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490|回复: 193

[原创] 若儿比邻望天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4 18: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千年女妖 于 2018-1-5 14:01 编辑

                        
                      psu (3).jpg

   “若儿”这个名字,好娇柔,有被呵护的成分。可她性格里的铿锵,又让这名字沾惹了几分英气。她:身形袅袅,睫毛长长,眉儿弯弯,眸含清波,笑时眼眉轻挑,眼珠子有韵律地转动,整张脸处处生动,又很俏皮。最喜欢把玩她一双水嫩的小手,细滑柔腻,像古时大户人家的小姐,那双手只适合绣花、弹琴。跟我在一起也不忘臭显摆:瞧你,每天擦十几次护手霜,还不如咱这天生的。每次听她这般说,恨不得手起刀落,将那双玉手连筋带骨一并剁下。哎!此愿至今未遂。常常想起她脸上微透的笑影;想起她脆快地回答“今年春节来陪你,跟你喝个地暗天昏,敬请期待吧!”哈哈,爽!知道我喜欢火夏,她定不会许我温润。暴烈性子惹的祸,要做就做“指天椒”!

  “闺蜜”这个词,真讨厌!添了脂粉香,小女人气息过浓,不爽气,背离了我和若儿的心性。可以是姐们儿,是情人——性情相投之人,更是吵不散的冤家。“川辣椒”遇到湘妹子,投契得很,巴适得板!一样的疯,一样的火爆,一样地具有杀伤力。她叫我“亲爱的”,我唤她“宝贝”。晨起,我们彼此问候。入夜,互发红唇安枕。多年前已被说成是“同志”,当然不介意。彼此心念,互相慰藉,非要界定性别么?孤清的时候,能听到她的絮叨,那寂然便被她飘出的音符丝丝缕缕地填满。她做过讲师和播音员,软甜绵糯的声线有此魅力,我确定!

  她与我结识的理由,很奇葩。话说2008年初夏,大地作怪,将静音模式调为了震动,后又起一连串巨响的“彩铃”,直教群山低首,江河哀吟,浓厚的血腥味笼罩着川蜀大地。虽然我所在的成都也受波及,但除了精神受虐,没有遭受明显的直接经济损失。那时,不会写文章,只偶尔在QQ空间发一些感慨,为受难的同胞们祈福。四川的网民一度成为被众人关注的对象,每天总有人来加好友。一些心术不正之人也混杂其间,借关怀的由头,欲行龌龊之事,耍耍嘴皮子,占点便宜。突然想笑,跟妖磨嘴皮子,约莫是活得不耐烦了。不少人被我的口水淹灭,还巴巴地跑去看海做什么?为防骚扰,忿忿然在空间写了一篇所谓的“檄文”《加我请慎重》,用了很大的篇幅爆粗口,太过不雅,此处略去。此文写得相当豪放、搞笑,极尽恶毒、辛辣。不曾想,文章被多人转载,一时间,千年女妖的名头竟叫响了。大家竟是喜欢我骂人的,面对此怪异现象,我这个“单细胞生物”迷惘了好些天。几天之后,若儿来加我,脱口便称“师傅”,执意拜我为师,教她如何吵架,怎样提高骂人的技巧,语言还不重复。哈哈,是的,当时笑惨了,为这个古里怪气的相识理由。那一天,我们相聊甚欢。从此,那根细细的网线便牵起一段情分。

  2010年8月,我四十岁生日,她特意从长沙赶来为我庆生。那是我们的初见。她坚持不要我接,直奔我的茶楼而来。若儿的个子高,一身卡其色休闲装,在人群里尽展翩然风姿。看见她下了出租车,正四处张望时,我笑盈盈地跑上前去一个熊抱,竟毫无违和感。没有过多的寒暄,我们执手直奔火锅店。如果把她当作客人,生分了。一直想要跟她比一比,到底谁更符合“一代天椒”的名号。在对辣椒的承受度上,她稍逊。那时我的生活极其有规律,中午起床,下午打麻将,夜里喝酒、嗨歌,凌晨挺尸。每天下午她坐在包间里陪我打牌,那时刻,估计是她想要剁掉我的手。夜色沉落时,我找来朋友陪她疯,喝酒、嗨歌、宵夜,总要玩到天亮才罢休。

