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35|回复: 22

[原创] 傻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 08: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林小白 于 2018-11-7 17:48 编辑

傻叔

  

  在野里,蜿蜒且不平的田间道上,两边是葱郁的玉米、黄豆这种应时作物,脚下是各样的野草,间或有一些麻雀、鹌鹑之类或者叫不上名字的新奇飞鸟腾空而起。傻叔两只大粗手交叉盘起兜着长青的小屁股,大步流星忽左忽右地跑起来。小长青就匍匐在背上,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小身子跟着一垫一垫地,清脆咯咯的笑声和憨沉嘿嘿的笑声统统抛在身后。更远一些,是长青爹娘难免有些不安和嗔怪的叮咛“栓柱,慢点,看把孩子摔了!”这样的场景经常在长青脑海里闪现,甚至在梦里。

  在他不太懂事的时候,傻叔像哥哥一样,让他觉得亲近,温暖和开心。在太阳底下陪他斗蛐蛐,在月亮清辉下和他玩捉迷藏,在门前那株梧桐的荫蔽下抓来雏雀或者小野兔给他玩。有时候也替他抵挡和击退那些同龄孩子对他的不友好。

  渐渐他长大了,竟开始嫌弃傻叔。当别的小伙伴追着傻叔喊“傻栓柱、傻栓柱”的时候,他没有选择和傻叔一样站出来抵挡,而是默默地选择了逃离。此后,他开始刻意躲着、避开傻叔。他还因有这个傻叔变得自卑,变得和同学们疏远。他把所有的时间统统用在课本和课外读物上。直到有一天,他从全村几十个孩子中脱颖而出,考上了县重点中学。他离开了家,离开了父母,也离开了那个他已经觉得有些多余的傻叔。

  爹染上了严重的肺结核,一下子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轰然倒下。他的学费甚至都成了问题。月末回到家里,目睹家里的这些变故和爹娘脸上的愁容,他对娘说“我不想继续上学了”。尽管他心里很不甘,但是他觉得自己能做的恐怕也就是这些了。妈妈很是惊愕,劈头盖脸把他训了一通,让她安心写作业,其他的事小孩子不要瞎操心。

  这一晚,妈妈把刘四叔请到了家里来,她把家里唯一的一只羊杀了,烧了一桌羊肉菜。土炕上支了张饭桌,烫了一壶烧酒。爹半身依靠在炕沿的被垛上,和刘四叔边喝边唠。

  他在里屋有些昏暗的灯影里,写着作业,间或听到父亲剧烈的咳嗽,感觉像有什么堵在自己的心口,手里的笔停停顿顿。也隐约能听到他们的一些对话。

  “老四,咱庄上就你脑瓜活泛,这些年咱村的那些后生幸亏你带着出去,日子才过的滋润了。”

  “二哥,我也犯难啊。这些家伙土里的活还行,到了城里啥都不会,为了给他们找活,我可没少操心。”

  “老四,哥今天请你来,就是想求你件事。过了年,你把栓柱也带上吧。他虽然脑子不中用,但是舍得用力气。你看我这身子不中用了,长青这娃念书有出息,我不能把他给耽误了吧

  “二哥,经济上我可以接济你,这事儿恐怕不行。栓柱虽然舍得使力气,但是毕竟脑袋不灵光,这在外面要是出点啥事,我没法跟您交代啊。”

  “他四叔你就别推脱了,咱家这情况你也知道,总不能都在窝在家里闲着吧。”这是娘的声音。

  “哎呀,栓柱和那些后生不一样,能做啥活?!……去煤窑倒是可以,但是那活危险,真若出了啥岔子……不成不成!”

  “老四,就这么说定了。栓柱的情况都知道,真在外面有个好歹,咱不会埋怨你。来,咱哥俩喝了这一盅。”

  “唉!唉!二哥你放心,这工资少不了他的,每月我给他保管着,逢年过节给你原原本本带回来,你有要紧的需要,我给你寄回来也成!

