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22|回复: 51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原创] (短篇小说)爱情深,姻缘浅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18-1-10 22:02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村姑丽雅 于 2018-1-15 10:33 编辑

 爱情深,姻缘浅
    作者:村姑丽雅

      母亲为我的婚事操碎了心。
      这也难怪,我在我们文化古镇的那一片,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老闺女——现在所谓的剩女。但是我自己心里仍然装着一个人。对此,“父母命,媒妁言”和我格格不入,我心里容不下别人。只是每天从学校回家,依然看我的书,听我的调频小收音机,阅我的杂志,读我的报,写我的日记。为了母亲深层次的微笑与骄傲,迁就暑假,我又开始写稿子,利用早晚收听收音机和写日记的习惯与便利,很轻易地将一篇关于青年思想修养和情感经历的文字,发到了省电台专门针对青年的一个“黄金时代”栏目。以这种方式,试图忘记心中爱着的那一个人,而依然对生活有着一丝希翼和浪漫的幻想……

      生活一如既往,过完了暑假,我继续去教我的学,有城里的亲戚朋友介绍对象的,不是死了一半的,就是离了婚的,仗着一纸非农村户口,就要换取农村女子的年轻、漂亮,甚至家庭条件好些,还要有“文化”,而多数人只要前两条也就够了。我就特看不惯,理都不理!

      做梦都没想到的是,镇子上有个初中同学却摽上了我,非要给我介绍对象,跟我姐姐说过几次,叫姐姐捎信给我,我都一再拒绝。她昨天却把我堵在去学校必经的路上了,蹲在那里,大有逮不到我就绝不收兵的意味。说已经等我好几回了,都没等着。我说忙。   
      她说:“你还能光忙吗?再忙也没有终身大事重要!你平时没空儿,迁就星期六星期天,骑着自行车就去了。铁路西这才多远呢?四五里地,一霎就到了!上我家去见见面去。再说这么多年的老同学了,我结了婚你都没去过我家一回!就当去认认门儿!”

      她说那人老家是省城的,三十六岁,是她对象在外面打工时认识的,离了婚的,孩子不跟着他。让我去看看,见了面准满意。那接下来,我无论怎么说,她就是粘上了,狗皮膏药似的。嗨,我又没去招惹过她,她凭什么就来打乱我的生活呢?只看看她吧,才初中毕业的文化,穿的裤子都是挽着一只裤腿,另一只拖到脚后跟。长得也是白白的皮肤,却是俗不可耐!我的烦就在于,凭她这样,我就是应该愿意的,也一定不会同意的了。任凭她的话天花乱坠,任凭她嘴上的功夫能将稻草说成金条,都和我丝毫无关。

      但是且慢,还是暂时答应她就星期六下午吧!我要不这样答应,她不但会耽误我去上课,这事儿肯定也完不了!

      回到家,母亲和我说:“你的同学找着你了?”我说:“找到了。”

      母亲接着说:“唉,人的缘分没法说!听她那话,怪有十成把握。说不定千里姻缘一线牵呢!”

      哦,看来初中同学是来过家里,也和母亲说过了!那好吧,既然母亲这样说,我暂且去应付一回。

      星期六下午,骑着自行车去了,路过姐姐的家,我也懒得去了。路上有一段不长的距离,看见庄稼地里的玉米苗,在不大不小的风的吹拂下,发出烈烈的声响。过去公路,就远远看见我初中的同学在那里廉价地笑着,殷切地盼望着了。我下了车子,推着走过去。到了她家,就见一位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在那里内心不安地等待着。中等身材,焦灼憔悴甚至有点畏缩的面孔,我禁不住再次想到:我的初中同学啊,你也好意思给我介绍!我们两个多少年不在一起了?你对今天的我又有多少了解呢?

      同学转身去了别处,只留下我和那陌生人在屋里。那人开口问我:“你是什么户口啊?”

      我很理直气壮地说:“我是农村户口啊!”心想,我要是城里户口,还到了和你见这一面?说不定从眼角里瞅都不瞅你一眼!

