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930|回复: 40

[原创] 十三太保之老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3 0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徐得荣 于 2018-10-15 17:43 编辑

      十三太保之老大
       文/老榆木
  
  风在刮,猛刮;雪在下,狠下。他步履蹒跚,吃力地踏雪而行,天很冷,有零下二十几度吧?应该有的。尽管每走几步他就必须停下来,将扁酒壶塞在嘴里呷两口,但仍然无法消除风雪带来的透骨寒冷,五十几岁的人了,似乎抵抗风寒的能力大不如以前。

  他喘了几口气对自己说:你不能停下,你得走,老三还等着你呢。想起老三,他的眼圈便红了,眼泪在眼框里打转:老三,你昨晚给哥托梦了,说你在那边没换季的衣服,冻得要命,哥看得清楚,你的脸色很不好,惨白惨白的,浑身瑟瑟发抖。是啊,老三你走得时候正好是炎热的夏天,上身穿雪青色半袖,下身着黑色运动短裤。
  
  雪下得很大,这是十多年来罕见的一场大雪,从早上六点开始,风雪骤来,风似寒刀,雪像鹅毛,短短三个多钟头,雪已经一尺多厚了,眼前白茫茫的一片,覆盖了所有的参照物,如果不是两排高大而粗壮的穿天杨,他很难辨别清哪里是路,哪里是田地。他本来可以猫在家里不出门,甚至钻在被窝里不起床,但不行,老三托梦甚是奇怪,他得去问个明白,清明那时候,不是给他烧过几套衣服吗,有春秋的,也有冬装,难道,他没收到?抑或是,被哪个孤魂野鬼给打劫了?
  
  他的手第一次不听自己使唤,胳膊有些僵硬,十指有些僵硬,但他还是吃力地把手伸进内衣口袋,抖抖索索地掏出一张照片,那是他们十三弟兄的集体照,也可以说是“一家人”的全家福,老三站在前排左数第二,英俊潇洒,笑容可掬。
  
  他又喘了几口粗气自言自语地说:老三,你等着啊,哥再给你去烧几件冬装,皮衣、皮裤、皮暖鞋、皮大衣,再给你烧套火炉子,行不?
  
  他笑了,笑得很开心,幸福往事在他的大脑里清晰地呈现出来:
  
  他这“一家人”是个大家庭,共有十三个兄弟,人送外号称“十三太保”,但他们不承认,自己起了个名字叫“十三义士”。虽然十三个兄弟七、八个姓,但有一个共同点,都是三十多年来在县委、政府“两办”做过交通员的,他是老大,老三死的时候才三十八岁,最小的“十三儿”才二十多岁。他这十三个弟兄关系非常好,非亲兄弟胜似亲兄弟,他们曾跪在明月之下烧香宣誓,插血为盟:生是一家人,死是一家鬼,一家有难,全“家”支援,有违此誓,天诛地灭。除了立下生死誓言,还起草了一份“十三义士章程”,涉及七大方面十六条三十五款,规定的非常详细,连细节都考虑到了。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古有关张刘桃园三结义佳话,今有“十三兄弟结盟”美誉,团结起来力量大,真理,颠扑不破,在日后的日子里,也确实体现出“一家人”的优越性。
  
  十年前,身为县财政局局长的老八因贪污受贿被人揭发,在双规后入狱,他带领其它兄弟东奔西跑,上窜下跳,多方活动,硬是将老八从监狱中“捞”了出来。
  
  老九想当县某局的局长,兄弟们“共同奋斗”,每人出资二万,帮老九顺了心愿。
  
  老七好色,唉,数他没出息,下乡扶贫期间奸污了特困户刘采生家的黄花大闺女,刘采生要报警,弟兄们齐上阵,连哄带吓,掏了十万“赔偿费”给刘家,私了,摆平了。
  
  十三兄弟那才叫有能耐,在刈陵县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出尽了风头,“十三太保”中的任何一位在任何地方轻轻跺上一脚全城都震动,连书记、县长都礼让三分,还甭说,在刈陵县,人们轻易不敢捅“十三太保”这个蚂蜂窝,大家尽可能避而远之。不过,也有托十三兄弟帮忙办事的,十三兄弟个个豪爽啊,你只要走足礼数,尽管在家里睡大觉足矣。他引以自豪,啊,自豪。可惜的是,“一家人”近五、六年好像走背运,诸事不顺,啊,诸事不顺,老四突然得了脑溢血一命乌乎,老六贩毒百余公斤被“枪决”,老七脑中风瘫痪在床成了植物人,老十一拿刀将一位邻居砍成重伤潜逃,至今杳无音讯……
  
