奶奶(婆婆)、张阿姨、曾婆婆、哥哥、爸爸等,像是绘画的速写,涂满亲切。而这些恰好做了“我”童年的构成要素,让“我”的童年丰富着多维再现。2、反证。文中涉及“我”的,都是节奏明快的文字,似乎“我”的童年充满快乐,可是一思考就发现其中的乐极生悲处:玩无可玩的寂寞孤单无以排遣。这种让暗处的静变得响起来,明暗颠倒的笔法,使得反证的内容更加深入人心。这种让读者油然使用逆向思维方式,不仅是在思维空间,也在情感世界里,所以附加了忧伤苍茫的历史沧桑感。3、结构欲望。结尾类于小说的反转,重新赋予了结尾之前所有文字以新的能指和力量。这是结构方面的故意。文学性:语言独出机杼、能指丰盈。叙述者的自我低落给予叙述语言更高的喧哗,是此文叙述能指升腾的原因,也是此文语言突出的艺术性特点。即使是调侃、自黑的语句里,都内含幽然的韵味让人默想,幽然升起苍茫的抑郁。思想性:童年的乐趣、情感,一直是此类作品的抒写主题。这,无可非议。而此文的结尾让全文有了反映时代的特点,增加了作品的思想性。可以说,结尾才真正体现了作者的创作目的。

       综述能力有限,接下来句读原作:

       题目是“后院的老墙”,第一句是“婆婆的影子嵌在后院的老墙”。这句话在许多人的笔下应该是:后院的老墙嵌着婆婆的影子。这属于思维惯性,是正常的。可是妖不这样,首先跳入读者眼睛的不是想当然的、题目里的“后院的老墙”。力求在细微处也给别人阅读的刺激,是妖行文的特点。婆婆之老,和老墙的老,两个“老”放在一句话里,比对出一种沧桑感,第一句也是全文的伏笔。一是下笔就为后文出现婆婆做了准备,二是放在一起也为结尾里二者一起被“推到”设置了一句谶语。落笔的目的性彰显:婆婆在第一句里前置,说明“我”要借助她来结构文章;而最前面的还是题目里的老墙,证明作者只是拿婆婆说事,至文章结尾还是要回到老墙——这个“意象”上来。“拐杖在婆婆前面,我在婆婆后面,拖着两张小木凳”。拐杖、婆婆、我、两张小木凳,次第排列着,像孩子玩的“扯羊羔”,跟老鼠搬家一样。俩人物的这种出场是动画视频吗?着一“拖”字把一个儿童的动态活现。“树荫罩着婆婆,婆婆的影子罩着我和小木凳”,又是给读者在场感的文字,“树荫罩着婆婆”,树荫之大,自不待言,而“婆婆的影子罩着我和小木凳”,就把“我”的小,给予了形象化的再现。由于小视频和影视剧的发达,现在很多人注重诗歌、散文、小说的画面感。这不是错,但是沉湎其中不能自拔,过分强调了,就容易滑入另一个穴臼。对于现代人的观影行为,劳拉·马尔维在《观影快感与叙事电影》中指出,观影冲动有两个来源,一个是“看”的乐趣,一个是“入迷”。“看”的心理学基础是弗洛伊德的窥视欲理论:将视觉对象当作欲望客体,以满足观看带来的快感。而小说、散文、诗歌等文学作品的艺术基础是文字叙述,是以“读”的感知为主的,不是以画面感为主导的。画面感只是可以借助的修辞格之一,适可而止才是可取的。“看着还健朗,只因肺部有问题,总咳嗽。咳一次,身子便矮一分,直到再也离不开拐杖”,婆婆因为什么得了肺病、有多长时间了、刚过六十的婆婆用的是什么样的拐杖、是谁给她买的等等,都在文字背后,因为与此文内容没有重要相关性,一律省略了。可是得简要交代啊,简?怎么“减”呢?“咳一次,身子便矮一分”,哦,逆天!这减法做得真妙!可以看出,第一段文字的叙述是简练而有力的。尤其是使用了“婆婆的影子”这个意象,来贯穿全文。应该说每个人写作都会重视第一段的文字,至于是否以优秀的文字表达能力给读者良好的印象、能否拢得住全文、彰显创作意图,得分别对待了。那么妖妖此文之后的叙述能力是不是这样呢?换句话说,第一段的叙述能力是她的真实水平吗?接着再简单说第二段吧。