  我相当霸道,有着男人的硬朗和武断,不愿为任何人改变,一味要别人来迎合。她不然,泼辣中渗出柔婉的天性,性情比我圆润。欣赏她,喜爱她,并非因为对我的迁就,是她珍视这份情,愿意融入。很快,她适应了我的玩法。我的白天几乎消磨在牌桌上,从没带她去领略过成都的风情。一哥们儿看不下去了,邀约若儿去逛了宽窄巷子。那是她在成都唯有的一次游历。还好,若儿很喜欢成都的夜生活,哪一家歌城的音响质感如何、酒水怎样消费,比我谙熟。

  我的回报很简单,让她吃好喝爽。身量纤纤地来,圆圆滚滚地回。有一年她陪了我一个月,总于夜里出门,她也慢慢地不太注重形象,一直穿家居服。临走前一晚才发现带来的衣服已穿不下。我比她娇小,见她看着我满柜子衣服发愁,笑说:猪猪,别走了,年底过完秤腌了给我下酒吃。她白我一眼:哪里还能做腌肉,全是油,腻死你。等我回去重塑身形,收拾了一堆肥肉,来年你才有五花肉吃。我还她一白眼:可惜,上等牛排变五花肉,回不去喽。第二天,她穿着我特意为她买的一套加大号衣装上了飞机。送她的路上,她还在轻松地调侃:下次来,估计得裹床单回去了。第一个裹床单坐飞机的人应该比首次品尝螃蟹的人更有勇气,更值得赞许。我无语。好吧,为她点十万个赞!只要不嫌门窄,不让我花钱换门,以及换木质坚硬的沙发。

  有一年春节她来看我,初七一早就将启程回家。初六夜,摒弃了所有的疯闹,只我和她前往歌城,准备将存放的酒干掉,再于歌声里互诉临别心曲。进到包间坐定才想起忘记带存酒的牌子,怎奈死板的领班并不给妖姐面子,非要见牌子上酒。正待掏现金买酒,靠!若儿已在前台跟人干架,与那壮实的女领班推攘间,并不吃亏。她坚持要把酒拿走,领班执拗地拒绝,一阵唇舌之争后,若儿鬼火起,一双玉手紧紧地屈着,由白变红,似要喷血。我急切地上前劝解,过年进局子可不吉利,她一早的飞机也不能延误。正欲拉她走,“啪”一声响,她赏了领班一巴掌。那女人急了,旋入吧台提一酒瓶又冲出来还击。都说动物见血会兴奋,现场虽未染血,但那一点即燃的氛围瞬间将我激活至亢奋。豁出去了,进去蹲一宿不过屁大点事,无妨。念头一起,立马甩掉身上厚重的大衣,将肩上的包重重地往吧台上一摔,毛衣袖子挽起,一把推开那身子笃实的女人,挡在若儿的身前。说挡有点抬举自己,最多是站。我如此娇小,挡不住谁,哈哈。看我,双手叉腰,身子挺直,脑袋微扬,脖颈昂然,眼神里极尽不屑,盛满挑衅。

  “你跑来干什么?一个歌城而已,又不是香港的铜锣湾,难道他们还群殴不成。存酒牌上有你电话,打一下就能证实,这蠢女人是猪脑子,那一巴掌是给她脑子开开光。”娇弱的我又被若儿拉开。正踌躇是否搬救兵,看热闹的歌城服务员和客人已将前台围了整一圈。经歌城经理协调后,酒被乖乖地送入包间。为庆祝那场胜利,我俩脚踏方几,提起酒瓶便喝将起来,女侠范儿十足。将音响声量调到最低,再不说“我们长沙”或“我们成都”,在只有“我们”的空间里,调侃着网上那些趣事、破事、莫名其妙的事、无事找事和不得不说的事,偶尔也随着音乐哼几首歌。当《千千阙歌》响起,我们会心地对望,拿起话筒:临行临别,才顿感哀伤的漂亮,原来全是你,令我的思忆漫长。何年何月,才又可今宵一样,停留凝望里,让眼睛讲彼此立场……天亮了,买钟点费时,打开包一看,存酒牌静静地躺在包里,瞪着眼望着已喝得迷瞪的我。我和若儿好一阵笑,相互搀扶着走出了歌城。

