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76|回复: 30

[原创] 我们的爱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6 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的爱情
                                                                                       作者:随玉

        其实我们的爱情没什么好写的也没什么可看的,它甚至都不是爱情。

  那天我们站在山巅上,我看着山下,清流看着我。山脚下有一个蚂蚁大小的农夫牵着一头苍蝇一样大小的牛慢悠悠地在村道上走,一缕炊烟袅袅地从屋顶上升起,又慢慢消失在空中。隔了一会儿去看,农夫还在村道上慢悠悠地走,炊烟还在袅袅地往上升。他们在过另一种生活,小牛,田野,稻子,炊烟,柴火,家。他们像一幅凝固的画。我看着看着,眼睛就湿了,感觉被全世界抛弃,于是回过头说:“我们结婚吧!”清流什么也没说,点了点头。

  “谢谢。”我喃喃地说。

  你看,我没有学会爱情,就走进了婚姻,你能说这样的东西叫爱情吗?

  其实我好像有过爱情的,好像又不是。那是十六岁?十七岁?我不大记得了,昨天的日子好像梦一样。一脸稚气的我背着那个用旧的书包,穿着一身土不拉叽的衣服在城市的柏油路上走,路面被太阳晒得有点烫脚,我踮着脚尖,小猫一样蹦跳着。一辆大卡车在我身边停下,从驾驶室里伸出一颗肥胖的头笑嘻嘻地问我:“妹子,上哪去?要不要搭车?”

  我看着他好一阵,他的笑容一动不动地挂在脸上,我说好。我跳上了那个人的车。我稍稍打量了一下他:三十来岁的小胖子,肥头大耳,满面红光,他看着我的眼神就像钓上了一条小鱼。他问我要去哪,我说不知道。第一次出远门?嗯。你有朋友在这边吗?没有。晚上要去哪睡?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总该知道吧?他笑了。我叫小穗,麦穗的穗。我清清楚楚地说。

  来到城市边沿,他停了车。我跳下车子朝他深深地鞠了一躬,转身的时候他说:“小穗,我收留你好不好?”

  好不好?我在心里衡量了一阵子。我身上已经没钱了,刚才就因为没钱才在半路被长途车司机抛下的,事实上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在城市找个角落安身,假如是在乡下,或许田间地头有人搭的草棚子,我可以借那样的窝棚过一宿,城市里是没有那样的窝棚的。小梅说,城里的夜也跟白天一样,全是大瓦灯泡。在那样敞亮的地方,我能躲到哪里去呢?小梅有地方躲,她躲到男人的裤裆下去了,男人总是愿意为了他们的生殖器付出任何代价,包括收留一个无家可归的女人。

  “女人身上的器官,男人也不过用用而已,又带不走,没什么的。”小梅总是一脸不在乎地说,当然,那时她手里肯定抿着崭新的钞票。我愿意离开村庄也是这个原因,小梅说在城市里躺着就能挣钱,挣大钱。

  我回身看着小胖子,他脸上戏谑的表情变得十分认真,我甚至看到了一丝怜惜。胖子们认真的时候总能给人一种温暖踏实的感觉。我在小胖子脸上找到了这种感觉,当他眼睛痴痴地望着我时,我只觉得心重重地跳了一下,有血往四周的脉络涌去。

  当天晚上,我就被小胖子带到了一个小区,他给我租了一间小房子,买了许多生活必需品,还有两套换洗衣服,甚至还买了一件吊带睡衣。胖子抖动着满身肥肉卖力地帮我打扫卫生,他的汗珠从脸上滚滚而下,油乎乎的。好不容易把家收拾好了,胖子累得在床上瘫作一团。我随便做了一个菜饭,胖子吃得狼吞虎咽,好像饿了几世纪一样。我戳着他鼓得高高的嘴巴,咯咯地笑,胖子朝我做着鬼脸,挤眉弄眼的,肥肉在脸上七扭八歪地堆着,真的像鬼一样。我问胖子家在哪里,他不说,问他爸妈做什么的,他也不回答,但我猜他家肯定不远,因为晚上他出去了一趟,不多久就把他的东西收拾来了。我本来不打算留下他的,总觉得就算要发生点什么的话,现在也太快了一点儿,但转头想一想,这房子是他租的,他才是主人,如果要走的话不应该是我走吗?于是我不吭声了。