       “废井,常年得不到阳光临幸,忧戚戚地沉睡。井沿长满青苔,隐现着翠绿的幽光。杂草躲在墙角蔓生。”这三句,对于此文的内容具有喻指特点。在这样的地方落笔时,论坛的多数作者会简单对待。比如:后院中央有一口废井,井沿长满青苔。这样干巴巴直接交代后,就把笔墨转向其它。这无可厚非,可以认为这口废井与主旨无关。可是妖的文字里有了欲望:对于年过半百的我,经常感觉到那回不去的童年和改变了的故乡,就像都入了这口废井。入了其中之后,就在记忆里沉睡,现实中是“得不到阳光临幸”的,每次在精神世界里光顾,都感到这原乡长满了青苔,是忧戚戚地深着,却又有翠绿的幽光给精神以轻轻的抚慰。可是漫过的岁月就像杂草躲在墙角蔓生着,围堵着只能拟想的童真时光和童真流布的想象故乡。在别人“干巴巴直接交代”的地方,多着墨一点儿,可以看作妖取得进步的地方。正是这“多着墨一点”,让废井有了复义的能指,给废井赋予了隐喻意义:所有附带美好记忆的东西,都深入这废井之中,无法打捞。因为这深井在岁月的尽头。而且是只能回溯的曾经岁月。读完此文的读者都知道,妖没来得及封存一块砖,老墙就躺下了,又被拉走了,连同墙面刻着的婆婆。这老井与老墙等事物,是一起消失了的,妖妖那沧桑的伤感只能在另一口新井里飘荡——科技智能等正在“挖”着新井。说是“飘荡”,因为你的精神寄托永远无法沉入和附着。后面的内容,不能再这样细致地展开了,以下相对简略地说。“金银花、三角梅、牵牛花生性倔强,不肯在乱蓬蓬的杂草间屈就,从草里蹿高而出,气昂昂地。稠浓的绿叶间,红、白、紫色的花花跳入眼,经风一吹,盎然娇靓。靠近前院的墙面,一根根爬藤拉扯着上窜。有的抢占了几家的窗棂和屋檐。整座院落,牵藤引蔓,绿香扑鼻,累垂可爱。”倔强、不肯屈就、气昂昂地、盎然娇靓、拉扯着上窜、抢占、累垂可爱,这些带着力度美学的词语,与其说是在描写植物,不如说是再现了妖的个性。金银花、三角梅、牵牛花,红、白、紫色的花花,一根根爬藤,整座院落……累垂可爱。据此可以看出,这段原文除了对童年的美好记忆之外,还有妖妖的“意淫” 在,从中我看到了很多人的“影子”:木门长子、阳光笑靥、幸福小草、灯芯草、云馨、秋实、李立红、昙花、夜莺、鲜然、倾城未倾国、湘江往北、临沂风铃、槐安.、沈盼盼、an安、王阳、川媚、牟靖靖、艾桃、飞霞、肖娴、文珺、甄小竹、喻止楚、姚玉凤、文字闪耀生活、王排、跌落人间的羽毛、青青湖边草、秦皇岛简枫、张爱珍、香薰古琴、村姑丽雅、莹莹子期、时光安然、叶小蘖、红秋叶、指间年华、奉洁、文璘、柯英、李兴文、一楠、草舍煮字、夏冰、五相子、休憩花园、青衫子、剑鸿、牛老伍、秋實、闫广慧、芒乡化十龙、放飞梦想、朱竹、lvhq018、rsjby、于文华、清风剑、王克楠、刘彦林、房子、一介草民、河西村夫、林小白、彼岸丛林、徐得荣、遗忘之城、鴳雀、微风轻拂、雪白演义、水如空、东方欲晓、邱天、田舍郎、童心是、言默然、戏笑九宫、能上能下、雨后春笋、茶语清心、刘晓斌、微微言、剑叩南天、苏相宜、善洁用、姜建羽、亦释然、沧海听涛、康康、紫玉清凉、甲申、落拓书生、练峰、楚人九久、晗夫、哥不是传说、牛背上的童子、春秋、々(仝)秋天、江岸晴天……没有写出来的更多。不管是“花”还是“草”,都在努力奉献着,都是中财论坛之春天的贡献者。对于妖妖比较重要的是,不少人不仅在文章后互相跟帖回帖地交流,也在消息栏留言探讨,很多人的友爱帮助和倾情提携,给了妖妖写作的信心和进步的机会,在重构着妖妖现在和今后的精神世界。这个新构的环境就像妖妖原文里的那个童年天堂一样,赐予妖妖深刻的思想和深度的精神愉悦,育化美丽着妖妖的生命气韵和心灵表情。“光阴的时针把红砖垒砌的院墙刺得洞洞眼眼。总觉得它会倾颓,但老墙自有它的风骨,佝偻着腰身,依然支撑起一段又一段岁月。” 老墙佝偻着腰身,会倾颓。这又是及物达人的叙述,在后文里婆婆和老墙都倾颓了。光阴的时针把童年里所有美育着心灵的人和物都刺得洞洞眼眼,即便如此,“依然支撑起一段又一段岁月”。又有谁的心灵不是穿着这样一件带着补丁的衣服呢?! 虽然自有风骨。

