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41|回复: 71

[原创] 12月,我在普洱(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4 17: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雨夜昙花 于 2018-1-2 20:16 编辑

  记录即功德,关顾即珍惜。
             ——恩和
 一

  我独自坐在长椅上,脚畔有一盒普洱茶。身前,是间小小的店,卖普洱茶,身后,是卫生间。那一刹有丝恍惚,好像时光重回。

  十年前,我也独自坐在这偌大的房间里。那天,我穿着黑色套装,玫红色高领毛衣,戴一串硕大的水晶项链。走进房间时,同伴说:“我们不进去了。”他递给我一盒普洱茶:“古树茶,很难买到,你来之前就预约好了。”几经推辞未果,只得接过。然后与他们道别,独自走进来。

  我不喝茶,家里的茶总是放得好好的,无人拆封。如果记得茶盒的样子,那么回到家,一定还能够把它找出来。现在,我又独自坐在这房间里,脚畔又是一盒普洱茶。忍不住回想十年前的那身衣物,它们去了哪里。那套黑色小洋装是我的最爱,这么多年后依然喜爱,这次出来前,刚刚把它送进干洗店。玫红毛衣密封在袋子里,有一枚樟脑球陪伴着它。唯有水晶项链,我不知道它在哪里。有一年去南昌龙虎山,上山前还在,下山时就不在了。在阳光下,它会反射光芒,顺着来路找了一会,没有看到它的光亮。知道长路漫漫,时间少少,只得放弃。

  十年,总会有着改变,虽然房间还是这个房间,椅子还是这些椅子,我还是我,但总有变化,就如水晶项链的消失。

  这间宽敞又空荡的房间,是普洱市的候机厅。作为房间,它太大,大得有几分空旷。作为候机室,它又太小,小得一眼即看尽看透。人人知道它的小,所以过安检时,许多人被安检人员好心劝阻:里面不能吸烟,飞机降落时我们会通知大家进候机厅。因而,虽然飞机晚点,候机厅内却空空荡荡,安安静静。

  我坐在候机厅里,拿出手机,给一个名为恩和的女子写信。我在她面前完全透明,所有的欢喜与忧伤都想一一告诉她。这一次,我想告诉恩和的是,普洱,十年前与十年后的不同,以及我在这十年间的改变。

  我打算从这小小的候机厅说起。因为它还是十年前的样子,小小的,空荡荡的。准备把这间候机厅写入信中时,突然发现,我已想不起,现在我身前的那间茶室,十年前是否是茶室。于是想拿出相机拍照,以免十年后,自己忘记这间茶室的名字,还有它的样子。就在这一刹那,我陷入恐慌,因为完全不知道这十年间的事,我忘了多少,记住的,是其中的几分之几。于是,我开始回忆那天的衣着,以及随身行李。

  黑色小洋装,出产自昆明,它的名字是伊加衣。第一次听到它,是从同事口中。他说,他有一同学,只穿伊加衣的衣服。我知道伊加衣,总店在南屏街,分店在新闻路。新闻路那家店,就在我家附近。有天走进去,一眼看中这套洋装。当时很欢喜,包里没有卡,也没有现金,却怕有人来抢,一面抱着它,一面打电话给老公,让他送钱过来。后来也在它家买过衣物,却再也没有这样欢喜过。最记得是有年合唱比赛,单位统一买服装。订服装的同事约了伊加衣的人把衣物送过来。我十分惊讶地发现,送衣物来的人是我的英语老师。那时他帅得不一般,爱说爱笑,一截粉笔在手,东西半球就画到了黑板上,让一干女生看呆。后来,他娶了我的同学,那同学白衣飘飘,仙子一般。那天他见了我,有几分尴尬,我也特别不自在。再后来,与其他同学聊起,同学说,白衣早就不飘飘了,说有天她迢迢找了来,拍着同学老公的大腿亲亲热热地喊:大哥!然后就开始推销安利。

  那是最后一次听到他们的消息。伊加衣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数年前消失得无影无踪。南屏街的店,现在是药店。新闻路的店,后来是鱼火锅店,现在已关闭,一直未再开门营业。而我家,也搬离新闻路多年。

  玫红毛衣,是十多年前调动工作时,新认识的同事带我去她们惯常买毛衣的店,说那家的毛衣又好又实惠。后来,我们一家人的毛衣,都在那家店买了。这么多年过去,店依旧还在一幢住宅楼上,没有熟人带领,不会知道那幢楼上卖毛衣。我们去了,要与门卫说:买毛衣。门卫便会来帮我们按电梯:刷卡后按下我们要去的楼层。