  当天晚上胖子就要了我。他很温柔,像对待珍宝一样,先是搂了我半夜,让我熟悉他的味道,然后凑上来吻我,胖子的吻也带着热带雨林的味道,温暖而潮湿。接着他慢慢翻了上来,吻我的脖子,吻我的耳垂,说我是他在路上捡到的一只可怜小猫咪……

  说真的,胖子的肉又软又暖和,火炉一样,我并没有感觉很痛,当他进入我的时候只觉得下体像被什么利器戳了一下就通了。胖子怕我难受,还一直在耳边安慰我,说他会好好疼我,将来一定会娶我云云。我无所谓。真的像小梅说的一样,只是身体借他用用,又拿不走是不是?我安慰自己说没什么,就当交的房租了。我在说这话的时候觉得眼角痒痒的,眼泪不由自主流了下来,似乎在为失去的处女膜可惜。

  我曾经以为女孩子的身体只能交给爱情,后来觉得交给哪个男人都一样,他们表面道貌岸然,其实生殖器都一样丑陋。交给胖子也好,至少他能给我温暖,还能给我一个家。他还说娶我!呵呵,可惜啊,胖子的话永远也兑现不了了,他死了!吸了过量的白粉,嗨爆了!你瞧,我跟着他那么久,黑话也改不掉。是这样的,胖子后来跟他的狐朋狗友在一起,被他们带坏了,吸上了白粉。那帮臭男人——不,社会的蛆虫!他们把活生生的胖子变成了一个魔鬼,但胖子的妈不这么想,她觉得她儿子是被我害的,我才是社会的蛆虫,是巴在她儿子身上的一只吸血鬼!她为什么这么说呢?我觉得用她的原话就能讲明白:“像你这种没有身份地位又没有文化的乡村穷鬼不就想借着嫁给城里人的机会飞上枝头当凤凰吗?你也不照照镜子,就凭你这副寒酸又愚蠢的样子,哪里配得上我儿子?气死我了!”

  你看,她说气死她了。攀高枝我当然想了,谁不想?但我没想过胖子是高枝,他一直告诉我他是长途车司机,替朋友开的,挣点辛苦钱,他每次回来也是满身尘埃,十分疲累的样子。但胖子从没亏待我,每次出车回来都给我带礼物,买了不少衣服,还带我下馆子。我劝他省着点花,挣钱很辛苦,他却一脸无所谓地说不用担心,他有的是钱。他说他只是想有个这样的家,有个喜欢给他做家常菜的老婆,他还喜欢我种在阳台上从路边摘回来的野花,说这才是家的味道。不过,当我问起他的家时他却闭口不语,更不会带我回家。

  你知道的,在十几岁的年纪每个人都很任性,他们想要什么就一定要得到,而且不惜一切代价。十九岁的时候我开始缠着胖子,让他带我回家,并借着肚子里的孩子要胁。可怜的胖子那时候是真的爱上我了,他足足抽了一上午的烟,最后才下决心带我回去。我在想,如果我当时没有那么任性,或许我现在还和胖子过着安静平淡的生活,我们还有几个可爱的小小胖子,一家人过着其乐融融的生活,多好!可惜这种幸福被我自己给毁了。

  和胖子回家后我才发现,胖子的家非常豪华,至少在我的认识里从未见过这么有钱的人家,他和父母住在一套装修奢侈的别墅里,这样的别墅我只有在电视里见过,胖子的父母都是知名大学教授,姐姐是大学老师,哥哥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股东。那时我才知道,自从认识我后,胖子才搬出来和我一起租房子的,他以前过的是少爷的生活。

  这样的剧情是不是很熟悉?呵呵,就跟灰姑娘爱上青蛙王子一样。我也同电视里的灰姑娘一样,一进去就感受到了满满的敌意,他的爸爸妈妈、哥哥姐姐都围着我,让我离开他们的儿子和兄弟,还用他们的满腹经纶告诉我一个事实:我不配走进他们家成为他们当中的一员,我的出身太低贱了,而且举止没教养,不够庄重大方。

  我当时被他们家的阵仗吓住了,一声不敢吭,只是傻傻地站着,这副样子肯定让他们更瞧不起我了,直言逸华(胖子的名字)脑子进了水,捡了一个傻村姑还当宝。胖子的表现很爷们,他先是掐灭了手中的烟,走过来揽着我说:“她已经怀上了我的骨肉,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娶她!”