       “后院栖息着众多小宠物,有的长了薄薄亮亮的翅膀,常年匍匐着觅食的也很多。”按照语言表达惯性,后面的应该是:也有很多是常年匍匐着觅食的。对于整篇文字,行文中能够间断地加入不同的语言输出方式,就像书法用笔的变化一样,适当给予语片相异的姿态,可以让作品添加“疏影”摇曳的美感。“还有的好显摆,花丛里扑了粉,沾惹一身的魅香四处嗡嗡嘤嘤,招摇得不行。坐在婆婆的影子里,盯着它们撒欢。”与前一句一样,这是在借助童趣抒写童心。可是中间间入“坐在婆婆的影子里”,表面上是“我”借此浮出了水面,实际上意旨却在婆婆的影子之笼罩能力。此文中,婆婆的影子几乎无处不在,而“我”就这样伴生着存在。这种带着复义的重复手法,一直在强化着“我”之童年的枯燥、寂寞、乏味、孤单,间接突出着“我”的始终在场,也收缩浓化着老墙和婆婆的倾颓所赐予的忧伤和沧桑。正在流畅地叙述童年生活的亮点,却能够及时地想起来第一段就给出的婆婆的影子,不得不说妖妖的行文能力在加强,文本意识在提高。这也应该是妖妖的进步之一。把童年生活的亮点置于影子的灰色统治之下,有着让文本进入复调式结构的企图心,这种结构散文的方法,是妖妖以往曾经有过的(比如《妈妈的旗袍爸爸的眼镜》),但是不多,也没有此文这么凸出着明显。“天太热,常担心它们没水喝。等天凉了,又恐它们缺衣少被。夜里听着蛐蛐叫,以为它们饿了,操碎了心。沉浸在它们的生活里,喜欢它们欢快地蹦跶。午后的阳光穿过叠摞的枝叶漏下,地面的泄影,让蚂蚁闪了眼,瞎了方向,在地面的罅隙不停地转悠,彪乎乎的。看乐了的我,爱用树叶逗弄它们。婆婆不跟蚂蚁玩,不知道蚂蚁有六条腿,还不知道它们是出色的建筑大师。有一次要婆婆讲‘蚂蚁搬家’的故事,婆婆却说‘住得好好的,搬什么家,自己玩去。’气得我对着老墙上的藤蔓泄愤,看不惯它们一副要上天的样子”。担心、恐、操碎了心、沉浸等,都是爱善童心的再现,“阳光穿过叠摞的枝叶漏下,地面的泄影”,哦!“泄影”,趣在其中荡漾。这是童贞的眼!!!“让蚂蚁闪了眼,瞎了方向,在地面的罅隙不停地转悠,彪乎乎的”,童稚里天真的童心深埋在童趣的妙味之中!“看乐了的我,爱用树叶逗弄它们”,至此,都是对童年天性心灵真自由的描摹,令人无限向往之。“婆婆不跟蚂蚁玩……”,又是婆婆的影子!可见,童年的那些自由是有这个前提条件的,像《西游记》里的画地为牢,只能在圈子以内玩,不能出圈去找小伙伴们!“婆婆不知道蚂蚁……”已经四十多岁的妖妖现在跟蚂蚁玩吗?也不玩。人人都知道的事情,妖妖为什么写呢?不是赘述吗?!真不是。这是写作状态使然,是进入童趣境界的特点。这属于反逻辑的手法。“让蚂蚁闪了眼,瞎了方向”,蚂蚁不以眼睛辨别方向,是用气味探寻路径,属于科普知识。不说“眼”与“方向”在语言节奏上的参差美感,就这种故意为之的方法,也是反逻辑的手法。可是,“我爱用树叶逗弄它们”,童年的“我”改变了蚂蚁的位置,让蚂蚁无法找到那气味,破坏了蚂蚁行走的路径,这样的内容,可以更好地反映没有小伙伴时,
“我”无以消遣的无聊,极致抒写难以寻得理解之平台的孤寂。当然,童趣也在其中。“住得好好的,搬什么家,自己玩去。”作者使用婆婆的这句话,有两重意思:一是强化婆婆的影子,反衬“我”的无着和如此失重之下的寂寞——“自己玩去”;二是指向了结尾婆婆在此地去世和之后的老墙拆迁。附带着反向指出:仅有的童趣世界也将破碎不存,这里的一切都将消失。“住得好好的,搬什么家”,六岁之后的作者后来再没有这样的童年生活,正是婆婆去世使得“我”不能“住得好好的”了,必须跟着监护人:父母而搬“我”的家。“自己玩去”,只能自己跟自己玩的童年,居然也是童年里最美好的记忆,说明了什么呢?“气得我对着老墙上的藤蔓泄愤,看不惯它们一副要上天的样子”,拿“藤蔓泄愤”,还“看不惯它们一副要上天的样子”,这是小阿Q?被挤压的童心也只能这样做一次“主人”。除此,童年里的“我”做为人的主体地位,还能在哪儿呢?!“玩累了,又坐回婆婆的影子,专注地看着婆婆和那黑木拐杖,听她跟张阿姨和曾婆婆神侃。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经婆婆拨弄、晾晒后,又焕发了当初的生机。装饰着一起歇凉的闲时光”。“玩累了”?只能自己跟自己玩,太容易累了!是什么造成的呢?“又坐回婆婆的影子”!倒置了因果关系。有因果关系的叙述,是构成情节的必备前提,前后的细节呈现是完成情节的必要补充。由此可以发现,这里也借用了小说的表现手法。“听她跟张阿姨和曾婆婆神侃。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经婆婆拨弄、晾晒后,又焕发了当初的生机”。儿童加入老年人的话语世界,这里凸显了“我”的不得不,“我”仅有的几年童年时光,也必须是和老年人“一起歇凉的闲时光”。其中的必然性,令人悲悯。更令人悲悯的是,这只是一个话头,后面跟着的有更多她们的生活,在代替着“我”的童年。