  离别,本是平常,不必赋予太多愁云哀雨。笑着挥手,笑着拥抱,就好!夏天她来过,冬天亦如期赴约。祈愿能有一天,她把一年四季都搁我这里,不再带走!时光遣散故人,这些年来,身边的朋友越发少。步入中年,很多人把重心置放入家庭,没有心思打理友情。诗人冯至在《原野的小路》里写到:在我们心灵的原野里,也有几条宛转的小路,但曾经在路上走过的行人多半已不知去处。

  很多朋友已杳杳然不知去向,即使偶尔联系,不过礼节性问个好。岁月慢慢发黄,曾经一起走过的路,渐渐地,变得荒芜。在这个人情淡漠的时代保留下来的友情,是岁月的提纯,一如窖藏的美酒!惯常的生活中,大多数人之间的远别,虽非等于暂死,至少变得陌生。距离,在这个时代产生的美太微渺,距离之外,是更深的距离。时间的更替,总会有新的人与事,在旧的背景中渐次显影,将旧人往事遮掩、修复或替补,总之,有着欣然盖住杳然的气象。若儿,伴我一路走来已近十年,她的身影,成了那块背景中最惹眼的一抹七彩刷色。拔亮了我几欲燃尽的心灯,通透着明丽。这三年来,身边没有几个可心的朋友,没有她每天的问候和挂记,我也能撑下去,但一定活得漠漠暗淡。

  之所以能与若儿成为心灵的挚友,除去性格的契合,也有她对我的隐忍。她的张扬与倔强不逊于我,但她懂得礼让,不似我,死犟到底。这是我人性中的弱点,很难改,也不想改。这样的个性让我葬送了一生的幸福,却死也不后悔!我的自私很容易原谅自己的不规范行为,心里自然增加了坦然的容量,使许多缺点和错误仍能够保持一种心理平衡。我以这一份假想的、甚至是强加于己身的坦然与她相处,她,从无怨言。从前她也时常劝我莫将钞票当废纸,但那时兜里鼓满,从不在意。现今想来,笑笑而已,没有那些花出去的钱,量不出人情的厚薄。

  也跟若儿闹点小别扭,很多次。有一次打麻将赢了两千块钱,兜里的钱从不过夜,出了茶楼便直奔商场。给自己买了一件睡衣花去一千二,剩下的八百为她添了三套睡衣。她撇着嘴说:尽给自己买好的,给我的是清仓大处理。她边说边试穿:还行,这要是正当季,一套也得五六百,谢谢亲爱的!一旦躺在床上,她就喜欢絮叨:你说你这人咋那么爱享受,什么都要买好的,你就不能省着点花啊,哪天没钱了看你怎么过。我总会回答她:妖界名人千年女妖说过,今天不去想太遥远的明天,没钱的时候我已经死翘翘了,没时间犯愁。想多了犯困,挺尸。她继续唠叨:总得给自己留点钱买块墓地吧。我烦她一眼:烧了,撒了,不撒阴沟里就行,这事你来办,就这么定了。我跟若儿说话从无禁忌,生死随口就出。起床后还会伸着懒腰互道早安:咦,还喘着呢?没死继续活。

  若儿爱看综艺节目,且把音量开到最大。我虽喜欢闹腾,却也担心影响邻居休息。忍不住发火:那么喜欢闹,出去放鞭炮。谁住你隔壁谁倒霉。若儿一边嗑瓜子一边斜眼看我:哟,这么自私的女人居然关心起邻居来了。结婚、死人才放鞭炮,这两件事于你都是进坟墓,一路走好啊。你要活千年,我等不了。不过,你发十八春的时候估计来得及,早些给你备着。我回敬她一句:知道我自私,不要跟我做朋友好了。若儿腾地站起来:你就是个臭女人,自私、自恋、自以为是,老娘明天一早就走,睡了,懒得理你。第二天醒来,我故意坐在电脑旁逗她:一周内的机票全部售罄,不好意思,你走不了了,麻烦你多替我照看几天狗狗,三缺一,我打麻将去了。若儿自然懂我的意思,走过来搂着我的肩:亲爱的,今晚咱们去哪家嗨?