  胖子的家人被他的态度激怒了,他老妈不顾一个大学教授的涵养摔了杯,指着胖子的鼻子说要和他断绝关系,还叫我把孩子打掉,说就算生下来也不会认他,他就是个野种!

  胖子架开了他妈的手指头,说你是要这么说的话,我也是野种,我现在就带着我的野种老婆和野种儿子走,永远不再回来!

  呸——

  这是我们得到的回应。

  其实不是我仇富,这些所谓有知识有涵养的女人撒起泼来比农村妇女还要厉害,她们骂人不带脏字,却能让你气得浑身发抖,她们的眼睛里都藏着两把刀,一左一右来回切割着你。我当时就是这种感觉。其实,自从踏进胖子的家门后我就已经明白,我是配不上胖子的。我拿什么来配他呢?我的家在贵州的一个小村落里,那里十分落后,一辆摩托车都算奢侈品了。我们家一个月吃不上几回肉,衣服都是捡别人旧的穿。他们说我没有文化是对的,举止不够庄重也是对的,我不明白胖子为什么会对我一见钟情,也从来没去想过,大概那时还相信虚幻的爱情?呵呵,果然年轻啊。

  胖子的妈妈并没有放过我,她接下来演了和电视里一样的套路,先是趁胖子出车的时候把我约出来,请我离开她的儿子,然后豪迈地往桌上拍了一张十万元的支票。见我不吭声,她又多加了五万,加了十万。

  一般人在这种场合下会有什么反应呢?是收了钱还是一文不要酷酷地转身离开?我当时没有离开,只是瞪着两只眼睛看着胖子他妈,他妈见我是这种态度,又“气死了”,捡起桌上的支票自己走人。唉,你说我当时怎么那么傻,拿了钱走不好么,二十万对我来说是一笔巨款了,我拿上钱,带上她的儿子,怎么也能过几年小康生活!可惜错过了这么一次机会,正因为这样,接下来我们的日子才真正难过起来。

  胖子的经济被他家人限制了,银行卡里的钱被冻结。平时大手大脚惯了的胖子根本受不了,他先是抱怨我常做些没营养的菜,而且脾气越来越暴躁,到后来他连车都不出了,整天呆家里喝酒,喝多了就在床上躺尸。连买酒的钱也没有的时候,他开始卖掉一些比较值钱的东西,比如他送给我的首饰。我把他送给我的东西又一样一样地拿出来卖掉,挺着肚子给他弄下酒菜。下酒菜也不过是些花生米、豆芽菜之类的便宜货,我那时候只能买得起这些。胖子吃腻了之后就再也咽不下了,他去找了当公子爷时的那帮富家子弟朋友,同他们一起上酒楼花天酒地。

  胖子不再有钱给我了,一天到晚连人影也见不着。我每天只吃两顿饭,没钱买肉就只买些青菜,等到青菜也买不起的时候就去市场捡些摊贩不要的老叶子。没什么丢脸的,当你走到那地步的时候大概什么都敢吃,人总要活下去。我曾想过要去厂里打工,好歹挣俩菜钱,但肚子已经越来越大了,大概也没有人敢雇佣我。

  我不是没有打算的,我把希望押在了肚子里的孩子身上,即使胖子的家人说过这孩子他们不会认,但Ta到底姓徐,是胖子的亲生骨肉,这是无论如何也抹不掉的事实。但人算不如天算,我没想到连老天也断了胖子的后路。