       4、5、6三段,语言的生动简捷及其内容的能指,不做如上的解读了。毕竟是“轻鉴赏”,也是为了缩短篇幅。

       “婆婆爱吃辣椒,脾气也辣椒。跟婆婆住在一起,我的口味也重了,‘一代天椒’果然在辣椒拌饭里练就。随着饮食习惯的一致,有重男轻女思想的婆婆对我说话不再凉凉的,有了辣椒的热乎劲。从二荆条、朝天椒、涮椒再到指天椒,我加速度地完成了整个提升的过程。婆婆看我时眼里有了辣椒的红亮,唤我名字时也咂摸出味儿了,越嚼越香。我五岁那年的冬天,破天荒享受到跟哥哥同样的待遇,婆婆亲自给我织了毛衣。之前,是不敢想的。在此,向伟大的辣椒致以崇高的敬意!它们在我和婆婆之间燃起红艳艳灼烫烫的火,将一大一小两颗心并在一处,合成一个爱字。”第一句里的“脾气也辣椒”,属于诗歌常用的通感手法。这类手法在作品里的使用频率,将决定作品诗性韵味的浓度。可是妖妖没有发过诗歌,也没有阅读过创作技法的理论书籍。真正算起来,她仅有这一年多来的阅读经验,读了五六位作家的小说和三四个散文作家的作品。她属于喜欢畅快码字的人。这个段落,重点叙述了“我”与婆婆关系的走近。几岁的孩童为了搞好关系,逐步升级地吃辣椒,真的是童年的乐趣吗?!我读到的更多的是人性被压抑,那种喘不过气来的压抑。可是妖妖把这写成了值得骄傲的童年经历。这让我想起了歌曲《小丑》的歌词:“掌声在欢呼之中响起/眼泪已涌在笑容里/启幕时欢乐送到你眼前/落幕时孤独留给自己/是多少磨练和多少眼泪/才能够站在这里/失败的痛苦成功的鼓励/有谁知道这是多少岁月的累积/小丑,小丑/是他的辛酸/化作喜悦呈现给你”。作家海明威说:“只有阳光而无阴影,只有欢乐而无痛苦,那就不是人生。”所以藏着阴影的阳光、裹着痛苦的欢乐,以文字呈现,可以提升作品的张力。这一个自然段大约如是。

