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831|回复: 23

[原创] 四月的复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6 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川媚 于 2019-6-6 17:04 编辑

       我从来不轻易说四月。说四月的时候,请原谅我语气平淡,情绪低落。

  四月也是鲜花和飞鸟的月份,这我知道。四月的美好,我当然也知道。不过,我总觉得自己的前半生是为知识的,所以四月对于我,只是大学时读到的一句诗:“四月是悲惨的月份。”文学真是奇妙,把人心引入他途,别人所体验过的悲喜,你都要一一去经验,而且是从思想再到生活。我只能说,这是我的宿命。

  四月暮春,进一步地绿肥红瘦,并非比三月初春那桃红柳绿更可悲。初春可不是天天阳光,它如同一个人的青春期,充满转折的可能,充满欢笑和哭泣。一个人在那期间,沉迷或者觉醒,寻找自我或者重建自我。

  让我先说说初春吧。

  初春对于多情的诗人,是数不清的人面和“灼灼其华”的桃花。初春对于一颗孤寂的心,却不是浪漫,而是不堪忍受的险境。

  一场梧桐雨,风狂雨斜,枝横柯断,如魔幻电影,触目心惊。

  梧桐如巨人,分列街两边。枝柯交缠,大叶遮天,长成街顶的天然穹窿、城市的阴凉隧道。梧桐树如家族祠堂里的老奶奶般安静,如老奶奶被过掉了的日子般多子。它们高高地悬挂着形如荔枝却无法入口的小果子。那没有水份毫无使用价值的果子,竟然自带精密的结构。每一个果子都带着数不清的缨珞的刀子,状似微型红缨枪。每一个果子精密的结构都充满阴谋气息和危险感觉,摸一摸就浑身战栗,似乎手指已经中枪,身上会起鸡皮疙瘩。梧桐树裹挟着初春的风雨,集成一股突然的暴动的力量,挟着自己的秘密武器,投出它果子里面密集的箭矢,投出它足以使人致盲的红缨枪。我把头像纤夫一样低下去,眼睛像猫一样眯起来,躲着那些果子里投出的暗箭,骑车冲过梧桐树下的枪林弹雨。

  梧桐雨是我的青春期记忆。大约有十年时间,每一个风雨交加的初春,都感觉自己的心,在风雨中变得迷茫而狂乱;感觉自己眼睛向内,燃烧着别人无法察觉的忧郁和怨怒。

  风狂雨骤的初春实在难捱。自由意志已经剥蚀殆尽,生活的战场激战正酣,但是我像一个高贵的神灵,洞穿了生活中的一切明与暗的真理,看到狂风暴雨中的梧桐树,正在与风雨的交战中脱胎换骨。我拼命保持猫儿一样的驯顺——那是平静如水的表相,那是时光雕琢的教养,但是梧桐雨却使我紧张兮兮,有些神经质,某些总在抑制的感情,几乎一触即发。

  年轻时候倔强的我在心里颠倒了许多事实。初春的风雨,似乎比社会的风雨更能使人改变心性。一个女孩子可以变成柳枝上温柔美丽的飞絮,也可以变成背负着箭矢的梧桐果子。女人必须是生活的斗士,没有人来引领女人成为神。我活在女性的理想之中。与生俱来的善良和高贵心性,使女人即便在成为受害者的时候,也会自觉体谅施虐者的愤怒。知识把一种高贵的卑微感带到我心中,心灵不可救药地落入想象的苦难和思想的圈套之中。我那时常说,我应该成为诗人,因为我有愤怒。思想其实是逻辑的圈套。我总想用一生去追求什么,其实更想用一生去挣脱什么。

  愤怒有一天消失了,诗人还没有炼成。我在十年前,搬离了梧桐街。

  初春,是我的荆棘丛林!四月,是诗人艾略特的心上荆棘!

  四月是属于艾略特的,属于林徽因的,我从不说四月。四月在我心里,像梧桐的新叶一样平静。梧桐的新叶,已在初春狂乱风雨后的数十个日夜里,繁花般生长起来,填满了每一个枝桠。

  艾略特的四月,是被诅咒的四月:“四月是悲惨的月份,它孕育着丁香。”四月的土地,是“死去的土地”,那上面生长着葬礼和死亡。死亡没有季节:春天万物生长,死亡也在生长。四月荒野中雪霰一样簌簌坠落的白色女贞花,仿佛是应和着艾略特心上的葬礼:“去年你栽在你花园里的那具尸体,开始发芽了没有?今年会开花吗?”

  林徽因却妙手回春,用更加精短的一句爱情诗,把艾略特死去的四月救活转来。“你是人间的四月天!”多美!多么深入人心!谁心上有这样一个“你”,便有这样一个“人间的四月天”。即便如此吧,四月天是短暂的,爱情原本就无法超越或遮蔽死亡,一个人如果是一枚硬币,爱和死,就是硬币的两面。死亡到来了,就永远存在,死亡永远存在于生者的世界。

  人都喜欢猜谜,喜欢非理性的东西。平和只能流于平庸。我喜欢让人耳目一新的词汇,当然还有诗句。“四月是悲惨的月份,它孕育着丁香”,对于审美的灵魂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吸引力。如果说成“四月是可爱的月份,它孕育着丁香”,会不会因为它的平顺,而落入平庸,永远湮没于人类诗歌史呢?