  那天,胖子又喝得醉醺醺回来,一进门就把鞋子东一只西一只甩开,一会叫我给他倒开水,一会叫我给他拿酒。我当时正在阳台上洗衣服,想先晾了再去理会他,没想到他不见我进屋,踉踉跄跄地跑到阳台上扯我的衣服。胖子不知道他的手劲有多大,在他一扯之下,我垫在脚底的凳子一翻,整个人“哐”地砸在阳台门上,玻璃哗啦啦碎了一地。我躺在地上,脑子一片空白,只觉得身子也麻木了,一点感觉也没有。胖子躺在我身边,已经打起了呼噜。过了一会,我居然还能爬起来,在屋里茫然四顾地转圈圈,扶起椅子,又捡起掉在阳台上的衣服挂好。血从睡衣底下涌出来,越流越急,最后下身一阵胀痛,有个东西掉了出来,我就拖着那根肠子一样的脐带在屋里走来走去,直到那团血肉模糊的东西完全掉出来,肚子也渐渐扁了。

  我虚弱地躺在胖子身边,看着他那张丑陋的大脸。真的,我从来没这么认真看过胖子,也从来没觉得他长得这么难看,以前的胖子总是嘻嘻哈哈的,像只无害的小白兔,现在的他就像一个猥琐的混混,一双眼睛浮肿着,嘴唇厚而发紫,头发像钢针一样粗硬,下巴上长着凌乱的胡渣子。他张着大嘴,一股下水道一样的恶臭味从他嘴里喷出来。

  我看够了胖子以后,找了个黑色的袋子把地上的胎儿收拾好,等天黑的时候偷偷下楼把Ta埋在绿化带里了。

  我是不是冷静得可怕?

  在农村的时候我见过太多死了的小猫小狗,在我眼里胎儿也就跟它们一样,是一个没有生命的物件,这样的东西除了拿去扔了或埋了,还能怎么办呢?在我们乡下也没有为它们念经超度之说。

  第二天胖子醒来的时候,看到满地的血迹和碎玻璃问我怎么回事。我如实说了,还说他的儿子就埋在楼下的绿化带里。他呆呆地看了我一会,眼睛渐渐红了。我以为他会抱着我痛哭一场,那么我会原谅他所有的错,然后去找份工作养活我和他,没想到他默默地坐了一阵后摇晃着出了门,步履有些沉重。

  胖子这一消失有三天没回来,当他重新出现的时候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搂着我又抱又跳。但没过多久,他就满嘴流哈喇子,浑身发起抖来。他从袋里掏出一小包白色的粉末,宝贝一样小心翼翼地放在桌子上,再拿出打火机在锡纸上点燃,把鼻子凑上去贪婪地吸着。吸完后满足地倒在床上,就像每次做完爱后的表情。

  看到胖子的举动,我的心一下子凉了。即使没有见过别人吸毒,电视也上看过类似的宣传,胖子已经完了!我终于明白他那帮朋友是什么样的人了,他们给胖子白吃白喝并不是没有代价的,他们引诱胖子吸毒,让胖子和他们一起堕落。

  吸毒后的胖子完全不可理喻,他开始不停地找我要钱,不给就动手打。我脸上经常是他留下的手掌印。我曾找到胖子的家里,求他们救救胖子,但我才刚开口就被他们赶了出来,说已经和胖子断绝了关系,不再管他的死活了。

  回来的路上我想,要不要就这么离开胖子,让他自己一个人堕落吧!

  我想走到城市的另一边,远远地离开胖子。穿过几条熙熙攘攘的街道,被人撞得东倒西歪后我忍不住蹲在路上大哭一场。哭完后毅然决然走了回来,径直向租房走去。胖子已经过足了瘾,正倒在床上享受欲仙欲死的感觉。我拿起桌上的锡纸,擦燃了打火机,把鼻子凑上去闻那缕让胖子要死要活的烟味。一股异样的味道钻进鼻孔,我打了个喷嚏。胖子从床上爬起来抢我的打火机,一面抢一面喊:“小穗,你不能吸!不能吸啊!”

