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664|回复: 50

[原创] 啁啾啼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20 08: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啁啾啼啭

                 敬一兵 


  身后稻田。眼前栎林。两两对望之中,夹裹着机巧隽永让我想入非非的绝妙譬喻。一爿山地,铺满黄铜色阳光,如琥珀嵌在稻田与栎林间。琥珀形态,晶莹度和色泽构建了野鸟觅食与归巢的地理坐标。几只山雀从稻田飞来。黑影投地,摇摇欲坠像精灵在跳舞,快如箭矢纤袅轻盈。
  
  黑影与山地暖色彼此交融。虽然各自忙碌着各自的事情,却丝毫没有枯竭映衬对方的迹象。山雀投影多出了灵性与欢愉的元素。山地身肩重任,好像天生就是专门为山雀搭建舞台的使者。山雀黑色投影一如不安分的黑点,意向简洁似落叶随水漂流,很难让我把山雀啄食果腹的一次精心投入,与明目张胆的掠夺或者鬼鬼祟祟的偷盗联系在一起。
  
  掠夺与偷盗,一直是我过去认识山雀的两枚名词。黑影覆盖吞噬明亮的性质,暴露了光的弱点也颠覆了我的感官认识。弦月,被遮蔽的真相总是多于呈现的真相。
  
  黑影掠过我的头发掠过眼前的山地,快速钻进了树林。山雀投下的黑影消失殆尽。山地成了飞翔戛然而止的物质符号。一次悸动之后的大静寂,时间越长间隔次数越少,山雀巢穴生活便越是神秘丰饶,觅食飞翔便越是精心与精致。它们是会飞翔的赫尔墨斯,在我心里留下了无数优美弧线。我意识抵达之前,它们已经用弧线,反反复复规划构筑了自己天堂的疆界。
  
  明明知道前方有枝桠阻拦,啁啾婉转之声还是会探出树梢,扇动翅膀劈开重重交织的枝条叶片,代替山雀继续飞翔在我身旁。清越疏朗不绝如缕。
  
  在我感觉中,山雀啁啾里盛满了肉质的温存和音质的温度。温存可以让倦意消散让烦躁终止。温度却刻意描述着穿越林间山地,山雀眼睛看见心里想象的宽广道路和春天。置身其中便是置身在山雀啁啾的慰藉中。清丽悦耳富有韵致的雀音,是它们访问谷穗、野草、树木、溪流和山地的礼物,是我访问山雀的指南针。
  
  没有忧伤的山雀,正是用声音传递自己生活的丰腴情趣,抵挡时间的寂寞虚空。
  
  起风了。
  
  风中山雀啁啾音质如烟。轻烟漫入轻烟,俨如絮花随风轻舞飞扬。我被啁啾之声抚摸,顿生幽古侠客之意,携一根橫笛游走于云烟与川岳之间。枯枝,落叶,野草,土粒和石砾被啁啾状如树脂的音色音质包裹后,向着泥土的方向沉沦,先后变成声音璀璨的琥珀。琥珀内部有气泡、古老昆虫、植物碎屑、山雀残余骨骼,还有我的想象与忏悔。
  
  琥珀是凝固的啁啾。
  
  “吱吱嘿,吱嘿吱嘿,吱吱嘿……”
  
  几个音节时断时续,或舒缓或明快,翻来覆去便有了韵律。情形仿佛童谣民歌,简单中有无穷回味。山雀啁啾没有更多音节,“吱吱嘿”朗朗上口之后再也不肯丢弃。是情愫,抑或千古不糜值得永久珍藏的心语?
  
  熟悉的啁啾音节,熟悉的山雀身影,穿过三十多年的时空翩然而至。山地之间,山雀祖先就是在啁啾之中与我告别,经过漫长岁月与无数次繁衍的后代却在啁啾中与我相逢。
  
  啁啾可以让我放下干戈,也会让我为了啁啾拿起干戈。
  
  乡音难改,莼羹鲈脍。不会被岁月泯灭的啁啾,是山雀一次又一次的怀旧。不清楚在它们的怀旧里,它们有没有一笔抹掉站立在它们面前的我,还有我曾经给它们制造过的疼痛与酸楚?
  