  有年去北京出差,得了半天空闲时间,出来逛街,一眼看中那条水晶项链。价格没有谈拢,便走开。已出商场,心头还是不舍,让众人等我数分钟,冲回去买下。这条项链人见人爱。若无阳光,若我安安静静,它也不动声色,无论怎样看,都是一串不起眼的茶色玻璃珠子。但倘若有阳光又或灯光,我轻轻一动,它立即就有光闪烁,不璀璨,也不含蓄,光闪光灭,恰到好处。每穿高领毛衣都喜欢佩戴它。那天在龙虎山的小路上,找了又找,终是不见,心内黯然得无法言语。再去北京,也没有再找到它,包括相似的。后来在开罗见过类似的水晶,却是无色的,为女儿买得一串手链,女儿戴上手腕,果见它在阳光下闪出一道光亮,比起我那串茶色的闪耀得多。于是,我还是认为已遗失的茶色水晶项链是唯一。

  好像所有的一切,依旧历历在目,我记得,随身的行李,是个硕大的挎包,可以放笔记本电脑、相机、书、水杯等等。却想不起,十年前的那一天,我脚上穿的是哪一双鞋,它是否还在鞋柜里安然无恙。就像想不起,这十年间我忘记了什么,唯知道记住了什么。在忘记与记住之间,有着什么样的分界线,我一无所知。

  二

  认识恩和前,我很少这样细致地回望。恩和认为凡事有因果,又认为,记录能够更深入地认识自己。

  于是我开始回想,为什么这十年间,我走过了许多地方,把省内交通便利的地方都一一去到,唯独普洱,这个云南省最早有机场的地级市,却不再抵达。这一次,若不是同事提议,仍然不会到普洱。然而,所有的答案都不会一目了然,又或一目了然的答案,都不会是最接近真实的那一个。我只能在此时,慢慢去接近那个答案。

  飞机仅仅飞行四十分钟,便即将到达普洱,从舷窗往外望,群山起伏,林木葱浓,普洱坐落在这繁密的丛林间。

  下飞机,取行李,来接我的同伴,已在机场外。饭店中,已上好一桌菜。喝下第一碗又鲜又香的鸡汤,感觉到,普洱于我仍是陌生的一座城市,至少我不知道它的菜肴如此美味。另一方面,我的记忆中打捞不出关于普洱的零星片断,无论是它的街道,还是它的容貌。

  饭后,刚入住酒店,梅林的电话便尾随而至。梅林是我的同学,在最美好的年月里,我们朝夕共处四年。她一毕业就杳无音信。毕业十年后,同学聚会,没有她的消息,又过五年再聚,还是没有她的行踪。再过五年,也就是两年前的聚会,全班同学无一疏漏,一一找到联系方式。梅林,这才出现在大家眼前。

  那时,她住在我隔壁的宿舍,与我最要好的朋友同桌。虽然我与她从未抵足谈心,彼此间那些少女的小秘密依旧在各自那里好好安放,但毕竟是见证过对方青春年少的人,可以见面,依然有欢喜。同学就是这样,纵是多年不见,聚会时再见仍亲热如从前。

  我并未告诉梅林要到普洱。那天,同学们在微信群里邀约小聚,我答了一句:“要出差,无法参加。”有人问:“去哪?”“普洱。”梅林没有在群里说话,却立即发来短信,说到时见个面。

  这次到普洱,是为一个会议,我先行抵达打前站。与酒店经理把所有事商谈好,同伴便回去休息,这时梅林也来到酒店。她说:知道你是一个人,先来陪你聊天。我们的闲聊与这座城市无关,甚至与我们的青春也无关,我们聊的,只是同学,只是同学聚会。

  然后出门,去吃晚饭。到饭店时,所有的餐桌前都没有人,很快,人便三三两两来了,一桌一桌坐满。梅林的老公和梅林老公的朋友飞哥也来了。这家饭店的招牌菜是牛排骨,梅林一再招呼我快吃,冷了就不好吃了。却见她老公拣起一块排骨,剔去骨,把肉放进梅林碗里。两人间这随意的一个举动,就知道梅林正被疼爱着。飞哥是聊天好手,故事一个接一个,说时平淡,听入耳,却惊心:如何做生意,如何上当,如何摆平……就在这些故事间,热心的他们穿插着留我:散会后多呆几日,带我去景迈看云海。

  饭后,因两位会开车的男士均已喝了酒,梅林老公便找来一位朋友,带我们去看普洱夜景。

  去到山上,灯火已点亮,仰头看向天空,星星正在闪烁。梅林认为不够好:“要节假日,那时候灯火就很漂亮了,现在灯太少。”我却认为已足够好:“能够看到普洱的全貌。”

  梅林老公他们凭借着灯火与方位指认,哪个位置是机场,刚才我们吃饭的饭店在哪里,我下榻的酒店又在什么地方。我随着他们的手指一一认真辨认,虽然知道,就算下一次再来看普洱夜景,也不一定能够分辨清楚,却还是在他们指点中,感受到了普洱城的温度,以及梅林的幸福。

  这时的普洱,就是山下灯火闪亮的地方,每盏灯火之后,都会有它专属的故事。但那些故事,愿说与谁听?又有谁愿意听?