  类似的对话太多,摘录几段供大家清玩一笑。做此文前跟若儿沟通过,或许骨子里有冷漠的存在,向来不喜欢大肆渲染所谓的感动,感激的话说多了也会身心不适。我告诉她:我做手术住院期间你赶来照顾我和狗狗那段忽略不计了,好吧。她反问:你酿老陈醋啊,也不怕把人的牙酸掉。多写写你送我SK-II、手机、衣服什么的。我长叹一声:如今已是穷人,日子过得清苦,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只剩风雨。

  是夜,酒吃多了,满屋的清寂挤压我的胸口,瑟缩在沙发里,身子止不住地颤抖。戴上耳机,将音量开到最大,反复循环那首《当爱已成往事》,唱着哭,哭着笑,笑里的哭浸透了昨日的欢愉。终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精神几乎崩溃,想找人诉说,想哭想闹,需要一个炽热的怀抱。不知道找谁,拨通了若儿的电话:死女人,没挺尸就起来陪我说话。听到电话里一阵鬼哭狼嚎,她一定又在KTV吊嗓子。旋即,传来她的吼声:亲爱的,你不找男人,又来骚扰我,我在外面唱歌、喝酒。不知道怎么回答,我颓然地倒在沙发里:宝贝,我撑不住了!你知道我对男人的要求,我怕再次失望。电话里没了杂音,她定是走到了廊间。听到她温柔地劝慰:亲爱的,等我!争取早点过去陪你。不哭了,乖乖的。来,我喊一二三。被她逗笑了:若儿,你就从了吧!她在电话那头回答:臣妾做不到啊!对,这是我跟她每天的晚安曲,每次说完,发一枚香吻就各自入睡。虽然这样的安慰很难一时见效,但一想到她捂着胸口,故作委屈的夸张表情,不笑都难。

  最后,想对若儿说:宝贝,请原谅我笔力不逮,没法写出你要的深情款,对不起!等你来!                      psu (4).jpg



评分

2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4 1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蝉衣cy 于 2018-1-6 00:02 编辑