  好在路不是太远,他已经远远望见老三的“家”。
  
  老三是去年走的,带着不是他妻子的一个女子去千里之外的一个著名景区旅游,不幸被一块从天而降的巨石压在下面,当然不是他一个人,还有和他一块去的那个女子,巨石在向下翻滚的过程中,连续砸中六、七个游客。老三死得很惨,全身骨头百分之七十粉碎性骨折,特别是脑袋,被压成个扁的,变成一个血肉模糊的肉饼,且和身体分离滚落到一边,如不是身上有身份证,没人知道死者就是他家老三。老三是县某局的局长,四十来岁,正值事业高峰,如不是阎王爷请了去,不出二年,他就是副县长了,真的,是市委副书记老二说的。事故发生后,他和其它八个兄弟分乘两辆奥迪赶到事故现场处理老三的后事,光脑袋整容就花了景区三十几万。
  
  总算走到老三的“家”了。
  
  老三的坟头上白雪皑皑,茅草被大雪压得深深地弯下了腰。他颤抖着给老三摆上供品,将一把粗香点燃了插在坟头,向老三鞠了三个躬,然后慢慢地坐下,痴痴地望着老三的坟墓发愣。
  
  泪水打湿了他的眼睛,融化了脸上的雪,留下两道车辙一样的泪痕:老三,不知哥给你带来的冬装够用不?不够用,你吱声。
  
  突然,他打了个寒噤,浑身发冷,脸色更加苍白,他下意识地紧了紧风衣的衣领:老三啊,不理解,很不理解;想不通,很想不通。你说,当年,哥把咱那些志同道合的弟兄们牵扯到一块,不就图个互相照应吗?可现在,有人说咱是“黑社会”,是帮派组织,咱怎就成了黑社会,成了帮派组织?我们黑吗?哪里黑了?咱可都是堂堂正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都是国家公务员啊。前天老二给我打电话了,让我小心一点,说中央“扫黑除恶”督察组已经进驻省里,要咱弟兄们注意点风向,不行,就跑。老三,往那里跑?跑啥?咱算得上“黑社会”吗?我不信这个邪。不过,不过,小心没差错,我到无所谓,都快退休了,况且,况且,唉,老三啊,到是咱那几个小兄弟,无辜啊,他们还很年轻,前途无量啊,可惜了。老三,当初,我是不是做错了?是不是不该让咱十三兄弟结盟?你说话啊,老三。我知道,当初咱弟兄们结盟,不是哥有本事,只是哥年龄长,资格老,有些号召力不是?老三,哥觉得,现在有些后悔,当初,或是咱弟兄们一时脑热?没预料到形势会发展到今天这样。
  
  他哭了,又笑了,一会笑,一会哭,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是在笑,还是在哭:老三,咱十三兄弟里面,就数你脑子灵,你给咱说说,咱是黑社会吗?咱是帮派组织吗?我需要躲吗?躲谁?我怕谁?打从娘胎里下来到现在,老子活了半个多世纪,还真没怕过谁。
  
  抬头望了望天,风还在刮,猛刮;雪还在下,狠下。他颤威威地站起来,弹了弹衣领上的积雪,又向老三鞠了三个躬说:不说了,哥的心意你都了解,我走了,我就回家,躲什么躲?我看谁敢动我?老三啊,好歹咱还有个做市委副书记的老二不是?好歹咱还是县长助理、县农委的老主任不是?好歹咱的几个弟兄还在要害岗位上不是?况且,还有你在天之灵保佑,没事的,老三你放心,哥不会有事。
  
  想到老二,他忽然觉得浑身有力了,变得强大了,他感觉自己十分高大,腰干直挺,顶天立地,在风雪中,他感觉自己不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而是一个勇猛的斗士。
  
  他决定回家去,有老婆,有孩子,有别墅,有豪车,还是家里温暖,啊,生活充满阳光。转回身,刚迈开脚步,就见远处有一人向老三的墓地急奔而来。近了,才看清,是老十。
  
  老十,你怎来了?他问。
  
  老十,脸开始是黄的,然后陡然变紫,再后,黑了,二话没说,拖起他就走。他不解地问:干吗?你这是干吗?
  
  怎么,你真的不知道?老十瞪大了眼睛。
  
  不知道啊。他一脸的茫然。
  
  哥啊,跑吧,公安局的人,已经到你家了。
  
  他愣住了:真的?老,老十,你看,看这北风呼啸,漫天飞雪,茫茫原野,一片银装素裹,雪有一尺多厚,哪里是路,哪里有路?那,老十,咱家老二呢?
  