       “树荫越来越大,时光越来越短。……婆婆的影子从老墙移到了客厅的方桌上。婆婆待在镜框里,不再说话,只对我笑,像她给我织的毛衣。笑得比先前更生动,更亮堂,也更自豪。原先有些黄渍的牙竟泛出洁润的光,像打了蜡。黑白照片熨平了眼角处的褶子,眸子更见明澈,目光在家里每一堵墙面上驰骋,检视老鼠有可能打洞的迹象,忖量着拐杖的多个用途。桌上摆着水果点心和香炉。我把苹果递到婆婆的嘴边,婆婆不吃,只笑。我也笑。婆婆说过的,女孩子要有一张‘苹果脸’。咬一口,嘿,嘎嘣脆,甜丝丝地泛着香。婆婆讨厌女孩子哭,她说爱哭的女孩嫁不出去,因为成了一张‘苦瓜脸’。我性格里的铿锵从那时已在身体里滋长。”“树荫越来越大,时光越来越短”,树在长,树荫自然越来越大;日子在无数个明天里累积,时光怎么就越来越短了呢?哦,树荫大了,婆婆就小了,时光也在推着婆婆走向更小,直到消逝无踪。六岁的小屁孩是需要保护的,所以婆婆的目光里有这份力量——“在家里每一堵墙面上驰骋”、“忖量着拐杖的多个用途”;六岁的小屁孩是需要温暖的,于是镜框里的婆婆“对我笑,像她给我织的毛衣”;六岁的小屁孩是嘴馋的,祭品只是“水果点心”;六岁的小屁孩失去了最亲的奶奶是会哭的,可是奶奶事前警告过“爱哭的女孩嫁不出去”,于是“我”怕“苹果脸”变成一张“苦瓜脸”,不能哭。对于这一段,作者在一个字一个字地码字时,真的心静如水?!“它是抒情的,但情抒发得并不滥觞,保持着客观冷静的美学距离”,这是文璘先生跟帖里的话。这个评语指向了此段落的末句:“我性格里的铿锵从那时已在身体里滋长”。可是,小小妖才六岁呀!!!因为“婆婆讨厌女孩子哭”,于是“我”就不哭。直到如今,真的没有一点儿心酸的时候?符合人之常情的道理?!大约是鴳雀老师所说:“俺读着,太理智,太沉稳,太矜持,太像大姑娘,渲染煽情蛊惑眼泪鼻涕没整出来。”那么,文字背后到底是什么?!接着看下一段落。

