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96|回复: 59

[原创] 瘟了姜赔了蒜疯了萝卜伤了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18 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奉洁 于 2018-12-21 13:26 编辑



瘟了姜赔了蒜疯了萝卜伤了心



    人勤地不懒,我有发言权。 工作清闲,工资不高,之所以能继续在单位靠,不仅因为有五险一金, 重要的还有双休。双休日就是我在地里挥汗时,对于收入来说,也算是“干粮不够,汤来凑”。
      
    家里有三亩多地,除了浇水不方便的地种容易管理的粮食作物以外,其余的两亩多地都是种经济作物。虽然种经济作物麻烦,但是嫌麻烦就赚不到钱。十年来,工资仅够两个学生以及日常生活的零打碎销。靠着种姜,不仅还清了自建二层楼房的八万多借款,还在市区买了近七十万的新房。
   
    家里的近两亩地土壤好、浇水便利,响应村队号召,原先和地邻一起种杨树,说是新品种,五年成材,包回收。但是树栽上后,就没有领导问津了。是不是新品种不知道,长到十年上,求爷爷告奶奶地让经济人转卖了,一算账比种普通粮食作物还收入少,倒是赚了十年的闲适。

    当时正值建房还款期,经济压力比较大,我急着平整好树坑种姜,往外倒腾树疙瘩曾经倒到凌晨。周六、周日两天时间,二百多个树疙瘩倒出,二百多个树坑填平,两亩良田复耕。

    种姜是个繁琐活,管理是个精细活,储存是个劳苦活,收益是个运气活。

    姜喜水,酷暑里,三天一小旱、五天一大旱,还不能日头高时浇水,怕经太阳爆嗮的水烫,要趁一早一晚浇水;姜喜肥,种植时需要微量元素齐全,尤启喜有机肥,生长期生根的、壮苗的、防病的源源不断,二次培土时氮磷钾都不能少,主要是钾肥。期间的灭虫除草更是不计其数。不知是不是因为姜的外形别致,难以用机械收储,所以至今都是人工。霜降前后,姜到了收获期,姜农门便进入了庄重而繁忙的节令。种姜的不种姜的都闲不住,自家种姜的自不必说,自家不种姜的也要给亲戚朋友、左邻右舍的帮忙,根本不用主家招呼,都能自发前往。成年劳力是拔姜的主力,老年人坐着削姜苗,妇女儿童装布袋、送水送饭……人手若够,就边拔边把姜直接下到地窨子里储存,有储姜经验的青壮劳力会自觉地下到地窨子里,担负起在低矮潮湿的窨洞子里把姜排好的劳苦活。所以说姜地里没有多余的人,人尽其能,各有活干。产姜区的这个时令,是最显团结的时候。

    起初种的是“麦茬姜”,就是在麦子小满前种。小麦时值小满,粒饱叶丰,露大穗重,清早钻进麦沟子种姜,浑身湿透不说,小麦也容易被湿衣服划拉倒,所以老农们要等露水消退才下地种姜,而我就两天种姜时间,种不完就要推后一个星期,误了节气不说,姜芽长得太长了,易折损,难培土,不起旺。那时也舍不得找劳务工人,因为自己挣的就是“辛苦钱”。往往是周五傍黑下班回家,换上衣服,扛上特制的人拉翻犁就下地。运气好的年景,在我拉犁的前两天下个透雨,用犁翻起姜沟来就轻松;遇到干旱,也不敢先浇水,因为当时浇了水,犁地翻不出土成不了沟,没法下种培土,只能倒退着硬拉,一遍犁不成就再来一遍。几沟下来,手上就会起血泡。手上不敢使劲了,就在犁头拴根绳子系进腰里,手把着方向腰使劲,近两亩地的姜沟拉下来,留给我的是满手的血泡、双膝红肿还有腰上的勒痕淤青。

    相比拉犁翻姜沟,种姜算是轻快活。但是,在麦地里种姜就不那么简单了。我的时间不允许等露水消退,反而要尽早下地赶活。妻子身宽体胖,在窄窄的麦沟里只适合在后边培土。所以,麦子上的露水,主要是我这个在前头布姜种的趟,麦花和着露水糊的满头满脸都是。等露水消退后,日头也升高了,气温随着上升,麦芒的“毒性”发作,扎哪哪疼;麦叶子也毫不示弱,叶片上看不见的“锯齿”,会让你裸露的手上、臂上、脸颊上清晰地感受到它的存在;麦穗上未散尽的似粉非粉的东西,趁机飘在头上、钻进脖子里,欲挠还痒,越挠越痒。本就红肿了的双膝,在窄窄的麦洞里、新翻的泥土上曲也不是蹲也不是。