  双规了。老十低下了头。
  
  仿佛头上挨了一棒,他晃了几晃,一屁股又跌坐在老三的坟前,哭泣着问道:老三,你说,哥,走,还是不走?你说,你说话呀!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0-13 08:3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的视角很关键。叙述角度决定了其可读性。另外就是语言。语言让文本形成一个有机的一体,氛围,人物,事件,都密不透风,形成整体。这就使得小说的质地有了纯度。喜欢的一个。欣赏学习并送上问候!
发表于 2018-10-13 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老师!慢慢来读!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3 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冰 发表于 2018-10-13 08:37
小说的视角很关键。叙述角度决定了其可读性。另外就是语言。语言让文本形成一个有机的一体,氛围,人物,事 ...

夏版阅读细致入微,点评精彩到位,哥迷在局中,一定有许多不足之处,敬请老弟指正。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3 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轻尘逐香 发表于 2018-10-13 09:06
支持老师!慢慢来读!

欢迎老师来读,请多多指教啊,谢谢你!
发表于 2018-10-13 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的完整性,构思的严密和巧妙是德荣老师的特色,这个作品紧扣当下时代“主题”,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社会问题,官场问题。通过故去的老三托梦,展开老大的行径,然后是老十跑来报信,特殊的境地和境遇,惶惶不可终日的感觉跃然纸上。先加分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3 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野芒 发表于 2018-10-13 16:38
故事的完整性,构思的严密和巧妙是德荣老师的特色,这个作品紧扣当下时代“主题”,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社会问 ...

谢谢野茫兄,本小说有原型,就在我们这里,这伙兄弟乃清一色的“县委、政府”老少交通员组成,其中得病死了的一位,发丧时,见观者有穿红衣服的,怒目而视,大骂,很厉害。“老三”的死和死法也是真实的,群众期盼:扫黑除恶,既除务尽。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3 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文中的“老大”,真实年龄不是五十来岁,而是七十多岁的老头了。
发表于 2018-10-13 17: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戏笑九宫 于 2018-10-13 18:35 编辑

共有十三个兄弟——第六自然段这一句去掉?前面交代过了,这里再重复稍显啰嗦。
到是咱那几个小兄弟——倒?
另外,老哥恕我直言,此作的标点应用还有点小瑕疵,那就是有时一句话结束了还用逗号,有时又有顿读大喘气的感觉。

多日不曾交流,老哥文笔精进神速。就此作而言,单是展示角度足够新颖别致,更不用说紧跟时代节奏之打黑除恶行动。环境映衬与心理描绘是此作最大的亮点,至于跌宕起伏的情节生动感人细节,作品主题立意寓意,人物塑造等,不复啰嗦,各个环节要素俱佳!需要特别指出来的是,这是一篇社会问题小说,作品取材中央大背景之打黑除恶,却误打误除,将一帮重情重义之人牵扯进去,不禁令人深思。读后不由自己在想,上面的政策是好的,可在具体执行中往往被扭曲变形,成为一种打击报复、公报私仇的利器,作品以冰山一角揭示社会、官场险恶可见一斑,这种令人思考不断的创意,非文学造诣不深者所能期冀。总体感觉一篇很有品质的小说作品,加分支持,必须的!
远握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3 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戏笑九宫 发表于 2018-10-13 17:58
共有十三个兄弟——第六自然段这一句去掉?前面交代过了,这里再重复稍显啰嗦。
到是咱那几个小兄弟——倒 ...

老弟所言极是,我再检查一下标点应用。老弟阅读认真,点评用心,这是你的一惯优良作风,让我感觉到,我们的九宫版主又回来了,谢谢老弟,远握,祝安!
发表于 2018-10-13 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老榆木,加分支持!
发表于 2018-10-13 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徐的小说很有力度,含量也很大。是一部反腐大剧!赞!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3 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武如 发表于 2018-10-13 19:16
问候老榆木,加分支持!

谢谢,谢谢武老兄前来捧场。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3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月盛菊 发表于 2018-10-13 19:21
老徐的小说很有力度,含量也很大。是一部反腐大剧!赞!

老乡老弟总算来了,好想你啊,近来还在忙?
发表于 2018-10-13 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徐得荣 发表于 2018-10-13 19:40
老乡老弟总算来了,好想你啊,近来还在忙?

是啊!老乡好,你的激情还是那么浓烈,佩服!我好长时间没写小说了,因此也无颜面见太虚各位大家!老徐的文笔越来月厉害了!很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19 05:50 , Processed in 0.083439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