若儿比邻望天涯
题目道出了写文的动机和渴盼若儿来临的心思

      《若儿比邻望天涯》,题目从“天涯若比邻”孵化而来,翻古是为了晒新意:情感上——若儿比邻;时空上——若儿天涯;思绪上——拈一“若”字而接续之。所以说,题目道出了写文的动机:若儿即将来临的消息之风,掀起了情感波澜,行文内容也体现了“我”渴盼天涯的若儿尽快来临的心思。
      开篇就交代了若儿不弱的特点,与“指天椒”的妖形成一对铿锵“闺蜜”。这俩人千里聚首,类于强盗遭遇流氓的组合,更像烈油遇火——若儿加妖好友的理由以及她利索打女领班的情节,都契合了妖的“野性”,这是令妖不能淡却与若儿之友情的根源性因素。因此,二人的感情就像上了发条,停不下来了。关键是这个“发条”具有太大的刚性,所以此文带有一点暴力美感的色彩。
      若儿打女领班,满足了读者看热闹的“猎艳”欲望。因为作者对这一人事活动的叙述,有着机器节奏的特征,于是喜剧的戏剧化冲击波出现了。加之其后的存酒牌躺在包底的揭示,给了一个故意找茬的“阴影”,让打架的气势再次悬高。尤其女性友情的牢固,在文字里多不是这样黏连的,这种特点的情节,不符合“闺蜜”深情的常用的构成套路,捧出了非公式人物的若儿,脱离了八股文的教条情节,是不一般的催化情感的事件,它背离了现状界通常提供给读者的秩序与逻辑,而故事又是确凿的真实,所以更容易膨化读者的思维空间,让人深度接受作者的暴力美学。由此也可以看出,妖笔下的此文是在追求:与多数文友写的不一样!
      语言的幽默感,赋予文字灵动的特点,也使得二人的情,多了趣,增厚了作品表达的友谊。
      存在的问题:
      1、时间。回忆性的散文,必须注意时间的顺序或倒序。当然,依照小说可以根据情节的安排来调整时间,散文也是可以借鉴的。但是散文应该比小说更注重情节的次序。以此文为例,“有一年春节她来看我”,明显是在“2010年8月”“我们的初见”之后,可是阅读感觉并非如此。因为在“有一年春节她来看我”的前一个段落,写的是“有一年她陪了我一个月”,之后又有“也跟若儿闹点小别扭”的“有一次打麻将赢了两千块钱”,包括“若儿爱看综艺节目”的段落,都在时间的使用上存在问题。明确交代时间,是有利于散文表达的,希望以后警醒。
      2、写作时间。“要坚持夜间写作!也必须要在夜里修改已经完成的文章!那么省略与否的选材困惑就会少很多。白天是用于生活、交际、读书和读后思考的。”这是我在47楼跟帖里的话。说一下深层的原因:白天的声音、动感、光线等影响因素太多,容易让思绪拐弯,缩短思维的长度和降低思考的深度,从而干扰文字行走的姿态和文章的流畅气韵。论坛多数作者的文章都存有这种问题:文气的涩感和行文的零散!散文的散不是这样的。
      3、语言的进步不能知足,需要再升级。这里不赘述了。

      能够写熟悉的,是此文情感能够支撑起来的原因,总体的感觉尚好,妖妖的特质依然具备:别致,不落俗套的构思和行文。大部分人,应该喜欢这篇文,也因此喜欢若儿。发文快乐,可以吃酒的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4 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馨 于 2018-1-4 19:36 编辑

生命中,总是能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寂寞旅程中有一个知你,懂你的人应该是上天的恩赐,是你上辈修来的福分,也是几百年回眸你们才彼此相遇的真心。人生得一知已夫复何求?这份情看似闺蜜之情,却胜似亲情,爱情。妖妖与若儿彼此心通,相互关爱,清寡寂静的日子不会孤单。读完妖妖宝贝此篇,心中有了一份欣喜。为妖妖能有如此挚友常常相伴而感觉欣慰。妖妖此篇一改过去文字的犀利,在幽默的调侃中,将自己与若儿的真挚之情尽显读者面前,真是难得的友情。为你们这份情谊点十万个赞!

评分

7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4 20:31 | 显示全部楼层
品读此文,感慨不已,令人动容。那是怎样的一种情谊啊,以几乎另类的方式相识、相知,情趣相投浑然一体,累积成了深入骨髓的情感,这岂是泛泛之辈的友情、爱情能够相提并论的?
“身形袅袅,睫毛长长,眉儿弯弯,眸含清波,笑时眼眉轻挑,眼珠子有韵律地转动,整张脸极为生动,又很俏皮”。显然,那是一位人见人爱的可人儿,与妖妖成了绝配。
最喜欢因生气、不满继而干架的那一段,酣畅淋漓得令人击掌。有时候,据理力争不仅仅只是能够维护自身权益,也是给对方的一个警示,有时候,得饶人处且饶人,有时候,该出手时就出手。嘿嘿。
为妖妖开颜,得之何幸,一辈子的闺蜜、好友、哥们、姐们!

