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719|回复: 57

[原创] 隐形之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1 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房子 于 2018-10-12 08:52 编辑

                                                               隐形之地



   那个夏天,雨水越来越多,铺天盖地的大雨之后,天空像一个人忧郁的脸露出一丝笑容。那天,他的房间有点儿潮湿,墙上脱皮的绿油漆,打着卷儿,隐约的霉味在背后侵袭过来……外边,院子里的阳光被高楼阻断,地面上的光影被切割成不规则的图形。

  秋天,他知道,回忆就只是回忆本身了。就像那些树叶躺在地上,再也回不到树上。叶子湿漉漉的,早前雨水浸泡了它们,主人把它们扫到一起堆积在左边墙根,多半发黑了。

  那时,晚上,他从外地赶到这儿,每天重复的动作,有了第一天,日子里就有了重复。屋子外边开阔地面上,是寂静的,汽车喇叭声从街道上穿过来,在听觉里逗留,他就想着穿过人流车流的街道,进入一条宽阔胡同,到那个小菜市场去。

  肉店的中年男人,见他进来,漾出笑容。肉丝,还是水饺?肉丝。男人说这是刚切好的,说肉价又长了,但他不涨价。来得次数多了,听得出男人总在说类似的话。大约男人怕人说他东西贵,才总会这么强调吧。他想,那几个月里,男人总给他一种名不副实的感觉。他从男人脸上,隐约看到他某个时期的生活。

     他拎着菜回来,四处瞅着,街道两边的理发店,红烧鲤鱼饭店,修车铺,药店,五金用品店,以及更远一点的超市、学校,一家大院里的单位,连锁旅馆等等。“如果用一条线穿起来,它们就像是一个隐形的蜘蛛网。”他刻意记住附近各种功能的场所,以方便他的日常生活。

    那个时候,他就是这些网眼上不停出现的一个小黑点。

  他心里渐渐放下了过去,他知道一切都必须重新开始。“这没有什么,人就像一粒种子,丢到哪里,他就要在哪里生根生长……”他伸展了下身体,头顶的树冠很大,零星地挂着一些泛黄的叶片。想着那些被迫而去的往事,他低语:“它们现在就像藏在树叶里的颜色,渐渐暗淡无光了。它们在刚来的那些夜晚,以模糊的镜像,复原他的过去。”

  这是个落幕的秋天,然后,又是陌生的开始。前些日子,他听到楼上的噼里啪啦声,知道上面有人住了。第二天,他看见一个女人从门口经过,第三天的傍晚,那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女人,站在走廊的入口处抽烟。看到从过道出来的他,女人说:你住楼下吗?他说是的。怎么不见房东过来呀,那住房水管道堵了。他说,房东总去外地,大概半个月回这个小城一次。

  过了一段时间,他听到女人说,楼下院子晾晒的衣服少了,女人说自己刚买的内衣,不见了。他们打电话叫来了房东的家人,去查看了摄像头。大约晚上九点,一个胖女人的身影出现在院子里,但是搭晒衣服的地方是摄像的盲区,大家都觉得是那个女人偷走了衣物……

  那天,傍晚,他站着抽烟,窗外的绿色树木上,一只鸟,在深蓝天空里飞着一条无形的线路。地上起了雾气,眼前的一切被藏了起来。背着书包经过这条路的一个女孩子,随手将一个没有吃完的苹果扔进一堆树叶里,半个苹果,从树叶里滚出来,躺在一个黝黑枝条边。两天之后,他又在那儿看到几个红色的山楂……树叶堆,没人打扫,它们沤化在墙根的泥土里。一种味道隐约泛滥在空气中,那种腐烂中香甜味,让他觉得某个美好的东西被损毁着。这个念头一经产生,内心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伤逝感。

  某天,他推开门到外边去,又看到那个女人站在过道外边抽烟。女人说这个过道应该安装一个灯,过道太长了。他回身看了一眼,没觉得有多长。女人说:“你知道吧,一走进这里,就有一种进入隧道的感觉,连时间都是错乱的,仿佛时光倒流,突然觉得,自己在变小。这悠长而寂静的过道,突然让人觉得在沿时光返回,仿佛回到母亲的子宫……”

  他有点诧异地看着女人黝黑的脸,说“每一个人都是从母亲子宫里经历阵痛,来到这个世界的……”