       “屋里院外听不到拐杖的笃笃声,童年的我走进了一部默片,没有同步的声音和乐器的伴奏。在幽谧的状态里度过每一天。苍蝇、蚊子的萦回低旋,也都在想象里。小小的我成为呆滞的影像,爱上了暗夜。无边的黑,抚摸着我。”当“我”——小孩童的心理所偎依的最亲亲人不在了,再也“听不到拐杖的笃笃声”,“没有同步的声音和乐器的伴奏”,也没有小伙伴愿意陪伴新丧亲人的小屁孩,“我”也没有情绪再跟蚂蚁玩,什么都没有,只有独自的无边飘游的深深怀想,唯有孤单面对长得不能再长的时光,于是“我”“爱上了暗夜”,因为那里有唯一的抚慰:“无边的黑,抚摸着我”。可是,总得找点依托:“婆婆会从镜框里走出来陪我,”也只有婆婆了,“能听到她说‘又磨牙了,肚里有虫子。’‘橱柜里的辣椒罐怎么空了,都好几天了。我的小培培可怎么活啊,哎哟,造孽哦。’……”黑夜是如此可爱可亲,因为“天一亮,婆婆就走了。”毕竟还有太长的白天需要孤独的童心压抑着去丈量,“带上小板凳去后院的老墙边找婆婆。在她坐过的地方,用石子画一个影子,想坐回那影子里。看蚂蚁晨练,数昨夜下来的树叶,用沾着露水的胭脂花抹指甲。”又是婆婆的影子,在“坐回”里寻找幽幽的热度,这种可亲近的温暖,覆盖了冰霜一样的孤冷时光。(“看蚂蚁晨练,数昨夜下来的树叶,用沾着露水的胭脂花抹指甲”,大姑娘会喜欢这样吗?即使美甲,也不会是花花地干“抹”,应该是不留空隙地湿“涂”。大姑娘是不看蚂蚁晨练的,如果“数昨夜下来的树叶”,应该是树上飘落的,一般不是孩子看到的“下来的树叶”。也许我在误读原文,误判作者的写作能力。)“我”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挨过,直到上学:“念书后,去后院的时间少了。每天放学后,仍会绕到后院去看看那堵老墙,用石子在上面刻下笔画复杂的‘婆婆’,一次次添着她的细节。”这里的“一次次”,在数量上是大于一天天的,是什么让“我”“一次次”地添着“细节”?有多少共同生活的细节能够让“我”一次次添不完?七岁才上学的小女孩,应该走过了孤单的日子,可是,这个小屁孩这样做,她内心有着怎样的思念和永远不舍的依恋?“墙面上的蚂蚁密密麻麻地连成条条黑线,仍忙着搬家。我恍然:莫非,婆婆也搬家了?住得好好的,搬家做什么。婆婆也不乖。”段末的“婆婆也不乖”,重心在“也”字。道尽了屁孩的懵懂,和懵懂里的自我安慰。真是傻得可爱!无尽的回忆和深情都从这一杯中欢畅地溢出,“也”字就是这情感泄洪的闸门。这一个字里有妖妖行文中的小心——小心地开启,把最重的轻轻地触及,可是却触动了扳机,只能令忧伤的缅怀无边地流淌。在这个段落里,妖妖非常亲近地抒写着静夜,她对宁静的深夜是如此熟悉,为什么呢?也许是因为她经常夜里看书写作吧。“我同情所有不想上床睡觉的人。同情所有夜里要有亮光的人。”海明威的话。代替我表达一下对所有爱利用夜色的安宁进行创作的文友们。非常感谢你们,因为黑夜的深处能够赋予文字静畅如丝绸的感觉。

       “老院位于市中心。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成了市里拆掉的地段”。只需要这一句,去焊接人尽皆知的时代背景,老墙的倒下就是必然性的,是阻挡不了的。前一段文中有“用石子在上面刻下笔画复杂的“婆婆”,一次次添着她的细节”。可见,对于“我”来说,婆婆虽然走了,可是老墙上还有她在——婆婆的影子(结尾的文字里明显隐含着“
婆婆的影子”,这影子不会因为老墙的消失而消失。省略的叙述里故意隐藏着婆婆的影子,能够更有力地表达:对一段童年时光的深念),连同“我”太短暂又太伤感的童年。刘震云说:文学,解决了生死和青春的问题(北大演讲稿)。那么童年呢?哪怕是一个破旧到不能再提起来的旧物件,只要是你童年里的,无论多少片云覆盖着飘过,多少缕风肆虐着刮过,多少场雨侵淫着霉变,多少远道近忧的叨扰,岁岁年年日日月月都走过,……它,带着童年,只需要你在非常狭小的时间缝隙中想起,即便是黑夜的空里,轻轻悄悄地想起,即使只有烟火明灭留下的缕缕,都会绿着记忆的生机,让你每次想起它时,都可以重温着美着你自己,就像它被无情地撕碎。经济价值和精神价值在这里交锋,力度极好地传达出了我的创作思想:借助最深的童年印象,结合后来的现实,表达了个人的无奈、无措和批判。老墙是“我”的童年,是“我”的“故乡”,也是“我”的精神原乡。没有了老墙,“我”的体验自我就无处依附,而叙述自我的情感倾向也就在这里得到了“出气”的地方。搞拆迁有错吗?“我”因此而伤感不对吗?各自都有理由,可是文学的艺术独立价值也在这里。这样的结尾,让全文前面的所有内容,都得到了基座和旨归,都被深化着升华。原作结尾的这种戛然而止,也让我们去感知妖妖灵魂颤抖的频率。