  鸟音委婉,滑润,丰腴,找不到一丝刀锋与潦草留下的寒冷气息。啁啾声中,一只山雀站在皂角树的枝头上,一层一层剥去披拂在它身上的阴霾,褪去它内心的浮躁,显露出自豪多于悲观、繁茂多于凋敝和张扬多于矜持的性质。山雀凭藉啁啾把自己神圣的仁厚之爱撒向天空和大地,也撒向我这个即将给它带来毁灭的人。
  
  那时,我手持弹弓,贪婪的目光瞄准在一枚枇杷身上。因为啁啾萦纡而来,我瞄准枇杷的目光便被塞壬歌声的透明音线拴住,从枇杷身上不由自主转移到了山雀身上。弹弓射出一枚石子。石子坚硬棱角锋利。这是石子虚静恬淡寂寞无为的秉性。我利用了石子的秉性,可见石子天生福浅命薄,常常沦为我涂炭生灵蓄谋已久的凶残武器。
  
  山雀从树枝上坠落地上。水生莲花,莲花生佛环环相扣的音质链条,本来是山雀用以讴歌生活抒发情愫,抵抗它们身下堪比七月溽暑的贪婪世界的清凉歌曲,因为一枚小石子的介入倏然中断。“吱——”啁啾的最后一个音节停在高音休止符上,舒缓明快的格调荡然无存,代之以凄厉尖音刺向天空,成了山雀告别蓝天白云与自己巢穴的弥撒曲。
  
  一曲飞翔中的生命音乐砉然断裂。山雀储蓄在音符里的憧憬、情愫和幸福哗然倾泻。微风轻轻翻动它周身披拂的羽毛,欲重新唤起山雀优美的啁啾。褐色喙上沾满胸腔汩汩涌出的鲜血,太阳光下闪烁出刺人眼目的色泽。翅膀摊开似一把无法收拢的折扇,黯然神伤默默注视着失去的天空。一双爪子向内弯曲蜷缩,呈现出再也无法掌控的绝望状态。
  
  山雀生前依靠翅膀和爪子牢牢抓住过自己的幸福。死亡之后,也不愿意放弃来之不易的幸福。放弃幸福就是放弃自由啁啾,就是放弃把幸福传递给下一代的机会和责任。
  
  谁还会记得,一只山雀有过自己的天空,有过一次带着啁啾的快乐飞翔?
  
  “吱吱嘿,吱嘿吱嘿,吱吱嘿……”。无雨的日子里,只要太阳一出来,山雀的啁啾就会尾随阳光在天地间荡漾。啁啾嘹亮,很远都能听见。
  
  啁啾嘹亮与蚂蚁群居与蝗虫疯狂繁殖具有相同性质。秘而不宣互通款曲的情形,都是渺小或者羸弱生命渴望用强大来抵御外界,不被世界忽视,不被比它们更庞大的生物凌辱的本能。山雀嘹亮的啁啾可以阻挡它们身体渺小如不安分的黑点,生命轻薄如鸿毛的自卑,但却根本无法用自己的身子阻挡我的一次恣意妄为的行为,也无力用自己啁啾的漂亮音符,感动我麻木冰凉的心灵。
  
  顺天之时随地之性,山雀正是舀着一勺一勺啁啾的天籁之音,滋润萌芽后一直未有长进的神思与没有终结征兆的情愫。它们知道,啁啾里面有风鸣、水声和雏鸟呢喃,这是它们必须倾其毕生心血来实现的希望所在。是说每一只成年山雀的啁啾尾音特别悦耳。原来,尾音背后都有嗷嗷待哺的幼鸟柔弱呢喃在跟随在衬垫。我的弹弓终止了一只成年山雀的啁啾。而终止了山雀的啁啾,就是终止了它的生命,终止了它的后代用粉红色肌肤包裹起来的滚热幸福。
  