      然后我和他说:“我回去和家里商量一下,再给你个信儿。”然后就离开了。同学正在院子里,跟着我出来。我说,等我的信儿,我回去和我娘商量一下。

     “和母亲商量一下”,真是一个极好的借口!转眼,心想:已经卸掉了又一桩包袱。

      第二天一早,只是收拾着家务,吃着饭,听了一下调几上放着的大收音机里的每周一歌《月亮走,我也走》,也没听“中央台的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想起昨天的事情就烦。母亲也不便问,只看我的态度,就已经知道得八九不离十了。

      刚走出家门,拐过方大娘家的屋后墙,一位大哥说:“你往收音机上投稿子了?写得真好!”他是方大娘家的本家,早年也教过学,写一手极好的毛笔字,只是身体不好,做什么都不行。我没搞懂是怎么回事儿,在模模糊糊里,只是打着哈哈,随便应着。

     继续走向学校。快走到校门口的时候,和野儿本家的村会计的湖北妻子打了个照面,她是去坝上晨练回来。她五十多岁的年纪,中等身材,上牙翘着,人品还是不错的,总是见了面在我还未开口叫她嫂子的时候,她总是早早就和我说话了,我就回她的话,叫着嫂子。他们两口子的为人口碑很好,也都实在,是会计在湖北当兵时带回来的妻子。她操着一口浓重的家乡的口音,说话又一向很快,但她努力让我听懂,说:

    “今天早上的广播我听了,你写得真好!”

      我当时还是有点愣了,因为我早已把自己往电台上投稿子的事情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在将信将疑里,我努力回忆着是否如她所说写过类似的稿子。

     下午的时候,就有一位邻县的青年教师,骑着自行车来学校找我,问我是如何获得大专文凭的?平常都看过那些名著?都写些什么稿子?此外似乎再没了太多的话,现在想来,毕竟是年轻些,容易冲动激动,因为显然他也是听了广播,然后就过来的。他因为怕耽误我上课,还要往回赶路,就走了,临走留下一句话,他回去要给我写信,也还会来的。我一头雾水。

      傍晚回到家里,姐姐带着朵朵过来了,准备在这里吃饭,对我说:“你写得真好,忒感人了,俺和你姐夫都听了,要不是录音机坏了,早就录下来了!忒可惜了!”

     我这才想起来听傍晚时分的省电台的“黄金时代”重播。文章里提到了作家路遥《人生》中的刘巧珍姑娘,她温柔美丽而善良,可是没有文化,因而被抛弃。也同样提到了作为农村知识青年的高家林的困惑。里面有一句话,至今记忆犹新:“我曾经悲叹自己是厚厚的冰层下面的一条小鱼,我是多么渴望透过这厚厚的冰层浮到水面上来,看见一片广阔而自由的天!”

      就是这样一篇文字,让我想不到的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寄往我教学的学校里办公桌上的信件,一封封接连不断,最多的时候,一天近三十封。邮递员禁不住好奇地问我的同事们:“她干了什么呢?怎么有她这么多的信件呢?”我的办公室同事们一遍遍询问我:“丽雅干了什么呢?怎么有你的这么多信呢?”有同事还开玩笑:“怎么一封也没有俺的呢?”

 我很实在地有信必复,善良得不愿漏掉每一位热情甚至自卑的来信者,他们的期盼也曾是我无助的内心所时时盼望的,他们的痛苦和困惑也是我所具有的。一时间信封信纸邮票成了一个不小的开支,有人怕不回信,特意叮嘱了又叮嘱,又怕丢失的,要求挂号。而他们每一个人都把自己当成是唯一的来信者,他们有男有女,有城有乡。女子的痛苦和困惑与我差不多。有的坦言:找一个农村的对象,心不甘情不愿,毕竟人往高处走;找一个城里的,一纸农村户口又令她们身份大跌。男士们几乎无一例外地有那种终于找到了另一半的感觉。所有来信者差不多的内容,都是青年朋友们所关心的问题,探讨理想事业爱情婚姻。一个时期内这种回信的忙碌改变了我原有的生活节奏。我像一个憋足的心理医生一样,回答他们这样那样的问题,鼓励开导着他们,有大胆直接的求婚者,我则开始编造谎言,说自己这篇稿子已寄出去两个多月,刚寄出去的时候就有了对象。有执着者说:只要我一天不结婚他就一天不会放弃。竟让我觉得有些焦头烂额。好歹将其他所有的来信者以理解同情缓和的口气都画完了句号,只与一位W市青年职工——正在自学的S青年保持了近半年的通信。

