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欧阳梦儿

[原创] 忧伤的乒乓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8 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闲来无事就顶它!有诗两句:归来笑拈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
发表于 2017-12-18 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把过去全部摒弃,那还是原来的自己吗?我最喜欢这一句。拜读过了。
发表于 2017-12-19 18:52 | 显示全部楼层
  “她的长裙有一个浪漫的名字,她与它邂逅的瞬间,仿若识得了千年。那一袭深蓝,民族花纹竖提花,来源于墨西哥古老壁画的灵感,散发着别样的异域气息。活动木环和手工编辫加以各式木珠,在裙面拂动、跳跃,演绎出一段复古风情。”这段写得好,气息自然,富有魅丽的质感,她和她的裙迎面扑来,姿态很优美!
发表于 2017-12-19 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世界是本来就有路,而且路在脚下。只是我们的纠结在于,是应该迈出左脚,还是右脚;是忧伤,还是欢乐?问好,
发表于 2017-12-19 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蝉衣cy 于 2017-12-19 20:53 编辑

“有人于历史朔流中”有人于历史溯流中?
“他赞许的摸摸她”他赞许地?
“笑一笑,试着试一笑。”试着笑一笑?
“心还是那么那么地疼”“心还是”主谓语结束后使用“地”?
“忙不迭的跑到对方去捡球”“不期然的升腾起来”“恶狠狠的瞪了紫苏一眼”不如把“淡淡地回道”“很小心地发球”等句子里“地”都改为“的”吧?所有的地方都用“的”,那样可能更舒服一点。
“家境的富裕没有让他沾上纨绔子弟的脂粉气息,反而呈现出一种王子般的高贵、不羁。”纨绔子弟应该比王子更不羁,王子可能比纨绔子弟更风流倜傥,但是不应该是“不羁”,因为不羁有点桀骜不驯的味道,“不羁”一词是否值得商榷?
开头是下笔的灵感——畅;接着是剐蹭灵感——涩;最后(走向结尾的散)是远离灵感——明显溢出了。
“的、地、得”用法简要口诀
    名词前面“白勺”“的”,
    动词前面“土也”“地”,
    形容动后“双人”“得”,
当作助词都读“de”。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9 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欧阳梦儿 于 2017-12-19 20:25 编辑
蝉衣cy 发表于 2017-12-19 19:59
“有人于历史朔流中”有人于历史溯流中?
“他赞许的摸摸她”他赞许地?
“笑一笑,试着试一笑。”试着笑 ...

谢谢老杨捉虫。老杨看得真仔细,值得表扬。
关于的地得,应该注意的没注意到。定语后面用“的”,状语后面用“地”。所以不期然地,小心地,应该没错。

“王子可以具备不羁气质的。正是由于这种矛盾的气质集于人一身,才令人着迷。那是明显有别于纨绔气质的东西。当然您可以有不同见解。总之非常感谢这样的探讨。
发表于 2017-12-19 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般的场景、细节、故事、人物描写。
爱情、失恋,闺蜜,三角。起伏、跌宕的故事,快速的推进,浓郁的情感——或热或冷。欣赏!
发表于 2017-12-19 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蝉衣cy 于 2017-12-19 20:59 编辑
欧阳梦儿 发表于 2017-12-19 20:14
谢谢老杨捉虫。老杨看得真仔细,值得表扬。
关于的地得,应该注意的没注意到。定语后面用“的”,状语后 ...

“的、地、得”用法简要口诀
    名词前面“白勺”“的”,
    动词前面“土也”“地”,
    形容动后“双人”“得”,
    当作助词都读“de”。
看得清,记得准
你的“白马王子”是浪荡不羁的,以后可有罪受啊!
发表于 2017-12-20 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梦儿版主。最近忙,先关注,下来认真学习。祝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0 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蝉衣cy 发表于 2017-12-19 20:56
“的、地、得”用法简要口诀
    名词前面“白勺”“的”,
    动词前面“土也”“地”,

谢谢蝉衣兄长。

重要的事说三遍。谢谢谢谢谢谢!

发表于 2017-12-20 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忧伤的乒乓球,孤独的紫苏,每个人终其一生都在寻觅一个精神和生活的伴侣。在这之前需要等待需要自我修复。
发表于 2017-12-20 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蝉衣cy 发表于 2017-12-19 19:59
“有人于历史朔流中”有人于历史溯流中?
“他赞许的摸摸她”他赞许地?
“笑一笑,试着试一笑。”试着笑 ...

  蝉衣兄说到“不羁”二字,确实值得商榷。我记得钱穆先生曾经讲学时说到,他说帝王贵胄,王室子弟出生的人,往往没有不羁的,几乎都是膏腴奢靡,纨绔浮浪,调笑为生者多。但凡有不羁的人,有桀骜不驯的野性,往往都有雄才,像这种人历史上又极少见。尤其说到王子,想必是粉团似的贾宝玉的模样俊俏好看,就可以收场了。当然世上圆通有圆通的法,粗野有粗野的质,都有可取处。总之问好蝉衣兄!
发表于 2017-12-20 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感谢版主的关爱加精,明天再看版主的大作!

为了不辜负版主与大家的厚爱,对自己的拙作在文字上我又做了简化,还删去了一段。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0 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凌啸远 发表于 2017-12-20 18:59
  蝉衣兄说到“不羁”二字,确实值得商榷。我记得钱穆先生曾经讲学时说到,他说帝王贵胄,王室子弟出生 ...

谁说王子就没有闲散不羁之人?!
发表于 2017-12-20 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脱离原文语境对“王子”的理解,不在我的“商榷”范围之内。凌公子觉得钱穆会如何解读此文本之下的“王子”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4-23 11:46 , Processed in 0.030762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