  我用弹弓击毙这只山雀之前,我还在几年前捣毁过山雀的巢穴。山雀并没有与我结下过任何芥蒂。我捣毁山雀的巢穴,完全出于好奇与嫉妒——它们总是把巢穴构筑在我很难抵达的高处。高高悬挂在我头顶上的幸福生活,成了我始终找不到答案的谜语。精致的俗人,不是因为不雅,而是因为手无束鸡之力。弱点如包袱在身,加之无法破译谜语的羞辱作祟,我自然而然会拿比自己羸弱的对象开刀泄愤。
  
  要是那天不是艳阳高照而是阴雨绵绵,要是那天不是星期天而是我在学堂里读书的日子,我沾满了泥土污迹和苔藓绿色划痕的手,就不会像一条凉幽幽的蛇那样悄无声息接近山雀窝。一场让我忏悔一辈子的生命涂炭就不会发生。
  
  对于雏鸟而言,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一只肮脏的手,试图从树枝上端下整个鸟窝更阴险更残忍的事情了。雏鸟尚未睁开眼睛,无法对天空和自己的父母表示无邪的爱意。它们只能依凭动静,竭力张开杏黄色的喙露出赤红的腔道,把任何一次接近巢穴的动静,当成自己父母衔来虫子谷粒喂食自己的一次美妙开端。
  
  盲目的天真、善良和信任,是雏鸟对父母喂食自己最原始最本能的感恩致意。我卑鄙地利用了雏鸟的信任,把它们一只一只从窝里抓出来塞进衣服口袋内,从树上返回地面后,放进了事先准备好的鞋盒里。我怀抱鞋盒站在离树不远的地方,等待着观看我亲手导演的一幕戏剧是如何开场上演的。
  
  不久之后,一只山雀降临树枝。大概是没有听见回馈自己辛勤劳动的雏鸟呢喃之音传来,它的神情立即紧张起来,慌乱急速地沿循通往巢穴的枝条蹦跳而去。频频入巢出巢四下张望无果,它便伸长颈项张开尖利如刀的喙尖叫。山雀啁啾被它们视为最高贵的财富,除了移交给自己的下一代,抑或向其它鸟类炫耀外,绝对不会因为大意因为私情而放弃吝啬的秉性,把啁啾的技巧和内容泄露出来。此刻,它已经顾不得吝啬,在叫声中和盘托出了焦虑、惊恐、担忧和无限凄切的成分。
  
  鞋盒在我怀里,俨然一只水中航行的小船,没有枯草落叶气味,只有上下起伏颠簸不绝的动感。雏鸟置身在颠簸不绝的世界里,埋伏在遗传链条上监视威胁的基因启动预警程序,不详的预感随即电波一般传遍全身。雏鸟开始躁动不安。对环境异样做出敏锐感应,是羸弱渺小生命规避危险的护身符。听见母亲在树上召唤,它们立即发出呢喃之声回应。陡然增加的音度凄楚揪心。
  
  树上的山雀循声迅速将寒冷的目光锁定在我怀抱的鞋盒上。山雀的目光和叫声里有了刀锋犀利的锋芒,初夏的宁静顿时四分五裂,状如风中的蒲公英种子随风消散而去。山雀双足使劲一蹴就跃身离开枝条,拍翅像一团小乌云朝我风驰电挚扑过来。撕心裂肺的叫声在我身体四周布下一道无形的包围圈。包围圈是山雀惩治我的刑具。尖锐急促不绝于耳的尖叫,是它逼我交出雏鸟的拷问。
  
  山雀因为声音的包围圈而折射出替天行道讨伐我的强大气场。它的尖叫我听到后有想割腕自尽的感觉。这还是其次。更为关键的是,叫声之中凤鸣鹤唳和群雌粥粥的成分与细节,宛如我正在经历的南方潮湿天气,欲以疼痛的形式逼迫我的关节背叛我的大脑。
  