评分

7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4 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知道妖妖率真、耿直、个性,无拘无束,爱烟喜酒,昼伏夜出,随性、随意,对朋友又极其真诚、大气。这样的性格,被别人欣赏继而为友,不足为奇,但值得欣慰的是,能够交到若儿这样的朋友,甚喜,足矣。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4 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妖妖这文我重新给个题目:两个女中丈夫轶事,
整篇文妖妖写得恣意放肆,由着性子去写二人的友谊,隐去了那些动人的、煽情的、让人流泪的内容,剩下了日常交往中的打诨骂科、相互怒怼的场景,使文章更有生活烟火气息,是俗世的幸福,生死之交,浓得研不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样的书写让人读后忍俊不禁,笑说:这两个冤家啊!
但读后回味一下,却有了另一番滋味,也许就是在这样的看似大大咧咧的、不似常人闺蜜一样的交往中,两人的内心世界敞开了,真心以对,是真诚换真诚,是洒脱对洒脱。胸无半点尘!想想都觉得好,人生一世,能得几个这样的至交呢?能有几人能倾心以赠,无怨无碍呢?
友情不似爱情,爱情是自私的,而友情到最后,只剩下了无私,真的无私,只愿对方过得比我好!
为你们的友谊感动!

评分

7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4 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这个人情淡漠的时代保留下来的友情,是岁月的提纯,一如窖藏的美酒!惯常的生活中,大多数人之间的远别,虽非等于暂死,至少变得陌生。距离,在这个时代产生的美太微渺,距离之外,是更深的距离。时间的更替,总会有新的人与事,在旧的背景中渐次显影,将旧人往事遮掩、修复或替补,总之,有着欣然盖住杳然的气象。

这段文字写的很妙,从中可以窥见其性格。

生性吃素,但极爱吃火锅,读这篇文字,心涌吃火锅的美感,想来是文字里含有麻辣烫的味道。

把两人的友谊解读到这份上,这千年女妖的名头果真货真价实,祝愿二“同志”情分地老天荒。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4 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话都让同志们说完了,竟然一句也没有给我留,真是可恶。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妖妖何其幸也。上天安排了合拍的你俩相识相依,是何等大的恩赐,应该感恩的。当这世界上有一个若儿这样的挚友与你心意相连,日子就会充满温暖,孤单也会望风而逃。有一位闺蜜能每天念你,想你,容忍你,包含你,更重要的是懂你理解你,什么时候你喊一嗓子她都会在,当你的暖心小棉袄和情绪垃圾桶,你该是多么的幸运和好命。愿妖妖永远怜取眼前人,且行且珍惜。祝福。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5 06: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秋實 于 2018-1-5 08:08 编辑

       0000000.48.gif 《若儿比邻望天涯》题目好、文好、人好。
       题目好:用词高雅,浓浓的文学味道,揭示了文章的主题。为正文烘托了情相依、心相望的友情氛围。起到了提纲挈领、纲举目张的艺术效果。其语言构成整齐严谨,富有韵律,不仅读起来朗朗上口,若配上一个上句,就更是一副精美的对联:女妖千山在咫尺,若儿比邻望天涯。
       文好:妖妖特有的文风,词汇丰富,意象描写,加之隐喻借喻,丰富的想象,使文章骨架坚挺,有血有肉有灵魂,读来令人神清气爽,余味无穷。
       人好:若儿、妖妖,一对情深意浓好姐妹,在大难中相知,在文海中相识,彼此崇敬,互相爱慕。真的一段佳话也!
       创作辛苦,问候! 0000000.9.gif 0000000.9.gif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5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此投契的同性知已相遇相交的机率应该比寻找一个老公更难呢。拥有一段美好的爱情当然是此生的福份,享有一份真挚的友情,更是今生的幸运。祝福妖妖。描的是一段友情,展示的却是人性、脾性、人生观、价值观、道德观。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5 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得此一知己,足矣!

妖妖此文劲道十足,两个气质相近,性格相投的女人,有缘相遇并成为挚友,真真的羡煞人也!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5 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敞阔、恣肆、性情、率真,让读者见证了一对闺蜜的交往以及相互之间的情谊。通过诸多细节和情景的描述,言谈话语、举手投足之间,从外到内,从内到外地,将彼此行为互动、内心交集,描绘得可谓身形毕现。如此知己,可谓神交,可谓“心心相印”。问好。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5 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友情无需粉饰,她依旧是时光里留下最闪亮的琥珀。用经年的手抚摸,仍然让岁月遗留下的斑驳感动。这就是彼此守护,彼此感应的情分。历经风霜雨雪的洗礼,沉淀成最终的守望。
为妖这份心灵相交的知己情谊点赞。这是上天给妖千疮百孔生活最得意的回馈,也是人间最值得珍惜的情谊。
妖的文字越写越精致了。为你高兴哟。