  我想起恩和,她说过:“我想我听得见那些路上的欣喜悲伤。不敢轻忽所有声音,只要听见。而听见时回复一句‘有人听着呢’,总是好的吧。” 一刹那,看着身前的点点灯火以及头顶的朵朵星光,悲欢莫名,不知要怎样说与恩和听。






评分

13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12-24 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娓娓的叙述中,有一丝淡淡的牵挂,为一件衣服?一双鞋子?一串项链?最终是那个恩和,虽然全篇不怎么提起她,但她是主线。欣赏版主的文字,问好!
发表于 2017-12-24 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家里收藏有普洱,一直都没有舍得去冲泡,正如昙昙之文一样,品着茶,看着景,就会想到某个地方,想到某个人。寡淡的日子就多了一份念想。细腻的文笔,娓娓地道来,思绪跟着作者的视线去寻觅,生活中微小的景致都会引起些许的感动。

拜读学习昙昙佳作,问安!
发表于 2017-12-24 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散淡,思绪飘忽,行云流水一样的文字,给人一种置身其中,身临其境之感,这样画面感具足的文字,倒是有另一番别样的景致和温情。

拜读学习,问好昙花版主
发表于 2017-12-24 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10年前的往事,在昙花版的笔下娓娓道来,一景一幕,如在眼前。黑色的小洋装,枚红色的毛衣,茶色大颗的水晶项链,衬托出端庄貌美的气质女子,想来就动人心魄。10年的时间一晃而过,我们每个人只记住了还能想起来的那些事情,至于期间忘记了些什么,真的说不清了。时间总会留下一些记忆给我们,也会抹去一些东西,来减轻我们记忆的负担。就让我们在那些美好记忆的陪伴下,走好前面的路程吧。
发表于 2017-12-24 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昙花版这样娓娓道来的笔触,有着独特的韵味。祝昙花平安夜平安,圣诞节快乐
发表于 2017-12-24 2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会品茶,可不知怎的,“普洱”这名字,听起来就这么雅致,让人心神宁静,充满仙乐袅袅之柔美,惠风和畅之清朗。
发表于 2017-12-24 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昙花,不是所有云南的茶都叫“普洱”吗,咋还有了普洱市区,我又糊涂了。就知道导游告诉过,山坡上那些茶树就产普洱茶。也无数次比忽悠进去茶馆品茶,买茶。360一罐的,180一罐的,后来才发现大街上所有店里的茶都是几十块钱。导游忽悠人的技术太高了。
发表于 2017-12-24 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回普洱,十年前的足迹早已依稀,眼前这熟悉又陌生的“房间”,装满了昨天的故事,那个曾经身着黑色小洋装的女人,是否还有着十年前玫红色毛衣那般艳丽?脸上的皮肤,是否还如十年前那串水晶项链般光滑润泽?这又有什么要紧?那些曾经如影随形的故事,已经深刻在脑海,成了手中熟稔的宝石,颗颗晶莹剔透,珍藏于心。
发表于 2017-12-24 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有个机场,候机厅是在露天广场,要是白天晒得人受不了,这是当时我们要走,导游看太阳还高,不让,一直要等待天黑才送我们过去时说的。我记得是“西双版纳”,咋跟你描写的普洱有点像。
不知道我们让时间给改变了,还是我们改变了时间,一切的从前都在记忆里模糊。越迷糊却拼命的越想去回忆清楚,事实却往往徒劳。
发表于 2017-12-24 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占座哦,明儿过来,找个地方,好好细品。
昙昙的散文,那是一绝
发表于 2017-12-25 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这是赶集吗,专挑好日子一起发文
问候昙昙,圣诞快乐!
发表于 2017-12-25 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年,对于浩渺的生命历程来说,或许只是一个微小的数字。但是于回望里,又平添多少繁杂的情感。遗失的水晶项链,不知去了哪里,也可能在阳光的辉耀下,正在某个地方幽闪,以自己的萤烛之光为昙昙做着引领,走向下一个十年。
祈愿下一个十年,我们还在这里,各自抒写自己的又一个十年!
发表于 2017-12-25 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普洱”是让人很向往的地方,能跟着昙花版主的笔触游“普洱”,的确是一种身心的享受。顺祝圣诞节快乐。
发表于 2017-12-25 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到后来,突然就盈泪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6 19:46 , Processed in 0.084284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