  即便山雀尖叫属于啁啾的极端形式,然而它的声音还是单纯的。啁啾属于山雀而不属于人,它们都被规定在了没有人的世界里。正是这种单纯性,才提供了自然真谛带给人想象的高度和宽度。这是一种辽阔的暗示。凭藉啁啾变幻无常和彼此融合,纠缠,消散与瓦解的过程,我第一次看见了自然给予我最真实的隐喻——年少时需要放下贪欲和复杂。中年时需要放下名利和挣扎。老年时需要放下悔意和浮华。我放下了鞋盒,将盒盖掀开,让雏鸟彻底呈现在了成年山雀的眼前。
  
  山雀飞进鞋盒,逐一用喙问候自己的雏鸟,希望通过喙的接触,赋予雏鸟无尽的温柔与体恤。山雀啁啾。低吟浅唱的韵律,仿佛调音师修长柔软的手指一遍遍精心调试,让雏鸟内心里那架被无助与哀怜纠缠乱了阵脚的钢琴,再度弹出了田园交响乐。
  
  啁啾复调咏叹,那是山雀的生活秩序。
  
  一步一回头。我看见山雀试图用喙衔住雏鸟将其送回巢穴。粉红色的肌肤,杏黄色的喙,柔嫩的爪子……雏鸟凡是经山雀喙碰触过的部位都有了母爱的印迹。反反复复的尝试最终都失败了。我的一次恣意妄为,导致雏鸟陷入鞋盒这个曾经动荡不已的世界中,凶多吉少的生存格局已难改变。在鞋盒里,在树下,在我的视线中,我不知道山雀心里正在经受着怎样的煎熬。但我却看得出来,它选择了慈爱与搭救。山雀锲而不舍的努力是它留给我的永远象征。
  
  我曾经听遛鸟人说过,一只鸟的性子如何,闻其声便可知其一二。情急之中抑或慌乱无助之际,一只山雀呼唤爱侣或同伴搭手相救的急促叫声,在鞋盒与树木之间激起了回音的涟漪。那惨烈的涟漪至今还荡漾在我的心头。如同被利剑刺中心脏,“吱、吱、吱……”的凄厉声音,瞬间可以击中一颗沉溺的心。
  
  不难想象,数以万计的山雀同时啁啾,美轮美奂的声音也会因为密集和响亮,烙上雀喧鸠聚、金鼓喧阗的印迹。情形婉如一支庞大军队行进中传出来的金戈铁马声,气势如虹咄咄逼人。
  
  像声音的海洋不能被消灭和替代的山雀啁啾,历史上曾经彻底洞穿了普鲁士国王的心理防线。面对数以万计的山雀没完没了同时啁啾,腓特烈大帝的长笛演奏与作曲受到了干扰,对声音非常敏感的他一筹莫展,最后只得下令剿杀山雀。
  
  剿杀令是驱赶山雀走上迁徙道路的鞭子。围追堵截格杀勿论的行为,是人设置在山雀迁徙路上的烟瘴绝域。客路青山外,何处是乡关。迷惘、无措、辛酸、劳顿和动荡不安之中,山雀一定是带着自己的悲鸣,还有对温暖巢穴难以割舍的眷恋,艰难地追随一朵朵转瞬即逝的浮云,飞越一条条山涧溪流和一片片异国他乡的土地,最后飘落到某处人迹罕至的孤岛上。山雀一定是饥饿的,路途遥遥,跋山涉水,经风历雨一路惊恐迁徙,没有心情和时间捡拾地上遗落的草粒,搜寻树上的虫子。山雀一定也是懂得善待生命和延续后代的,荒芜的孤岛上它们会在低沉与悲哀的啁啾中,舔干血迹重新梳理好羽毛后,又在惴惴不安之中孵化出它们的第一窝鸟蛋。
  
  孤岛虽然荒芜,但风是自由的风,水是自然的水,就连冒出岩崖缝隙的野草也是一幅得所愿、爱恒久的模样。孤岛怎知山雀逃离的惊恐悲哀,痛在表面而深深的伤口却留在心里面呢,它预先留出了没有人染指涉足的一副古老的自由药方来疗慰山雀的伤口。
  
