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25|回复: 41

[原创] 小贩这个骗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12 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随玉 于 2019-12-12 21:37 编辑

                                                                           小贩这个骗
                                                                                   作者:随玉

  都说人会因为一个人而爱上一座城,这句话我是赞同的,原本我就对那座城市很向往,因为那座城里住着一个叫小贩的家伙。当赵雷的《成都》唱红大街小巷的时候,我决定动身去找他。我想像赵雷歌中唱的那样,拉着小贩的衣袖,陪他走在路灯渐熄的街头,或许还可以在寒冷的冬夜,找一个不打烊的酒馆喝点小酒。昏黄迷离的灯光,一脸醉意的酡红,深情的眼眸,若即若离的萨克斯曲《无心快语》……此景此情,我想了很多年,但我始终没有迈出这一步。我怕。
  
  我认识小贩很多年了,但仅限于网络上的相交。隔着屏幕,我和小贩嘻笑怒骂,甚至故意在深夜里说些下流话挑逗他。小贩说我是个女疯子,每次他都给我发过来一串吻,但也仅仅如此而已。不管我怎么挑逗小贩,他从不和我说下流话。私底下的他其实是个很正经的人,甚至有些洁癖,虽然他在各种场合都会逮着一个女人就叫妹妹,但我知道真实的他并非如此。小贩不知道,真实的我也并非如此。每次他发过来的吻,我都会把手轻轻碰一碰屏幕,再在自己的唇上点一下。小贩,就当是你吻我了。但如今我不想再要这冰凉的隔着距离的吻了,我想去找小贩。
  
  我是到了成都才发信息给小贩的,我怕他会拒绝我。在以往几次有意无意的试探中,我说我想去成都,小贩都会找各种理由拒绝我。我曾问他是不是怕我破坏他的家庭?小贩说不是,但当我追问下去,他却又不说话了,寂静的沉默中透出一种隐隐约约的哀伤。
  
  小贩,我不在乎你有家庭,我想寻找的只不过是一个相近的灵魂,一颗能理解我的心而已,我想知道有那样一个灵魂的肉体是什么样的,它是不是温热的,它是不是有两只纯净温柔的眼睛和一双温暖的手。
  
  我下车的时候没有看到小贩。他没有来接我。在初冬萧瑟的成都,我一个人静静地站在街头。
  
  成都其实跟我呆过的城市并没有两样,普通的楼房,普通的行道树,来去匆匆的人们。但不知为何,那些树那些楼都好像沾了小贩的气息,变得亲切起来。我离小贩很近了,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和他相遇?虽然告诉自己不要紧张,但我还是握紧了双拳。我从来没有一个人去到陌生的城市,从没有一个人走在这么多陌生人中间。外界的一切都让我害怕,童年发生的事至今还在心里留下阴影。
  
  如果小贩不要我了怎么办?千里迢迢赶来这里却被人放了鸽子,我忽然有种怨妇的感觉。小贩啊小贩,就算不和我谈恋爱,做个朋友也成啊,你就这么狠心把我撂在街头!冬天的日头短了,倦鸟也已归巢,我却连个存身之处都没有!一个人傻傻地站着,路过的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我,那眼光里好像都在密谋些什么。
  
  你真的不来了?还是我突然的造访让你生气?
  
  在我几近绝望的时候,忽然有个身材窈窕的女子脚步轻快地朝我走来,走到我面前站着不动了,一脸带笑看着我。她看起来有三十多岁年纪,面容清秀,身上隐隐透出一股书卷气。
  
  我抬头看她,不说话。
  
  “嗨!你是玉儿吗?你是不是玉儿?”
  
  “你是……”
  
  听到她说出我的网名,我犹豫地看着她的脸。这张脸我没有见过,但我觉得,她应该跟小贩有关。她是小贩的女朋友?老婆?还是他的妹妹?
  