       妖妖发文后,原文里我没有发现错别字、重复的字和病句等。看起来妖是经过了字斟句酌的,对这次活动是深怀敬意的。这种谨慎也是对各位读者的尊重。对于此文语言的特点,不多说了吧,借用一下文璘先生跟帖的原话:“语言很不错,富有质感,是一种地道的汉语母语之美。这种美,体现为尽量地规避那些欧化句式,体现出传统汉语的那种韵、那种节奏,单字指意前或者指意后的状态。有描写的功夫。在当今叙述的滥觞之时,能在文中听到一声鸟叫,嗅到一丝花香,对读者来说,是一种幸福感。由此看来,文友所谓的妖妖现象,绝非虚言。”

       “那几年已经越飘越远/一点点开始擦掉昨天/你躲在承诺的背面/吹灭热情的火焰     那些恨已经越来越浅/一点点开始消磨厌倦/我坐在关灯的房间/点亮孤单的画面    我听到一声忧伤/在堆满痛的过往/擦肩而过 旧日时光/回忆像发黄的麦浪/被你收割后 只剩下荒凉   在梦里听到一声忧伤/是谁敲响痛的悠扬/风让依恋飘向远方/缘分像枯竭的诗行/被删除锋芒 泪水风干后/拿什么为你流淌”。用谢迪作词、沙宝亮作曲、姚贝娜演唱过的《一声忧伤》的歌词,结束对此作的粗浅句读。

       开篇加入述评后,修改了题目。但是,更多文字属于断句随想的内容,句读(dòu)的穴臼并没有脱离。希望看到更好的解读和评论。

(10083字)

原作链接:后院的老墙http://bbs.zhongcai.com/thread-1414389-1-1.html

评分

1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5 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写得比原文都好了。鸡蛋本来就是吃食,经厨师一加工,鸡蛋香了,厨师也出名了,再经美食家渲染,鸡蛋令人垂涎欲滴,厨师身价倍增,美食家品味十足。很好,事情的兴盛都是如此,这是论坛需要的互动方式,有百利。

点评

共同期待,耶耶耶!  发表于 2018-6-6 08:41
形象、生动!蝉衣老师就是个大厨,妖妖估计就是他手中最好的食材,希望有一天看到他们共同成就的满汉全席。  发表于 2018-6-5 21:13
正是正是!我最多是个厨子,老杨是美食家,没得比  发表于 2018-6-5 20:20
发表于 2018-6-5 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是下了很大功夫的。单句的注释索引点评既要耐心也要有业务水平,看来蝉衣兄两点兼备。文学评论说到底不是读后感,不是所谓靠印象感官就行。需要专业理论学识,有审美才情,穿透文本的审美视野。它如何好?好在哪里?反之,它如何坏?坏在哪里?这需要说出个所以然。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5 22:5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评论方法,类似于中国古典的训诂学或小学,也类似于西方的新批评,甚至孙绍振所提出的文学文本解读学,这些庶几近之。当然,训诂学更注重考证,新批评割裂文本与作家时代历史的关系,文学文本解读学更多注重审美风味。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6 07: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早起来,又接着看了蝉衣老师华丽丽洋洋洒洒的点评,感觉他被点燃了一般,周身冒着火焰噼噼啪啪地奔跑者,呐喊着,这种喷薄而出的创作兴奋直接冲破了后院的那堵老墙,像洪水一般来势汹汹势不可挡。我一直以为妖和蝉衣老师是相互成就的,蝉衣老师的督促和鞭策常常给了妖巨大的创作动力,而妖的原创却给了蝉衣老师二次创作的激情与源泉,似乎只有这股“妖气”才能让蝉衣老师一飞冲天,甚至超跃了原创的细密与周全、深刻与厚重,对读者于原创内涵的领悟和寓意的外延有了更加明朗的指导意义。

点评

灯灯威武!真想给你十万分,抱抱。很通透,赞!  发表于 2018-6-6 21:08
灯灯高评,无话可说,加分加分,哈哈  发表于 2018-6-6 08:36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6 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蝉衣cy 发表于 2018-6-5 22:52
你别急,我在慢慢走来。

我不急的!!文学批评之路何其漫长,你我穷极一生,恐怕也就是得其二三而已。所以,你慢慢来,我也慢慢来。相互提携,戮力向前。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6 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蝉衣cy 发表于 2018-6-5 23:10
上学时在图书馆看过关于红楼的训诂学文章,最近学习了孙绍振的文本细读,之前阅读了一本后结构主义的评论 ...