  “走开!”我推开胖子,又哆哆嗦嗦地点燃打火机,使劲闻着那股烟味,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对不起!对不起!”胖子抱着我嚎啕大哭。

  此后,我为了得到白粉,把自己给了一个叫东哥的男人,胖子介绍的。那天晚上,我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跟胖子到了东哥的家。东哥知道了我的来意,直惋惜地摇着头。他很快把胖子打发走,然后把我抱到了床上。没什么好说的,也不是第一次了,跟胖子睡和跟东哥睡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区别,换句话说,是男人都没有区别。

  我从东哥那里弄到了足够多的白粉,回来的时候胖子正在床上抽搐,鼻涕和哈喇子把床单都弄湿了。胖子从我手中抢过白粉,哆哆嗦嗦地拿去兑。现在光吸已经满足不了他的要求了。我接过他手中的注射器,从容地帮他兑好。胖子迫不及待地接过去,注射进他的手臂,然后满足地摊开四肢躺在床上。

  胖子再没有醒来。他不知道我并没有染上毒瘾,他不知道这批货浓度极高,他不知道,我不想让他像蛆虫一样活着。

  胖子死后,他的家人最终还是给他办了后事。我没有再出现,只远远地看了一眼胖子的遗体。那就是我的爱情。

  我回了乡下,那个落后但安宁的小山村,青梅竹马的清流说,他一直在等我,希望我给他一次机会。我把他约到了山上,告诉他我和胖子的爱情。他说,他不介意,他说他喜欢小牛,田野,稻子,炊烟,柴火,家的生活,如果我也喜欢,他愿意给我。


评分

7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1-6 17:42 | 显示全部楼层
总算结尾有一股清流。
许多山村的女子到繁华城市寻找梦想,在充斥着金钱权利毒品的都市里堕落,最终回过头才发现梦就在老地方等着你。
小说厚实,这语言一如既往的好。
发表于 2018-11-6 17:54 | 显示全部楼层
呵,我们的爱情,随玉又来了一篇同题,好戏一定精彩。先提到桌面上来再品尝!
发表于 2018-11-7 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了随玉“我们的爱情”,其实也点评不了什么,它甚至都不是点评。
随玉嫁给了胖子,那是随随便便的。那时候不懂爱情,但知道肚子饿要吃饭,胖子也不坏,给随玉饭吃,又不拿走随玉什么东西。但是胖子的爹妈不地道,不地道是让钱给烧的,胖子终究给烧死了。随玉又可寻找新的爱情,寻找一股新的清流,因为随玉已懂爱情。
带点调侃带点幽默带点悲悯自然而然流出了一个故事,不曲折不刻意甚至没包袱,还是王小波的味道,平淡中的批判,滑稽而深刻。

点评

随玉不是小穗,小穗也不是随玉,胖子就是胖子,只活在小说里。(∩▽∩)?  发表于 2018-11-7 13:33
发表于 2018-11-7 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的爱情很绕,从离开到回来,收获的还是最初的。随玉演绎的我们的爱情和古琴明显有着一些不同。“我曾经以为女孩子的身体只能交给爱情,后来觉得交给哪个男人都一样”这样一句话基本诠释,也注定了这份爱情更沉重,更让人无法释怀!随玉的语言是非常好的,顽劣式、调侃式的叙述,让你愿意读下去,不管内容是怎样,都愿意把他读完,而且这里有一种近乎自虐的味道,让你体味一种不同的感知,很容易进入到作品角色里去。它的人物活了,是一种自然的活,不是矫揉造作的活,这就很不一般,希望能够坚持!
学习拜读,加分支持!
发表于 2018-11-7 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场无望的爱情却不过是利益诱惑下的可悲,庆幸的是世间尚有一种温暖在,在最遥远也是最近的地方等候。
发表于 2018-11-7 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玉儿啊,让你写我们的爱情,你偏写与胖子和清流,存心气我不是?
发表于 2018-11-7 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的悲欢,体现在爱情上面时,总是让人感慨唏嘘。小穗,胖子。不对等的爱情。其实想一想,有太多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读的时候,总是让我想起老舍先生的《骆驼祥子》,一点点的希望,然后,一点点的失望,最后,变成绝望。虽然,最后随玉还是给了小穗一些希望,但是作为文学角度上来说。我宁愿把最后那一段砍掉。让绝望来得更加猛烈一些吧。那样,似乎冲击力量更大一些。
发表于 2018-11-7 19:02 | 显示全部楼层
玉儿的文字总有一种蚀骨的痛,还有寒冷,有深度的文字。
发表于 2018-11-8 08: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的小说味道很足,我读着的时候,总能找到一星半点属于小说本身的东西。这一点很难得。很多人在写小说,但是小说味道却淡薄。甚至竟然连作者也不明白这个东西的存在。作为小说而言,拥有这样的作者,真的是幸事!
发表于 2018-11-8 12:15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爱情,只是想换一种活法,但是要用身体来换。无论什么遭遇也是走了一遭,得到了经历和思考,知道什么才是自己要的。只要活着,还能选择。
 楼主| 发表于 2018-11-8 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香薰古琴 发表于 2018-11-6 17:42
总算结尾有一股清流。
许多山村的女子到繁华城市寻找梦想,在充斥着金钱权利毒品的都市里堕落,最终回过头 ...