  “哎呀,你果然是玉儿!我叫南岸,是小贩的妹妹。我哥叫我来接你呢,他临时出差了,让我先带你去找住的地方。真没想到我哥的女朋友这么漂亮!捡到宝了捡到宝了!”女子毫不顾忌地仰头哈哈大笑,兴奋地一把捉住我的胳膊。
  
  “别瞎说。”我低下头,脸不由自主地红了。
  
  “哎哟,害羞了!这有啥,你俩交往的细节我哥都跟我说了,他说你是一个可爱直爽的女疯子,我看着不像嘛,明明是个仙子一样的人物。啧啧,我哥真是艳福不浅啊!对了,你吃饭没有?肚子饿不饿?我带你去吃饭。”南岸一把提起我的行李。看着挺瘦弱的人,力气却这么大。
  
  一路上都是她在说着笑着,我丝毫插不上话。在南岸的嘴里,成都是一座浪漫的城市,虽然她在这里住了很多年,但她说成都就是她向往的诗和远方。
  
  “你知道吗?四川有一道美食叫‘伤心凉粉’,我很喜欢去吃,虽然这道小吃并非绝无仅有的美味,但因了它的名字,每次吃都会有一种极致苍凉的感觉,就像走到天边一样。你能体会那种感觉吗?想像一下,当夕阳西下的时候,你一个人站在沙漠的边缘,就好像站在尘世的边沿,地狱的边沿,而且只有你一个人,极目远眺都是捉不住的流沙……哎呀,瞧我都在胡说什么!你一定饿坏了,赶紧找饭吃。”南岸轻柔地拉着我,一面絮絮叨叨地念着这家饭馆太咸,这家没特色,这家的服务员不帅……她找了好一会,才终于选定一家装修典雅的饭馆。
  
  我默默地跟在南岸后面,什么话也没说,她也没有介意我的不言不语,就好像我本来就该是这样。我跟南岸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却好像跟她上辈子就相识了似的,她的手很软,很暖和,握着我冰凉的手,一股微微的暖流袭来。我忽然掠过一种熟悉感,这种感觉转瞬即逝,我说不出是什么,就跟有时候小贩给我的感觉一样。
  
  大概他们是兄妹,所以有些特质都一样吧?
  
  南岸点了很多当地的特色菜,每上一道菜就热情地给我介绍一遍,我发现她的讲述非常有意思,就好像在讲述一个故事,原本平凡的菜肴经过她生动的讲述竟然多了几分味道。橘黄的灯光下,南岸的脸泛着光泽。或许是餐厅的暖气开得有点大,她的额头冒出亮晶晶的细密的汗珠。整个用餐过程中我很少说话,只是听着南岸百灵鸟一样的声音。她的声音很好听,磁性,温暖,不疾不徐,清风一样拂过人的耳朵。
  
  这么一个文艺的女子,应该也和小贩一样写小说吧?
  
  我静静地看着南岸,想从她身上找到一丝小贩的影子。
  
  南岸好像不知道我的心事一样,很少提到小贩,不停地向我介绍当地的景点和人文环境,还有一些神奇的传说,我不知道她哪来这么多话,但我发现我一点都不反感。用餐结束的时候,她终于提到了小贩,她说哥哥的公司临时要他去谈一个重要的合同,这两天估计没有空,就由她陪着我。
  
  没有关系,我等。我心说。
  
  晚上把我安顿好后,南岸告辞走了,说明天再来陪我逛逛成都。南岸才刚出门,小贩的信息就发了过来。那会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成都的灯开始亮起来,五颜六色,霓虹闪烁。很美的天空,很美的城市!
  
  “玉儿,小南带你吃过饭了吗?吃得怎么样?有没有找到住的地方?”小贩的信息里透着体贴,忽然觉得字里行间有了一种亲密的意味,就好像出远门的丈夫在关心家里的妻子有没有按时吃饭。
  
  “嗯,吃了,吃得很好。找了个很干净的旅馆住下了。”
  
  “我妹妹没有欺负你吧?她要是说错什么你别介意,她就这样,从小话特别多,要是你不喜欢听了就叫她闭嘴,就说是我说的!”
  
  “没有,她很有趣,我喜欢听她说话。”
  
  “那就好!就怕她吵着你了。她刚刚跟我说,你是一个很文静的人,不爱说话,看起来很忧郁。玉儿,我没想到真实的你是这样子,真让人心疼。”
  
  看着小贩的信息,我心头漾过一阵暖意,或许是因为在有他的城市,一点点的关心也会让我感动。我问小贩什么时候回来,他的回答和南岸一样,说或许两天,或许三天,总之这几天是不在这里了。
  
  第二天一大早南岸就来敲我的门,说带我去看成都。我跟在南岸后面,听她讲述一些有趣的生活小故事,她和小贩小时候的故事。临近中午的时候,南岸带我穿街走巷,找到一家老旧的铺子,叫老板上了两碗“伤心凉粉”。没过多久,两鬓斑白的老板就端上来两碗凉粉。翠绿的香菜,鲜红的辣椒,红通通的麻油,喷香的芝麻淋在晶莹剔透的凉粉上,看着非常有食欲。
  