  下次回来的日子,长青没见到傻叔,他甚至都没问。娘主动告诉他,傻叔跟着庄上刘四叔去打工了。他没吱声,埋头看着书,脑海里却不经意浮现了一个有些模糊的身影,一个弓着厚实的脊背的傻叔,背上不再是他而是一大筐的黑……

  二

  以后的日子,长青很少见到傻叔了,只有过秋、过年的日子,傻叔才回来。他还是原来的样子,总是自言自语,一个人嘿嘿地笑。只不过脸黑了些,身形也瘦了。在家的时候,还是和长青亲近。只要他看书写作业他就一声不吭,拉一把凳子坐在一边瞅着。吃饭的时候,把碗里仅有的几块肉单独挑出来,放到长青碗里,一脸傻笑看着他。他用筷子夹起来,想再还给他,他抱着碗就跑,一边跑,一边笑,和小时候在野里背着他一样。

  可是,在他高中要毕业的那一年,春节的时候,傻叔没跟着刘四叔他们一起回来。且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晚上,刘四叔提着一大堆礼物来了,还有些慌张。

  “二哥,这次是真的出事了!”

  “栓柱?咋了?!

  “煤窑塌方了,栓柱砸坏了一条腿。人废了……怪我没照顾好,对不起二哥。”

  “这,哎!那栓柱人呢?”

  “我好说歹说,和窑上管事的要了一万赔偿金,这不给你带回来了。栓柱这样了,带回来也是累赘,你家的情况我还不知道吗?带回来你们日子咋过?!

  “那总不能……”

  “放心吧,二哥,我把他舍在省城车站了,政府总不能不管吧!”

  “可对外咋说呢?”

  “就说自己出门走丢了。他脑子不灵光,庄上人又不是不知道。

  “他四叔,让你费心了,这些钱你拿着,跑前跑后的得亏你。要不咱一分钱也捞不到!”

  “二哥,你就别臊我了。人没照顾好怨我,你家的情况这些钱也得省着花呢

  “我要傻叔!你还我傻叔!”长青从里屋冲了出来。眼里含着泪花,愤怒地对着刘四叔吼。

  “这孩子,胡说啥呢?!你四叔还不是都为了咱家好。”娘说着,一把把他拉到身边,眼泪也跟着往下流,吧嗒一颗一颗落在他头上。

  “孩子,可不敢乱说。你傻叔在省城,人家公家有救助站,有吃有喝有住的地儿,亏不了他。”

  “不,我就要傻叔!你还我傻叔!”

  “二哥,我走了,你可得嘱咐好这娃,可不敢出去瞎说。咱刘家可是要脸面的呢!”

  大学毕业的时候,长青的学校来了很多招工的单位,都是大城市的金融机构或者其他国企。但他最终出人意料的选择了省城的一家金融单位。没有人能理解他的这种放弃和坚持,因为在他心里,一直放不下那里有一个曾经被撇下的傻叔。

  

  周末的时候,长青从不和朋友或者同事聚会,或者出入那些娱乐消费场所。他先是跑遍了省城的救助站,打听傻叔的下落,但却一无所获。

  他又开始在火车站、汽车站,甚至飞机场的候车室里,广场上找,可是依旧没有看到傻叔的身影。

  他甚至怀疑,刘四叔当初说了谎。因为他后来听有庄上人传闲话,说傻叔出事故已经砸死了,而且赔了大笔的赔偿金。刘四叔为了自己得到这些钱,慌说傻叔只是砸伤了腿。为此,他去找了刘四叔,又去了当年他们打工的煤窑,得到的确切消息是四叔说的是真的。

  他在网上发了大量的帖子,寻求线索,也如泥牛入海。但他不死心,每到周末就在省城的街道上骑着单车逛,看到那些衣衫褴褛乞讨的人,都要走近,盯着看老半天。

  一天夜里,他照例在街上闲逛,搜索着过往的人流。忽然看到不远处一个邋遢的身影,恍惚的街灯里看上去很像傻叔,但双腿是健全的 。他正要追上去,却发现一辆写着救助的公车在那人身旁停下来,把他拉到了车里开走了。他骑着单车一路猛追,但最终还是眼睁睁看着那辆车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里。

  第二天,他决定先去救助站问问情况,因此,他请了一天的假。

  救助站的这位身形胖胖的阿姨很殷勤。给她倒了杯水,耐心听他的讲述。但听他说到昨晚的经历,她立刻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不可能,不可能!