     S青年字体娟秀、稳健,加上体贴、理解、大气、平等的口吻,让人觉得安全可靠。我们谈名人的婚姻爱情——象周恩来和邓颖超的,谈青年人的理想婚姻和事业,谈单位上的贪官污吏,谈他美丽难忘的姥姥家所在的胶东半岛,谈路遥的《人生》……我在一开始给他回信的时候总是以“师傅”相称,直到他提出“这样让人觉得太生分”,并且委婉地告诉我:如果生活中让他有缘认识一位刘巧珍似的好姑娘,只要对方不嫌弃,他会毫不犹豫地接受的时候,我才有些生硬地开始直呼其名了。当时除了通信没有其它的联络方式,平信单程一般为一周,一来一往就是半月。不久他并没提前告诉我要来我家,是突然地到了我从教的学校。

      那是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里,他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当他由一位学生领着、后面跟着其他好几个好奇的学生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有些愣住了:他是一个绝对的美男子,比小虎队的成员有过之而无不及!大约一米八的身材,微红的脸膛,甚至还带着一丝未褪的稚气,一身得体的看似随意的牛仔装将他衬托得更是完美,也是他城市人的标志,只是外在的一件军绿大衣则显出他朴实的一面来。身材只有一米五稍多的我在它面前几乎无地自容……

      他到我家的当天晚上,因为久坐火车的缘故,没吃好没休息好,人显得疲惫也冻坏了,他坐在我闺房的床上,腿盖被子,因为房间不大,一张床一张书桌和一把椅子一个衣柜,还有我的那辆自行车,便将屋子大体塞满了。当时我还没从受宠若惊里缓过神来,有些不知所措着,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倒像我成了客人,他成了主人。他先是邀我坐在床沿,又建议我“脱掉鞋子,坐到床的另一头去蹬蹬脚,暖和一下”——兴许他实在冻坏了,而我的屋里没有任何取暖设备;也或者他也有农村的传统思想——媳妇就是用来暖脚的;还或许他只是天真纯情的,暂时把我毫不见外地当成了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而别无他意。但是我作为女性和所受的传统家庭教育,所以一向是保守的——这或许也是城乡的一个不同方面。故迟疑着不肯就范,也不知如何是好。

      恰在此刻,电灯突然灭了,我立刻从刚刚微微坐上去的自己的床沿上弹了起来,在这同时他也发出一声轻轻的带了一点惊恐的口气道:“咦?怎么停电了?”并且将倚靠在墙上的身子猛地起来坐直了。好在停电的时间并不长,也就几秒钟。我只有暂时又回到床沿微微倚上身子——也许是站在那里更贴切一些,此后他有些疑心地让我拿出他给我的信来在他眼前晃了晃——他也并无意再去读。我觉得了彼此的不信任。接下来他还是介绍了他的大体情况,他父母是监狱的管教干部,参加过解放战争,他在家是老小。他从小是在姥姥家长起来的,比我小两岁,他姥姥家所在的胶东半岛令他永远难忘……