    后来干脆都不种“麦茬姜”了,春天在平整好的土地上用机器起沟,虽还是人工布种,但也省功省力。只是少收了一季小麦,姜苗刚出土时,因为没有遮荫物护着,要勤浇水。也有舍得投资的种姜大户,用薄膜覆盖,大棚种植。倘若种植的姜得了瘟病,损失也是更大。

    姜在当地究竟种植多少年了,无从考证,最年长的老爷爷说是从记事起自留地里就种。但是,至今没有一种药能治“姜瘟病”。近几年,曾有人取了样本送省农科院,也有农科院专家实地考察,治疗方案很多:什么把病株连根带土挖出,回填生石灰,上封薄膜;什么把病株连根带土挖出,在坑内用火烧;更不用提“有病乱投医”的姜农喷洒、滴灌市面上投机商出售的各种“灵丹妙药”,无论怎么救治,出现病症的姜,抑郁一般“一心向死”,最终“难逃一死”,临近的姜也会“兔死狐悲”慢慢“抑郁”。病菌扩散的速度不一,如果赶上下雨,病株地面漫过了水,则会“水到病成”;即便及时控制了“病发区”,当季扩散的面积不大,由于耕地翻土混搅、雨水漫流等原因,以后的几年里也不能再在此地种姜。曾有姜农哀叹:发现一株死姜,比过去看到一个“大麻风”病人还害怕。

    我精心侍弄的近两亩姜地,在帮我缓过经济压力之后,也突然“病了”。看着这片比老婆还熟悉我“体味”的姜地,像是眼睁睁看着一头奄奄一息的老牛,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 听老姜农说:死过姜的地改种大蒜,连种几年,就会“养”过地来,能再种姜。至于连续几年,都没有具体经验。虽然估计这是根据大蒜能“解毒”而产生的猜想,但是考虑到大蒜也是不错的经济作物,我也准备试试。

    想干就干, 两元四角一斤的大蒜种,买了四百斤,种蒜的工具一应置全。然而,种蒜并不比种“麦茬姜”轻松多少。不说人工用铁锨修畦埂、人工用铁耙平整畦面、人工用特制的重铁耙拉出种蒜的沟,单就间距15厘米种一瓣蒜,人工种近两亩地,劳动量多大就可想而知。四百斤的蒜头剥成瓣,一瓣一瓣芽朝上按进沟里。戴手套按蒜,时不时地就带出蒜种,不利索而且太慢;不带手套,手让土坷垃磨的“倒刺”流血生疼。整个国庆长假用完,又歇了两天“年休”,全家齐上阵,两头占着十天才种完。跪着、蹲着、爬着地总算把蒜种完了,消停多年的痔疮不愿意了,受了多大憋屈似的当仁不让,立马血溅裤裆,险些要了我的命。

    大蒜的管理比种姜简单。不知是老姜地赋予了大蒜“灵异”,还是大蒜对我的付出心存感激,我种的大蒜长势喜人,不论是蒜苔还是后期的蒜头,方圆几里都排得上第一。

    可是,收益远远达不到预期。蒜苔采摘期,蒜乡金乡的蒜苔起收价每公斤两元左右,然后是日渐消减,后期根本就没人再采摘,任其老在地里。我们这里种植规模小,引不来大客商,并且几乎家家都有自吃自种的, 品质优良的蒜苔低价都卖不出去,父母辛辛苦苦采回来的蒜苔,白送人都领不回多少“人情”,因为蒜苔太贱了。

    蒜苔泛滥是个不好的兆头,果不其然,新下来的蒜头价格低的让人舍不得卖,因为卖就意味着死赔钱。近两亩地的大蒜,一株株拔下来,铡苗切须,用袋装好运回家晾晒。家里除了睡觉的床上、做饭的锅里没有晾晒之外,其余地方几乎都让蒜头占据。我一上班走后,每天的晾晒就成了老父亲的负荷。整个夏秋,家里连个蚊子苍蝇都没有,它们都受不了大蒜的呛。