  “小伙子,你一定是看错了。”

  接下来,她不再友好,一味低头摆弄电脑上的文档,明显的敷衍和冷淡。

  他悻悻地走出救助站大楼。在院子里,竟然发现了昨晚那辆他见过的公车,旁边司机师傅正在擦洗车辆。他忙走上去,递给司机一支烟,借故慢慢和他攀谈。

  “小兄弟,看你也是个实在人。说实话,我见过很多把人送到救助站来的,却从来没见过一个来找人的。”那司机幽幽吐了口烟气,对着长青说。

  “哎!这年头,你这样的人是真不多了。不过……”他欲言又止。

  长青从兜里拿了一盒烟揣到司机上衣兜里,边说道:“有话,您尽管告诉我。”

  “兄弟,我的话可别到处乱讲。”司机师傅用眼睛扫了扫周围,递上嘴巴贴近了长青。

  就这样,他从司机口里得知了一个救助站的潜规则。原来,为了维护城市形象,救助站对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人,都是要劝返。那些不听劝又不愿意待在救助站的人,或者身体残疾,救助成本高的人,他们就会趁着夜色送到管辖区以外去。而昨晚他看到的那个人不知是自己跑来的,还是其他地方的救助部门抛下的,年纪60左右,有些痴呆,他们昨夜是把他送出了省界,给了他一些衣物和食物,抛在了那里。

  长青听到这些很是失望,这个人看来肯定不是傻叔,年龄上对不上。而且,凭傻叔的情况,就算真的在这个城市待过,恐怕也早就被“转移”到别的什么地方去了。

  一切都变得更渺茫,和无从寻起。

  四

  这个世界很神奇,很多时候,当你看似陷入绝望的时候,往往却会意外地迎来转机,仿佛冥冥中有谁主宰着一切。

  这是一个旖旎的秋日,长青受约去邻省的省会城市参加一个行业交流会。

  在轻柔的风里,伴着播音员甜美的提示音,他跟随人流缓缓地走出高铁站大厅。在天桥高大站牌前面等计程车的时候,他还是不忘一目一目地打量着周围,这么多年,这似乎已经成了一个习惯。

  恰恰就在这时候,他就看到了天桥油漆路对面栏杆旁,一个匍匐在地的流浪人。他看上去蓬头垢面,杂乱的长头发几乎盖过了整张脸,一身脏兮兮的衣服,整个身子趴在一个安装了滑轮的板车上,没有腿。面前放着一个破掉的书包,伏头不停的念叨着“行行好,行行好”。恰恰就是这声音,让长青觉得那么的熟悉,虽然含糊,但明明就有老家的乡音在里面。

  他径直走过去,站在他面前,然后蹲下身往书包里丢了一张大额的钱票。那人很显然看到了钱,禁不住缓缓抬起头。看到那一张略显陌生但又再熟悉不过的脸,就那么突兀的出现在自己眼前,长青禁不住喊了出来:栓子叔!

  那人愣愣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突然眼睛里放出奇异的光彩,口里混独不清的念着长--青,长--青,傻傻的笑容撑开了那一脸的灰痕。

  “嗨,嗨,干嘛呢?!”

  这时候,一个年轻人不知从哪里冲了出来,只见他光着膀子,右臂上纹着一条龙,左臂上纹着一把匕首,很是刺眼。

  “咋了?”长青愣愣地问道。

  “什么怎么了,一个残疾人有什么好瞧好唠的。别他妈啰嗦,没事一边待着去!”

  “他是我叔!你是谁?”长青愣愣地看着这人问道。

  “我……你管呢!这年头还有他妈认傻子、瘸子做亲戚的,真邪门了嗨!”那个青年说着,一把将长青推开。

  “这真是我叔!”长青急了,冲着他咆哮着。

  正争执间,忽然从远处开来一辆轿车,在他们身边嘎然停下,接着从车上又窜下穿着一样褐色衣服的几个青年人,一下子把长青围拢了起来。

  这时候,傻叔嘴里不停地发出呀呀的声音,眼里充满了恐惧,似乎在示意长青赶快离开。

  车上又走下来一个年长些的人,穿着灰色西装,嘴里叼着一只烟卷,面无表情,但目露凶光。

  “咋了,想找事?!”这人一眼不眨地盯着长青喝问道。

  “不,这是我叔。”

  “这傻子是你叔?唬谁呢!懂事的话快点离开。”来人不急不缓,但声音里透着杀气和不容商量。

  “少废话,赶紧走人。”旁边几个青年开始对长青推推搡搡起来。

  “你们干嘛,这真是我叔。”长青奋力挣脱他们的手臂。

  忽然,一声凄厉的惨叫从那个人嘴里传出来。长青扭过头去一望,只见不知什么时候,傻叔匍匐了过来,抱着那个年长的人的小腿,张开嘴巴正死死得咬住,口边登时流出了猩红的鲜血。

  长青还没来得及作出什么反应。只觉得脑袋一沉,感觉自己晕倒了。在自己倒下去的时候,他脑海里出现了父亲临终时的脸,对着自己喃喃:孩子把你栓子叔找回来,咱,咱家对不住他!