  次日早上,穿过过道,一到外边,他就看到空间起了雾,像棉絮一样的充满了所有地方,它迷离而粘稠,走在那里面,像被半透明的细沙包围着。没有任何声音,他缓慢行走,一切是安全的,又仿佛会突然起什么变化。那个早上,奇妙而又令人遐思。他自语:“我迷恋这些烟雾,那中间藏着一丝甜蜜的妄想,而那潜伏在中间的影子,就像春日里的等待:它会来的,它就来了。

  ……

    他在另一个区域新买的房子,收拾好了,租住期还没到,他就搬走了。他知道,记忆多了这一部分内容。秋天里来,秋天里走,他重复的轮回里,记住了它们。

  后来,电视上,一些红色的宣传单上,在说,那儿墙壁上,被贴上了“拆”。不用多久,那儿就变成另外样子了。他甚至有点庆幸,他和那个地方相互遗弃了。过去了的不可改变,记忆保留了它们,这大约也是一种幸运吧。

  他还能对过去说什么呢。“我从这个秋天的地方离开之后,继续往前走。”

  秋天的光影笼罩着记忆之地,像虚幻的城堡把他装进一个空间。但在记忆里,一些金黄的树叶不断落下,落在僻静的泥路上,一些似曾相识的声音还在响起来,那有什么不好呢,不过都是岁月给他增加的刻痕,但后面,岁月依然漫长,总有一些东西,值得等待……

                                                             2018年10月11日


评分

7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0-11 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坐上沙发,慢慢品哈。问好房版。
发表于 2018-10-11 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羡慕房兄的才思敏捷,也佩服房兄的勤奋。《隐形之地》的视角新颖,叙述节奏把控有度,语言也能求新求变,要多多学习借鉴。祝好。
发表于 2018-10-11 11:40 | 显示全部楼层
低沉而缓慢的节奏,让本文的叙述具有了很强的张力!欣赏学习!
发表于 2018-10-11 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分明是存在过,从现实到记忆,从有形到隐形。一段记忆,跟一些场景一些人,紧紧联系在一起,这也是一种深刻的个人的生命感,像是印象派画家的大作,读者从作品的色彩和线条中经历了别人的人生,而这个人始终带着漂泊感,孤独地存在着。文章的表现,不是一招一式的准确,更有一叶一花的意志、意境和气场。欣赏。
发表于 2018-10-11 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前头第一次读这篇文,就生了一个疑问,隐形之地究竟是什么?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所?是隐形了具体的事物对象吗?吃过饭饭再看一遍,隐隐约约有些东西浮现了出来。通过细腻的描述,“他”的行走轨迹,生命感悟的动向,隐形的可能是一个记忆里的地域,一段回忆里的人事,和周遭环境细碎的朦胧感。人活在世上,可能是隐形的,人活在世上,这个世界也可能是隐匿的。谁能分得清现实和念想的边界?
此文还有许多貌似平凡却极难处理的写作技巧,倘若切换角度,带入角色去解读,又是另一番光景。比如我如果是那个抽烟的女人,看着“他”出现又消失眼前,想要留住“他”说些什么话,却是语言不详,好像是留不住的。同样,那个疑似偷衣服的胖女人,尽管没有直接描写,也可以带入一下。她到底偷了没有?她确实在那里出现,又消失随同衣服一起。另外,人的出现又消失,和地界的清晰后远离,又是一种。
完毕
发表于 2018-10-11 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槐安. 发表于 2018-10-11 21:05
前头第一次读这篇文,就生了一个疑问,隐形之地究竟是什么?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所?是隐形了具体的事物对象吗 ...

好!我就动用十个脑子读读这篇。房子老师的文章,比诗歌还难读,每篇看题目都懵。

点评

后羿射脑子……嘎嘎~  发表于 2018-10-11 21:45
发表于 2018-10-11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看不知道,看了才知道,好帖欣赏学习~~
发表于 2018-10-11 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晚上好版主~~~~支持支持朋友~~
发表于 2018-10-11 22:50 | 显示全部楼层
       隐形之地



   那个夏天,雨水越来越多,铺天盖地的大雨之后,天空像一个人忧郁的脸露出一丝笑容。那天,他的房间有点儿潮湿,墙上脱皮的绿油漆,打着卷儿,隐约的霉味在背后侵袭过来……外边,院子里的阳光被高楼阻断,地面上的光影被切割成不规则的图形。