一锅烩好呀,类似于我们老家所说的乱炖,虽然不是正儿八经的菜系,关键是好吃呀!所以摆脱套路,才是厨师正法。文学批评亦然。这方面,蝉衣兄比我要开悟,向你学习。
发表于 2018-6-17 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是文采?《轻鉴赏<后院的老墙>》这就是。会写文章,还要会读文章。同时,会读又会品,这才是完整的文采。要品得深刻,就要理解的深刻,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5 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就写好了,辛苦了受累受累
哇,好大的篇幅,细致啊,要反复阅读的。今天又木有分分了待我慢慢看来哈
 楼主| 发表于 2018-6-5 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妖妖原文后临屏写的,讹误与不足,又及偏颇之处,敬请指教。
 楼主| 发表于 2018-6-5 2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千年女妖 发表于 2018-6-5 19:54
这就写好了,辛苦了受累受累
哇,好大的篇幅,细致啊,要反复阅读的。今天又木有分分了待我慢慢看 ...

这样做,可能引来不同见解。做好被拍砖的准备吧。
相信扩大交流,有利于你明天取得进步。这,也许是我看重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6-5 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lvhq018 发表于 2018-6-5 20:13
这篇写得比原文都好了。鸡蛋本来就是吃食,经厨师一加工,鸡蛋香了,厨师也出名了,再经美食家渲染,鸡蛋令 ...

先生一语中的!江天漫话因为你等蜜蜂的存在而甜蜜。
发表于 2018-6-5 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蝉衣cy 发表于 2018-6-5 20:06
这样做,可能引来不同见解。做好被拍砖的准备吧。
相信扩大交流,有利于你明天取得进步。这,也许是我看 ...

我怕什么,每天都在家磨头盖骨,硬着呢
拍什么红砖、青砖都没问题,只要不是人身攻击,我都接受。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6-5 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lvhq018 发表于 2018-6-5 20:13
这篇写得比原文都好了。鸡蛋本来就是吃食,经厨师一加工,鸡蛋香了,厨师也出名了,再经美食家渲染,鸡蛋令 ...

先生说原作让你想起《城南旧事》,其实,就文字里流动的沧桑和忧伤,更使人看到张爱玲。幽默的是,妖妖没有读过她的作品,甚至不了解张爱玲的概貌。
发表于 2018-6-5 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塞!这是什么功夫?近万言的评论,厉害!仰慕中…………
 楼主| 发表于 2018-6-5 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蝉衣cy 于 2018-6-7 21:29 编辑
秋實 发表于 2018-6-5 20:42
哇塞!这是什么功夫?近万言的评论,厉害!仰慕中…………

先生夸张了,因为去除引用部分,只有五千多字。
发表于 2018-6-5 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浑然天成的作品,重点要放在这里。
发表于 2018-6-5 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塞,没天理了,整这么一长篇,洋洋洒洒得令人仰视啊,论坛有几人能出其项背?
看来,得搬个小凳,好好学习、领会,以求提高。

点评

老杨家有给我们预留的专座,哪里要板凳。得,赶紧要老杨上茶倒酒,咱们慢慢享用哈  发表于 2018-6-5 21:28
 楼主| 发表于 2018-6-5 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槐安. 发表于 2018-6-5 20:44
浑然天成的作品,重点要放在这里。

说的非常有道理。所以说是“句读”
 楼主| 发表于 2018-6-5 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实 发表于 2018-6-5 20:53
哇塞,没天理了,整这么一长篇,洋洋洒洒得令人仰视啊,论坛有几人能出其项背?
看来,得搬个小凳,好好学 ...

只是一个侧面看妖文。
希望多纠错
发表于 2018-6-5 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偶的天,我的鼠标感觉有点失灵了,反过来看看灯亮着呢,没啥问题啊,弄半天是遇到天书了,真是开了眼了,厉害厉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6-23 10:04 , Processed in 0.093327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