  冥冥中,耳旁又传来一阵尖利的警笛声,由远及近……





评分

8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1-2 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早上抢到野芒老师的沙发,真舒服,细品佳作。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守望天使 发表于 2018-11-2 08:39
一早上抢到野芒老师的沙发,真舒服,细品佳作。

我是笨鸟先飞啊谢谢天使赐读,留下意见。
发表于 2018-11-2 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善良的傻叔被利用完之后被家人无情抛弃,简直就是没人性的做法。更惨的是傻叔被乞丐集团利用成为讨钱的工具,令人唏嘘不已。草芒老师总有那么多的巧思,佳作接二连三,这得益于生活的积淀和阅历的丰厚。还要有深厚的笔力,缺一不可。
文中有个小瑕疵,帮老师提一下,“雄赳赳冲四叔大喊”,此处不应用雄赳赳,换做气冲冲如何?
发表于 2018-11-2 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多时候,人们说的傻,其实就是善良诚实。利用别人的善良和诚实来谋取私利的人,简直就是没有人性。
发表于 2018-11-2 15:47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物的悲剧色彩让文本显得沉重而有力度。这类型人物并不鲜见,但是在作者的深情叙述下,还是再次打动了我们。场面描写见功力。内在的现实意味引人深思。
发表于 2018-11-2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野芒!
很见功力的小说,人物塑造很成功,傻叔个性鲜明鲜活,祝贺!
发表于 2018-11-2 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傻叔,一种通过孩子多视角的展示和表达,凸显了亲情和爱,也由此延伸到对社会阴暗面的一种揭示和鞭打,有现实意义!小说叙述描写沉稳,主题发人深思!
最后几段里出现“黑叔”,可能是笔误!
发表于 2018-11-2 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又一篇大作,老弟的笔头好过硬,佩服。
发表于 2018-11-2 20: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善良的心,耐品的文,耐人寻味
发表于 2018-11-3 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通过一个残疾人的悲惨遭遇,形象而生动地演绎世间人情冷暖。弘扬亲情仁爱传承感恩孝道, 无情鞭挞了社会诟病,诠释人性美丑善恶,呼唤社会关爱残疾人。流畅通俗的小说语言,栩栩如生的人物刻画,跌宕起伏的情节布局,生动而细腻的细节描写,爱憎分明的情感表达,美丑对照的创作方法,综合在一起彰显了小说魅力。一篇很有感染力的小说佳作。欣赏,喜欢。
结尾处微瑕如下:
1,,哪(那)个青年说着,一把将长青推开。——“哪”应是“那”
2,接着从车上又窜下穿着一样褐色衣服的几个年青年人,一下子把长青围拢了起来。——“几个年青年人”,应该是“几个年轻人”或“几个青年人”。
3,旁边几个青年开始对长青推推桑桑起来。——“应是“推推搡搡吧”?

发表于 2018-11-3 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悲情的“傻叔”,令人唏嘘的人情冷暖。功力深厚,主旨厚重,学习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临沂风铃 发表于 2018-11-2 14:08
善良的傻叔被利用完之后被家人无情抛弃,简直就是没人性的做法。更惨的是傻叔被乞丐集团利用成为讨钱的工具 ...

谢谢风铃的精评。我还是努力学习中,和大家一起努力和进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介草民 发表于 2018-11-2 14:44
很多时候,人们说的傻,其实就是善良诚实。利用别人的善良和诚实来谋取私利的人,简直就是没有人性。

嗯,生活远比我们想象的更残酷和无情。我们能做的就是唤起人们的良知。
谢谢赐读!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冰 发表于 2018-11-2 15:47
人物的悲剧色彩让文本显得沉重而有力度。这类型人物并不鲜见,但是在作者的深情叙述下,还是再次打动了我们 ...

谢谢夏版赐读,多提意见。敬茶,祝安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19 05:23 , Processed in 0.077312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