  山雀逃离之后,普鲁士天空因为少了飞翔的灵性气息而显得老态龙钟。大地之上,野草饮阳光雨露而疯长不止,浓郁葱茏如绿色毯子,很快就将山雀之歿的痕迹覆盖。
  
  据说孤岛因为有了山雀的啁啾声之后,每年都会有无数山雀的后代,飞回孤岛去朝圣,场面壮阔难以置信。
  
  回顾这样一段历史,我相当于是亲手触摸到了山雀啁啾的音质身体。啁啾的身体是滑润的,线条是柔软的。没有仇恨、报复、倾轧和阴谋如砂砾梗在上面形成的粗糙感觉,尽是延绵不绝的生命隐忍的平整元素。经历了惊恐迁徙的山雀,可以放弃巢穴放弃巢穴四周田野里撒落的麦粒,但绝不会放弃自己的啁啾。
  
  在我生活的城市里,我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看见山雀在夕阳下把头埋进草丛中啄食,也没有听到山雀站立在枝条上啁啾。农药,化学制剂,各种捕捉手段还有像我过去那种残杀的方式,成了山雀另外一种剿杀令。剿杀令状如油中火焰熊熊燃烧,一时间宣告了山雀消声灭迹走上隐遁迁徙的悲剧正式拉开帷幕。
  
  一件事物消失或者隐遁后,才会知道它们存在的珍贵。
  
  我上大学期间,学习和生活作息,都是由钟楼上的钟声调遣安排。敲响的钟声向着广袤的天空和我的心灵逶迤漫漶,形成持久的振颤和回音。回音特别好听,调子纯正音律婉转烟煴,很像山雀啁啾啼啭。情形如同没有身影的山雀,带着美妙希翼从钟楼出发,抑或携了果腹之后的满足返回巢穴前,围绕钟楼飞来飞去。
  
  这样的情形时常让我把山雀想象成是一个真正的诗人。那些讴歌山雀的诗人,譬如帕斯,西尼和特里斯等人,对待生命、生存和生活的态度与秉性气质,都与山雀极为相似。他们知道拥有啁啾比拥有广阔无垠的疆域、财富和名誉更重要。
  
  诗人就是一只有尊严的山雀。
  
  人过中年后,我彻底否定了少年时代我对山雀的看法。这种“双手互搏”的认识游戏,不仅是追求真理的必要,不仅是山雀在我脑袋里从掠夺与偷盗者变成诗人的华丽转身,也是我从青涩到成熟的一次见证。
  
  现在我的话少了。一方面是性格使然,一方面是老生常谈或发泄怨嗟的谈话,我害怕也讨厌。更多的时间我喜欢拿来回忆和忏悔,拿来倾听山雀啁啾。雏鸟惊喜自己每一次飞翔,每一次啜饮雨水,每一次啄食谷粒虫子的经历。成年山雀面对阳光雨露表达情愫,面对后代表达欣慰,面对未来表达憧憬……它们相信生活里面埋藏着箴言和真理,可以指引它们从凌乱的现实困厄中超脱,能够驯服孤独,排遣寂寞,与自己的影子对弈。爱自己会被自己所爱。爱雏鸟或者伴侣会被雏鸟或者伴侣所爱。
  
  真相终于水落石出。这个世间一切美好的、温暖的、情愫的和仁爱的事物,直接或者间接地来自于山雀一而再、再而三的啁啾啼啭。
  
  


 楼主| 发表于 2016-5-20 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u=442225026,2999959963&fm=21&gp=0.jpg

 楼主| 发表于 2016-5-20 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u=2475178714,4248433566&fm=21&gp=0.jpg