    工作之余,上网查看蒜价走势成了我的常态。网上除了谩骂蒜农跟风,一窝蜂地种大蒜;抱怨政府没有及时引导,不如计划经济时代能够统筹调控;再不就是骂蒜商心黑,货到街头死,坐地压价。然而,蒜价不管多少人谩骂,依旧不理不睬的低迷。突然有一天,网上看到一家承包种植百亩大蒜的东北客商,两口子承受不了打击,连同两个幼儿一家四口服毒自杀。我才不得不死了心,以每斤干蒜头七角的价格一次性处理干净。

    老的姜地出现瘟病后,改种大蒜,“蒜(算)你狠”灵验了,赔了个无可奈何。年初,没地种姜的我经不住岳母和妻子的鼓动,又在岳母家责任田里开辟出亩半的新姜地,高价购买了优良姜种,采用薄膜覆盖,大投资期望有个不错的回报。可是,气温刚刚升高,原本墨绿油亮的姜苗就开始出现蔫吧、枯萎,“姜(将)你军”随即发起,“二期培土”不到,姜瘟病已经传开,多半片姜地露出了土皮,白渗渗地刺眼……眼看种姜的投入回报无望,岳母心疼撒进地里还未使上肥效的肥料,于是又让妻子买了四十多元的萝卜种撒进死了姜的地里,祈盼收获点萝卜弥补一下种姜的损失。

    从发现第一株姜蔫吧开始,就注定了这季的艰辛,因为后续的农活一切要用人工,谁家的机械也不肯再沾这块地的边。农药桶与我结下不解之缘,铁锨、铁锹等笨重原始的工具成了我唯一可用,每个周末起早贪黑靠晌地泡在地里,劲儿使乏、汗流干、人累瘦,直到瘟病传开,大势已去,我的心劲儿连同希望一起破灭,甚至都不愿意再去姜地看一眼。

    种上的萝卜也没有心力管理,苗也没间,任其自然疯长。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土地,如今怎么看都像是“鸡肋”。

    种地出身的父母舍不得放弃那些萝卜,最终还是收了回来。父母把收回的萝卜剪缨、去土,一个个挑选匀称,用“老年乐”电动三轮车拉到集市,一块钱六斤,挨了一天的冻,卖了不到三元钱。

    因为,今年萝卜也是大丰收。





评分

7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2-18 15:49 | 显示全部楼层
抢了一个大沙发,好好读读老师的文章。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8 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探索 发表于 2018-12-18 15:49
抢了一个大沙发,好好读读老师的文章。

欢迎光临!感谢赐教!
发表于 2018-12-18 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瘟了姜赔了蒜疯了萝卜伤了心……

这个题目取得好,有趣还别具一格。赞!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8 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千幻烟 发表于 2018-12-18 15:59
瘟了姜赔了蒜疯了萝卜伤了心……

这个题目取得好,有趣还别具一格。赞!

欢迎千幻烟!好久不见
发表于 2018-12-18 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着让人心酸!都说农民苦,不如作者说的苦;都说农民靠天吃饭,不如作者写的风险高。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8 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lvhq018 发表于 2018-12-18 16:10
看着让人心酸!都说农民苦,不如作者说的苦;都说农民靠天吃饭,不如作者写的风险高。

感谢版主细读精评!
发表于 2018-12-18 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懂种地的事,但看完此文心里挺心酸的最近经朋友推荐在喝姜粉,搭配着红糖喝,说是对健康有好处。喝了一段时间感觉还不错,在这冬天里身体也没那么寒了,气色也好了很多。我看网上的姜粉卖得都不错,老师以后不妨试试
发表于 2018-12-18 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标题不错,忍不住进来看看。原来是奉洁的。一会儿再细读。
发表于 2018-12-18 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着心里难受,如果没有别的收入可怎么好?白受累投资,太难了。我有一个习惯买菜不挑捡不抹钱,对农民还是很尊重的,可见农民多不容易。
发表于 2018-12-18 20:27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农民真不容易啊,不丰收,丰收都这么难。
我们当地蒜台好贵
发表于 2018-12-18 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读罢全文,就一句话——真他妈的不容易!
发表于 2018-12-18 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农民真心不容易,欠收不得了,丰收也不得了。。再加工费力不讨好。。。
发表于 2018-12-18 22:28 | 显示全部楼层
点精推荐理由:对土地的挚爱与期盼,奉献于土地的苦楚与无奈,这就是农民,夹在天灾与人祸之间的农民的真实写照。
发表于 2018-12-18 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奉洁友此篇心中好酸楚,农民兄弟们整天土里刨食吃,真是不易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3-24 09:23 , Processed in 0.085904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