  秋天,他知道,回忆就只是回忆本身了。就像那些树叶躺在地上,再也回不到树上。叶子湿漉漉的,早前雨水浸泡了它们,主人把它们扫到一起堆积在左边墙根,多半发黑了。

  那时,晚上,他从外地赶到这儿,每天重复的动作(这句费解,似不通。每天做重复的动作,该不该加个“做”?),有了第一天,日子里就有了重复。屋子外边开阔地面上,是寂静的,汽车喇叭声从街道上穿过来,在听觉里逗留,他就想着穿过人流车流的街道,进入一条宽阔胡同,到那个小菜市场去。

  肉店的中年男人,见他进来,漾出笑容。肉丝,还是水饺?肉丝。男人说这是刚切好的,说肉价又长了,但他不涨价。来得次数多了,听得出男人总在说类似的话。大约男人怕人说他东西贵,才总会这么强调吧。(没看见写他差钱,该贵还是贵啊?)他想,那几个月里,男人总给他一种名不副实的感觉。他从男人脸上,隐约看到他某个时期的生活。(柯南道尔《四签名》里的福尔摩斯了)

(到这里夏写到秋还没看出文章的端倪。)

     他拎着菜回来,四处瞅着,街道两边的理发店,红烧鲤鱼饭店,修车铺,药店,五金用品店,以及更远一点的超市、学校,一家大院里的单位(?表述有问题),连锁旅馆等等。“如果用一条线(不加一条好)穿起来,它们就像事(是)一个隐形的蜘蛛网。”他刻意记住附近各种功能的场所,以方便他的日常生活。

    那个时候,他就在(是)这些网眼上不停出现的一个小黑点。

  他(因此)心里渐渐放下了过去,他知道一切都必须重新开始。“这没有什么,人就像一粒种子,丢到哪里,他就要在哪里生根生长……”他伸展了下身体,头顶的树冠很大,零星地挂着一些泛黄的叶片。想着那些被迫而去的往事,他低语:“它们现在就像藏在树叶里的颜色,渐渐暗淡无光了。它们(那些往事吗?)在刚来(怎么来的?主语是往事了)的那些夜晚,以模糊的镜像,复原他的过去。”(它们在  他  刚来的那些夜晚……  ——这一句里又出现了一个谓语动词“复原”,前面那个是 来。又模糊了主语,…… 我读《在斯万家那边》了,不亦乐乎。)

  这是个落幕的秋天,然后,又是陌生的开始。前些日子,他听到楼上的噼里啪啦声,知道上面有人住了。第二天,他看见一个女人从门口经过,第三天的傍晚,那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女人,站在走廊的入口处抽烟。看到从过道出来的他,女人说:你住楼下吗?他说是的。怎么不见房东过来呀,那住房水管道堵了(是“楼上噼里啪啦”啊?这因这果)。他说,房东总去外地,大概半个月回这个小城一次。

  过了一段时间,他听到女人说,楼下院子晾晒的衣服少了,女人说自己刚买的内衣,不见了。他们打电话叫来了房东的家人,去查看了摄像头。大约晚上九点,一个胖女人的身影出现在院子里,但是搭晒衣服的地方是摄像的盲区,大家都觉得是那个女人偷走了衣物……

  那天,傍晚,他站着抽烟,窗外的绿色树木上,一只鸟,在深蓝天空里飞着一条无形的线路。地上起了雾气,眼前的一切被藏了起来。背着书包经过这条路的一个女孩子,随手将一个没有吃完的苹果扔进一堆树叶里,半个苹果,从树叶里滚出来,躺在一个黝黑枝条边。两天之后,他又在那儿看到几个红色的山楂……树叶堆,没人打扫,它们沤化在墙根的泥土里。一种味道隐约泛滥在空气中,那种腐烂中香甜味,让他觉得某个美好的东西被损毁着。这个念头一经产生,内心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伤逝感。

  某天,他推开门到外边去,又看到那个女人站在过道外边抽烟。女人说这个过道应该安装一个灯,过道太长了。他回身看了一眼,没觉得有多长。女人说:“你知道吧,一走进这里,就有一种进入隧道的感觉,连时间都是错乱的,仿佛时光倒流,突然觉得,自己在变小。这悠长而寂静的过道,突然让人觉得在沿时光返回,仿佛回到母亲的子宫……”(这段说话精彩!因为是旅馆里的过道,走在里面就走在旅途,它耗尽了一个人的生命。它的色彩和气味又最容易和琐碎无聊感慨的生活联系起来。)