发表于 2016-5-20 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顾城曾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会用它来寻找光明。”真因为事物所有的本质隐藏在深处,就要用灵性和思想的人去慢慢“格物致知。”
此篇散文由山雀投入大地之上闪动的影子起笔,赋予诗意质感,以其天籁之音,并为山雀正传;期间插入自己童年的幼稚、无知、好奇、嫉妒的驱使,用具象和意象的描述,感性和理性的元素生动深刻的勾勒了一只被自己从树上掏来放在鞋盒里的雏鸟,以及雏鸟母亲解救孩子时那唤起亲情和温暖,摒弃邪恶和丑陋的性情的矛盾复杂之大场面;本文足可结尾,然再次让因山雀”群燥之音“对普鲁士人类之音的困扰,国王下令剿杀驱赶山雀,为了生存而依依不舍家园,艰辛迁徙的山雀最终落脚一孤岛,大地然的沉默与寂静收留疗养了这群可怜的物种,最终使其天籁之音没有被人类趋于寂寥,这就使此文从厚度和宽度中得以升华。文章算是完美极了,可一贯追求更加完美的敬老师似乎意犹未尽,还想对读者留下一点思索的留白,让自己上大学的幽雅铃声再次响起,和山雀天籁之音一一呼应,致使全文的主线——“啁啾啼啭”一路回旋不息,响彻天地,充满人耳。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此文不停的娓娓道说,到底要告诉读者什么?我想:其一、人类不是大自然的权威领导者;其二、人类的语言尽是时间的一种,不是唯一;其三、事物的本质在其内核,唯有“格物致知”。其四、人物一理,似乎唯有:“物物而不于物”的处世,方可活的洒脱。
完美、深刻、禅意、理性的佳作,学习了!
数句乱弹,几句闲言,还望敬老师和各位批评!

 楼主| 发表于 2016-5-20 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得不说,日尧月朋友的解读确实细腻悉心而又专业精到,把我行文的走向剖析得清晰无比。你的点评精湛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在散文版里也是不多见的,我除了汗颜还是汗颜,除了高兴还是高兴。十分感谢你第一时间回帖评点支持,严重握手致意!

发表于 2016-5-20 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很有质感,由鸟鸣及人言,蕴含哲理。
我以前话也少,现在话更少,因为我把所有的话,都讲给孩子们了。
成人世界里,似乎也不需要我说什么。

发表于 2016-5-20 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读敬斑竹的这篇散文与其它散文给我一种感觉,娴熟的书面语言有着自己的独特的句式,近似余秋里的语言风格,委婉温润华美漂亮,犹如一串串精心打磨的珠玑,且容量大,读来给人以莫大享受!不管是写什么,不管是什么题材,一经敬斑竹酿造道出,气势就恢弘,生命就伟岸,意趣就横生,心灵就震撼,哲思就博大。读罢此文,使我浮想联翩,久久不能平静,因而写出上述的话。祝先生安好!
先生的手笔是大手笔,所写出的散文是大散文!

发表于 2016-5-20 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极具诗意的文字,一篇大向度的美文,是对生命的拷问,对灵魂的深层挖掘。我关注到敬老师今年的作品,在各地文学刊物上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绝非偶然。深表敬佩

发表于 2016-5-20 20:08 | 显示全部楼层
读这文,我觉得应该有一首贝多芬的钢琴曲来伴奏!要不,就是看一美女身着一款裂帛织锦优美而来!

发表于 2016-5-20 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琥珀是凝固的啁啾!好诗意的表达!文字将声音固化了,你的文字就是琥珀!问好一兵老师!

发表于 2016-5-20 20:28 | 显示全部楼层
琥珀是凝固的啁啾——号诗意的表达!你的文章固化了鸟的歌唱,你的文章就是琥珀!问好一兵老师!

发表于 2016-5-20 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先踩下,等会认真学习。问好兵版!
发表于 2016-5-20 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先踩下,等会认真学习。问好兵版!
 楼主| 发表于 2016-5-21 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淡淡不如风 发表于 2016-5-20 11:36
文字很有质感,由鸟鸣及人言,蕴含哲理。
我以前话也少,现在话更少,因为我把所有的话,都讲给孩子们了。 ...

感谢回帖,远握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6-5-21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朱竹 发表于 2016-5-20 17:12
读敬斑竹的这篇散文与其它散文给我一种感觉,娴熟的书面语言有着自己的独特的句式,近似余秋里的语言风格, ...

十分感谢朱竹朋友的悉心评点与珍贵的鼓励和支持,严重握手致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9-16 20:10 , Processed in 0.032990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