  “关于伤心凉粉有几个传说,有一个传说是,当初居住在洛带镇的当年湖广填四川的客家人因为思念家乡,做的这道凉粉就叫‘伤心凉粉’,还有一个传说,是一位客家妇女因为十分能干,一人撑起全家的生计,当家人已经进入梦乡的时候,她还在为家人第二天的饮食做准备,虽然她很坚强,但难免有累的时候,看着全世界都睡去了,而她还在劳作,不免悲从中来,落下眼泪,这泪落在凉粉里,所以就叫‘伤心凉粉’。”南岸说着,把凉粉推到我面前。
  
  我夹起一筷子凉粉送入嘴里,入口即化,非常爽滑,但上面的辣椒却让我辣出眼泪,我一下子呛着了,辣味直往鼻腔里灌,我拼命咳嗽起来。
  
  “我倒觉得,这‘伤心凉粉’之所以得名是因为它能把人辣哭了!”等我安静下来后,忍不住说。
  
  “哈哈哈!没错儿,这就是它的第三个传说!”南岸看着我,坏坏地笑,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儿。
  
  吃完伤心凉粉,南岸又带我去了几个地方,一路上慢悠悠地看风景。走着走着,天不知不觉黑了下来,吃过饭后,我俩继续在街头闲逛。
  
  “听过赵雷的《成都》吗?”南岸问。
  
  “听过。”我说。我没有告诉她,就是因为这首歌才让我下定决心来成都的。
  
  “想不想去歌里唱的玉林路走一走?”
  
  “好。”
  
  “让我掉下眼泪的
  
  不止昨夜的酒
  
  让我依依不舍的
  
  不止你的温柔
  
  余路还要走多久
  
  你攥着我的手
  
  让我感到为难的
  
  是挣扎的自由
  
  分别总是在九月
  
  回忆是思念的愁
  
  深秋嫩绿的垂柳
  
  亲吻着我额头
  
  在那座阴雨的小城里
  
  我从未忘记你
  
  成都   带不走的只有你
  
  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
  
  也不停留……”
  
  南岸走着走着,哼起了这首《成都》,她的声音轻柔婉转,音质非常纯净,缓缓唱出来的曲调里带出淡淡的忧伤。我俩像赵雷歌里唱的一样,一遍遍在玉林路走来走去。夜深了,许多店铺开始打烊,人们卧室里的灯一盏一盏地熄灭,我的手也开始变得冰凉冰凉的。南岸伸出手,轻轻握住我,悄无声息地把她的温暖传递过来。
  
  那天晚上南岸没有回去,她陪我睡在旅馆。
  
  那天晚上小贩也没有发信息给我。
  
  南岸在静默一阵后,忽然严肃地问我:“玉儿,你为什么总是这么沉默?是不是我太吵了,让你觉得烦?”
  
  “没有。”
  
  “我发现你有些不合群,当你走在人群中的时候总是习惯把自己缩成一团,很害怕的样子,一有男人靠近你,你会立刻后退,保持一定的距离。你到底经历过什么?可以告诉我吗?”南岸看着我,那双纯净温柔的眼睛里满含着心疼。
  
  我走到窗前,发现成都又下雨了。果然是一座阴雨的小城。
  
  “八岁的时候,也是下雨天,放学回来的路上,我发现一个穿着褴褛的乞丐……”
  
  “然后呢?”
  
  “他没有打伞,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正在雨里籁籁发抖。”
  
  “然后?”南岸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把伞举到他头顶,当时那里没有人,他把我拖进了小树林……”
  
  “然后?”南岸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冲到我身边。
  
  “他撕扯我的衣服,那双脏手在我身上乱摸。”
  
  “那你?”南岸一把抓住我的手,紧紧地握着。
  
  “我在口袋里找到一把小刀……”
  
  “你刺了他?”
  
  “不,我刺了自己,在这。”我撩起袖子,上面还有一条发白的痕迹。“我把自己划伤了,血流了满地,那个乞丐张大嘴巴惊鄂地看着我,啊啊地叫着跑了。原来是个哑巴。”
  
  “你怎么回去的?”
  
  “雨水把血冲干净了,只留下一条发白的伤口,不是很深。”我对南岸笑笑。那个乞丐有时候还会出现在梦里,不过面目已经很模糊了,我几乎忘了他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在南岸面前又想起这件事。
  
  第三天,第四天,小贩还是没有回来,不过我决定要走了。
  
  南岸把我送去车站,一脸歉意地问我:“不再等了吗?”
  