  艾略特用那词语陡峭的四月诗,把自己的忧郁气质镌刻在欧美诗歌的丰碑上。“悲惨”这个词,是诗人扔下的一颗石子,它没有无端沉没,它带着声响——嘶喊或者嚎叫,带着涟漪般无尽的爱的回想。

  爱也是可贵的,它的可贵就在于它不长久,像四月一样转瞬即逝。强烈的感情,总不能持久。感情被过度消耗,很快会心如止水。一定会有一天,我就是想到“四月是悲惨的月份”,也感觉不到“悲惨”:也许生活会教人超越知识,超脱情感。只是,这样的过程,漫长像要一生。

  时代赐予我的,不仅有知识的敏感,也有生活的敏感——

  在这四月的空气中,隐隐约约地飘浮着两个字。先是毫不迟疑的“馥郁”,然后是含羞带怯的“喷香”。“喷香”这个词里有生活:阳台上的茉莉花,街面上的金银花,全都吹着银色的喇叭,喷着香气呢。阳台或庭院,山野或城市,香花不能太多太密集了,各样的香气一掺和,恐怕就不那么单纯和美妙了。

  古城的槐花早开了,轩窗对雪影,耳目尽馨香,想想便心旌摇曳。游历在古城的人有福了!四月里,你像那些兴奋得嘤嘤嗡嗡的蜜蜂,饱吸了一种香味,又跌进另一种香味。槐花香,茉莉花香,女贞花香,金银花香,来得不分先后,从山野到街巷,从仲春到暮春,连昼带夜,花香弥漫。

  四月不单有香,也还有色。无香的花往往艳丽迷人,并且广有天地,开得任性夸张,铺天盖地。十里江堤笼紫云,今春添上绯红色。三角梅红紫相间,绕江而开。古城戴个大大的花环,想象中就是个卖俏的少女。

  我说过我从不说四月,但是文章还没写完,却翻出一首四月诗的初稿。我想起这是一首生日歌,名字叫《四月百合》。

  默不作声,随风摇摆
  大地上的花儿没有我的那些顾虑
  空气、温度、湿度,一切都要刚刚好
  老天都没法满足所有的小草和芽苞
  芽苞没有打开自己的机会
  百合的芽苞就像见不到阳光的龋齿
  从花瓶上面岩石一般轰然滚落
  
    我也有两个世界
  一个是多梦的阳光的草地
  一个是火柴匣子似的房子
  我每天辗转于两个世界
  最好白天是后一个
  ——夜晚是前一个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6-6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川媚版主精彩的文章,下午好!
发表于 2019-6-6 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遗憾,没抢上沙发。随后来读,顺祝端午节快乐!
发表于 2019-6-6 18:4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写得挺好的,版主不愧是版主,果然文笔不凡
发表于 2019-6-7 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唯美佳作,四月是悲惨的也是可爱的,它孕育着丁香”。四月是美的,因为有各种花卉也有百合。
发表于 2019-6-7 09:25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川媚版主的文总是让我感觉有种一读再读的感觉,只因为版主知识丰富联想丰富,她的文总是让我感觉到一种引申的人生哲理,让我从中学到一些自己写不出来的东西。真是大开眼界,学习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6-7 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并问好楼上的朋友!感谢来访。感谢鼓励。祝诸位端午安康!
发表于 2019-6-8 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人间四月芳菲尽” ,然,“生如夏花”。
   一个四月解析出别样的风韵,蘸着情感,抚弄花草,从积淀的生活,深厚的文字底蕴中缓缓走来。
    清丽飘逸的文字。品赏,致意!
发表于 2019-6-8 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川媚老师!
语言如散文诗一般的美,冷峻的笔调,又有感染力,赋予四月神秘而绚烂的色彩。
发表于 2019-6-9 06:5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好久不见了,老朋友成长得厉害/:strong 。卓然一大家!
 楼主| 发表于 2019-6-9 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上三位来访并赐评。你们的评语,友善而宽容。感谢鼓励!祝笔健身安!
发表于 2019-6-10 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川媚的《四月的复调》,从形式到内容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一篇佳作,来学习。问候。
发表于 2019-6-10 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在四月的物象中,寄寓了个人的智性思悟。自我的精神世界,在四月景象的映照下,突显出诗意的深邃的体察、发现、感悟的哲思之美。欣赏,问好。
发表于 2019-6-10 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说品好文,提读问好!
发表于 2019-6-10 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个行云流水、我手写我心的洒脱!
我也不喜欢四月,讨厌这乍暖还寒的感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10-22 13:39 , Processed in 0.031867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