  他有点诧异地看着女人黝黑的脸,说:“每一个人都是从母亲子宫里经历阵痛,来到这个世界的……”(这个比喻不好,是在这里这样用这个不好,没能很好地揭示出自己要揭示的。这里本该暗示出主题走向的。)

  次日早上,穿过过道,一到外边,他就看到空间起了雾,像棉絮一样的充满了所有地方,它(可去掉这个它)迷离而粘稠,(这里加个 他)走在那里面,像被半透明的细沙包围着。没有任何声音,他缓慢行走,一切是安全的,又仿佛会突然起什么变化。那个早上,奇妙而又令人遐思。他自语:“我迷恋在(在字多了)这些烟雾,那中间藏着一丝甜蜜的妄想,而那潜伏在中间的影子,就像春日里的等待:它会来的,它就来了。”(郁达夫一个人在旅途了)

  ……

    他在另一个区域新买的房子,收拾好了,(这里)租住期还没到,他就(或前面不加这里,写成:他就从这里搬走了。这些都影响阅读的)搬走了。他知道,记忆多了这一部分内容。秋天里来,秋天里走,他重复的轮回里,记住了它们。

  后来,电视上,一些红色的宣传单上,在说,那儿墙壁上,被贴上了“拆”。不用多久,那儿就变成另外样子了。他甚至有点庆幸,他和那个地方相互遗弃了。过去了的不可改变,记忆保留了它们,这大约也是一种幸运吧。

  他还能对过去说什么呢。“我从这个秋天的地方离开之后,继续往前走。”(这样结束全篇也好啊?可能是作者还没道出所道吧。我亦未读出。)

  秋天的光影笼罩着记忆之地,像虚幻的城堡把他装进一个空间。但在记忆里,一些金黄的树叶不断落下,落在僻静的泥路上,一些似曾相识的声音还在响起来,那有什么不好呢,不过都是岁月给他增加的刻痕(前面声音,后面又刻痕了,),但后面,岁月依然漫长,总有一些东西,值得等待……

(读完。找题目,“隐形之地”。……还是懵。再看槐安的留言试试)

(尽力读了。老师不要见笑。)

(真佩服上面那些老师读的)

                                                             2018年10月11日
发表于 2018-10-11 22:55 | 显示全部楼层
川媚 发表于 2018-10-11 15:53
分明是存在过,从现实到记忆,从有形到隐形。一段记忆,跟一些场景一些人,紧紧联系在一起,这也是一种深刻 ...

啊!我读到你“不是一招一式的准确”,啊!
我是认真的,我竟读不出这些,我我……
发表于 2018-10-11 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槐安. 发表于 2018-10-11 21:05
前头第一次读这篇文,就生了一个疑问,隐形之地究竟是什么?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所?是隐形了具体的事物对象吗 ...

也没读懂狐狸的……再给说说“技巧”?
发表于 2018-10-11 2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梅边 发表于 2018-10-11 22:58
也没读懂狐狸的……再给说说“技巧”?

每一个梅边都露一点金丝花边,但又难窥整个梅花。丝丝缕缕的金色光芒时而照亮你的脸,时而照亮你的眼,时而还会着凉了你的体感,时而更会冷却你的心灵……谁知道梅边到底是朵什么样滴花呢?
江天乡有条河,名叫不可语,我们知道他知道的,但他不说是说不清楚还是说不出来,还是语未启齿,音已落腹。嗯,这是我吃饱后打滴字。你晚上吃了嚒?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0-11 23:16 | 显示全部楼层
槐安. 发表于 2018-10-11 23:09
每一个梅边都露一点金丝花边,但又难窥整个梅花。丝丝缕缕的金色光芒时而照亮你的脸,时而照亮你的眼,时 ...

啊呀!呀!姐姐给我写诗了,了,呢!

点评

囧  发表于 2018-10-11 23:20
发表于 2018-10-11 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槐安. 发表于 2018-10-11 23:09
每一个梅边都露一点金丝花边,但又难窥整个梅花。丝丝缕缕的金色光芒时而照亮你的脸,时而照亮你的眼,时 ...

你老吃啊?有个评都是吃饱打着嗝……
这都躺床上这么长时间了,你说吃了没吃了……  ——你问的吃了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2-10 07:46 , Processed in 0.039321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