点评

草姐说得棒极了,喜欢!  发表于 2018-1-6 17:46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7 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恣意,情感豁达,与友欢愉的心境表达的酣畅。友是一杯酒,点滴而醉;友是一杯茶,能让人神清气爽。妖的若儿既如茶也如酒,如小儿般无猜。羡慕。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10 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以贯之的风格,妙趣横生、个性突出的文笔,将一个活泼可爱、有情有义的闺蜜与友人的形象,跃然纸上,呼之欲出,题目就让人产生阅读欲望,而跳跃的节奏,大量鲜活口语的运用,甚至某些调侃式的语言,让文字贴上了独特的标签与风格……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26 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忙里偷闲,看看最新妖言——没让我失望,开始食人间烟火,品生活滋味。
这个若儿活灵活现的,让人一看就喜爱——妖的文字越来越传神了。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1-4 18:14 | 显示全部楼层
蝉衣cy 发表于 2018-1-4 18:05
若儿比邻望天涯
题目道出了写文的动机和渴盼若儿来临的心思

哎呀,杨老师万福金安!小妖这厢有礼了,赶紧坐下,正赶上饭点
发表于 2018-1-4 18:16 | 显示全部楼层
友谊类似爱情,需要找到对的人。俩幽默人对调侃,真情穿梭其中。
发表于 2018-1-4 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咱先这里占个位置,然后抽空读妖文。
 楼主| 发表于 2018-1-4 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蝉衣cy 发表于 2018-1-4 18:16
友谊类似爱情,需要找到对的人。俩幽默人对调侃,真情穿梭其中。

嗯,绝对赞同!其实还有很多没写出来,有些幽默口味比较重,这里就省略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4 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小草 发表于 2018-1-4 18:19
咱先这里占个位置,然后抽空读妖文。

给草姐请安!这个点该用晚膳了,吃好喝好哈
发表于 2018-1-4 18:37 | 显示全部楼层
特别吸引我的是那个因为一张酒牌打架的情节。古人说,人生得一知己,斯世当以同怀视之。
发表于 2018-1-4 18: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馨 于 2018-1-4 18:44 编辑

还好我来得不晚,俺自带沙发坐下慢慢欣赏吧
t017aa97d6bdc4deeb8.jpg
发表于 2018-1-4 1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她:身形袅袅,睫毛长长,眉儿弯弯,眸含清波,笑时眼眉轻挑,眼珠子有韵律地转动,整张脸极为生动,又很俏皮。

这样的形容,尽显了若儿是多少娇致的美女,真是可人儿一个啊
发表于 2018-1-4 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川辣椒”遇到湘妹子,投契得很,巴适得板!一样的疯,一样的火爆,一样地具有杀伤力。

有缘自会懂得彼此的珍爱啊,如此巴适的友友,可见你们的缘份极深了。
发表于 2018-1-4 18:51 | 显示全部楼层
几天之后,若儿来加我,脱口便称“师傅”,执意拜我为师,教她如何吵架,怎样提高骂人的技巧,语言还不重复。哈哈,是的,当时笑惨了,为这个古里怪气的相识理由。

真是奇葩的妖女遇到奇葩的侠女,你们两上是一拍即合了。
发表于 2018-1-4 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馨 于 2018-1-4 19:07 编辑

我相当霸道,有着男人的硬朗和武断,不愿为任何人改变,一味要别人来迎合。她不然,泼辣中渗出柔婉的天性,性情比我圆润。

你们两个一柔一刚,可谓相得益彰。还好是闺蜜挚友,如果是夫妻那就不一定能有这浓厚的友情了。
发表于 2018-1-4 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满怀感动地读完此文,为妖姐的真诚仗义点赞!为妖姐得此挚友点赞!
发表于 2018-1-4 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何况妖妖姐除了知己,还有论坛里这么多喜欢你的姐妹们。祝福姐姐,越来越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7-22 20:56 , Processed in 0.132888 second(s), 3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