  “不等了。”
  
  在我忙着买票收拾行李的时候,南岸少有地在我背后沉默,就在我准备检票进站的当儿,她看着我欲言又止,最后说:“玉儿,对不起,其实小贩……”
  
  “我可以抱抱你吗?”我对着南岸笑。
  
  南岸伸出双臂,紧紧搂住我,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她的怀抱很温暖,很有力量,让我有家的感觉。
  
  “再见。”我朝南岸挥了挥手。 “谢谢你,小贩。”我心里说。


评分

1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2-12 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加了豆,去睡觉,心安理得。                                                   
发表于 2019-12-12 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假作真时真亦假。地球人都知道,南岸就是小贩,但是小贩是女的,估计玉玉也没想到。
这个就地取材的故事有点意思。首先通顺,通顺很重要;其次真假混合,逗你玩,趣味顿生;第三,有小说的悬念和故事的韵味,爱嘛,人人喜欢。
发表于 2019-12-13 04:40 | 显示全部楼层
玉玉,这个题目好,看着让人解恨。哈哈……
发表于 2019-12-13 09:0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晚了那么一步,玉玉,你就抢先了,哼哼,你和小贩在这里秀恩爱。把小贩还我!等我也写一篇。

点评

快发来,俺等着开小贩的批斗大会。冬天太闲和,就得找点事儿凑热闹  发表于 2019-12-13 15:11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3 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鴳雀 发表于 2019-12-12 21:40
加了豆,去睡觉,心安理得。

雀儿真乖,晓得我喜欢豆豆,不加豆不给走。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3 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鴳雀 发表于 2019-12-12 22:01
假作真时真亦假。地球人都知道,南岸就是小贩,但是小贩是女的,估计玉玉也没想到。
这个就地取材的故事有 ...

小贩这个骗子,骗得我好惨啊!等夜黑风高的时候我爬到小贩窗外叫:还我心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3 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风剑 发表于 2019-12-13 04:40
玉玉,这个题目好,看着让人解恨。哈哈……

小贩这是招了多少仇家,平白惹了多少痴男怨女啊?每个人都想找她报仇。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3 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莹莹子期 发表于 2019-12-13 09:02
我就晚了那么一步,玉玉,你就抢先了,哼哼,你和小贩在这里秀恩爱。把小贩还我!等我也写一篇。

我就秀了,咋滴?小贩她说就爱我,你说气人不
发表于 2019-12-13 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玉儿,不管我们见与不见,你都在我心里,就算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我对你的爱意都不会改变。我为何与你一见如故?我敢断定――上辈子我们定有一段割不断的缘份。
玉儿,我爱你!I老虎you!
发表于 2019-12-13 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鴳雀 发表于 2019-12-12 22:01
假作真时真亦假。地球人都知道,南岸就是小贩,但是小贩是女的,估计玉玉也没想到。
这个就地取材的故事有 ...

呃!玉儿是个及其聪明有趣的人,写的文自然也有趣!不过鴳雀也误会了,小贩真是个帅哥,而且帅呆了
玉儿,南岸真是我妹妹,我爱你!
发表于 2019-12-13 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风剑 发表于 2019-12-13 04:40
玉玉,这个题目好,看着让人解恨。哈哈……

喂喂喂,清风兄弟,我几时得罪了你,你这么恨我,汗。。。。。
我好歹刚给你闺女投了票,你就过河折桥,不人道啊!

点评

妹妹多了惹天妒,幸福的烦恼  发表于 2019-12-13 15:14
发表于 2019-12-13 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莹莹子期 发表于 2019-12-13 09:02
我就晚了那么一步,玉玉,你就抢先了,哼哼,你和小贩在这里秀恩爱。把小贩还我!等我也写一篇。

子期啊,不是我要说你,我暗示你多少回了,喜欢的就要大声说出来,看吧,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吼吼!
发表于 2019-12-13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随玉 发表于 2019-12-13 09:58
小贩这个骗子,骗得我好惨啊!等夜黑风高的时候我爬到小贩窗外叫:还我心来!

玉儿啊,我的整个心都跑你那儿去了,亏我对你一往情深,你还夜黑风高时来吓我,我怕。。。
发表于 2019-12-13 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随玉 发表于 2019-12-13 09:59
小贩这是招了多少仇家,平白惹了多少痴男怨女啊?每个人都想找她报仇。

想不到我一路播散爱心,竟然落个这下场,没无理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20-2-20 19:13 , Processed in 0.032956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