      因为弟媳带着侄女回了娘家,弟弟上班不在家,当晚他去了弟弟的屋里就寝,我则几乎一夜未眠,猝不及防地开始考虑着我的未来。

      第二天我应他之邀领他在我们镇子上参观了文化历史古迹,而我的家人用了最隆重的方式接待了他,父亲给哥哥弟弟去了信儿,还有本镇上的姐夫于第二天的中午都来陪了他,自然丰盛的酒席必不可少,让他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满足感。午后他就去乘火车走了。我的内心一直是迷茫自卑的。在我送他去火车站的路上,高大的他一步顶我两步,却丝毫没有等我迁就我的意思。从这里我似乎已经感到未来的不妙……可是在他走后我却又莫名奇妙又似乎是很自然地等着他的来信了。然而在度日如年中,久久没有他的回音。好歹熬过一周之后我开始给他写信,以为从这里回去的,至少作为一般朋友只是报个平安也是好的吧,也是起码的礼节。我对他已不抱希望,因为在他面前,我只想把头深低,低到尘埃里去,却看不到可以开花的花苞甚至是花的种子来。而面对他在听到我是代课教师,工资只有四十元钱的时候,他的惊讶,倒令我万分惊讶了,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听的电台广播?

      我找不到我自己……

      他走了十多天之后,也许我的信还在路上就收到了他的来信,信上说,他要谢谢我家人的盛情款待,真的是善良的一家人,唯独不谈我们两人之间的事。不久大约是接到我的信了,又来信说他回去就感冒发烧了,因为路滑,他没休息好,摔了一跤,伤了胳膊,现在在朋友那里住着,想和我借五百元钱——却正好是我一年的工资,说发了工资就还我。关于我们两人之间的事,他是毫无意见的,只要我不嫌弃他就行了,但是还要和他家人回去商量。他信上说:在这世界上总不能够孤零零的就两个人吧,还要得到家人亲朋的支持。后来又说他又不想耽误我,他还要上日语学校,并一再解释:他虽然和我借钱,但他并不是一个特看重金钱的人,因为周围有个体大老板要嫁他他都不愿意,等等……

      太多的借口和赤裸裸的金钱“借贷”与遮掩,以及完美的外表和前后不一的处处矛盾,让我只是觉得自己作为一个没出过远门的小镇姑娘的傻,不折不扣地被人耍弄了一番!

      这一天,父亲和哥哥弟弟姐夫又在我们家一起吃饭。问起我的事情,我把大体意思一说,姐夫回话:

     “他要是说结婚,领结婚证,没钱,咱都可以凑;他不提结婚的事儿,只说借钱,我看靠不住。”

     弟弟说:“长得可是怪好,说话一口一个‘呵’、‘呵’的,我看不实在。”

     哥哥说:“嗯,这个白搭,我看离了恁哥还是不行。过两天我还是从(我)厂里给你找一个。这个离得近,起码知道底细。”

      这年底受此事的影响,我所教班级的成绩双双降落了名次,语文降了一个,数学降了六个。欲哭无泪时,头痛欲裂,头不痛了,右边眼睛却眼前一团黑雾,看东西都是波浪形的,几近失明。母亲陪我去镇医院检查,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极不负责任地粲然一笑说:“好像是糖尿病”;母亲和哥哥陪我去城里光哥所在的医院做进一步检查,我内心感慨万端。正忙碌的光哥,指给哥哥大夫,并交代大夫好好给我看。我和母亲站在远处,看穿着白大褂的光哥的身影在我和母亲面前一闪,便不见了影子。心想,好久不见,只过来打个招呼也是好的呀!尤其是我母亲还在这里,光哥以前不是很尊重我母亲的吗?我感到了爱的凄凉和感伤,在这城里户口者的面前,我是自卑的,却又是不服气的。

     当时我并不觉得,多年后才体会:母亲也从年轻上走过,她那时的无言是对我的理解和任性的我的一种无奈,以及不能言说的心痛……

      拿了药回家,竟是激素,过年前后我吃饭胃口大开,永远感觉吃不饱,人一下子胖出来一圈。好多人都说我过年过胖了。其实我们家里平时的生活就不错的,比其他人家强很多,我还不至于偏偏在过年的时候就把自己给吃胖了。

     只是母亲再面对孤零零的一个躲在屋里的我,想着邻居中三三两两来回娘家的伙伴们,母亲曾经撵我出去找她们玩,在我曾经拒绝后,母亲在这一个年后,并不再撵我,只是又是心疼,又是尴尬,最后只能是无奈地笑看着我……

      而当我自己再独自面对桌子上的那一些所有来自S青年的信件,几乎有一半是航空信封,挂号邮票,那一刻我在心里苦笑也幽默自嘲地告诉自己,并最终记在了日记上:“不过是陪着一个过腻了城市生活的小屁孩儿,玩了几个月的情感游戏罢了!”