我已经戴好了头盔,没想到你撒的是糖。我摸着小心脏说:“阿——米豆腐!”
 楼主| 发表于 2018-11-8 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前儿和小贩/琴姐等人一起约,说要写个“我们的爱情时代”,老夫哪有爱情?
没有爱情?没有爱情也得写!
写吧写吧,鬼撵一样写完了,不出所料,砖头满天飞。来看看损友们是怎么打击老夫的:

某蓝:玉玉,你还是多写写小说吧,感觉退步了!(真是痛快,一刀把老夫抹死了!)

老夫呵呵哈哈推磨:不会写了,写写就腻歪。

某蓝:夫子说得对,要写些身边经历的东西才有真情实感。你看这写的毒品就没有代入感,去戒毒所一趟就能好!
老夫:我极需素材。。。某桑说得对,我缺少写作的矿脉。身边的人和事写完了,只好重复,光生孩子就生了四遍了!

某蓝:你多和别人聊天。上次那个留守老人就写得不错啊!不行你可以写爷爷奶奶辈的爱情。
这吸毒场景没代入进去,后面感觉不好了,没沉住气。你不应该想想电视剧场景吗?还有就是感觉失真了,有了流水的感觉。

老夫:对,太夸张了!
………………
这时候某紫冒出来了,见老夫没死,上来就补一枪:反正今晚也没办法完成任务了,我来给你挑挑刺。

老夫:我浑身是刺。。。。

某紫:第二句话,你的格局就促狭了!

老夫狂点头:嗯嗯,完全偏离轨道!我是想写小格局爱情的,写第二句的时候。

某蓝画外音:玉玉,你别写爱情了!(神补刀!老夫已凉!)

某紫跳出来救老夫:小格局不是不可以写,而是你还没有找到讲述通道,正是这里,使你打结了。你在这里应该是卡了,犹豫了!

老夫又狂点头:对对,就是犹豫了!我在想要往哪走。

某紫:很正常,你不知该如何表述这样一个爱情。甚者,你自己都说了,它甚者不是爱情。你都不认为它是爱情,所以就不该当爱情来写。写爱情,未必要有感情有行动,有时候只是一个眼神或者一件事,爱情就结束了。但你的功底还是过硬的,你挤也能挤出来!

老夫:才华就像女人的胸,挤挤还是有的!(手动卖萌)

某紫:说实话,我之所以抛弃了许多开头,就像跟你一样,一开始就犹豫,感觉不对。

老夫继续点头:对,切入点一定要找好!

某蓝又跳出来:玉玉,你改了吧!

老夫:这个文没法改,故事老套,主题不明,细节不细。最大的缺点是:断片!我发现了一个绝望的事实,我只会絮叨了!

某蓝:就这样吧。

接着,聊起了马尔克斯,我说可能受到马尔克斯流水账式的叙述方式影响,感觉我有点刻意在学他。但是他是靠整体构思出彩,没有大的构思,学他这样的写法对短篇没有好处。阿紫说虽然老马是流水账,但他真没有多余的废话,我试着简化过他的片段,发现都不能去除。也许我们该尝试弄长篇。阿蓝说,老马的书我下不去嘴。(偷笑)

阿紫继续给我拍砖:对话啰嗦才是真的啰嗦,对话越简洁越好,能一个字表达的,绝不用俩。看看这段:

第一次出远门?
是。
找朋友?
不是。
晚上睡哪?
不知道。
叫啥?
小穗。麦穗的穗。

俺老老实实听着大夫给我诊脉。

某紫一拍大腿:好了,我找出玉玉的毛病了!

玉玉:你能找出优点才了不起呢。

某紫:有优点?

玉玉:就是不好找。

某紫:这傻妞,活回去了,竟然开始炫技!

玉玉:那大夫,您看我还有救吗?

某紫:玉玉这样是正常的,当你的写作到了一定的水平,想要突破的时候,必然会尝试找各种方法,但十次有九次都是碰壁。

某蓝:我找到一点儿优点,语言还有带着那股野性。

玉玉:我想着要大胆一点,因为故事注定不出彩了。

某紫:对,所以你的方法是正确的。写长句子其实很冒险,你这篇小说就抛弃了你以前的习惯,许多长句子。但是,长句子里必须要有足够炫,足够屌(俺在想要不要把这个字打马赛克以免破坏某紫的淑女形象,后来想想我干嘛不坑一下她?)的词才漂亮。

某蓝:这还真的是。

玉玉:你瞧,某紫就能发现我的优点。

某紫:我给玉玉治一次,她马上就会惬意三个月。

某蓝:我有时候可佩服某紫了,她一看别人的小说就切准脉了,说话还老漂亮了,别人想生气还觉得老有道理了!

某紫:我写不出来,就打击写出来的!

玉玉:我的想法你都看到了,我写的时候就是这么想的。

某紫:玉玉,你的水平还在那,没有退步,这我就放心了。只不过,你不熟悉都市爱情,所以驾驭不了里面的细节,从生活,到感情。换句话说,这个故事本身所带来的精神刺痛,并没有提起你的写作兴趣。你只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写。

玉玉:对,确实没有,没有触动我的点。而且,我缺少素材。

某紫:不是缺素材,是我们缺少对人性的真正了解。我们感性,却很难感动。这个故事很好,如果你把它扩张到一倍或者两倍以上的字数,效果就出来了。生孩子这里,倒是不该写那么细。

玉玉:(偷笑)吸引眼球!增强点野性效果。

某紫:你的文字本来就有野味,这篇恰恰没了,你怎么不继续张牙舞爪地狂啊?真的,你的那些文字里,总有种不动声色的张狂,有种四处延伸的野性,但是,细瞅,长得还挺端正。

玉玉:已经很炫了,太夸张不好!没有灵感的文就这样,只能用技巧掩饰那种空虚感。

某紫:另外,你没有抓住人物的那种精神状态来写,小穗不是爱,而是空,如果你总是围绕这个主题来写,这篇小说会不一样。人物内心的空虚,迷茫,无所谓,正是现在这一代人的通病。

玉玉:对,我对小穗这个人的个性没有把握。以往写得有野性的文是因为有底气。你读出来了吗?这篇文里气不通,好的故事应该有种缓缓流动的韵律,不会断,这篇没有。

某蓝和某紫异口同声:你可以重新写!

老夫:要命!(头一歪,凉了。)










发表于 2018-11-8 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震惊!这篇小说一反随玉以往的风格,似乎有意朝小贩看齐,用很平静的语调,为读者讲了一个虽然老套却也很有新意的故事。刷k、流产等细节描写得非常真实,通篇文字画面感极强,脑海中胖子和小穗的形象清晰可见,几乎活生生出现在读者脑海之中。
文字功底过硬,一口气看完,没办点梗住人的地方,一个字,漂亮!
问好作者,冬安!
 楼主| 发表于 2018-11-8 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楠 发表于 2018-11-6 17:54
呵,我们的爱情,随玉又来了一篇同题,好戏一定精彩。先提到桌面上来再品尝!

人多了吃饭就香,一人来一篇同题其乐融融呀,只是辛苦一楠版主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19 05:23 , Processed in 0.115335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