      从此我理想中的爱情与我彻底绝缘……
(字数:6071)





评分

12

查看全部评分

2#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22:10 | 只看该作者
问好各位版主,晚上好!!!
3#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22:11 | 只看该作者
丽雅又来凑热闹了!期待您的宝贵意见或建议!真诚致谢!
4#
发表于 2018-1-10 22:48 | 只看该作者
小说选材不错,语言驾驭能力也不错,我大概读了读,不细!加分支持!
感觉故事描写的不太精练!个见!
5#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22:58 | 只看该作者
武如 发表于 2018-1-10 22:48
小说选材不错,语言驾驭能力也不错,我大概读了读,不细!加分支持!
感觉故事描写的不太精练!个见!

谢谢武如老师光顾!问好!可能修改得不够!我会再好好看看!谢谢指出!
6#
发表于 2018-1-11 06:50 | 只看该作者
早安!你向往的美好爱情和路遥的《人生》让我想起了那个时代。不过我交往的只是笔友,从未谋面,我却感激他给了我生活的勇气。问好!
7#
发表于 2018-1-11 08:05 | 只看该作者
一篇未婚大龄女青年情感经历爱情遭遇的故事。小说以第一人称叙述为主成篇,给读者以亲切感。“我”有自己的理想向往和爱情追求,脱俗励志,有代表性。“我”的一篇稿件在省电台播出后引起强烈反响,各种声音及信件多如雪片,访者纷至沓来,虽名声大噪且依然头脑清醒,不急不躁,严格把控。这种精神难能可贵,堪称表率,值得学习。小说叙述语言流畅质朴如叙家常,人物个性鲜明,主旨立意积极,不错。
个人认为,小说略嫌平淡,尚应凝练些更好。供参考。
8#
发表于 2018-1-11 11:02 | 只看该作者
先加分,后来拜读。问候冬安!
9#
发表于 2018-1-11 12:12 | 只看该作者
小说最后的感悟相当出彩,多种情绪包含其中,给人启迪和深思,问候水仙妹妹,祝水仙妹妹一切好!
10#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 12:21 | 只看该作者
木林 发表于 2018-1-11 06:50
早安!你向往的美好爱情和路遥的《人生》让我想起了那个时代。不过我交往的只是笔友,从未谋面,我却 ...

谢谢木林友光顾留墨!问好祝福!是的,一个时代的生活印记,一个人重要的生命历程!
11#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 12:23 | 只看该作者
碣石清风 发表于 2018-1-11 08:05
一篇未婚大龄女青年情感经历爱情遭遇的故事。小说以第一人称叙述为主成篇,给读者以亲切感。“我”有自己的 ...

谢谢清风版主莅临指导!谢谢理解!所言很有道理,我会认真思考,用以指导自己今后的创作!问好祝福!!!
12#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 12:24 | 只看该作者
逐鹿江南 发表于 2018-1-11 11:02
先加分,后来拜读。问候冬安!

问好江南老师!谢谢支持!好久不见!敢问江南有雪吗?祝福冬安!
13#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 12:26 | 只看该作者
郑兆全 发表于 2018-1-11 12:12
小说最后的感悟相当出彩,多种情绪包含其中,给人启迪和深思,问候水仙妹妹,祝水仙妹妹一切好!

谢谢郑哥前来支持留墨!谢谢抬爱!问好祝福!水仙当以此为动力,积极努力进取!!!
14#
发表于 2018-1-11 12:28 | 只看该作者
拜读学习了,喜欢,点赞

第一人称角度,平添真实感,视角虽窄,却有纵横捭阖的自然,笔法可圈可点
15#
发表于 2018-1-11 12:28 | 只看该作者
问好,顺致祝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7 20:21 , Processed in 0.189894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